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秦朔:特朗普对TikTok的极限施压说明了什么?


秦朔:特朗普对TikTok的极限施压说明了什么?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秦朔

  来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美国时间周一(8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TikTok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卖给美国,否则必须关门,而且相当一部分钱要交给美国财政部”,“因为是我们让这笔交易成为可能”。

  如其一贯风格,特朗普的很多决定都不提及过程和细节。TikTok怎样卖?卖完后把多少钱交给美国财政部?还是买家将一部分交易金额直接付给财政部?这些目前都不得而知。

  TikTok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旗下的一款短视频社交应用软件,常被称为“抖音海外版”,近两年在全球包括美国走红,广受青少年欢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2019年以来一直对TikTok进行调查,并对字节跳动2017年底以约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的交易发起了国家安全审查。美国还质疑TikTok对儿童隐私保护不利、可能向中国分享美国用户数据,以及平台内容存在审查尺度的问题,等等。

  TikTok建立在收购Musical.ly的基础上,在收购时没有寻求CFIUS批准,因为交易参与者不认为该产品具有国家安全影响,且在大部分领域,收购由当事人自行决定是否申报。只不过TikTok越来越大之后,才让CFIUS“惦记”起来。

  尽管字节跳动一再强调自己是一家私营企业,一直坚持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平台中立性和透明度,并愿意采取更多技术方案来消除美方的顾虑(如把TikTok所有服务器包括中台系统重新搭建,不再和中国国内复用),但CFIUS最终向总统提交的报告还是认为,无论TikTok有何行动,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建议由美资控制TikTok。

  北京时间8月3日,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在内部信中首次承认,TikTok美国业务面临“强拆”或完全被封禁的风险。他说:“考虑到当前的大环境,我们也必须面对CFIUS的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我们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张一鸣所说的“一家科技公司”即微软公司,双方的交易在微软一方是由比尔·盖茨牵线的。微软发布交易意向后,其股票在本周一上涨5.62%,市值上涨872亿美元。

  微软在声明中表示,计划与字节跳动在几周内结束收购谈判,初步达成的意向包括TikTok向微软出售其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交由微软运营。微软将确保TikTok美国用户的所有个人数据都转移并保留在美国。

  北京时间8月2日晚,字节跳动发布声明,称其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但我们仍然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不断加大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市场的投入,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我们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也会积极利用法律授予我们的权利,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张一鸣在内部信中说,我们还没有完全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外界对TikTok的关注和传言,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TikTok已经成为了全球文化的一部分,它是用户的窗户,画布和桥梁”,“字节跳动要做一个值得信任的全球公司,始终没有变化,在一个巨变的时代,也更值得为之努力”。

  

  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数据已成重要的生产资料。同时,数据安全与内容又是各个国家都在干预的敏感领域。对大型科技巨头的警惕性在全球范围都在增强。就此来说,美国对TikTok的审查并不意外。

  意外的是如下两点:

  1)“莫须有”+“无余地”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8月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CFIUS在审查TikTok的业务后一致同意,TikTok不能保持现有形式,因为它有可能泄露1亿美国用户的信息。“必须强制要求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将其出售,或者在美国封禁这款应用。”CFIUS说的是“可能泄露”(如果真的有泄露肯定早就处理了),而且除了出售和禁止没有其他任何余地。

  TikTok完全按美国法律在美运营,完全配合美方的管理,其用户隐私政策和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并无什么差异。美国要封禁TikTok,显然不是正常的商业与互联网科技伦理问题,而有着明显的国家指向和政治指向。

秦朔:特朗普对TikTok的极限施压说明了什么? 2

  2)“极限施压的蛮横”+“内心深处的焦虑”

  美国政府对一款美国青少年极为喜欢的互联网应用软件极限施压,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是,它不是美国公司做出来的,而是Facebook的对手做出来的,还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对手,所以使出了“盘外招”。

  这给外界一个强烈印象,在这一被认为是“世界最开放的市场”上,不想让谁赢,就可以把谁赶出去。这种强制性股权转移的背后,展示的不是美国自信,而是信心的流失。

  如果真的站在用户角度,那么就应该让用户参与到决定TikTok命运的讨论中,而不是全由政客思维来决定。

  特朗普政府对待TikTok的态度表明,“美国化”远远凌驾于全球化之上,行政权的滥用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有效制约。特朗普口口声声他有权这么做,他可以用紧急经济权(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或通过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来实施对TikTok的封禁。这显示在今天的美国,“三权分立”等制衡体系越来越无力,行政权的僭越、扩张、为所欲为、排斥“异已”,越来越常态化。

  如果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继续加剧,不能排除有更多在美国上市或发展业务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也会遭遇以往想也想不到的压力。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开展商业活动的可预期性,正变得支离破碎。

  三

  在美国恶劣的政治环境影响下,TikTok的命运已经成为全球商业新闻的焦点。

  对字节跳动来说,假如TikTok最终出售给微软,大概是所有不好的选择中相对最好的一个。微软与中国有长期的合作,微软的搜索引擎(Being)在中国可以使用,微软虽然也发力社交网络,并购了LinkedIn,但本质还是一家技术公司,它收购TikTok后可以增强自身在美国社交网络市场的影响力,但并不会像Facebook、Google那样押注社交网络,和致力于成为全球化公司的字节跳动形成直接对抗。

  字节跳动是中国新一代互联网公司中最具全球化色彩和创新活力的代表性公司。尽管失去TikTok美国市场是重大损失,但世界才是更大的边界。字节跳动仍然有机会通过创新的产品,为全球消费者服务。

  8月2日,9名TikTok的知名博主联名在自媒体平台Medium上发表了致特朗普的公开信。这些博主的粉丝数加起来超过5400万人。

  他们写到,Z世代(00后)在互联网上度过了童年时光,“但我们到青少年时期所接触到的互联网与过去成长阶段的有所不同。互联网大企业的垄断,令我们牺牲了网络中立和信息自由。Facebook和Google已经取代了数百家公司,他们缩小了世界对互联网的定义”。

  他们说,TikTok是第一家挑战那些终结开放互联网的公司,实现了Facebook和INS等网站上永远无法实现的互动。

  这是字节跳动、TikTok、抖音成功的根本原因。它们代表了更先进、更贴近、更有创意、更自由和普惠的力量。

  美国可以做到,让TikTok的美国业务不再属于一家中国公司,但美国做不到在全世界封禁更能代表未来的创造力量。一个国家越是远离这种力量,就越是会一步步倒退,不管它现在有多么强大。

  美国《连线》月刊网站8月1日发表文章称,Facebook吞并了Instagram和WhatsApp,还对Snapchat设置障碍,但TikTok在Facebook的毁灭模式中幸存了下来。“但是现在,由于特朗普咄咄逼人的姿态,Facebook收到了来自上层的礼物。”

  而在我看来,这并不是礼物,而是一种诅咒。用这种方法消灭对手,不是有尊严的胜利,人在做,天在看,这样的胜利也不会长久。

  和TikTok类似的中国互联网出海产品还有很多,比如欢聚集团旗下的直播产品Bigo Live,短视频应用Likee,视频社交应用imo。这三款产品2019年底在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近4亿月活用户。快手也在发力海外市场。

  在改革开放年代出生和成长的,开放而自信、创新而进取的新一代中国创业者和企业家,必将在中国和世界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好产品、好服务。谁能更好地满足全球消费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谁将是下一个时代的优胜者。

  美国的制度、技术和文化优势,曾让美国的互联网产品风靡世界。现在这个时代正在逆转,美国当年的开放优势正在化为封禁的劣势。

  而世界注定会在开放中向前。再多曲折也无法改变。

秦朔:特朗普对TikTok的极限施压说明了什么? 3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