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各国磨刀霍霍的“数字税” 却有个国家坚决说“不”


Image by Hebi B. from PixabayImage by Hebi B. from Pixabay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亚宏

  来源:瞭望智库(ID:zhczyj)

  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前景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成为经济民族主义再次兴起的催化剂。在此背景下,世界各国在针对大型科技公司征收数字服务税方面的分歧,成为下一轮全球贸易摩擦的潜在引爆点。

  过去几个月,大部分人活动范围受限,网络却变得更加活跃。人们的屏幕使用时间明显增多,提供相关应用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也受到追捧,美国五大科技公司市值达到标普500指数(记录美国500家上市公司的一个股票指数)所有公司市值的23%。

  无论是提供在线下单的亚马逊,还是流媒体供应商奈飞(Netflix),因为满足了人们新出现的刚性需求而股价大涨,谷歌、脸书和推特等虽然广告收入下滑,但却获得了更高的用户粘性。5月中下旬还有消息称,脸书正在向电商领域拓展,侵入亚马逊的基本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他加速了推出网购的规划,以利用疫情危机期间的网购热潮。

  就在科技巨头利用疫情带来的新变化,加快跑马圈地的同时,它们自身也成为不少国家眼中的“猎物”。

  从4月以来,多个国家陆续宣布将针对大型科技公司征收数字服务税,这是对去年法国、意大利等西欧国家首提征收这个新税种的猛烈呼应。而且,受疫情影响,这个提法比去年来得更为切实,以至于美国财长姆努钦6月17日致函法国、西班牙、英国和意大利四个欧洲国家财长,警告美国将报复单方面征收数字服务税的行为。

  一、冲突一触即发,星火渐燎原

  4月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讨论多时的数字服务税也在不少国家纷纷落地。

各国磨刀霍霍的“数字税” 却有个国家坚决说“不” 1

  2020年7月10日,印度阿姆利则,当地民众在接受医学筛查。

  印度政府于4月1日开征2%数字均等税,这是印度针对非本国电子商务运营商征收的税种。该税涵盖了为印度人提供在线商品和服务的零售商,适用范围是年收入超过2000万卢比(约27万美元,约合191万元人民币)的公司。

  由于划定的门槛低,几乎所有在印度市场运营的外国科技公司都会被这一税种“一网打尽”。

  欧洲则是征收数字服务税的先驱和主力。

  法国率先打响了征收数字服务税的第一枪。法国参议院去年7月就批准征收数字税,不过政府提议在有关国际协议进行谈判之前将其暂时搁置。但是,疫情打破了这个节奏。法国一直表示,如果达成协议,将在2020年对国际数字巨头征税,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则将采用国家形式。

  在征收数字服务税方面,法国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更缺钱的邻国率先冲了上去。

  今年1月起,意大利已经实施了数字服务税,对来自定向广告和数字接口服务的收入征收3%的税。该税适用于在全球所有的服务收入至少为7.5亿欧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在意大利国内数字服务的收入至少为550万欧元(约合4388万元人民币)的公司。

  奥地利同时开征此税,和意大利稍有不同的是,虽然对在线广告征收5%的数字服务税,但征税门槛也抬高到在其国内数字服务的年收入至少为2500万欧元(约合1.99亿元人民币)的公司。

  土耳其从今年3月起对来自定向广告、社交媒体和数字接口服务的收入征收7.5%的数字税。该税适用于在全球的数字服务收入为7.5亿欧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在国内的数字服务收入为2000万土耳其里拉(约合2063万元人民币)的企业,并且规定,土耳其总统有权将税率提高到15%。

  除了这些已经对科技企业开征数字服务税的国家,还有一些国家也在酝酿该税种落地。

  英国考虑对互联网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和在线市场征收2%的税。适用于在全球的数字服务收入至少为5亿英镑(约合44亿元人民币)、在国内涵盖数字服务的收入至少为2500万英镑(约合2.2亿元人民币)的公司。该计划已进入议会下院委员会审议阶段,必须在6月25日之前完成。

  西班牙计划对来自定向广告和数字接口服务的收入征收3%的税。该税适用于在全球所有服务的收入至少为7.5亿欧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在国内的数字服务收入至少为300万欧元(约合2393万元人民币)的公司。

  捷克议会也正在考虑一项法律草案,对来自定向广告和数字接口服务的收入征收7%的数字服务税。

  此外,波兰财政部长4月底曾表示,将对流媒体平台(包括亚马逊和奈飞)的收入征收1.5%的税。

  对数字公司征税的风潮也扩散到了其他地区。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度尼西亚也表示将在7月1日开始征收10%的数字服务税。在南美洲,巴西正在考虑根据大型科技公司提供数字服务的总收入征税。在非洲,肯尼亚和尼日利亚也都出现了对数字服务税的考量。

  二、科技巨头,为何成为目标?

  随着网络经济的兴起,大型科技公司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崛起。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的排行榜上,苹果、谷歌、微软、脸书等公司都跻身全球最赚钱的50家公司之列,这些发端于美国的公司,在为全球提供数字服务的同时,为美国赚取了巨额“数字贸易顺差”。

位于美国加州硅谷的谷歌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硅谷的谷歌总部。

  与传统跨国公司经营模式不同的是,数字巨头在海外运营中创造的就业岗位和缴纳的税收,为所在国做的贡献与其收入相比完全不成比例。新兴的大型科技公司太“智能”,总能在会计师事务所的帮助下,做出最恰当的税务安排。

  大型科技公司通常利用爱尔兰、开曼群岛、百慕大等国家地区的税收优惠政策避税。以亚马逊为例,2017年亚马逊英国业务的收入较上一年增长3倍,至19.8亿英镑(约合175亿元人民币),而缴纳的公司税却从2016年的740万英镑(约合6528万元人民币)下降至456万英镑(约合4023万元人民币),降幅近40%。

  根据欧盟委员会数据,这些网络公司的实际税率只有传统企业的二分之一。这就形成一种不公平竞争局面,欧盟成员国因此损失大笔税收。可以说大型科技公司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利用了目前的税收体系漏洞,但并不触及法律边界。

  之前的税收体系是针对制造业的产业链和价值链而设计,在近20年新经济的冲击下已经显得处处漏风。这种漏洞让一直强调财政纪律的欧洲国家难以容忍,它们率先推出的数字服务税就是为了填补漏洞的“补丁”。

  补上税收“漏洞”,每年能给政府带来多少新收入呢?

  波兰政府评估发现,新的数字服务税可能产生每年约330万欧元(约合2633万元人民币)的收入,该税的最大贡献者将包括奈飞,亚马逊和苹果。而在一些经济更发达、人口更多的国家,这笔税收还要高得多,比如法方预计该税种将为法国带来6.5亿欧元(约合52亿元人民币)收入,英国则预计每年会增加20亿英镑(约合176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数字服务税的落地,因为疫情导致公共开支激增。随着政府开支加大,政府为了弥补赤字需要寻找新的税基,大型科技公司正是合适的对象。对数字巨头征收更广泛的税收,把更多钱花在刀刃上,能够尽量减轻疫情对经济社会带来的冲击。

  欧盟委员会就在考虑将数字服务税纳入新冠肺炎疫情恢复计划的财务一揽子方案中。欧盟经济事务专员保罗·真蒂罗尼(Paolo Gentiloni)表示,疫情暴发给欧洲经济带来的压力凸显了就全球数字征税框架达成协议的重要性。疫情引发的经济困难可能是说服某些国家支持数字服务税的一个因素。

  “也许这场危机将有助于更多推动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他说,“从欧盟的角度来看,很明显,我们需要数字征税,而我们正努力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数字征税,这应该是避免双重征税和其他非常复杂问题的最佳方法。”

  疫情期间,虽然众多行业都受到打击,但大型科技公司却获得了进一步逆势增长的机会。对全球数以亿计的人来说,在居家隔离或拉开社交距离的新形势下,线上技术成为与外界连接的生命线。

  在世界各地,被迫待在家里的人们收看奈飞的电视节目,从亚马逊下单购物,用脸书和朋友交流,在Zoom上开会……这些公司业绩获得了大幅提升。在这种情况下,向大型科技公司加大征税也被赋予了“劫富济贫”的正当意义。

  法国财政大臣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数字税从未像现在这样合法和必要,疫情之下,科技巨头的业务表现要比其他所有人都好,因此需要承担更多的义务。”

  三、有个国家一直在说:“不!”

  全球不少国家都在酝酿征收数字服务税,这些国家认为大型科技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数字收割”。各国表示征收数字服务税并非针对美国,但客观上大部分税收都会落到美国西海岸公司的腰包上。

各国磨刀霍霍的“数字税” 却有个国家坚决说“不” 2

  2020年5月24日,美国纽约布鲁克林,一对新婚夫妇在查看手机。

  美国坚持认为其大型科技公司横扫全球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作为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的母国,美国对数字服务税是敬而远之的。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Rarry Hogan)就在5月7日否决了要征收州级数字服务税的两项法案。其中一项法案拟向美国征收第一笔数字广告税,另一项法案的内容是将州销售税应用于流媒体电影、下载的音乐、电子书以及许多其他数字商品和服务。

  美国无法否决他国的税收尝试,却立场鲜明地反对数字税,甚至不惜以贸易战为威胁,阻挠别国推进这项税收。在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6月17日给欧洲同行的信中,他明确表示:“美国仍然反对数字服务税和类似的单方面措施。正如我方一再说过的,如果各国选择征收或出台这种税收,美国将采取适当、相称的措施予以回应。”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6月初已经细化了姆努钦提出的“适当、相称的措施”,宣布美方开始对欧盟、巴西、印度等10个贸易伙伴的数字服务税发起“301调查”。USTR在一份声明中说,美方对许多贸易伙伴“不公平”对待美国企业的税收计划感到担忧。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也表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担心,我们的许多贸易伙伴正在出台不公平针对我国企业的税收计划。我们准备采取一切适当行动,保护我们的企业和工人免受任何此类歧视。”

  USTR的文件显示美国的“301调查”针对以下10个贸易伙伴已执行或正在考虑的数字服务税,包括欧盟、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奥地利、捷克。美国贸易官员正在发起的这项调查与美国在对华经贸摩擦中使用的程序相同,可能对那些被其视为正在从事不公平贸易行为、损害美国利益的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

  “301调查”是美国对别国实行数字服务税的最新反击。此前美财长姆努钦多次批评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数字服务税提案具有歧视性,主要针对美国的科技公司。美国驻布拉格大使馆也曾威胁:如果捷克继续执行这项数字税,将采取反制措施。去年法国率先考虑推出数字服务税时,美国还列出一份关税报复清单,包括法国的红酒和奶酪,以及欧洲的空客飞机等。

  美国的强力反对,曾让法国一度暂停了新税种的征收,然而受疫情影响,增大的财政缺口将吞掉别的国家原本就不多的耐心。

  美国挥舞“301大棒”难以吓阻别国征收数字服务税的决心,只会导致新的全球性贸易争端的爆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重要一环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则在过去几个月里由于美国的刻意阻碍处于半瘫痪状态。

  面对美国最新提出的放弃数字服务税计划的要求,欧盟经济专员真蒂罗尼表示,布鲁塞尔准备推进自己欧盟范围内的提议。英国财政部也已誓言要推进其数字服务税计划。一场由于向大型数字公司征税引发的贸易争端山雨欲来。

各国磨刀霍霍的“数字税” 却有个国家坚决说“不”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