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過去10年,開放世界遊戲發生了哪些變化?


過去10年,開放世界遊戲發生了哪些變化?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Andy Kelly   編譯/等等

  來源:觸樂

  從文藝復興,到揚帆出海。

  過去10年間,開放世界遊戲經歷了許多變化,這一品類在某些方面迅速成長。但另一方面,與標準制定者Rockstar Games的《橫行霸道3》相比也並沒有取得明顯進步。在PC平台上,開放世界遊戲的悠久歷史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不過近些年來,隨著技術進步和玩家需求的增長,開發者們推動這類游戲的發展上升到了令人興奮的新高度。

  2009年:文藝復興

  《橫行霸道4》在2008年獲得成功之後,人們渴望體驗更多開放世界遊戲——《刺客信條2》滿足了這些玩家的需求,儘管它並不是嚴格意義上完全的開放世界。遊戲將背景設定在15世紀的意大利,玩家能夠遊歷佛羅倫薩、威尼斯,探索歷史上的著名地點,和許多著名人物相遇。

  與初代作品相比,《刺客信條2》不但是一款在方方面面都有改進的完美續作,還通過注重細節的精心設計,完美再現了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恢弘建築和文化氛圍。

  《刺客信條2》的某些可選任務相當乏味(比如收集100根羽毛),但作為可選挑戰之一,刺客陵墓的玩法融合了平台過關和解謎元素,吸引玩家深入探索。不過最讓人驚訝的是,這款遊戲真的會讓你覺得置身於另一個世界。

相比表面美妙但實際空洞的初代,《刺客信條2》有了更複雜的世界、更多樣的任務設計,以及最關鍵的、令人難以忘懷的故事相比表面美妙但實際空洞的初代,《刺客信條2》有了更複雜的世界、更多樣的任務設計,以及最關鍵的、令人難以忘懷的故事

  許多開發團隊開始打破“GTA”系列所確立的開放世界模式,進行各種新嘗試。 Double Fine Productions製作了有趣但存在缺陷的動作冒險遊戲《野蠻傳奇》(Brütal Legend),創作靈感來源於重金屬音樂專輯封面。法國的Asobo Studio推出了後世界末日背景、由程序生成的龐大世界越野賽車遊戲《燃料》(Fuel)——Asobo目前正在參與開發《微軟飛行模擬2020》。

  就連EA也發行了二戰題材的開放世界遊戲《破壞者》(The Saboteur),玩家在被納粹佔領的巴黎大殺四方,將侵略者趕走。 《破壞者》在劇情和玩法上都新意,但遠稱不上完美。這是EA砸錢製作的最奇怪遊戲之一,在某種程度上表明這家公司偶爾也願意為創新承擔風險,但恐怕不會再推出續作。

如今,這款遊戲給人留下的印像或許只有開頭的大尺度場面如今,這款遊戲給人留下的印像或許只有開頭的大尺度場面

  2010年:城市夏日

  2010年,Rockstar推出《橫行霸道:自由城之章》(Episodes From Liberty City),一款包含了《橫行霸道4》DLC《失落與詛咒》和《夜生活之曲》的獨立作品。這兩部DLC之所以引人注目,既是因為它們在許多方面比遊戲本體更好,也是因為它們成為了開放世界被重新渲染和重複使用的範例。

  《失落與詛咒》的主角克萊比茨是一名摩托幫成員,《夜生活之曲》主角路易斯·費爾南多·洛佩斯則是個保鏢,會帶你體驗豐富多彩的夜生活。在他們的視角下,自由城給玩家帶來了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玩家在《橫行霸道4》中已經探索了自由城的每個角落,不過通過這兩部DLC,Rockstar再一次讓這座城市顯得煥然一新。

現在,我們很懷念這種大型DLC呀現在,我們很懷念這種大型DLC呀

  《喪屍圍城2》也於2010年發售。由於Capcom將開發權交給了加拿大工作室Blue Castle Games(後來改組為Capcom Vancouver),玩家一度對這款續作的質量感到擔憂,但事實證明,《喪屍圍城2》的可玩性相當不錯。雖然遊戲內開放世界的規模與許多同類作品相比較小,但其豐富的細節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天馬行空的故事,這款遊戲的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你可以用許多有趣的方式殺死殭屍,或使用大量道具合成出奇怪的武器。

    加載了Mod之後,漂亮女記者可以跟著主角一起行動 加載了Mod之後,漂亮女記者可以跟著主角一起行動

  在這一年裡,2K捷克工作室開發的《黑手黨2》引發了人們強烈的意見分歧。有評論家抱怨這款開放世界遊戲只堆砌了一系列線性任務,玩家只能打主線劇情,除此之外無事可做。但也有人認為帝國城(Empire City)就像芝加哥和紐約市的一個絕妙混合體,2K捷克團隊對這座城市在兩個不同年代背景下的塑造近乎完美。

  2011年:凜冬將至

  Bethesda擅長製作開放世界遊戲,此前已推出《輻射3》《上古捲軸:湮沒》和《上古捲軸:匕落》等作品,但《上古捲軸5:天際》才真正激發了人們的想像力。這款遊戲擁有各種迥異的風景,例如被暴風雨襲擊的山峰、冒泡的溫泉、秋季森林和沼澤濕地。

如今回頭來看,《天際》只是一款中規中矩的角色扮演遊戲,地牢單調、角色對話平淡、AI笨拙,但它真的引人遐思,會讓人感覺來到了一個擁有歷史和文化底蘊的古老地方。

  在《天際》和Bethesda旗下其他角色扮演遊戲中,當你忽略劇情自行探索時,往往會覺得更好玩。 Bethesda塑造開放世界很有一套,如果你選定某個方嚮往前走,肯定會遇到一些趣事:比如找到一件寶物、與一頭飢餓的動物或邪惡的法師狹路相逢。從純粹的技術角度來講,《天際》已經相當老了,但遊戲裡的風景仍然迷人。

B社不遺餘力地把這款遊戲移植到盡可能多的平台上,這限制了他們的進取心B社不遺餘力地把這款遊戲移植到盡可能多的平台上,這限制了他們的進取心

  就藝術性而言,Rockstar和Team Bondi製作的《黑色洛城》也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與《黑手黨2》相似,《黑色洛城》塑造了上世紀40年代的洛杉磯,不過這座虛擬城市更像一款傳統線性遊戲的背景,而非玩家可以深入探索的地方。

  當然不能低估了《黑暗之魂》的影響力,雖然它並不是一款真正意義上的開放世界遊戲,但From Software塑造了一個氛圍感極強、內部相互關聯的世界。從有趣的敘事到玩家遊歷世界的多種不同方式,在後續問世的無數遊戲作品中,我們都能看到《黑暗之魂》的影子。

  另外還有《狂飆:舊金山》(Driver: San Francisco)。這款續作允許主角約翰·塔那跳進其他人的大腦裡,瞬間換駕車輛,為開放世界遊戲注入了更多想像力,但如果你得知了遊戲的結局——一切不過是主角在重症監護室裡的腦補之後,你對遊戲的評價可能就大不相同了。

《黑色洛城》中引以為傲的是號稱可以從表情中看出破綻的動作捕捉系統《黑色洛城》中引以為傲的是號稱可以從表情中看出破綻的動作捕捉系統

  2012年:一路向東

  《極限競速:地平線》(Forza Horizo​​n)是2012年最讓人驚訝的開放世界遊戲之一。這款賽車競速遊戲允許玩家在美國科羅拉多州自由駕車馳騁,並憑藉易上手的操作、出色的畫面表現、節日氣氛,以及流暢的界面和豐富的細節實現了極強的可玩性。

  雖然這是一款Xbox 360獨占遊戲,但它為整個系列奠定了基礎,如今玩家們也可以在PC上游玩了。

  Square Enix拯救了一款幾乎已被人遺忘的“真實犯罪”系列新作,並在2012年將其更名為《熱血無賴》(Sleeping Dogs)推向市場。雖然在視覺保真度方面不如《橫行霸道4》等作品,但它塑造了一個還原度極高的中國香港,讓已經探索過無數美國城市的玩家們眼前一亮。 《熱血無賴》的場景頗具異國情調,同時還擁有絕佳的配樂、讓人喜愛的角色和幽默感。另外,後來拿過奧斯卡大獎的女演員艾瑪·​​斯通參與了遊戲的配音工作。

  《熱血無賴》講述了一位年輕臥底警察的故事,緊湊的劇情扣人心弦,遊戲中有趣的任務、警察和犯罪團伙的生活方式,以及武術格斗等元素也很有吸引力。它或許算不上一部經典作品,但與那些主題枯燥的開放世界遊戲相比擁有更強的可玩性,為玩家帶來了更多樂趣。

或許也有更多的親切感或許也有更多的親切感

  《孤島驚魂3》也是一款不得不提的遊戲。與這個系列前幾代作品較沉鬱的氛圍不同,這款遊戲讓人覺得更活潑:除了完成劇情任務之外,還可以在熱帶島嶼上自由地製造混亂,攻占守衛森嚴的叢林哨所,並體驗隨之而來的快感。

由於《孤島驚魂3》非常成功,育碧在幾部續作中沿用了其氛圍、設計和結構——雖然也會改變遊戲故事發生的背景、添加新系統,但基本上換湯不換藥,始終重複著相同的技巧。老實說,玩家已經開始對缺乏變化的模式感到厭倦,“孤島驚魂”系列很可能又需要一次重啟了。

《孤島驚魂3》:除了美景,還有神經質的大反派和非主流美女《孤島驚魂3》:除了美景,還有神經質的大反派和非主流美女

  2013年:揚帆出海

  在2009年《刺客信條2》獲得成功後,育碧推出過幾款衍生作品和《刺客信條3》,但它們在市場上反響平平。直到2013年,《刺客信條4:黑旗》才讓這個系列重新煥發光彩。

  雖然它的部分基本玩法與前作相同,例如追踪暗殺對象、攀登高大的建築物等,但這款遊戲還像一款海盜模擬器,為玩家帶來了全新體驗。遊戲的自由度極高,可以操作主角愛德華·肯維在加勒比海航行,探索海域、尋找寶藏並掠奪其他船隻。從某種意義上講,《黑旗》是一款海盜遊戲,只不過添加了“刺客信條”元素。

《黑旗》是系列首次登上本世代主機《黑旗》是系列首次登上本世代主機

  2013年問世的《黑道聖徒4》一度引發轟動。如果說Rockstar的遊戲還會受到某種現實或敘事一致性的約束,那麼這個系列則徹底打破了現實的限制,並奉行完全無政府主義精神。 《黑道聖徒4》的劇情極其荒誕、狗血,這既使得它成為有史以來最有趣的開放世界遊戲之一,同時又顯得像垃圾食品:初嚐味道不錯,卻很難長時間流行。

  在這一年裡,《武裝突襲3》也吸引了許多玩家。雖然不宜簡單地將這款硬核軍事模擬作品稱為“開放世界遊戲”,但遊戲中的兩座希臘島嶼Altis和Stratis絕對符合這種描述。這兩座島位於波光粼粼的愛琴海中部,規模極大,不但是充滿戲劇性的單人戰役及多人對戰發生的地方,還孕育了許多Mod。 《武裝突襲3》表明,在開放世界遊戲中,玩家們除了到處跑酷和收集道具之外,還可以做更多其他事。

育碧於2013年推出《孤島驚魂3》衍生作品《孤島驚魂3:血龍》,風格非常怪異,但很吸引人;Capcom發行了《喪屍圍城3》,但市場表現遠遠不如係列前兩部作品,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採用了陰暗的視覺風格,與玩家殺殭屍的卡通化效果不太搭調。

“黑道聖徒”系列的高產恰恰標誌著THQ公司正走向毀滅“黑道聖徒”系列的高產恰恰標誌著THQ公司正走向毀滅

憑藉《橫行霸道5》,Rockstar又一次提高了開放世界遊戲的標準,但我們或許可以稍晚些時候再談這款遊戲,因為它直到2015年才登陸PC平台,而它在視覺效果和其他方面都遠遠超過了PS3和Xbox 360版本。

  開放世界遊戲的突破當然體現在玩法的新意和豐富上,但是當人們想不到更多玩法時,擴大規模往往更管用。歷史是一條螺旋線,推動著開放世界遊戲不斷向前。

過去10年,開放世界遊戲發生了哪些變化? 2

  2014年:尋求突破

隨著時間推移,開放世界遊戲的規模變得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複雜,但這個品類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缺乏突破性創新——直到《中土世界:暗影魔多》的出現。

  作為一款將《魔戒》中的中土大陸作為背景的開放世界冒險遊戲,它引入了設計精妙的軍團系統:獸人軍團不僅與主角為敵,而且自成系統,不同級別的獸人小Boss擁有不同的技能,他們之間可以內訌,小Boss死亡後還有其他獸人晉升來填補他們的位置。雖然它還有許多缺點,但這套獨特的系統就值得一玩。

育碧試圖將開放世界模式與故事背景設定在芝加哥的《看門狗》結合起來,讓玩家能利用電子設備侵入遊戲世界的不同元素並改變其行為,例如利用交通信號燈來製造一場連環車禍。這個概念很不錯,遺憾的是遊戲世界和主角有些沉悶,某些任務也太平淡了,但《看門狗》無疑是一個新意頗多的開放世界遊戲,帶來了許多奇異的玩法,支線小遊戲更是新鮮感十足。

《中土世界:暗影魔多》的戰鬥非常流暢爽快《中土世界:暗影魔多》的戰鬥非常流暢爽快
《看門狗》唯一的問題是畫面比宣傳時縮水太多《看門狗》唯一的問題是畫面比宣傳時縮水太多

  在這一年裡,育碧還發行了《孤島驚魂4》,與前作非常相似,只不過將背景搬到了白雪覆蓋的喜馬拉雅山。

  黑曜石於2014年推出《南方公園:真理之杖》,一款令人著迷,允許玩家自由探索南方公園的出色RPG。本作完美還原了原劇中的誇張動畫風格,你可以在遊戲裡的街道上轉悠,在熟悉的地方跑來跑去,發現許多與原劇集相關的秘密和笑話。2D開放世界在PC平台非常少見,但同樣能引人入勝。

微軟發布了將背景設定在意大利和法國的開放世界競速遊戲《極限競速:地平線2》(Forza Horizo​​n 2),育碧也拿出了《飆酷車神》(The Crew)——玩家可以在遊戲中橫跨美國大陸,不過掌握駕駛技巧的難度較大,駕駛樂趣與前者相比還有差距。

  總體而言,2014年沒有特別讓人驚訝的開放世界作品問世,但如今回頭來看,你會發現這更像暴風雨前的平靜。

  2015年:新的標杆

  2015年,《俠盜列車手5》終於登陸PC平台,Rockstar Games又一次展示了誰才是開放世界領域的王者。在視覺上,洛聖都和市區周圍的鄉村比前作都有著巨大飛躍。除了擁有雄厚資金之外,Rockstar也比其他開發商更了解怎樣才能使開放世界讓人感覺更像一個地方,而不僅僅是一幕電影場景。

  從路邊行人到商店前的標牌,許多細節都讓遊戲世界顯得栩栩如生。

  當然,《俠盜列車手5》並沒有在玩法方面推動開放世界的進步,遊戲裡的任務和玩家可選活動都沒有顛覆性的創新,只不過與前幾代作品相比更精緻、有趣,也更多樣化。另外,Rockstar還讓單機和多人遊戲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推出了與遊戲本體共享世界觀的《俠盜列車手Online》,允許玩家組隊遊玩。

R星對多人遊戲頗有執念,但似乎並未找到能長久運營的竅門R星對多人遊戲頗有執念,但似乎並未找到能長久運營的竅門

  《俠盜列車手5》並沒有完全將開放世界遊戲品類推入一個全新領域,但通過在既有模式基礎上的巧妙改進,它成為了近些年最有趣的遊戲之一。時至今日,Rockstar仍然會持續推出新內容。

  但若談到在開放世界中講故事,《巫師3:狂獵》才是2015年的真正明星。CDPR不但塑造了一個遼闊而壯麗的開放世界,還為遊戲編寫了讓人難以置信的劇情,設計出許多有意義的任務。 《巫師3》中的瑣碎任務並不會讓人覺得無聊,反而會帶來更多驚喜。這也意味著對玩家來說,探索《巫師3》的世界富有吸引力,因為你知道在每一項任務背後,都會有讓人興奮的事情在等著你。

美景與美妙的劇情可以兼得美景與美妙的劇情可以兼得

  2016年:新鮮血液

  對開放世界遊戲的開發團隊來說,使用程序生成內容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獨立工作室Hello Games將這個想法往前推進了一步,利用這種技術生成了一個完整的宇宙。 《無人深空》發售初期遭遇了很多困難,口碑暴跌,不過自由探索浩瀚宇宙的玩法著實讓人興奮。

  《看門狗2》是2016年最耀眼的一款開放世界遊戲。 《看門狗2》為玩家提供了許多有趣、有價值的支線任務。與相對沉悶的原作不同,續集和美國流行文化結合得更緊密了。如果將純粹的樂趣作為評價標準,那麼它可以說是育碧迄今為止推出的最佳開放世界作品。

《看門狗2》有種更“嘻哈”的感覺,你甚至不太能感覺到它和前作的相似之處《看門狗2》有種更“嘻哈”的感覺,你甚至不太能感覺到它和前作的相似之處

在這一年裡,The Chinese Room開發、此前由PS4獨占的另類開放世界遊戲《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推出PC版本——遊戲中田園詩般的英國鄉村風景與令人毛骨茸然的怪異現象形成了強烈對比。 Capcom也推出了《喪屍圍城4》,試圖挽回那些在過去由於技術問題、遊戲世界太單調等原因而流失的熱情粉絲。

《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是本世代最佳的步行模擬遊戲之一《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是本世代最佳的步行模擬遊戲之一

  育碧對“孤島驚魂”的遊戲模式感到很滿意,於是又做了一款相當奇怪的衍生作品《孤島驚魂:原始殺戮》。除了將武器從槍支換成弓箭之外,在玩法上缺乏創新,圖像上也不夠亮眼,玩家已經逐漸對這種套路感到厭倦。另外,“孤島驚魂”系列還共享了一些系列中原有的系統和動畫,很容易讓人覺得它們是流水線上的產品。

  2017年:古代故事

  由於2015年《刺客信條:梟雄》的市場表現略令人失望,育碧決定停止每年為“刺客信條”系列製作一款遊戲的節奏。2017年,育碧推出《刺客信條:起源》,它成了系列自2013年《刺客信條4:黑旗》以來最讓人興奮、最有活力的一部新作。這款遊戲與《巫師3》有很多相似之處,與之前的幾款遊戲相比更像是一款龐大的開放世界RPG。

  《刺客信條:起源》完美再現了古埃及的場景,生動地講述了刺客誕生的故事。

  這是首款超大世界的“刺客信條”遊戲:無論是在地圖上策馬馳騁還是進出城市,你都不會受到任何干擾,可以探索極為廣大的地圖區域。與此同時,雖然遊戲規模遠超前作,但育碧仍然不遺餘力地追求準確、細緻地還原歷史細節,亞歷山大是育碧創造的最佳虛擬城市之一。

《刺客信條:起源》:超大的地圖與略顯重複的支線元素《刺客信條:起源》:超大的地圖與略顯重複的支線元素

  育碧也推出了一款不過不失的開放世界遊戲《湯姆·克蘭西的幽靈行動:荒野》。雖然它描繪了玻利維亞的美麗景色,不過從本質上講,它是缺乏野心、重複度較高的合作射擊遊戲。 Monolith推出《中土世界:戰爭之影》是對《暗影魔多》的延續,但和前作一樣,他們對開放世界的設計可能缺乏一些想像力,並且玩家還會做大量既繁瑣又沒有價值的工作。

如今回頭來看,2017年PC玩家沒有迎來幾款優秀的開放世界新作,一些更出色的遊戲登陸了其他平台,例如PS4獨占的《地平線:黎明時分》和Switch作品《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 《如龍0》也是一款佳作,高度還原了上世紀80年代日本大阪和東京的許多場景,不過直到一年後才發布PC版本。

  PC Gamer在這一年評選的年度最佳遊戲是《神界:原罪2》,雖然似乎很難將其與“刺客信條”系列進行比較,但它很可能就是2017年PC平台上最優秀的開放世界新作了。

《神界:原罪2》改善了相當多前作的體驗,是一款更成功的續作《神界:原罪2》改善了相當多前作的體驗,是一款更成功的續作

  2018年:漫遊中世紀

作為一款將背景設定在中世紀歐洲的RPG遊戲,2018年發售的《天國:拯救》擁有逼真的畫面,但最值得稱道之處是可以動態響應玩家的所有操作——盜竊被抓會進監獄;在一場肉搏戰中拔劍出鞘對手會退縮,甚至可能道歉;穿著農民的衣服或者沒有洗澡,那麼貴族就會對你嗤之以鼻。

  《天國:拯救》擁有大量類似細節,使得遊戲世界讓人感覺既栩栩如生,又充滿了活力。或許是由於開發團隊的野心太大,這款遊戲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許多技術問題,存在很多Bug。毫無疑問這是一款有缺陷的遊戲,但在遊玩時會覺得遊戲世界始終注視著你,等待著為你所做的一切做出響應。

《天國:拯救》的最佳平台是PC《天國:拯救》的最佳平台是PC

  育碧推出了《刺客信條:奧德賽》,這是迄今為止最另類的一款系列遊戲,卻也成了最佳作品之一。雖然遊戲世界仍然植根於歷史,但它經過了誇張和神話化處理,讓人覺得富有奇幻色彩。遊戲的結構、任務設計、對話選項以及玩家遊歷世界的方式都明顯受到了《巫師3》的影響。

  如果將《奧德賽》和2009年發售的《刺客信條2》做比較,就會發現這個系列幾乎完全變了——但也變得更好了。

  《深海迷航》(Subnautica)是2018年問世的另一款出色開放世界遊戲。雖然我很喜歡《無人深空》,但由於星球是隨機生成的,往往讓人覺得缺乏趣味,不值得花時間探索。相比之下,《深海迷航》對外星海洋的描繪非常注重細節,許多製作精妙的場景都能吸引玩家沉浸其中。 《深海迷航》還講述了一個很棒的故事,遊戲裡有一些奇妙的戲劇性時刻——當然你也可以忽略它們,完全專注於在古怪、美麗,有時又顯得致命的外星海底世界建造基地生存下去。

這題材就令人著迷這題材就令人著迷

  2019年:全新視界

  在2019年,Avalanche製作的《零世代》(Generation Zero)是最有趣的開放世界新作之一。作為一款將背景設定在上世紀80年代瑞典的合作射擊遊戲,在創作上受到了斯德哥爾摩藝術家Simon Stålenhag作品的啟發,將殺戮機器人和寂靜的瑞典城鎮融合起來,從而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視覺效果。

  《零世代》沒有使用地圖或任務標記,如果你發現了一條關於某種武器的線索,那就需要按照線索到環境中尋找。換句話說,它要求玩家更多地依靠直覺和思考,而非任務標記。

《零世代》這種硬核的設計如今已經很少見了,但只要設計合理,反而會非常受歡迎《零世代》這種硬核的設計如今已經很少見了,但只要設計合理,反而會非常受歡迎

  《莎木3》塑造了一個規模不大卻充滿細節的開放世界。當你在白鹿村閒逛時,會逐漸產生一種社區意識:你開始熟悉其他人,人們也開始認識你。由於NPC角色都有自己的生活規律,所以得知道在每一天的特定時間哪些角色會在哪些地方出現。在許多其他開放世界遊戲裡,NPC往往像沒有感情的工具人,而在《莎木3》的世界中,玩家們欣喜地看到了許多擁有不同想法、性格和行為的角色。這些特色都是原汁原味繼承自《莎木》和《莎木2》的。

  《荒野大鏢客:救贖2》也終於登陸PC平台。在研發預算、整體規模等方面,它超越了幾乎所有其他開放世界遊戲。Rockstar努力還原了美國狂野西部時期自然界的粗獷之美,遊戲裡的森林、平原、瀑布、白雪皚皚的山脈和沼澤看上去都美不勝收,並且很好地契合了整體氛圍。

    《荒野大鏢客:救贖2》的PC版補丁不能停 《荒野大鏢客:救贖2》的PC版補丁不能停

  雖然故事具有典型的Rockstar特點(追逐、槍戰、搶劫等),系統也並無多少新意,但細節出色。從響應玩家的角度來看,它超越了包括《俠盜列車手5》在內的所有Rockstar遊戲。與《天國:拯救》類似,你會覺得遊戲世界正在靜靜地觀察你,等待著對你的下一步操作做出響應。

如果你在製造麻煩後又回到城鎮,市民們會保持警惕,警告你要守規矩;如果你拔槍,人們會變得緊張;如果你闖入其他人的房子,對方會警告你離開,如果你拒絕離開,那麼對方就會開火……除了畫面漂亮之外,《荒野大鏢客:救贖2》擁有大量類似細節,而這也進一步提升了它對玩家的吸引力。

  結語

  2020年,新的主機世代即將亮相,在此之前,我們還會看到許多新的開放世界遊戲發售,包括備受矚目的《賽博朋克2077》。這會是波蘭人開創歷史的新里程碑,還是如《荒野大鏢客:救贖2》那樣成為過去十幾年來開放世界遊戲玩法的集大成者?我們不妨猜一猜。

  本文編譯自:https://www.pcgamer.com/this-was-the-decade-that-open-worlds-finally-opened-up/

  原文標題:《This was the decade that open worlds finally opened up》

  原作者:Andy Kelly

過去10年,開放世界遊戲發生了哪些變化?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