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克萊德

  來源:DeepFlow(ID:deep-flow)

  幣圈從業者們年關難過。

  10月30日,BISS(幣市)交易所集體“失聯”,其中包括幣圈KOL陳女俠以及剛入職不久的實習生。而後有媒體報導稱,BISS涉嫌非法集資詐騙。

  “如按照相關標準判罰,管理層判罰基本10年起。”一法律業內人士告訴DeepFlow。

  幣圈從業者的頭頂,頓時炸開了一記響雷。他們如夢初醒——原來,幣圈“剿匪”早已開始。

  “我是不是要跑路了?”交易所運營人員項律告訴DeepFlow,這位才畢業半年的95後一臉焦慮。

  他說,自從BISS“出事”後,投資人紛紛提幣,交易量也萎縮至之前一半,目前公司業務基本停滯。

  據悉,除火幣、OK兩大頭部交易所外,絕大多數國內運營的交易所選擇了“分佈式辦公”模式。

  一些交易所老闆甚而遠赴重洋。有消息稱,IDAX交易所老闆雷國榮已搬空公司,攜冷錢包捲款跑路。

  DeepFlow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僅在2019年,全國就至少有超過500人因為涉嫌虛擬貨幣詐騙被公安機關逮捕,涉案金額超過了226億人民幣。

  也就是說,BISS僅僅只是一個序幕。

  BISS之前,抓捕早已開始,BISS之後,更大的圍剿即將來臨……

  超500人被捕

  如果不是BISS交易所被抓,不少幣圈人士還陷入在區塊鏈​​的浪潮和春風裡。

  “又到了群體狂歡的時期。這一次牛市將會超越所有人的想像。”中央鼓勵發展區塊鏈後,BISS交易所創始人BMAN在微博中寫道。

  區塊鏈的春風還沒吹過來,幣圈的凜冬已悄然而至。

BiKi交易所被證券時報點名“割韭菜”;BISS大部分員工被抓;幣安、波場官方微博被封;東方衛視報導稱,上海摸排整治虛擬幣相關業務後,“幣安”駐滬辦關閉。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2

11月18日,中國銀保監會的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發函,提示防範假借“區塊鏈”名義的非法集資風險,提醒一些不法分子藉機炒作“區塊鏈”概念,以所謂的“虛擬貨幣”等名義非法吸收公眾資金,然而這些項目其實和區塊鏈技術毫無關係。

  剛進入區塊鏈行業半年的項律沒有想到,在短短一個月間,區塊鏈行業瞬時從炙手可熱的風口變為了人人喊打的“槍口”。

  和項律同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其中包括行業老人周奎安。

  “這次比’94’還慘,’94’沒抓交易所,今年要抓人了。”周奎安口中的“94”指的是“94事件”。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聯合發文,全面禁止1CO。一時間交易所紛紛宣布關停或出海。

  但項律和周奎安都不知道的是,BISS交易所並不是“幣圈剿匪”的開始,早在今年年初,針對虛擬貨幣詐騙的偵查逮捕就一直在進行。

  2019年3月,金華市公安局在多地公安機關的協助下,一舉破獲虛擬貨幣交易平台“AKOEX”詐騙案,在西安、武漢等地抓獲犯罪嫌疑人88人,凍結資金5000餘萬元。

  2019年6月,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抓捕一個以虛擬貨幣進行詐騙的團伙,共計18人。該詐騙團伙自建交易平台,並建立了炒幣交流群,且每個群中只有一個受害者,其他群成員均為該詐騙團伙的成員。

2019年8月,浙江東陽市公安局破獲一起特大虛擬幣詐騙案,警方分赴安徽、四川、廣東、上海等7個省份抓獲犯罪嫌疑人71名,串併案件200餘起,案值超1億元。

  ……

  DeepFlow根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2019年以來,至少有超過500人因為涉嫌虛擬貨幣詐騙被公安機關逮捕,涉案金額超過226億人民幣。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3

  盤圈和幣圈

  虛擬貨幣詐騙案大致可分為兩類。

一種是利用區塊鍊和虛擬貨幣噱頭實則行詐騙之事,比如PlusToken,一種是包括了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比如BISS交易所,也就是行業內所講的盤(資金盤)圈和幣圈。

幣圈從業者張良向DeepFlow表示,其中大部分被捕的人不能算真正的“幣圈人士”,他們從一開始就是騙子,虛擬貨幣只是他們詐騙的工具,好比電話是電話詐騙的工具,主流幣圈基本沒有這些人的身影,他們的幣也不上主流交易所,所以要將二者區分開來。

  今年被逮捕審判的案件大多屬於盤圈。並不引發行業關注, “這些搞傳銷詐騙的被逮捕,對行業而言是一件好事。“張良表示。

  進入2019年後,幣圈和盤圈逐漸呈現融合之勢。譬如ZG交易所和ICC網紅鏈。

  據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導,西安未央分局現已受理“ICC網紅鏈”詐騙案件。

“ICC網紅鏈”,號稱“智能經濟網紅時代之王”,號稱投資100元能賺100萬,其主要交易場所是GK.com和ZG.com,並且該項目是ZG交易所的“打新”項目,也就是首發項目。

  “ICC網紅鏈”通過傳銷方式拉人頭、發展下線,吸引了全國數万人投資參與,但最後幣價狂跌99.99%,投資人們血本無歸。

  在其公開新聞稿裡,ZG與BTA是戰略合作關係,但據知情人士透露,兩者互相勾結,聯合割韭菜。

  據公開資料顯示,ZG交易所的主要投資人為中國第一家比特幣交易所BTCC創始人楊林科,ZG交易所CEO為原GBLS峰會創始人趙昌宇,均為主流幣圈人士。

  目前,ZG已經下架BTA相關交易對以及資料,但是在網頁上仍能找到相關宣傳信息。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4

  但目前來看,無論幣圈,還是盤圈,都籠罩在“圍剿”的陰霾下。

  “BISS和創始人在行業內口碑還不錯,唇亡齒寒,如果BISS都出了事,那麼其他交易所也會感到恐慌。”張良稱。

  一位與BISS有過業務接觸的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從BISS從業模式來看,其違規之處主要涉及到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是在沒有資質的情況下違規為用戶進行美股買賣

  第二則是其會員制拉新模式或涉嫌傳銷

  第三則是涉嫌洗錢

  除此之外,BISS還宣稱具有創新商業模式,即“幣股交易“和“會員制”。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直言,這種創新交易無疑是繞過了個人購匯限制,存在違法行為。

  BISS交易所一事,加上官媒、央媒的連番報導,“區塊鏈不是取款鏈”。區塊鏈從業者尤其是交易所從業者們紛紛緊張起來。

  據悉,除火幣、OK兩大頭部交易所外,絕大多數國內運營的交易所選擇了“分佈式辦公”模式。

  交易所們只得集體噤聲,唯恐下一步就踩中紅線。

  說到底,幣圈違法的邊界線在哪裡呢?從業者有可能涉嫌哪幾項罪名呢?

  涉及 9項罪名

  法律業內人士梁靖表示,幣圈可能涉嫌的罪名包括了以下9項:

  1.涉嫌非法集資(非法集資分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與集資詐騙罪)

  2.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

  3.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4.涉嫌開設賭場罪

  5.涉嫌洗錢罪

  6.涉嫌非法經營罪

  7.涉​​嫌詐騙罪

  8.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9.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其中,“1CO、IEO和發幣,就是非法集資和詐騙,合約就是非法期貨,槓桿和借貸就是非法配資,幣股等業務有外匯資產流失的風險,OTC有洗黑錢的風險”。

  而BISS交易所涉嫌的是第1項和第7項。 “按照上述標準判罰,管理層判刑有可能10年起。”梁靖透露。

  “這次BISS被捕給幣圈敲醒了警鐘,目前審理虛擬貨幣詐騙一律從嚴處理。”

  DeepFlow從BiKi交易所上幣人員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BiKi針對上幣項目方提供市場操盤服務。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5

  BiKi交易所的合作案例裡不乏一些“進場資金數億”、“出貨資金上億”的項目。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6

  BiKi這樣的操盤方式在交易所之間並不少見。

  大多數幣圈交易所慣用模式是,團伙搭建交易平台,並發行“空氣幣”,通過網絡誘騙投資人入金投資,最後操縱幣價進行收割。這類操盤行為涉及詐騙。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肖颯表示,對於虛擬幣交易所而言,會使用《刑法》第225條非法經營罪來進行處置。

  如果有操縱市場(尤其是量化團隊進行配合的)等行為,將使用更為嚴苛的詐騙罪處置,不排除數罪併罰,刑期最高可達無期徒刑。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66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根據最高法的司法解釋,詐騙金額50萬以上就算數額特別巨大,並且,如果犯罪嫌疑人通過發送短信、撥打電話或者利用互聯網等發布虛假信息,對不特定多數人實施詐騙的,則酌情從嚴懲處。

  “幣圈案件基本符合這兩個標準,一旦被定性為詐騙,難逃重罰,關鍵在於是否通過電信或者網絡途徑進行虛假宣傳,向投資者承諾或暗示高收益,引誘其參與投資。“ 梁靖告訴DeepFlow深流。

  而幣圈交易所、項目方動輒上億的操盤金額,加上聯合社群運營等互聯網手段“拉盤”,已涉嫌上面兩項。

  不少從業者頓感插翅難逃,近日不斷傳來交易所老闆跑路的消息。

  然而,即便團隊出逃國外,警方同樣重拳出擊,實施跨國抓捕。

  6月份,涉案超200億,被稱之為“幣圈第一資金盤”的PlusToken平台徹底崩盤,創始團隊在瓦努阿圖正在銷毀犯罪證據時被警方抓獲。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一旦選擇了發幣,就得面臨刀口嗜血的結局。

  肖颯表示,我國對於境內發幣的法律定性並沒有絲毫改變,如果在境內進行ICO或變相ICO,我國法律會將其認定為:非法公開融資行為,涉嫌違法犯罪。

而絕大多數區塊鏈項目通過在新加坡設立基金會,採取VIE架構,使用海外主體身份在境外發幣的情形,不能掩蓋“非法公開融資”的本質,依然屬於被中國法律不容的位置,會被“取締”處理。

  抓捕行動不斷逼近

  最近,由於國家層面對區塊鏈的鼓勵,不少傳銷盤資金盤冒頭,更有甚者聲稱自己已代理髮行了央行數字貨幣DCEP,每天限額搶入。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7

  看似是新概念、風口,實則行詐騙,同類事情之前已發生在眾籌、P2P等領域。

肖颯透露,出於“打早打小”的考慮,國家層面可能已經警覺,在還沒有形成新一波購幣狂潮之前,率先出擊,把風險化解在初期,防止涉眾金融案件的大量發生(前車之鑑P2P)。

  近日,上海,北京,東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監管紛紛“亮劍”,對數字貨幣交易相關活動進行摸底排查。

  肖颯介紹,從辦案經驗上講,每年的年關都是各省市執法機關很在意的“時間節點”,年底將至,對於轄區內的虛擬幣交易所及周邊行業進行摸查,也有合理性。

  她表示,今年前三個季度交易所案件無罪率(取保率)較高,近1個月明顯感覺到寒意,雷霆手段,主犯取保候審的概率微乎其微,技術人員涉刑的也大有人在。

  背後含義不言自明:抓捕行動不斷逼近。

  交易所從業者們的年關難過了。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項律、周奎安、張良、梁靖為化名)

2019幣圈剿匪實錄:逮捕500餘人,涉案金額超200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