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印度現金貸市場騙局:專宰中國團隊 多家被騙上百萬


印度現金貸市場騙局:專宰中國團隊 多家被騙上百萬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羅素 零和

  來源:一本財經(ID:yibencaijing)

  2019年至今,上百家現金貸團隊殺入印度。在他們眼裡,印度是最後的希望之地,最後的掘金之地。

  然而,一條“收割中國團隊”的產業鏈,也在印度形成。其中盤踞著大量的騙子和掮客,湧入印度的中國團隊,一不小心就可能成為“待宰的肥羊”。

  從註冊公司開始,牌照、支付,甚至於租房,每一個環節都暗含殺機。

“雖然有上百家公司嘗試擠進印度,但真正能落地的,只有50%;能賺錢的,只有20%。”印度的中國現金貸系統商孫淼表示,“幾乎每一家,都被騙走過幾十萬甚至數百萬,這是基礎學費。”

  有團隊被騙得七竅生煙;但也有團隊已將數據跑通,“一年收益可以翻2到3倍”,從而站到了食物鏈的頂端。

  印度市場,正在形成冰火兩重天的極端生態……

  01 牌照之痛

  “又有兩家印度牌照公司‘跑路’,捲走了1000萬人民幣。”不久前,多個現金貸印度出海群,突然被一則消息炸鍋。

印度公司“跑路”消息傳開後,12月31日,一個印度出海群展開了相關討論印度公司“跑路”消息傳開後,12月31日,一個印度出海群展開了相關討論

  大家對此義憤填膺,卻又無計可施。

  在印度,中國團隊被坑,已經不算什麼新聞,針對它們的欺騙手法和方式,也在不斷翻新。

  2019年下半年,印度出海潮興起。

  但這個國情與中國迥異的國度,埋伏著諸多暗礁。

  在其中,大家公認最大的一個陷阱,就是牌照。

  在印度,放貸必須持牌,這是一個叫做非銀行金融公司(NFBC)的許可執照,監管方是印度央行。

  中國玩家目前獲得合法放貸資格的主流方式,是挂靠。

  操作的流程也比較簡單:先把錢打給牌照方,過一道手,再轉回自己的放款賬戶。

  這就是俗稱的“通道”,經過的錢,就這樣變成了合規資金。

  但在這中間,潛伏著巨大的風險。

  一次,某現金貸負責人何佳打了300萬人民幣(注:本文涉及金額均以人民幣計價)到挂靠方賬戶,錢卻遲遲沒有進入他的賬戶,他去催,對方卻各種推脫。

  “一會說監管查賬,一會說系統升級,到最後,索性不理我了。”何佳稱。

  他的經歷不是孤例。在印度,因為牌照被坑的中國團隊,比比皆是。

  “我認識的一家中國公司是去年來的印度,第一筆錢,60萬,打進挂靠方的賬戶,人家就沒拿出來。”在印度的中國現金貸從業者李海平說。

  為何牌照方如此不靠譜?

  “在印度,當地人申請牌照的成本很低,只需要20到30萬的人民幣。”孫淼說,沒什麼業務的牌照方,可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索性捲走”。

  而前面提到的兩家“跑路”的牌照公司,實際上並不是真的跑路,只是錢“有去無回”。

  02 中介之坑

  牌照挂靠方如此不靠譜,怎麼辦?

  一個龐大的中介產業鏈因此形成。他們到處去囤積牌照,再轉賣給中國團隊。

  而這其中,有具備實力的公司,也有大量忽悠。

  “一些中介會混跡各個印度群、現金貸交流群發廣告,也會頻繁出現在各種出海論壇上,目的就是圈住甲方。”何佳稱。

  為了抬高價格,他們往往會說牌照稀缺,不好弄,開價也極為混亂,從50萬到200萬不等。

  但在印度待過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NFBC牌照在印度有8000張,每年還會批幾百張,並非稀缺。

  收購這些牌照,真的沒有問題嗎?

  班加羅爾某商務諮詢公司從業者蔡豪表示,就算收購成功,背後可能還有很多暗坑。

印度現金貸市場騙局:專宰中國團隊 多家被騙上百萬 2

  比如,中介沒有全面盡調,牌照不干淨,涉及隱形負債,可能隨時被取締。

  他還發現了一個秘密:中介通常會對客戶說,自己需要很多資料,但實際上,其中的大部分是不需要的。此外,他們還會故意拖延時間。

  “號稱准備的資料越多,拖得越久,就說明自己做的事情越多。”蔡豪說。

  他曾經幫一家中國公司去核名(查看公司名稱是否已被註冊),只用了半天。

  “結果有的中介卻說,需要一周左右。”蔡豪稱。

  很多團隊認為,收購牌照只是緩兵之計,最好的方案,還是自己申請牌照。

  但自己申請牌照的門檻更高,比如,要找一個有多年金融從業經驗的印度本土人士作為董事,且​​錢要在其控制之下。

  而與挂靠、收購相比,自己申請牌照的時間週期更長,蔡豪保守估計,至少需要8個月到一年。

“目前拿到NFBC牌照的幾家中國公司,都是通過印度本土公司申請或是持有的。嚴格來說,後者不算中國公司。”李海平表示,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中國本土代辦公司,真正拿到印度NFBC牌照。

  但無論如何,牌照生意,已養活了一大批的中介。何佳透露,已有中介收了幾十家的錢,在運作牌照,“已經收了上千萬”。

  “挖井的人還沒有賺到錢,送水的倒是乾得挺火熱。”他說。

  03 暗礁重重

  在印度,牌照並非唯一的一個坑,第三方支付也可能是坑。

  一個多月前,李海平發現,自己公司的收款出了問題。用戶都說還了,但錢沒到。

  他去找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說,“不是我們的問題,是銀行的問題”。找銀行,銀行說,“不知道”。大家踢皮球。

  拖了一個月,無奈之下,李海平只好採取了有中國特色的施壓手段——找幾個人一起去第三方支付公司,在那裡坐著不走。

  對方最後才承認,確實是自己的問題。

  承認了,也未必能拿回來錢。 “這筆錢,我們現在還沒收回來。”李海平說。

  而且,他每個月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印度現金貸市場騙局:專宰中國團隊 多家被騙上百萬 3

  “我覺得最坑的,還是一些印度人。”他表示。

  他發現,自己請的印度高管並不值得信任。後者會信誓旦旦,一本正經地撒謊。

  比如說,印度各邦的法定節假日不盡一樣。高管會告訴他,按照本地規定,某一天需要給員工放假。

  “後來我去查,發現我們所在的地區,這一天不會放假。”李海平一口怒氣鬱結在心頭,“很多印度人覺得,中國人就是傻鳥,人傻,多錢,好騙。”

  工作上被騙,生活上也被騙。

  何佳剛到印度租房時,在網上看上了一個月租1.5萬的房子,到了之後,中介告訴他,要2.7萬。

  “我們這裡網上價格標得低,是為了吸引客戶,實際價格都是這麼高。”何佳心想,信你個鬼,又去找了其他中介。

  對方的說辭一模一樣,他開始相信這是真的。

  直到他找到第三個中介,才發現不對:“他們就是看你是中國人,故意騙你。”

  就算以當地正常價格租到了房子,後面還有一堆小陷阱等著你。

  李海平在新德里衛星城古爾岡租的房子,1500平米,一個月租金6萬。

  搬進去之後,房東突然告知,還有很多其他費用,比如“牽網線,政府要收牽線費”,月租又多了5000。

  房子沒有窗簾。房東跑過來說,要裝窗簾,再給2萬。

  怕李海平不信,房屋中介也在旁邊幫腔:“就是這麼多。”

  李海平氣得七竅生煙——他們的辦公室,到現在都沒裝窗簾。

  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印度分批次進入了上百家中國現金貸團隊。

  “絕大部分團隊,都在被坑了上百萬之後選擇退出。”孫淼看過太多人鎩羽而歸。

  “我再也不會來這個鬼地方。”他的一個客戶被氣得差點吐血,爆著粗口離開了印度。

  “這是一個有門檻的市場,比東南亞國家難進得多。”孫淼稱。

  04 爆發前夜

  “目前,在印度留下來且數據跑通了的平台,大概有20到30家。”孫淼稱。

  儘管成功的概率算下來只有20%,但這些把路趟明白了的公司,正在開始展現驚人的吸金能力。

  “我們接了十多家甲方,已有4家跑出來數據,保守估算,月利潤在10%到15%左右。”現金貸系統商印牛聯合創始人李錦坤透露了一些數據。

  而這個數據,也得到了幾位甲方的驗證。

  如果是複利滾利潤,一年可能翻2到3倍。

  一家印度頭部現金貸平台透露,它們的利潤,已可以做到一周300萬。

  “雖然印度的利率比國內低很多,但是這裡目前具有無法比擬的先發優勢。”李錦坤透露,現在在印度,基本不需要花錢買流量,都是自然流量。

  更重要的是,因為市場處於早期,“用戶太好,壞賬率都是個位數”。

  另一方面,針對現金貸出海印度的一條正規產業鏈,初現雛形。

  儘管中介橫行、騙子林立,依然有玩家試圖踏踏實實做正經生意。

  一些中國過去的諮詢公司,整合了一些出海資源,可以提供一套解決方案。

  “我們已服務10家客戶,最快能兩個月落地。”華應國際諮詢創始人王斯軼表示。

  李錦坤認為,這些路徑明晰之後,出海的征途將變得更加順暢,行業已到爆發前夜。

  “2020年第一季度,可能會有50家中國現金貸公司在印度落地,到了第二季度,這個數字可能會變成100家。”他表示。

  印度市場會像中國、印尼或者越南一樣,迅速惡化,變成一地焦土嗎?

  “因為印度的門檻更高,監管更嚴,大家不能隨意收割,市場會克制一些。”李錦坤稱,這片市場起碼還有一到兩年的紅利期。

  但值得注意的是,還有一群野蠻玩家在蓄勢待發。

  春節之後,溫州幫將攜巨款殺入印度。

  還有極少數714高炮,嘗試跳過牌照這一關,直接在印度“黑放”,做7天利率20%-30%的產品。

  “印度監管已經註意到了這一點。”李海平說。

  他透露了一個細節:最近他跟印度監管打交道,談及這個話題,對方表示,“目前還不是大面積,不排除作為國家福利”。

  印度政府正在等待這些野蠻玩家長大、養肥,接著反向收割。

  已經在前幾個市場吸取過教訓的玩家,也在嘗試建立行業聯盟。

  “大家抱團,抵制亂搞的玩家,讓這片市場能健康發展。”孫淼稱,他正在拉動自己的甲方,共同進退。

  而他們對抗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去當地監管部門,舉報非法操作的機構。

  曾經有714高炮來問蔡豪,能不能幫忙找路子,在印度做7天利率30%的產品。

  蔡豪拒絕了。他不願意賺這個錢。

  他希望中國人在印度這個市場做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在這片已經劃好跑道的國家,你可以在跑道內奔跑,但絕不可越界。

  “征戰印度可以,但是,別亂跑,別亂搞。”孫淼說,這就是印度的底線和規則。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印度現金貸市場騙局:專宰中國團隊 多家被騙上百萬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