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魏宇奇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小鹏汽车再次收到了朋友送来的大礼。

  在完成5亿美元融资不到半个月后,小鹏汽车再次获得超3亿美元融资,领投方正是老朋友阿里巴巴。

  与此同时,其他一起出发的造车新势力,就没这么幸运了,纷纷走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

  博郡创始人黄希鸣公开承认,公司已没有资产可卖,无法解决员工的现实问题;拜腾中国则从7月1日起暂停运营内地业务,仅保留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赛麟汽车账户处于被冻结,董事长王晓麟遭股东举报,被刑事立案……

  总的来看,这几家倒下的新势力,到下的原因或许千差万别,但有一点相同之处,那就是缺钱。缺钱导致无法量产,从而无法交付,更无法通过卖车形成现金流。

  同样处于亏损状态的小鹏汽车,不缺资方朋友的慷慨解囊,自然可以熬得更久。但小鹏汽车的种种表现,却与资方的力挺形成了对比。

  有“朋友”力挺的小鹏汽车,未来之路依然充满荆棘。 

  新造车迎来“三国杀”

  造车新势力们圈地五年之后,到了梦醒的时候,倒下的新势力当初有多么风光,现在就有多么惨不忍睹。依然在牌桌上的,则是好消息不断。

  7月10日,“最惨”的蔚来拿到了104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7月30日,理想汽车顺利登陆纳斯达克,市值一度超过蔚来汽车。

  小鹏汽车的好消息尤其多。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2

  从2019年开始,有关小鹏汽车上市的消息便不绝于耳。今年6月小鹏汽车再次传出了上市的消息,36氪消息称“小鹏汽车已向美股市场提交IPO文件,计划融资5亿美元”。

  随后,路透社旗下媒体IFR又爆料称,“小鹏汽车计划最早于8月中旬赴美上市,IPO规模至少为7亿美元。”

  就在上市传言再起的同时,小鹏汽车也在快马加鞭的进行融资,随着阿里巴巴和卡塔尔主权基金的加入,小鹏汽车C+轮融资的规模从5亿美元增加至8亿美元。

  如果IPO的8亿美元属实,那加上之前累计融得的163亿人民币,小鹏汽车刚刚迈过了200亿元的门槛。

  种种利好之下,隐藏着的是小鹏汽车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同的路线。

  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定位和产品规划。

  在小鹏汽车的定位上,科技一词的出现频率颇高。在小鹏P7的发布会上,何小鹏就明确的表示:“小鹏的标签是智能,智能是小鹏的最核心优势。”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3

  何小鹏不仅在加入造车大军之前就已是四台特斯拉的车主,在马斯克访问阿里时,他还曾询问如何使用特斯拉的各项专利,后来在阿里内部还提出了造车,虽然最后这个提议被否决,但见其对于特斯拉对于未来汽车发展方向的认可。

  从小鹏汽车的动作上看也是如此。在2018年12月12日举办的小鹏G3发布会上,何小鹏就采取了充满“科技范”的介绍方式:不仅现场演示了语音系统,自动泊车功能,还和总裁夏珩在车里打游戏、唱歌。

  比这更能说明小鹏汽车对“科技”态度的是,在智能网联解决方案上,小鹏汽车并没有选择与之距离较近的AliOS系统,这套系统不仅是其股东阿里巴巴的杰作,还表现不俗,基于这一平台的RX5、ERX5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小鹏汽车选择了与特斯拉相同的方式——自主研发。为此小鹏汽车搭建了一支豪华团队,其中包括联合创始人夏珩、何涛以及已经退出的谷俊丽,前高通自动驾驶负责人吴新宙,特斯拉前Autopilot视觉科学家,掌握特斯拉AP源代码40人之一的曹光植等。此外,小鹏汽车还配有一支硬件团队。根据小鹏汽车官网此前的信息显示,其团队70%为研发人员。 

  从最终的落地来看,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XPILOT”,已经成为了宣传的重点以及产品的卖点。

  在产品路线上,与其他新势力纷纷扎堆国内用户更偏爱的SUV市场不同的是,小鹏汽车在小鹏G3之后的第二款汽车并没有继续在SUV领域做延伸,而是选择了B级车。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4

  XPILOT 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以Xmart OS 2.0车载智能系统为核心的智能音乐座舱、NEDC综合续航里程达到706km…这些不像是20万+该有的配置,在22.99万元起售价的映衬下,让小鹏P7显得性价比十足。

  此外,小鹏汽车还布局了出行行业,在2019年悄悄上线了“有鹏出行”和“有鹏司机”两款APP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威马的“即客行”。

  “即客行”App在上线之初涵盖了从网约车到充电、租车、城市共享的完整业务链条,目前只剩下充电和租车两个功能。今年三月,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技术部、产品部也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

  “有鹏出行”和“有鹏司机”的现状与“即客行”高度相似。在某安卓大厂的应用商店中,前者的下载量不足三万,后者则仅有8千多,评价也都不高。

  这就造成了一个尴尬的结果,即小鹏汽车的出行业务既无法对销量产生大的帮助,也无法撑起“新业务”应有的重任。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5

  尽管如此,从不到半个月完成两次融资,且规模还在持续扩大的情况来看,小鹏汽车IPO已是箭在弦上。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车销量整体下滑,行业迎来洗牌之际,曾表示不急于上市的小鹏汽车,其IPO的步伐不得不加快。

  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已连续12月同比下跌,其中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总批发量为32.86万辆,同比下降38.61%。

  具体到各个公司,除去已经倒下的博郡、拜腾不谈,蔚来在销量节节攀升的同时,也获得了腾讯的增持;刚上市的理想汽车则与美团系深度捆绑,王兴个人在理想汽车的持股则仅次于创始人李想,达到23.4%。

  小鹏汽车则与阿里巴巴和雷军做了深度捆绑,前者参与了小鹏汽车的A+轮、B轮以及此次的C+轮融资;后者则由于雷军与何小鹏的私交甚笃,使得小米在小鹏汽车急需输血时,成为了它的战略投资者。

  可以说,在新能源汽车受追捧,理想汽车成功上市,阿里巴巴、雷军加码的前提下, 此时的小鹏汽车已经集齐了资方的“天时地利人和”。

  此前,美团创始人王兴曾预言:“未来造车新势力仅能存活3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和小鹏”。尽管上险量排在小鹏汽车之前的威马汽车并不认可这个说法,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小鹏汽车先于威马汽车上岸已是“木已成舟”。

  只是,对于任何企业而言,上市都不是重点,对于存在隐忧的小鹏汽车而言更是如此。

  利好背后的焦虑

  对造车新势力来说亏损是主旋律,有资方朋友的不断加码的小鹏汽车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对于新势力们而言,解决缺钱的方法只有两个,要么能够不断的拿到融资,要么通过卖车回笼资金。

  理想汽车上市后股价的上涨,证明现在市场对新势力们依然认可,这使得小鹏汽车通过IPO再融一笔钱不是难事。

  但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融资都不是长久之计,通过卖车盈利才是根本之道,而小鹏汽车在这方面的表现,与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何小鹏曾在去年的广州车展上对小鹏汽车何时盈利做了一个预测,他给出了一个门槛——月交付一万辆车,便可实现盈亏平衡。如今的现实是,小鹏汽车不仅没做到月交付一万辆,其销量也已开始下滑。

  据“锌刻度”报道显示,小鹏汽车的销量从4月开始就出现了逐月下滑的情况,从4月的1008辆下降到了6月的821辆。考虑到今年上半年小鹏汽车仅有G3一款车在售,这说明小鹏汽车目前的销售主力已经开始疲软。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6

  考虑到小鹏汽车上半年上险量为5663辆,小鹏汽车今年超过2019年销售16608辆的成绩应该不难,但短期之内还是难以迈过盈亏平衡的门槛。

  这也反映了小鹏汽车目前的尴尬处境,那就是不缺资方力挺,但在消费者层面还无法做到广交“鹏友”。

  其中原因,与小鹏汽车做的选择密不可分。

  首先,在品牌上小鹏汽车还没有获得认可,同时产品上也存在一些问题。

  正如上文所说,何小鹏不仅是特斯拉的铁粉,小鹏G3在产品上和打法上也和特斯拉相似,为了避其锋芒采取了10万+的售价,希望以此进行差异化竞争。

  但是小鹏G3虽然在售价上有竞争力,问题也同样不少。除了因为交付问题导致车主现场维权外,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显示,小鹏G3 还被消费者投诉存在刹车失灵,突然失去动力等问题。小鹏P7虽然售价有所上涨,但整体打法还是与G3 类似,都是打差异化。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7

  明显对标Model 3的小鹏P7,截至7月的销量为6639辆,而Moedl 3截至6月份的销量就达到了46464辆,后者销量几乎为前者的8倍。可见小鹏P7能否完成对标Model 3的使命,还尚不明朗。

  其次,小鹏汽车在一直强调的自动驾驶技术上也存在问题,并不是它技不如人,而是官司缠身。

  小鹏汽车的现雇员曹光植,在去年被特斯拉以“商业窃密罪”起诉。目前,曹光植已在庭审中承认自己私自上传了代码。

  此外,曾在苹果无人驾驶团队任职的张小浪,也因涉嫌窃取商业机密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而张小浪同样是小鹏汽车的现雇员。

  虽然这两起案件还没有结果,但有先例可循。2017年2月,Waymo指控Uber及其员工同时也是谷歌前员工莱万多夫斯基窃取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该案的结果是,Uber不仅解雇了莱万多夫斯基,在与谷歌就诉讼达成和解后,还推迟了自己的自动驾驶项目。根据双方当时达成的和解方案,Uber还需向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及Alphabet旗下子公司Waymo提供0.34%的股份。

  这无疑给小鹏汽车一直以来所宣传的“科技”,以及为未来的发展带来了一层阴影。

  结语

  其实就算没有王兴的“点将”,轰轰烈烈的新造车浪潮仅有少数玩家突围,也是事实。从目前的交付情况来看,“最终只剩2~3家”的观点正在逐渐的被证明。 

  对于此时的小鹏汽车而言,不得不在更残酷的竞争到来之前,完成必要的“补课”。

  一方面,致力于对标特斯拉,强调科技的小鹏汽车,不仅需要弥补与“偶像”特斯拉之间的技术差距,更要避免在差异化策略上陷入“小米式困境”。

  从第一款车小鹏G3以及将售价提至20万+的小鹏P7的情况来看,小鹏汽车的差异化策略有一个特点,即性价比较高。这在行业初期固然可以提升销量,但在后期很容易面临难以冲击高端的困境,一旦高售价难以被用户接受,汽车行业“吞金巨兽”的属性,将让小鹏汽车面临更加艰难的局面

  另一方面则是,如何平衡好运营与制造之间的关系。

  何小鹏虽然对汽车四化的方向很是认可,但在具体逻辑上却与众不同,最能体现何小鹏内心想法的是他曾经说过的一句饱受争议的名言: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

  然而现实是,在用户端,公认运营最好的是蔚来,在财务端大家都处于亏损之中,何小鹏口中的“核心”并没有为小鹏汽车带来足够的竞争力。

  另外,虽然目前来看何小鹏的方法论没有让小鹏汽车遇到大麻烦,但考虑到新造车势力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套方法论在今后是否依然行得通,小鹏汽车在未来能否平衡好运营与制造之前的关系,还是未知数。

  因此,尽管小鹏汽车不缺资方朋友,也采取了避敌锋芒的差异化竞争策略,但能否走到最后依然充满悬念。

不缺“朋友”的小鹏汽车,如何挺进下一局? 8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