Categories
創造力

一名天涯老用户找不到家了


一名天涯老用户找不到家了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 王明雅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01

  自昨日起,天涯曾持续宕机超过24小时,在作为它“后浪”的微博上,这个消息没有泛起一丝涟漪。传说中,宕机的原因是拖欠运营商相关费用。

  一直到今天下午,网站才悄然恢复,依然没有任何情况说明发出。

  这期间,天涯社区的官方微博正机械地复制粘贴热点新闻,以维系基本的更博频率,评论区偶尔有用户闯入,对官方的漠然态度表示匪夷所思:

  “一天多了,没人管吗?”

  “你自己家都毙了,你不急我都替你急。”

  当然,大多吃瓜群众们只是间歇性急一急,他们关切的可能是论坛上一部婆媳闹剧没有更新,某十八线小网红的“真面目”还没浮出水面。以及,没有追更的鬼故事可看,今夜大概率会辗转失眠。

  持续性急躁的应当是与天涯有直接利益纠纷的。譬如那些在天涯投了广告、买了水军的公关公司,这一宕,就宕出了多少“擦屁股”的难题。

  起码,对那些花钱做营销的广告主们,不算好交待。

  还有纯粹因为“恨铁不成钢”的。一位小博主干脆针对天涯官微的一条信息进行了投诉,理由是:

  “除了复制热点新闻,屁事不干。网站嗝屁了也不给用户一个交待,多少人买了钻、充了会员、投了商业广告、发布了连载、追了小说、跟了股评。”

  当然,官方是当作看不见的。

  02

  如今,天涯的存在感已经太弱了,弱到下线24小时,不值得一次微博热搜。

  这家成立于1999年的老牌互联网社区论坛,风光时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文化造星池,芙蓉姐姐、天仙妹妹等等,知晓这些名字的人,都四舍五入算这个时代的“前浪”了。

  但网络红人崛起并不是天涯最为人乐道的价值,接连诞生在其中的文学作品,是它留给中文互联网最宝贵的财富。

  宁财神最早就是从天涯上火起来的。

  1999年11月,天涯成立不久,他写下一篇《天涯这个烂地方》,“如猪二、小李飞刀之师爷(又名大师兄)及光盘贩子等文坛流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事没事就来找茬,眼瞧不顺就随手一砖,从李白呲到博尔郝斯,从北齐书聊到夜航船,让其它地方来的参观者觉得天涯水平太高太深”。

  正话反说,夸的是社区知识氛围浓厚,精英云集。

  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是在天涯“煮酒论史”区连载的,而《鬼吹灯》、《翻滚吧,肿瘤君》亦是从天涯走出。

一名天涯老用户找不到家了 2

  《明朝那些事儿》在天涯上火到什么程度呢,一经发出,点击即破百万,回复上万,刷新平台记录,以至于有论坛老人不服,还给冠了“数据造假”的黑帽子,掀起声势浩大的口水仗。

  那个时候,也就是2005年前后,神仙打架,处处是宝藏。

  一位80后朋友“楽楽”,是大多老天涯er的缩影。

  至今,她还怀念在天涯追“港圈情史瓜”的日子,刷“喜碧”“我还是太CJ了”的帖子,“这两位博主开贴、回帖都特别有趣”。楽楽形容天涯,“高人颇多,聪明机智又有才华”。

  但作为混迹天涯长达7年的老用户——她在2005年左右初次接触,并在2012年退出。迄今为止,再未登入过。

  楽楽说,和大多社区产品一样,种子用户流失,内容没有得到承接,天涯已经渐渐没落。

  03

  天涯曾经承载着很多人的青春。

  鬼故事版块,陪伴武汉的高中生小陆度过了无数个翻墙上网的夜晚;传媒江湖版本,让好学的新闻系学生丸子看到了新闻背后的世界。

  如今,那些记忆都已迷糊,只有在浏览器里输入tianya.cn的瞬间,他们会恍惚找到了通往过去的小径。

  他们中的多数,已经忘记自己上次登录天涯是什么时候——如同一段感情,开始的信号总是惊为天人,结束的拐点却总是模糊不清。

  考虑到它21岁的高龄,天涯的衰落并不让人意外,无非那么几点:错过移动互联网机遇,创始团队战略格局不足,转型不成功。

  说成大白话便是:前浪死在沙滩上。

  这场死亡似乎很难避免。

  正如楽楽所说,天涯“和大多社区产品一样”地渐渐没落。“一样”,是对PC时代社区产品落幕的最直接总结了。

  它们是猫扑、西祠胡同,也是人人、开心网。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下,它们被即时通讯工具QQ、微信甩在身后,继而又被短视频、直播等彻底碾压在历史长河。

  天涯创始人刑明曾辩解,“它(注,指天涯)不是没落了,而是在重要的环节没有做出正确的方向调整”。

  2015年,天涯挂牌新三板,其财报数据表明,自2013年起,每年的净利润均为负,在更新到2017年上半年业绩报时,净利润数据为-791万元,此后便不再更新财报,直至摘牌。这期间的数据表明,广告收入是其倚重的一大收入来源。

  回头来看,在天涯做出过的社区游戏、电子商务、金融等方向的急迫转型中,成立阅读平台是最让人唏嘘的。

  在新三板上市后不久,天涯在大本营海南成立海南天道阅读与文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期望以IP运作的方式,将平台的文学作品进行影视化、游戏化孵化。

  考虑到天涯曾经辉煌的网络文学成果,这样的选择似乎也无可厚非。然而,商业江湖里,只顾自己埋头走路,而对周遭环境变化毫不在意的玩家,注定只能早早下线。

  天涯盯上IP生意的2015年,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刚刚整合完成,网文IP孵化的巨头时代已然来临。而天涯呢,《明朝那些事儿》和《鬼吹灯》的辉煌,已成绝唱。

  04

  在天涯宕机逾24小时,却没有任何声明的今天,去恋恋不舍地怀念过往,不外乎是怀念逝去的最好的网上冲浪时光。

  而这种念旧的情愫,又何尝不是对现今不堪的祭奠。

  与用户同步离开天涯的,还有优质内容。这个古老的网站如今充斥着纷繁的灌水帖,其中,还见缝插针填满了各类广告。

一名天涯老用户找不到家了 3

  或是弹窗,或是对联形式,整形、培训与搬家的内容齐飞,老派地呈现出五颜六色的杂乱感,生怕别人不知晓网站的“悠久”。

  而天涯创始人刑明,早早趟进了区块链的浑水。

  这位靠炒股挣得第一桶金,进而创办天涯的60后创业者,商场浮沉20年,近些年开始频繁为区块链站台。最近的一次露面,是以“海南区块链协会会长”的身份,公开为行业呼吁发声。

  天涯也沦为他的新生意宣传阵地之一。今天恢复正常登录的网站首页里,区块链内容赫然置顶。

  这或许也是这家垂死网站与新时代最后的联系了——虽然它所选择的时髦,只是外人眼中的投机。

  当倚重优质内容成长的论坛,成为投机的掘金者的天堂,天涯便不再是“楽楽们”曾经的天涯了。起码,它的存在正在消解老用户们残留的怀念价值。

  这样的天涯,倒不如体面离开。至少,还能在用户的青春记忆里,保持着最美好之时的姿态。

  毕竟,目睹红颜老去,最是残酷。

一名天涯老用户找不到家了 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