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封禁“黑名单”再升级,中企出海印度到底有多难?


封禁“黑名单”再升级,中企出海印度到底有多难?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乔雪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如今的印度,对于乘风破浪出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可能只能隔着恒河,远远相望。

  15世纪,冒险家哥伦布乘坐“圣玛利亚号”从西班牙启程,穿越大西洋,去寻找遍地黄金和香料的印度。三十余天后,他踏上一片陌生大陆,因为地球是圆的,哥伦布坚信自己找到了印度。

  500年后,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多次出差印度,发现了全球化时代的秘密——世界是平的。全球化、信息化可以消弭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

  一代又一代的企业家受此鼓舞,远赴海外,开辟新战场。

  今年,面对波云诡谲的政治力量,那些代表着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企业们,不得不在互联互通的全球化泥沼中停下脚步。

  但如今的印度,对于乘风破浪出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可能只能隔着恒河,远远相望。

  1

  印度“退群”

  中国科技公司出海印度的故事暂停于2020年7月。这条开辟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深深浅浅的航道,就此停摆。

  6月25日,印度宣布封禁59款中国应用,微信、微博、TikTok等位列其中。

  一纸禁令,让一众本埋头出海扩张浪潮的科技巨头们,在盛夏中打了个冷颤。

  有着“Born to be global”基因的字节跳动,2017年孵化TikTok,便是奔着成为全球平台的目标努力的。登陆印度市场后,更被印度全国性日报《印度快报》评选为2018年度十大最受欢迎App。

  月前,TikTok在印度被禁用,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将为此每天损失65万美元。

  新贵遇难,老牌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也没有“免死金牌”。7月25日,Wechat(微信)面向印度用户发出停服公告。

  这是腾讯被打碎牙齿也要和血吞的疼痛。

  作为微信的“家长”,腾讯对于微信国际化曾寄予极大期望。马化腾曾在2013年的深圳IT领袖峰会上说:“对腾讯来说,这辈子能够走出国际化的,目前来看只有微信”。

  腾讯豪迈地撒下20亿元作为微信出海的船费,向印度、巴西等几个重要的国家和地区推广业务。

  2012年初,微信在印度古尔冈组建了一支十几个人的班子。前期通过大规模营销,收割近2500万名用户。

封禁“黑名单”再升级,中企出海印度到底有多难? 2

  然而,只过了三年, 他们所付出的努力和对手相比,就都化成了泡影。2015年,Google Play 印度地区的免费应用的排行榜,前100名中,很难找到微信。

  曾有知乎博主描述:

  印度班加罗尔的公交车或者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海滩上,你能看到很多使用 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的用户;也许还有几个年轻人在使用 Snapchat 付钱,或者一对夫妇沉迷于 Instagram中无法自拔。

  而微信?如果你能发现,那说明你真的很走运。

  与同样出海的社交软件LINE、WhatsApp相比,几番交战后,微信早已不见背影。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在印度有2亿活跃用户,支持10种印度的语言,成为印度的即时通信市场上的王者。

  虽然近而为邻,但微信没能连接印度。

  2

  审查加码

  虽然已经有59款中国应用被下架,但印度对中国应用的审查还在继续。印度《经济时报》报道,印度将对另外275款中国应用进行安全审查,其中包括腾讯手游PubG(绝地求生)、小米的短视频应用Zili以及阿里巴巴的全球速卖通等。

  外界将印度对中国互联网应用软件实施的禁令,视为政治决定。因为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发布的新闻声明,没有公布任何法律事实。只是声明为什么会这样做。

  该声明援引2008年印度出台的《信息技术法案》第69A 条,称出于对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的威胁的考虑,这是阻止印度公众访问这些应用程序的主要原因。

  那些禁用软件被政治强力终止的命运,笼统的概括为“参与了损害印度主权和完整性、印度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活动。”

  2020年的今天,疫情和禁令的双重打击,印度互联网仿佛重回那个1.0的时代,用最原始的方式感受彼此。

  将印度对中国企业制裁推向舆论高峰的事件,是印度首都新德里卫星城古鲁格拉姆一家地方法院,因一起前雇员诉讼案,对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等十几位人士作出传唤,要求他们在7月29日出庭或通过律师出庭。

  画风如此清晰的跨国传唤,令广大中国网友一脸黑人问号。他们在微博上调侃道:要传唤也是传唤印度公司那边的法人,还能传唤创始人?要是告哪个佛教寺庙,还要把释迦牟尼挖出来吗?

封禁“黑名单”再升级,中企出海印度到底有多难? 3

  而且,马云已经退休,不是阿里巴巴的法人了。

  熟悉印度法律的业界人士介绍,印度法律中,起诉人可以指定任何人作为被告,但是需要法院最终定夺是否可以被纳入范围。如果印度法院不认为针对被告的起诉具有正当理由,则不会向其发出传票。也就是说,法院传唤马云,很可能会演变成一起“乌龙”事件。

  据了解,此次诉讼的主角帕玛(Pushpendra Singh Parmar),曾在印度古鲁格拉姆的UCWeb办公室担任副主任直至2017年10月。后因绩效和品行问题,被UC印度本地公司解除合约。

  接近UC印度员工的人士曾透露,这名员工被辞退后心生不满,不仅曾向阿里巴巴管理层群发邮件宣泄不满,还利用自己前媒体人的身份和关系,在印度媒体通过各种手段获取曝光和关注。

  此次起诉阿里巴巴,帕玛要求得到26.8万美元(约合19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原本只是普通的劳务纠纷,但是在中印关系紧张的特殊时期,普通的事情也会被奇怪力量劫持,拿来做文章。

  3

  人走身冷

  印度敢于如此任性,因为他们认准了具有13亿人口的国家,对任何互联网企业而言,都是流淌着奶与蜜的迦南美地。

  过去几年,一批中国互联网企业前仆后继的涌向印度。有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排名前100位的应用程序中国,有44款应用程序来自中国,几乎占到了一半。

封禁“黑名单”再升级,中企出海印度到底有多难? 4

  在押注印度的企业眼中,印度是十年前的中国,将中国市场火热的软件拿来印度,快速复制,果然大火,屡试不爽。

  这种熟悉的copy,就像很多中国的互联网大佬,当年从硅谷借鉴的一样。

  印度有着令科技出海企业们垂涎三尺的人口红利。据互联网和印度移动协会(IAMAI)的数据,印度整体互联网普及率约在35%左右,互联网人口已经高达5.1亿,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8.5亿。

  在印度,约有65%的人群年龄在35岁以下,更为年轻的人口构成意味着,庞大的DAU,无需过分担心的GMV,和无限潜力的付费能力。

  印度,是巨头们不能放过的市场,可一旦“被放弃”又是怎样的一种局面?

  被封禁的微信,与其他出海的应用损失掉多数印度本土用户不同,受此影响最大的更多是中国人,它在印度生活的华人群体中撕开一道口子。

  “TikTok或其他应用的禁令对我们影响很小,但微信的缺失将阻碍我们在印度的社交和商务交流。”一位居住在古尔冈市的中国人说。“因为,我们并习惯不使用电邮,我们与中国总部的联系被切断了。”

  外贸行业,是最敏感的神经线。在此之前,印度的很多商家都使用微信与中国批发商取得联系,在微信关停后,很多商家叫苦连天。这事关生意,微信被停用,意味着一笔笔订单的流失,他们只好在微信的朋友圈首页上,附上自己的电话和邮箱。

  微信被禁之后,更多的印度本土应用对市场空白虎视眈眈。用户也一直在应用商店里搜索它们的替代品。

  根据SEMrush的一项研究,禁令实施当天,对TikTok的搜索量增加了229%,微信的搜索量增加了255%。

  而直到第二天,搜索量就大幅下降。TikTok的搜索量从229%下降到23%,对微信和微博等应用的搜索结果是负数。

  用户好奇心在一天就形成如此鲜明的落差,很难想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印度的不确定性还有多少。

封禁“黑名单”再升级,中企出海印度到底有多难? 5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