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張小龍5年公開課演講中,藏了哪些小秘密?


張小龍5年公開課演講中,藏了哪些小秘密?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今年,張小龍為什麼沒來?

  文/姚贇  製圖/石榕

  來源: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張小龍沒有到現場分享,這件事也成為今年微信公開課的熱門討論話題。

  1月9日上午,2020年微信公開課Pro在廣州開課,然而已連續4年出現在現場的張小龍並未到現場。現場,張小龍以視頻的形式分享了12分鐘的思考。

  視頻中,張小龍還解釋了為何不來現場的原因:“其實我是故意不來現場的。記得第一次公開課,我提到說,參加各種會議可能是很浪費時間的。”

  即使已做解釋,還是引來了不少猜測的聲音——張小龍到底在賣什麼關子?

  從2016年張小龍首次公開演講到今年的視頻分享,盒飯財經(ID:daxiongfan)統計了這5年張小龍的演講內容,不僅找到了他今年為什麼沒去現場的原因,還理清了這5年張小龍到底在講什麼、在關注什麼,更發現了微信和張小龍的一些來自“小數據”的秘密。

  1

  張小龍為什麼沒來?

  每年公開課開始前,微信內部總會找張小龍提出“靈魂一問”——今年要不要參加公開課?而張小龍也總會回答:“我還沒有確定好,還是要想一想。”

  事實上,“要不要來微信公開課?為什麼?”是張小龍在公開課中的“套路”之一。

  2016年1月11日,張小龍首次出現在2016年的微信公開課現場,現場有些詫異。

  原因很簡單,工作中,張小龍經常和同事說“盡可能的少去參加一些會議,浪費時間”。而他這次出現在公開課現場,顯得有些自相矛盾。於是,他花了幾分鐘解釋了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用戶多了、體量打了和需要進一步溝通和傳播。

  在這堂以“微信力量”為主題公開課中,張小龍分享了48分鐘,根據現場演講整理出的未刪減文字共8024字。

  2016年12月28日,2017年的微信公開課上,張小龍第二次出現在現場,開場依舊是為何要來這裡。而這一年來參加的原因很簡單——對去年小程序的回應。

  從現有留下的視頻和音頻文件中了解,張小龍分享了87分鐘,根據現場演講整理出的未刪減文字共13165字。

  2018年1月15日,微信的2018年公開課照常舉行,這次的主題是“to be 正當時”。同時,張小龍也毫無意外地出現在了現場,開場以“跳一跳”這個小遊戲作為引子,做了68分鐘的分享,整理成無刪減文字共11791字。

  去年張小龍的公開課,就是一場大考——全程210分鐘的分享,除了考驗了他本人的輸出能力外,更考驗了台下觀眾的膀胱和看著直播觀眾的手機電池性能。而這次還是“今年為什麼要來現場”作為開始——連續好幾年來參加,突然中斷了,有一點把一個行為藝術突然中斷的感覺。

  今年則只有12分鐘,開場則變成了今年為什麼沒來,理成文字為3001字。

  也就是說,5年公開課,張小龍的5次演講中有4次是以“我為什麼要來或不來現場”開始的。到底來不來,或許,真的是張小龍一直在認真思考的嚴肅問題。

  當然,除了張小龍自己的說法外,盒飯財經(ID:daxiongfan)還發現了另一個可能導致他今年沒有到現場的原因。

(2016年-2020年公開課基本信息統計,製圖盒飯財經)(2016年-2020年公開課基本信息統計,製圖盒飯財經)

  梳理了這5次微信公開課中,張小龍演講時長和後續傳播中未刪減稿件字數後,得出了上圖。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中,演講時長共計425分鐘,平均下來每場85分鐘,傳播的未刪減整理稿件共計58683字,平均11736.6字。

張小龍5年公開課演講中,藏了哪些小秘密? 2

從“歷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時長統計圖”中能發現,從2016年-2018年,三年的演講平均時長略有波動,但起伏不大;到了2019年,時長大幅度提高,而今年則大幅降低。

  這麼推測,今年張小龍不出現在現場,且只通過視頻分享了12分鐘,極有可能是去年演講時長透支嚴重,今年只能“緊縮”。

張小龍5年公開課演講中,藏了哪些小秘密? 3

  要知道,在台下沒有人提問的情況下,張小龍5年中有4年都在自行解釋自己為什麼要來或不來,“強迫症”張小龍怎麼能忍數據起起伏伏的不均衡?

  2

  談產品時,張小龍在講什麼

  在現場演講中,張小龍曾多次提到微信公開課針對的是開發者,而其主題也基本由微信這款產品出發。 5年間,微信公開課都會定有主題,如微信力量、下一站、正當時、同行、未完成。但,以上這些主題,卻並非全然等於張小龍分享的核心。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梳理了近5年公開課的主題,同時對張小龍演講主旨進行了相應的概括,得出了下表。

張小龍5年公開課演講中,藏了哪些小秘密? 4

近5年張小龍演講主旨可概括為:2016年,關於產品、平台價值觀的思考;2017年,關於小程序的理解和想法;2018年,關於小遊戲外掛、產品、“用完即走”、“去中心化”、公眾號、小程序、小遊戲、企業微信的8點思考;2019年,關於設計原則、微信的歷史、公眾號、社交、閱讀、信息流、AI、善良、支付、企業微信、人口紅利等11項的思考;2020年,關於信息的一些思考。

  我們再將以上主旨分別進行了提煉:2016年,價值觀;2017年,小程序;2018年,8項思考;2019年,11項思考;2020年,信息。

  那麼,張小龍又是如何講述這些核心的?他的關注點在哪裡?

  我們將張小龍近5年演講(官方未刪減版稿件,不包含標題)中出現的重點高頻關鍵詞進行了梳理。與之前盒飯財經原創稿件《大半年說了一輩子的話:關於任正非的小數據分析》《和馬雲學“懟人”》,關鍵詞選擇的標準一致。

  重點,指的是在表述過程中具備重要含義或價值,比如“的、得、地”“首先、其次”“你我他”這樣詞出現頻率當然會很高,但考慮到解讀的價值並不是很高,所以這類詞並不包含在其中。同時,還有一些如“組織”這類,語境不同在文中具有多重含義的關鍵詞也未添加到其中。高頻,很好理解,就是出現頻率很高。本文出現的高頻詞彙均來自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中的演講。

(2016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2016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

  張小龍在2016年微信公開課演講中,重點高頻關鍵詞使用情況如下:用戶79次、微信56次、平台42次、人(個人、人群等)38次、價值29次、產品21次、朋友圈16次、時間15次、分享15次、優惠13次、價值觀11次。

(2017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2017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

  張小龍在2017年微信公開課演講中,重點高頻關鍵詞使用情況如下:小程序134次、人(個人、人群等)53次、程序49次、服務42次、用戶39次、公眾號38次、微信37次、互聯網36次、希望25次、形態22次、智能/智能化22次。

(2018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2018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

  張小龍在2018年微信公開課演講中,重點高頻關鍵詞使用情況如下:微信86次、小程序64次、遊戲56次、用戶54次、人(個人、人群等)54次、平台33次、希望32次、信息27次、時間20次、公眾號20次、產品18次。

(2019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2019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

  張小龍在2019年微信公開課演講中,重點高頻關鍵詞使用情況如下:人(個人、人群等)245次、微信142次、用戶113次、產品80次、朋友圈71次、社交59次、小程序51次、工具48次、時間42次、信息39次、希望37次、遊戲36次、AI36次、平台32次、閱讀32次、內容30次。

(2020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2020年微信公開課張小龍演講高頻關鍵詞)

  張小龍在2020年微信公開課演講中,重點高頻關鍵詞使用情況如下:人(個人、人群等)39次、信息34次、微信16次、思考12次、內容11次、時間6次、平台6次。

  再來看每年分別提煉的主旨——2016年,價值觀;2017年,小程序;2018年,8項思考;2019年,11項思考;2020年,信息。

  2016年,張小龍闡述價值觀時,主要講的是用戶、平台、人、價值和產品力;2017年,張小龍在介紹小程序時,帶出的是人、程序、服務、用戶;2018年,張小龍在8項不同的思考時,圍繞的除了微信、小程序、遊戲等產品外,基礎還是用戶、人、平台以及對未來的希望;2019年,花了210分鐘闡述他的11項思考時,主要聊的還是人、用戶、產品;而今年,在相對極短的12分鐘內,講的看似是信息,背後還是人、用戶、隱私、時間

  微信或者一款產品,對用戶對人的價值如何體現?微信的定位到底是什麼?平台還是工具?用戶與產品的關係是什麼?信息、產品與人三者的關係是什麼?產品與用戶的時間又是什麼關係?

  這些都是張小龍不斷思考和探索的核心。

  3

  “靈魂拷問”

  與“我今年為什麼要來/不來”的自問自答一樣,在張小龍近5年的演講中,有不少重點高頻關鍵詞貫徹始終。

  如人(個人、人群等)共計出現429次、微信337次、用戶289次、小程序254次、產品139次、信息124次、平台118次、希望108次、朋友圈98次、遊戲97次、公眾號96次、時間93次、服務85次、工具82次、社交65次、內容55次、價值50次、分享49次。

(製圖盒飯財經)(製圖盒飯財經)

  從上圖可發現,人(個人、人群等),2019年是眾多關鍵詞的波峰,當然這背後的主要原因為持續210分鐘的輸出,重點詞彙的出現次數也會相應增加。

  這些關鍵詞中可進行分門別類,如微信、小程序、朋友圈、公眾號等產品名稱類關鍵詞,人、用戶、產品、信息、時間、流量、觸達等關係探索類關鍵詞,平台、服務、工具、用完即走等定位類關鍵詞,遊戲、社交、內容、分享、能力、功能等功能類關鍵詞,希望、價值、效率、高效、思考、體驗、推薦、線下、去中心化、規則、隱私等價值觀思考類關鍵詞

(近5年張小龍微信公開課連續輸出重點高頻關鍵詞分類表,製圖盒飯財經)(近5年張小龍微信公開課連續輸出重點高頻關鍵詞分類表,製圖盒飯財經)

  我們將這些關鍵詞進行梳理後發現,某種角度來看,除了產品名稱類之外,其餘四類均代表了張小龍一直關注的幾類問題。

  如關係探索類中,他就多次在演講中涉及此類問題:信息對用戶來說意味著什麼,一款產品究竟該壓榨用戶的時間保持粘性還​​是如何,流量應該如何獲取,應該如何通過產品觸達用戶,等等。

  定位方面,更是持續在探討,微信到底是平台還是工具,用完即走到底是什麼,服務屬性對產品意味著什麼,等等。功能方面,則是在這些具體的社交、內容、遊戲等方面,進行了細節的探討和思考。

  價值觀思考類,則是不斷提出新問題,研究未來趨勢。如,推薦算法機制是什麼,如何去中心化、平台規則如何強化、個人隱私安全如何保障等等。

  事實上,這些問題具有普世意義——每一個App都可以向自己發起這些“靈魂拷問”。

  4

  多面張小龍

  年復一年,有些關注點想著想著,想明白了;而有些難題的答案,又在不斷更新迭代。我們從數據的縱向,看到了張小龍持續關注和思考的問題,而從橫向,則能看到不斷“迭代”中的多面張小龍。

  統計之前,下意識覺得技術出身的張小龍,邏輯、技術、算法、數據之類的“理工科詞彙”會佔據絕對主導地位。甚至常年掛在互聯網從業者口中的“邏輯”“迭代”,在張小龍近6萬字的演講中,僅分別出現了一次。

  數據告訴我們,張小龍可能是一個被代碼包裹著的“詩人”。用“一個生活方式”,而不是“一種”;一個人站在地球前的啟動頁,從不給他的“標準答案”,鼓勵一千個人眼中的一千個哈姆雷特;分享王陽明、留下想像空間,喜歡神秘感。

  同時,數據還告訴我們,他可能還是一個研究者,可能還是一個糾結的矛盾體。

  我們從眾多關鍵詞中,挑選了信息、時間、隱私三個關鍵詞(還有其他的關鍵詞也有同類現象的關鍵詞,此處僅作為舉例說明用),在對應張小龍微信公開課未刪減演講整理稿件字數的基礎上,得出了一個比例。

(近5年遞增的連續輸出重點高頻關鍵詞(節選)統計圖,製圖盒飯財經)(近5年遞增的連續輸出重點高頻關鍵詞(節選)統計圖,製圖盒飯財經)

  從上圖中能看到,這三個關鍵詞在張小龍演講中出現比例的曲線逐年遞增。持續增加投入的背後,代表著注意力的持續加大傾斜。換個角度看,對張小龍來說,未來信息將產生的問題與機會、個人隱私安全問題、產品與用戶時間佔比問題,是這幾年他所持續關注的點。

  那為什麼說張小龍可能還是一個糾結的矛盾體呢?

  如,在微信的定位上,張小龍的輸出就很不穩定。

  張小龍一直將微信定義為“工具”,對平台的概念則持續“遊走”狀態,而服務和用完即走則是對工具屬性的強化。我們將關於定位的四個關鍵詞進行了進一步的拆解分析。將出現次數乘以關鍵詞字數,最後除以當年分享稿件總字數,得到了一個比例。

(近5年張小龍關於定位重點高頻關鍵詞的佔比統計圖,製圖盒飯財經)(近5年張小龍關於定位重點高頻關鍵詞的佔比統計圖,製圖盒飯財經)

從上圖中能看到,2016年多次提到平台,2017年則直線下跌,到了2018年又有所抬頭,2019年和2020年相對穩定;除了今年簡短的12分鐘講話,樣本範圍不足, “工具”關鍵詞基本呈上揚趨勢,哪怕張小龍在2016年時就強調微信就是一種工具,但從輸出來看,其定位並沒有那麼清晰;“服務”一詞,則在2017年達到頂峰,而後呈明顯的下降趨勢;在2016、2017、2018年,連續三年找了大段的時間對“用完即走”就行專場解讀,在2019年(210分鐘那場),卻隻字不提,這裡頭感覺有些怪異。

  帶著這些數據,我們再來看,近5年的微信公開課上,張小龍對微信的定位是如何表述的,以下為張小龍公開演講中節選的原文。

  2016年:

  “因為蝴蝶效應本身來說是很難遇到的,但是在微信這樣一個平台上面,它真的是瞬間就會發生。”

  “微信作為一個平台,為什麼我們在很多的規則。”

  “我們認為任何產品都只是一個工具,對工具來說,好的工具就是應該最高效率的完成用戶的目的,然後儘快的離開。”

  2017年:

  “我說微信只是一個工具,我們應當想如何做好這個工具。”

  2018年:

  “微信作為一個具有平台屬性的工具,它肯定會有一些平台性的內容,比如訂閱號、小程序等,這個時候我們需要有一種態度,即我們是怎麼面對這樣一些平台內容的。”

  2019年:

  “所以微信一直堅持底線,我們要做一個好的工具,可以陪伴人很多年的工具,在用戶看來,這個工具就像他的一個老朋友。”

  2020年:

  “微信作為一個基礎的信息傳遞的工具或者說平台”

  從2016年到2020年,微信到底是一個平台還是一個工具,可能張小龍自己也沒想明白。

張小龍5年公開課演講中,藏了哪些小秘密?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