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赵天成

  来源/网视互联(ID:wxs360)

  如果说2018年是纸媒关停元年,那2020年的电视台,或许正面临着跟纸媒同样的困境。

  尤其在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媒体的主战场之后,部分电视台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

  7月15日,有消息称,浙江广电集团影视娱乐频道(ZJTV-5)将于本月底停播,停播后领导班子和部分工作人员将并入教育科技频道合并,部分节目会予以保留。

  这意味着,浙江影视娱乐频道已经进入关停倒计时,这也成为了浙江广电第一个因无力继续支持运营而关停的电视频道。

  事实上,不仅浙江广电,在新媒体冲击、频道竞争激烈、广告收入下降的客观环境下,“精简频道”已经成为了电视行业一场不可避免的自我革命。

  “不保护落后”,电视频道面临“关停潮”

  网视互联了解到,浙江电视台共拥有12个频道,即将关闭的影视娱乐频道前身为浙江有线娱乐台,成立于1996年,距今已经24年。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2

  但就是这样一个老牌电视频道,却没能熬过2020年的这场媒体革命。

  其实,在传统广电内部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频道关停”早已屡见不鲜。

  此前,上海广播电视台对多个频道进行合并重组,娱乐频道和星尚频道合并成了“都市频道”,炫动卡通频道和哈哈少儿频道整合成了“哈哈炫动卫视”。

  天津广播电视台更是主动关闭了国际频道、高清搏击、时代风尚、时代美食、时代家居、时代出行频道6个电视频道。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北京广播电视台、湖北广播电视台、湖南广播电视台等均对低产、冗余频道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3

  2020年,上海广播电视台迎来第二轮调整,上海纪实频道和艺术人文频道合并为“纪实人文频道”,东方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合并为“东方影视频道”。

  天津海河传媒中心(原天津广播电视台)常委书记王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内部机构改革)坚决不保护落后,对已失去受众的传统媒体不打‘强心针’、不做‘人工呼吸’。”可见传统电视媒体对于机构改革的决心之大,前所未有。

  据统计,中国有4000家电视台,24000多个频道。中国是中央、省、地、县“四级办台”,部分经济条件较发达的城镇甚至办起了“镇级电视台”,这就导致很多电视台多而不精,乱象丛生,很多电视台靠“吃政府饭”才能勉强维持。

  不过,对于那些效益低下的电视台来说,财政拨款终究只是杯水车薪,如果不进行改革,这些电视台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尴尬。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上海、北京等一线电视台已经走在了电视台改革的前沿,对电视频道进行大刀阔斧的关停和整合,这基本上意味着全国电视频道的一次大削减和大重组即将来临。

  频道关停≠电视台消亡,头部电视台依然坚挺

  “频道关停”是传统电视供给侧改革的必然趋势。很多人因为部分电视频道的关停,就断言电视台已经走向末路。事实上,频道关停并不代表电视台“不行了”。

  频道关停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淘汰落后产能,提高资产使用效率,解决频道同质化、雷同化等问题。

  以浙江广播电视台为例,虽然即将关闭“浙江影视娱乐频道”,但并不意味着浙江电视台的衰落。事实上,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连续两年总收入增长超过了10%,作为一线卫视,他们并不缺钱。

  就在一个月前(6月1日),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刚刚大手笔“迎娶”了深陷泥淖的A股上市公司“唐德影视”,成为了唐德影视的控股股东,这也被业界看作是“国资注资拯救影视股的典范”。

  而浙江易通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成为了“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人。

  “那些被关停的频道,早就丧失了使用和修复价值,与其半死不活地硬撑着,确实不如索性关掉。丢掉包袱,才能轻装上阵、跑得更快嘛!”一位曾在某沿海城市电视台任职的制片人告诉网视互联。

  事实上,作为主流媒体,电视台依然拥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CTR研究数据显示,以互联网的月活指标作为统一参照系来看,电视的月活用户高达11.58亿,远超已然是国民级应用的微信、优爱腾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

  其中央视月均观众规模为10.27亿,19个频道在改版后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达到30%以上。截止到2019年11月,央视广告投放TOP50的品牌中,70%的品牌广告刊例花费同比呈现增长。

  即便是在市场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头部卫视品牌中仅有三成广告刊例花费同比下滑,而反观全媒体市场,头部的50个品牌中,呈现下滑的品牌数量超过六成。

  但值得警惕的是,这一切的“坚挺”,仅限于头部电视台。

  “电视频道”怎么就“落后”了?

  落后就要挨打,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一个不可否认的趋势是,虽然电视台一直在承担着主流新闻舆论的使命,但不管头部电视台多么坚挺,互联网都已经不可阻挡地成为了媒体的主阵地,电视媒体的整体衰落肉眼可见。

  尤其是众多地方电视台,已经处在一个很微妙的半死不活的平衡状态。

  在曾担任县级台播音员“自渡鹏鹏”看来,地方台的发展其实大有可为,“我们把地方台想象成一个传媒公司,这个公司可是拥有着高度垄断的媒体资源,本地政策的宣传、官方活动的承办、天然赋予的传媒公信力……你如果有这样的公司是不是做梦都能笑醒?”

  那么,为什么明明拥有着诸多优势,地方电视台却举步维艰、越混越差呢?在网视互联看来,或许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1、收视率持续走低,观众大量流向互联网

  近年来互联网娱乐平台和资讯平台的崛起,不仅仅争夺着传统电视媒体的受众数量,也越来越多地侵占着受众看电视的时间。

  省级卫视里有“江湖海”(浙江卫视、湖南卫视、上海东方卫视),视频平台里有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而且视频平台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已经占据上风。

  此外,互联网上还有直播、短视频、游戏、音乐等更为丰富的互联网内容。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的快速发展,也在改变着受众接受信息的方式。

  可以说,一切互联网娱乐产品,都在蚕食着电视台的原有受众,这就导致电视台收视率越来越低,电视独占受众越来越少。

  此前有媒体称“二三线卫视收视率为0”,这虽然只是统计方式缺陷导致的一种误传,但也能够说明二三线卫视在新式传播媒介中江河日下的地位。

  2、贪腐问题严重,专业人才队伍的空缺

  广电系反腐已经成为常态,电视台高管落马,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再次以浙江广播电视台为例,就在7月6日,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涉嫌受贿488万被捕,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需缴纳罚金50万元。

  不仅浙江广电,湖南、江苏等一线卫视同样存在电视剧采购“吃回扣”、广告业务套利等问题,而且基本上揪出一个,就能带出一窝。近两年,因为贪腐问题罗马的电视台高管已经超过了30位。

  财大气粗的一线卫视尚且能够经受得住折腾,地方电视台更是“池子小,妖怪多”,复杂的人际关系,落后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电视台改革、工作推进困难重重。

  3、内容重复播出、重复覆盖

  因为电视台太多,导致大量的重复制作、重复播出、重复覆盖,从而进一步导致了重复投入,增大了支出成本,造成了很大的社会浪费。

  从东方电影频道和电视剧频道的合并,以及浙江影视娱乐频道的关停就可以看出,这类主打“影视”的频道首当其冲。“爱优腾”海量的娱乐内容都可以随时点播,还有多少人守着电视台去被动追剧?而且还是N轮老剧。

  4、收视群体结构老化

  中老年人已成为了电视观众的核心圈层,而没有90后00后的产业注定是僵死的产业。

  不可否认,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一线卫视,可以依靠爆款综艺来迎合年轻人的需求。但大多数的电视频道和地方台,因为内容不具有竞争力,完全失去了跟互联网娱乐内容的抗衡能力,正在让90后和00后远离电视。

  而收视群体的结构,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电视台广告的招商范围。

  5、广告收入下降,难以为继

  广告业绩,是电视台生存的根本,尤其对于地面台。

  2012年上海地面频道广告收入为33.93亿,而到了2017年却只有9.85亿,5年时间下跌了71%。也正因为广告收入太差,为减少成本支出,集中精力办好主频道,所以才对部分电视频道进行了合并。

  视频网站发展迅速,不仅在自制内容方面与广告商的契合度更高,在版权内容方面也不断尝试网络端单独招商的模式,进一步挤压电视台的招商空间。

  2018年9月,总局下发《关于开展广播电视广告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对医药、保健品、化妆品、美容、招商加盟、投资理财、收藏品等九类广告进行重点整治。

  而这些广告,其实长期以来都是地方台广告的主力军。这样的规范性规定,对于地方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宁夏影视频道、江苏教育频道还曾因“广告违规”被要求停播整改。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4

  面对内忧外患,机构臃肿的电视台自然自顾不暇,扔掉“包袱”就在所难免。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线电视台要关停、合并部分电视频道了。

  令人欣喜的是,作为主流新闻舆论阵地,头部电视台依然严守阵地,并且呈现出了跟新媒体融合的趋势。在当下热门的短视频平台中,“央视新闻”“新闻联播”“快乐大本营”等账号表现突出,稳居前列。

  不过对于大多数电视台来说,普遍存在着资源分散、管理粗放、内部腐化、缺少主观能动性等问题,这不是“急症”,但长此以往,也能要命。

  而“内部机构改革”就像一把手术刀,正在挖掉电视行业几十年来的“顽疾”,这对电视行业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起码可以避免局部“顽疾”恶化成“绝症”。

  毕竟,大势如此,主动求变,总好过被动洗牌。

  电视媒体的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电视媒体的赢利模式必须进行系统重置。除了关闭冗余频道,如何创新电视媒体的赢利模式,如何与新媒体进行融合,如何搌弃单一的广告创收方式,也是每一个迷茫中的电视台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依然坚挺 5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