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杨颖、周冬雨出走,泰洋川禾向何方?



1.png

文/DoNews 叶子

责编/杨博丞

继周冬雨、杨颖两位头部艺人相继出走带来的猜论,泰洋川禾又陷入一场了舆论风波中。

近日,一个“连环瓜”从豆瓣蔓延至微博迅速升温。传澳门太阳城出事到刘銮雄妻子甘比被冻结账户几十亿,其在境外涉嫌洗钱、提供资金支持暴动,泰洋川禾被指与此有牵连。热议之下,周冬雨、杨颖的解约事件也被网友与之联系起来作为佐证。

随后,泰洋川禾发表了严正声明,一是嘱咐吃瓜群众不要被“不实言论”误导,二是对“恶意揣测”的网络用户进行再次警告。

这场“瓜”案是空穴来风还是确有其事,我们无从得知。但从去年起,泰洋川禾裁员、经纪人出走的消息不胫而走。

据悉,此次裁员规模达40%,杨颖经纪人大雷、周冬雨经纪人、陈赫经纪人豆豆、张佳宁经纪人小雪等在内的多名经纪人、甚至不乏公司高级经纪人先后离职,泰洋川禾似乎在不断地向外界透露着一种不祥的信息。

三次融资后转变打法

杨颖的离开让人意外,但也早有征兆。

6月22日,杨颖工作室发布“感谢往日,拥抱未来”的微博,并称因为双方“对未来发展均有了新的规划”宣布与泰洋川禾正式结束合作关系,未来杨颖工作事务将由杨颖工作室独立运营。同一时间,泰洋川禾官微确认了该消息。

之所以更受猜测,是因为比起周冬雨,杨颖与泰洋川禾的渊源十分深厚。早前,泰洋川禾曾一度被称前身是杨颖的工作室。

天眼查显示,最早的泰洋川禾是2012年成立的北京追梦少年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追梦少年),股东只有杨铭。2015年5月15日黄晓明认缴出资额150万,成为新增股东占股30%。公司也从此改名为北京泰洋川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北泰)。只是工商信息显示,公司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实缴301.6万,皆为杨铭认缴。这是后话。

在黄晓明成为追梦少年新股东的12天后,与杨颖在青岛民政局领证登记。从此,杨颖“荣升”为泰洋川禾老板娘。但这并非现在的泰洋川禾。

2015年,杨铭与杨晓红一起成立了量子文化传播徐州有限公司,并在2016年更名为泰洋川禾文化传媒徐州有限公司(简称:徐泰),同年对外投资了四家公司。2017年1月完成来自AB
Capital,真格基金和光源创投的天使轮投资,4月完成1.2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光大金控旗下的文化产业基金领投,真格基金、星图资本和光源资本跟投。

比起徐泰在资本市场的动作频频,北泰越来越悄声。天眼查显示,2017年3月北京泰洋川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又改回原来的追梦少年,2018年7月以决议解散的原因注销了该公司。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两轮种的投资方之一AB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正是杨颖。相比之下,杨颖在徐泰的地位更为稳固。

可在2019年3月的股权结构变更中,含有AB
Capital基因的宁波星图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退出,泰洋川禾中和杨颖相关的只有累计占股达15.56%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兴涵股权投资中心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星之瑞股权投资中心。

彼时,杨颖和泰洋川禾的关系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

这一次变更中,泰洋川禾的股东名单上新增了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由字节跳动全资控股的子公司,主要负责字节跳动系在传媒领域的投资,投资标的包括游戏研发公司深极智能、赶海MCN机构、风马牛传媒等。

今年3月12日,泰洋川禾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交割,本轮1.8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正是由字节跳动独家战略投资。

艺人经济还做吗?

我们不难猜测,泰洋川禾的未来战略规划业务中,MCN业务势必会占据更大的比重。

在过去两年间,受影视寒冬和“限薪令”的持续影响,项目萎缩、片酬受限,以艺人收入为主要盈收渠道的经纪公司面临困局。再之疫情来袭,影视行业更是停滞不前。但与之对比较为明显的是,短视频、直播带货行业呈现的盛况,它们愈发受到资本偏爱。字节跳动独家投资泰洋川禾,所看重的或许正是网红经济这一风口。

从2016年起就开始布局MCN业务的泰洋川禾,其打造的papitube厂牌已经令其在网红经济市场上具备了一定的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完成此轮融资之后,字节跳动所能提供的平台和流量,能够让papitube厂牌所具有的内容生产能力找到更大的用武之地。

在完成泰洋川禾融资交割的当日,字节跳动正式宣布组织升级,抖音CEO张楠晋升字节跳动中国CEO,负责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产品和业务。而张楠也担任了泰洋川禾的董事之一。

字节跳动的不断注资,让泰洋川禾在经纪人业务的占比不断萎缩。据媒体报道,从去年11月起,泰洋川禾曾大面积裁员,裁员规模达40%,且头部艺人的经纪人以及先后离职。王子文、谢娜张杰夫妻等从泰洋川禾艺人名单中消失。

另外,有消息称字节调动该轮投资早已完成,双方在2018年便开始接触,直到2019年底投资款到账。由此的种种或许可以说明,泰洋川禾对业务转型早有准备。

或许也是看到公司未来战略规划业务与自身发展路线不在匹配,周、杨二人在约满的时候选择了“分手”。坊间不是一度也传闻:杨颖离开泰洋川禾后,想要专攻影视。

而后,周冬雨、杨颖也相继出走。但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两人的离开是否与此有关?

而在周、杨二人离开后,泰洋川禾头部艺人陈赫也在5月份进入直播带货领域。陈赫直播团队表示,陈赫对于直播带货的态度,不仅仅是一种宣传行为,而是会进行长期的探索。如果未来状态稳定,希望达到每个月3-4场的直播频次。可见,其已把直播带货当成未来的一条发展路线。

变换打法,更快IPO?

据泰洋川禾官网显示,集团现业务包括艺人经纪、短视频MCN、内容投资制作、整合营销、艺术教育和新消费等几项。

2018年以前,泰洋川禾还主要以传统的艺人经纪以及短视频MCN两大块为主。彼时,泰洋川禾持有包括Angelababy、陈赫、张钧甯等近50位签约合作艺人,且各自具备一定的商业价值;而短视频MCN方面,papi酱的影响力也正处在顶峰,托于papi酱成立的papitube也初入欣欣向荣的成长阶段。此时,泰洋川禾在2018年取得了营收过亿的成绩。

虽然有过参与投资过一些影视项目,像《微微一笑很倾城》《流浪地球》《麦路人》《镇魂》《春风十里,不如你》等,但大部分都是小比例跟投或撕因艺人出演而拿到的部分份额,并非是其主流业务。

2019年,公司开始多元化拓展。在当年公司年度战略会上,泰洋川禾把“没有边界”设成了企业关键词。开始拓展教育培训,开创国际艺术教育品牌泰洋学院,设立表演学院、电影学院、MCN商学院等,但这些业务的盈收似乎并不理想。据悉,这是泰洋川禾去年业绩不佳的原因之一,一年内转化三个不同的方向,未来方向仍不明。

当前,泰洋川禾在积极的探索“多条腿”走路,可似乎还是只有艺人经纪、短视频MCN两条腿在使力。得到字节跳动的独家战略投资后,对其MCN业务板有着明显的助益。但看另一条腿,似乎有些“乏力”。

泰洋川禾本来就存在头部艺人少,新人出不来这样的艺人资源断层问题,如今又逢头部艺人出走,因此艺人经纪板块将会受到一定冲击。

有消息称,泰洋川禾自11月起开始裁员,借此减少公司运营成本,主要是为其上市做准备。但大规模的裁员调整,能否支撑起业务模式还有待观察。而主力重心的变化又是否让泰洋川禾更快的奔赴IPO,同样也需要打上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