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張雅婷

  來源:Tech星球(ID:tech618)

  過去的2019年,互聯網江湖格局再變。

  首先,受到移動流量觸頂和資本寒冬影響,互聯網行業生存壓力加劇,IT桔子的新經濟死亡公司數據庫顯示,2019年關閉公司327家。然而,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中,仍有超過半數股價上漲。

  大公司們使盡渾身解數尋求新增量,探索業務的發展新空間。

截至2019年7月,字節跳動旗下產品全球總日活躍用戶(DAU)超過7億,騰訊全力出擊B端業務,美團通過調整業務實現盈利,拼多多以“百億補貼”打響電商領域戰火。於是,這些名詞火了:“To B”、“下沉市場”、“出海”、“直播電商”、“私域流量”. . . . . .

  Tech星球梳理市值頭部互聯網公司發現,大部分頭部互聯網公司保持了市值增長的態勢。

從年漲跌幅來看,阿里和騰訊兩大巨頭分別上漲近千億美元,但並沒有造成虹吸效應,小巨頭中美團成為強勢黑馬,市值在一年時間內漲了147%,在2019年爭議中度過的京東,市值也回漲了200多億美元。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2

  這次,Tech星球基於權威的數據和行業分析報告,和大家一起探討騰訊、百度、美團點評、字節跳動的2019顯著變化。

  騰訊:變革行至半坡

  2019年,騰訊溫和變革。

在這一年,騰訊市值從3818億美元漲了20%,達到4608億美元,雖然沒有阿里的勢頭猛,但由於2018年“9.30”後,騰訊內部進行了組織架構大調整,騰訊組織結構調整的效果以及未來的業務發力方向還是非常值得關注。

  騰訊的商業模式是基於微信和QQ巨大的流量來源,一方面通過遊戲、廣告、大文娛進行C端的流量變現,另一方面通過金融科技和雲計算進行B端賦能。不過字節系的短視頻等內容流量,打破了騰訊的流量壟斷優勢,而且騰訊在雲計算、金融科技等企業服務領域根基薄弱,導致騰訊的“飛輪”轉動緩慢下來。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3

  所以,變革的騰訊過去一年中,第一個值得關注的是PCG(平台與內容)事業群。面臨著字節跳動的競爭壓力,騰訊必須行動起來。受限於內部賽馬機制,騰訊內部資源和數據難以共享,PCG業務受到極大威脅。而騰訊在組織架構上的反應,是其內部中台文化的覺醒。

  2019年1月,騰訊成立了技術委員會,推進內部事業群的協同,PCG實行技術和內容雙中台,努力實現效率最大化。並且推行合夥人制,PCG的業務與所有合夥人的年終激勵相掛鉤,2019年12月,PCG還實行中高管一年聘任制,組織優化節奏不斷加快。

  2019年,PCG取得的最重要業績,是微視月活突破1億。在騰訊員工大會上,騰訊COO、PCG負責人任宇昕透露了2020年微視的新目標,“希望明年微視達到5000萬DAU。” 在8月9日微視內部的一次績效總結會上,任宇昕曾對團隊表態,“微視要一直做下去,而且還要做得更好。”

  第二個值得關注的是騰訊在TO B領域的進軍。從投資來看,根據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2019年騰訊共有62起投資記錄,在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約佔1/3。

紮根產業互聯網的第二個信號是CSIG(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的成立,騰訊公司高級執行副總裁、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與8000名CSIG員工主要負責騰訊雲和智慧產業的管理與開發。

  在2019年第三季度,騰訊財報首次披露單季度的雲業務收入,顯示雲收入同比增長80%至47億元。 2019整年,騰訊雲在2019年已經完成100億元營收目標,為此公司獎勵每位員工一部iPhone 11 Pro。 IDC最新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報告提到,騰訊雲是Top3中增長速度最快的雲計算廠商。

  另外,微信在2019的改革也帶有強烈的To B色彩。 2019年12月,企業微信大規模升級,鼓勵品牌/企業/流量主用企業微信做營銷推廣工具,而不僅僅停留在企業內部社交/管理工具的定位上。並且微信正完善金融與支付的相關功能,比如上線支付分和零錢通,對標支付寶的芝麻信用和余額寶。

  微信還實現了更多樣化的營收增長,小程序和小遊戲是強大推動力。數據顯示,2019微信小程序用戶超3億,累計創造8000多億交易額,同比增長160%;小遊戲商業規模較2018年增長超35%。

  這些成績,是騰訊階段性改革的成效。雖然數據看起來在保持增長,但微視前方還有日活早就過億的抖音,騰訊雲前方還有規模已達到國際前三的阿里雲,騰訊整體升級已經行至半坡路,將面臨一段更陡峭登頂路,半坡時最危險的地方在於,不進則退。騰訊正以壯士斷腕之勢自我革新。

  字節跳動:激進的攪局者

  2019年,字節加速跳動。

  2016年,張一鳴曾在公司年會上提出,希望在2019年全球化全面成功,成為全球第一的創作平台,在2020年收入能達到100億美金。

  現在看來,字節跳動的歷史使命或已提前完成。字節的估值,從2013年的5億美金增長到2018年的750億美金,翻了150倍。截至2019年7月,字節跳動旗下產品全球總DAU超過7億,總MAU超過15億。

  並且字節跳動系APP佔據用戶時間仍然在增長。據QuestMobile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9月,字節跳動系APP使用時長佔比增至12.5%。營收方面,中信證券發布最新研報預計,字節跳動在2019、2020年收入或達1200億元、2000億元量級。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4

2019,據悉字節跳動將營收目標從1000億元上調至1200億元,短視頻業務是字節強勢發展的第一生產力,抖音2019年營收目標為500億元,並仍然爆發出強大的增長潛力,從2019年1月到2020年1月,抖音的日活躍用戶從2.5億增長至4億。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5

  字節全球化加速,TikTok作為衝鋒槍,在2019全年的下載總量超過 5.08 億,同比增長 55% , MAU 在海外達到 5 億,領先於Twitter 、Snapchat等。 apptopia 數據顯示,TikTok的內購收入同比增長 310%。海外業務成功,是字節跳動這一年最顯著的成果。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6

  另外,字節還在加速探索教育、遊戲、社交等領域的新增量,深入垂直產業挖掘新機會,不過深入產業過程中,字節發現了自己的弱點。

  2019年,企業協作平台Lark和飛書開始為海內外客戶提供服務,在國內市場對標釘釘和企業微信。教育業務主要面向K12,形成清北網校(大力課堂)、Aikid、gogokid三個項目。然而,Lark被傳統行業“嫌棄”功能簡單,字節的教育業務則關的關/停的停。

  字節還先後收購兩家遊戲公司,並成立百人團隊,開始以自研遊戲為主的Oasis項目(綠洲計劃)。雖然聲量在行業不大,但無疑證明了字節跳動的野心。視頻社交軟件多閃得益於抖音引流,成為社交領域的新看點。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7

  基於發展迅速的產品矩陣,巨大的流量使得廣告成為字節跳動主要的商業化路徑之一。 2019年上半年,字節跳動以23%的市場份額(相當於人民幣500億元),成為僅次於阿里巴巴的中國第二大數字廣告商,與去年同期相比,廣告收入增長了113% ,其中大部分增長來自抖音和今日頭條。

  但今日頭條目前增長已經陷入疲憊狀態,根據QuestMobile數據,自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今日頭條的DAU一直徘徊在1.2億左右,並呈現負增長趨勢。朱文佳接替陳林成為今日頭條新任CEO,目前正專注開發搜索功能,企圖尋求突破。

  字節跳動的2019表現總體來看仍然突出,尤其是抖音和TikTok。但如何開發出下一個DAU過億的產品,並保持現有的高速增長實現商業化,還是“app工廠”急需解決的問題。畢竟字節的商業化故事更加依賴流量轉化,人際關係鍊和垂直產業開發都是其軟肋。

  百度:低谷中孕育爆發

  過去一年,百度市值經歷了過山車。

  從2018年的554億美元跌到2019年的438億美元,縮水20%。現在美團市值幾乎相當於兩個百度,唱衰“BAT”的聲音此起彼伏。

  百度的商業模式是通過核心搜索業務和信息流業務,進行廣告商業變現,再去投資新業務。押注人工智能技術和雲計算為驅動的技術,創造未來的營收增長點。

  百度今年市值縮水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廣告業務受到經濟大環境影響,大幅縮水;二是百度花大價錢砸向內容體系,利潤下滑嚴重。而這兩者之間有一定程度的因果關係。

  2019年,百度核心搜索和信息流業務連續3個季度增長下滑。導致是百度核心的廣告收入受到影響,畢竟在2019年Q3季度,百度廣告收入(包括愛奇藝的廣告收入)224.8億元,佔百度總收入的80%。

  據諮詢公司R3最新發布的《2020年中國媒體增長趨勢報告》顯示,百度2019年上半年市場份額已經從2018年的21%縮減至17%。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百度廣告營收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呈現負增速的態勢。

數據來源:諮詢公司R3數據來源:諮詢公司R3

  百度在蓄勢反擊。 2019年,百度提出“搜索+信息流”雙引擎戰略,加快建設“百家號+小程序”的兩大生態,加速內容建設,應對移動互聯網變局。百度高級副總裁向海龍的離職,也表明了百度移動轉型的決心。

再者,百度在2019年接連投資了果殼、七貓小說、知乎等頭部優質企業,引入垂類的優質內容,並建設起來百家號、百度百科等產品組成的平台矩陣,以構建內容護城河。

  內容生態的建設為百度帶來了機會,9月百度App日活躍用戶達1.89億,同比增長25%,小程序的MAU也達到3億。但成本支出也不容小覷,2019年Q3季度,百度內容成本支出共計67.4億元,同比大漲73%,佔總收入比例為23.9%。

  目前,有搜索業務充當現金牛,但內容護城河還需要時間建設。另一方面,自動駕駛、雲計算、語音技術等都是投入重頭領域,也是百度在AI時代營收的主力,“All in AI”的戰略能否為百度帶來更實際的利好,還需要時間才能得到驗證。

  美團點評:強勢黑馬根基可穩?

  美團是2019年移動互聯網最大的一匹黑馬,美團市值在一年時間內漲了147%,從308億美元到760億美元。從公司自身來說,也有一個巨大的利好消息,2019年二季度,美團首次實現整體盈利。

  美團市值增長與其本地生活服務調整息息相關,簡單來說,就是核心業務——餐飲外賣與到店及酒旅業務賺的更多了,虧錢的創新業務進行了合理調整。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8

  從2019年美團的相關財報可以看出,餐飲外賣業務貢獻了美團整體過半營收。 2019Q3餐飲外賣業務仍保持強勁增長勢頭,再次實現季度盈利。

  而且隨著美團外賣市佔率上升,其規模化優勢會越來越明顯,邊際成本降低,美團有進一步盈利增加的可能。據QuestMobile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團日活用戶數已達到6986萬,而同期餓了麼日活用戶數為1097萬。

  為此,阿里派出了螞蟻金服CEO胡曉明,他將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董事長,下一步或將對飛豬、淘票票進一步整合,以此全面對抗美團。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9

而到店及酒旅業務是美團的核心盈利業務,在2019年的Q3財報中,雖然其收入僅佔比23%左右,但毛利率高達90%,到店及酒旅業務模式輕、高盈利的特點使得美團獲得現金流,以此來彌補新業務的虧損。

  新業務方面,美團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首先將網約車業務上線聚合模式,然後將收購的摩拜單車撤出海外市場,而小像生鮮等新零售業務甚至開始關店,美團最終告別擴張發展模式。

  另外,2019美團的重心轉至B端,投入110億助力商家升級,在行業營銷、數字化升級、供應鏈服務、商戶獎勵等方面重點補貼商家。 5月,美團在推出新品牌“美團配送”,在技術平台、運力網絡、產業鏈上下游等方面向生態夥伴開放多項能力,幫助商流提升經營效率。

雖然美團一直因為缺乏創新能力而被詬病,但出於其優秀的營收表現,2020,美團的未來仍存在想像空間,不過熱議的2019年互聯網進入ATM時代,也許還為時尚早,畢竟2019年阿里本地生活服務也進行了大整合,未來美團能否與巨頭阿里打一場長期消耗戰,還考驗美團點評的根基是否穩固。

互聯網巨頭這一年 江湖格局再變 10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