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特朗普开始清场


特朗普开始清场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连冉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似乎已不可避免地走向一个悲剧化结局。更糟糕的是,这似乎只是个开始,一场针对更多中国科技公司的围猎正在展开。

  周三,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Mike Pompeo)宣布了一项五管齐下的“清洁网络”计划,目的是遏制来自中国的潜在国家安全风险。特朗普政府希望从美国应用商店中删除TikTok和WeChat等“不可信”的中国技术应用。美国最高外交官还补充说,国务院将与商务部以及国防部合作,限制中国云服务提供商在美国收集,存储和处理数据的能力。

特朗普开始清场 2

  除了限制中国的应用程序和云服务外,“清洁网络”行动还将努力确保华为等“不受信任”的中国手机制造商不会预装受信任的应用程序,也不会让用户通过应用商店下载这些应用程序;确保中国运营商不会与美国电信网络连接;确保中国政府不会为了收集情报而破坏连接美国互联网的海底网络电缆。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给美国经济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和数千个工作的损失,并威胁到国家安全。

  据外媒marketwatch,外部专家认为蓬佩奥的提议含糊不清,甚至可能是非法的。“这是一个公关噱头,没有细节,这是一个目标”,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苏珊·艾瑞尔·阿隆森在电子邮件中说。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分析师保罗·特里奥罗(Paul Triolo)表示,美国政府正试图敦促其盟友和公司“在其通信网络的各个层面,从互联网主干到应用程序商店”,停止使用中国的设备和软件。这包括呼吁企业将自己的应用从华为的应用商店中撤下。华为的应用商店宣称,它包含来自欧洲和美国公司的应用,比如旅游服务预订公司BKNG和亚马逊(Amazon)。

  Triolo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政府对应用程序和应用商店采取行动的法律权限尚不清楚,这一举措意在迫使各国和企业在美中两国之间选择立场。他预计许多公司和政府将会抵制。

  蓬佩奥上周就建议美国政府对更多的中国科技公司采取行动,微信和TikTok一同被点名,“这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中国软件公司,无论是TikTok还是微信,正如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说,在将不计其数的数据直接向中国提供”。

  而TikTok在美国寻找买家的最后期限已被特朗普定在9月15日,如果到期交易未能完成,他将在美国停用TikTok。在一份不同寻常的声明中,特朗普还表示,任何协议都必须包括向美国财政部提供“大量资金”。

  “除非我们给他们权利,现在他们没有任何权利。所以如果我们要给他们权利,那么……它必须进入这个国家。”特朗普洋洋自得,“这是一笔巨大的资产,但除非得到美国的批准,否则就算不上是一笔巨大的资产。”

  当被问及财政部的资金是否应该来自微软(微软正在寻求收购TikTok),还是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时,特朗普表示,“无论哪种方式,美国都应该获得这笔交易的很大一部分”。他说:“不管是微软还是其他公司,或者是中国公司,美国可以得到这个价格的很大一部分。因为我们让它成为可能。”他说。特朗普称他的提议类似于房东和租客之间的租约,并且他认为,“TikTok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但有相当大一部分的成功是在美国”。

  微软方面上周日证实已与字节跳动进行了谈判,以收购TikTok在美国和其他几个国家的业务。微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将继续与美国政府合作,并打算在9月15日前结束会谈。CNBC周三报道,微软可能会为这项交易支付至多300亿美元。

  张一鸣8月4日发出的内部信里,“多数人把这次事件问题的焦点搞错了……(美国)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围猎正在继续。

  A

  根据美国政客的言论,TikTok之后的下一个靶子很可能是微信。

  腾讯在2012年4月将微信4.0的海外版定名为WeChat,马化腾对WeChat出海寄予厚望。“这辈子能够走出国际化的,在腾讯来说,在目前来看我就只看到微信这个产品”,当年的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的发言显得既兴奋又谨慎,“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国际化上的经验非常欠缺,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微信国际业务的机会是50%。”

  据媒体报道,腾讯拨给微信国际化的预算高达20亿元。2013年7月,腾讯签约足球巨星梅西担任WeChat的形象代言人,此后梅西的广告以各种形式频繁出现在全球各地,甚至是电视上;同年年底,内马尔也成了WeChat的形象代言人。

  尽管明星代言让WeChat一度在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市场的移动聊天应用中排名第一,但好景不长,“在美国等腾讯最为眼红的市场,巨星代言似乎并未起到效果;在诸如巴西和哥伦比亚这样的足球大国,结果也并未达到预期。”

特朗普开始清场 3

  《纽约时报》评论道,微信出海失败最大的问题在于,国外版本的微信与中国版的截然不同。

  在中国,微信可以被用来做几乎任何事情,包括分享照片、通讯、付账单、打的、甚至是预约看医生。这背后的原因在于其他中国网络服务对其的支援和辅助,而在中国以外,这些支援并不存在,微信的用途大打折扣。国外版本的微信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分享照片和传讯息的App,与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没有多大的分别,而刚巧两者都属于Facebook旗下产品。

  而在微信出海之前,这两者已经站稳了美国的社交市场,微信作为后来者与外来者,获取用户的难度更大。更何况,WeChat还常常被怀疑是来自中国的监听工具。

  微信出海折戟,收购whatsapp失败被认为是重要原因。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在腾讯和WhatsApp的谈判进行到最后一步时,马化腾接受了一起背部外科手术,这使得他延迟了飞往硅谷的行程,与WhatsApp创始人Jan Koum的谈判也不得不延期。这时,马克·扎克伯格突然入局,宣布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WhatsApp,这一价格几乎是腾讯出价的两倍。具体的交易方式是40亿美元现金,价值120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和30亿美元的限制股。”

  眼看TikTok如今处在这样一个境地,当年微信出海没成功,算不算因祸得福躲过一劫?在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看来,首先,TikTok的遭遇是不可预测的,跟国际形势有关系。再者,微信如果成功出海,未必会像字节跳动一样,没有提前做好隔离的筹划。字节跳动直到今年才开始真正应对这件事,3月份开始行动已经大大落后,实际上是误判了美国的形势。腾讯的国内国际经验都更加丰富,如果出海成功,有可能比字节跳动应对得好。

  再说回在2014-2015年间对WhatsApp的收购,当时微信发展非常迅速,而Facebook则是面临很大压力,从动力上来说,Facebook的动力更足。从下手的稳准狠上,Facebook也是非常果断,190亿美元的收购,腾讯历史上也没有这么大的标的,加上微信的优势,腾讯的出价应该是不如Facebook的。

特朗普开始清场 4

  从目前来看,这次并购是Facebook历史上最成功的并购,保住了Facebook全球用户第一的位置。这次并购失败给腾讯的教训,是面对完美标的需要更加坚决,对一些小的创业项目,势头很好,哪怕高溢价,也要拿下,错过的风险更大。内部创业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下一步的全球化,并购非常重要,不是简单入股,而是要果断拿下创始团队,加上公司优势资源的输出。

  B

  TikTok的成功离不开对musical.ly的成功收购。2017年,字节跳动以8亿美元收购Musical.ly,用来与TikTok合并。在被收购前,Musical.ly积累了巨大用户基础,以及在全球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运营经验,2017年的数据显示,Musical.ly全球日活跃用户超2000万,月活跃用户超过7000万,北美活跃用户超过600万,平台每天生产超过1500万部UGC内容——这些都为之后TikTok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但当TikTok在2019年第四季度成为美国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程序时,中国在TikTok上的宣传的关注引发了CFIUS对字节跳动的调查,该调查于2019年11月1日启动,最初估计调查将持续90天,但这一估计早已过去。尽管CFIUS延长最后期限的做法很常见,但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将于何时公布其关于字节跳动的决定。

  事实上,重要的一点是,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时,并没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申报,可能是因为字节跳动认为这次收购与美国国家安全没有明显联系,但这正是触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的基础。

特朗普开始清场 5

  CFIUS负责审查外国公司收购美国企业,并非所有项目都要审批,而是大部分领域是自愿申报原则,当事人可以自行决定是否申报。

  但这里的自愿申报,紧跟着秋后算账。CFIUS的处理手法强调未经CFIUS批准的外国投资交易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受到CFIUS的干涉,这为类似交易的未来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CFIUS可以无限期的秋后算账”。

  由于担心收集个人数据,CFIUS迫使中国投资者撤出了医疗创业公司PatientLikeMe和在线约会平台Grindr的交易,这两家公司均被美国公司收购。这些先例预示了TikTok的命运。

  一个数据是,在CFIUS对潜在国家安全风险的投资交易的审查方面,中国位居榜首。CFIUS在2015年至2017年间审查的552笔交易中,有25%以上是中国投资,是所有国家中投资最多的。

  在《扩大“清洁网络”计划以保护美国的资产》声明中,蓬佩奥将“清洁网络”计划形容为特朗普政府保护公民隐私和公司最敏感信息不受入侵的全面措施。他宣布启动五条新线路,以保护美国关键的电信和技术基础设施。

  根据他发出的声明,这些项目植根于国际公认的数字信任标准,并建立在2020年4月29日宣布的5G清洁路径倡议的基础上,旨在保护5G网络传输的数据安全进入美国海外和国内的外交设施。

  “清洁网络”的五项新措施如下:

  清洁承运商(Clean carrier):确保不受信任的中国(PRC)运营商没有与美国电信网络连接。这些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不应该向美国提供国际电信服务。

  清洁应用商店(Clean store):从美国移动应用程序商店删除不受信任的应用程序。中国应用威胁我们的隐私,扩散病毒,传播宣传和虚假信息。美国人最敏感的个人和商业信息必须被保护在他们的手机上,以免被利用和盗窃。

  清洁应用程序(Clean apps):防止不受信任的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在其应用程序商店中预装或下载受信任的应用程序。“华为是中国监管机构的一只手。这些公司应该将他们的应用从华为的应用商店下架。”

  清洁云端(Clean cloud):防止美国公民最敏感的个人信息和企业最有价值的知识产权(包括COVID-19疫苗研究)在云系统上存储和处理,以防止我们的外国对手通过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等公司访问。

  清洁电缆(Clean cable):确保连接我国与全球互联网的海底电缆不被中国超大规模地破坏以收集情报。我们还将与外国合作伙伴合作,以确保世界各地的海底电缆不会同样受到损害。

  蓬佩奥的说辞是这样的,“清洁网络计划的势头正在增强。现在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干净的国家,许多世界上最大的电信公司也是干净的电信公司。所有这些公司都承诺在其清洁网络中使用可信赖的供应商。

  美国呼吁在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工业界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加入到这一日益增长的浪潮中来,保护我们的数据不受中国的监视和其他实体的攻击,共同围绕我们公民的数据建立一个干净的堡垒,确保我们所有国家的安全”。

  五管齐下的“清洁网络”行动,无疑在将意图出海的中国公司推向更艰难与更不可知的境地。

  出海,走出国门开疆拓土,从2011年起就是无数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新追求。当时多少英雄梦,如今梦碎川普口。

  参考资料:

  《是无奈退让,但不是跪倒-再聊聊字节跳动被迫出售TikTok美国业务》,西西弗评论

  《张一鸣:打百度,斗腾讯,让扎克伯克感到心虚》,华商韬略

  《TikTok on the Clock: A Summary of CFIUS’s Investigation into ByteDance》,CSIS

  《Trump administration wants to see ‘untrusted’ Chinese apps like TikTok and WeChat removed from U.S. app stores, Pompeo says》,CNBC

  《Pompeo calls for ‘untrusted Chinese apps’ to be pulled from Apple, Google app stores》,MarketWatch

特朗普开始清场 6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