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不想成為歌手的主播不是好up主。

  文/郭曉康

  來源: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近日B站很火,先是年前高調簽約前“鬥魚一姐”,女主播的天花板馮提莫,再是一場“吊打各大衛視”的跨年晚會贏得各路點贊,當然馮提莫也在自家晚會登台演出。

  熱鬧過後,回頭看看,雖然B站官方與馮提莫都未透露具體簽約數字,但據馮提莫向鬥魚要價5000萬來看,數目不會相差太遠。 B站千萬彩禮迎娶馮提莫,到底值不值?

  全網頂流馮提莫

  提起馮提莫,說句“文體兩開花”也不為過。

  遊戲用戶稱她為主播,因為畢竟是從鬥魚LOL區走出來的;音樂平台用戶稱她為歌手,畢竟翻唱紅了很多歌曲,也有自己辨識度較高的原創歌曲;大眾稱她為網紅,畢竟在抖音上超過3000萬粉絲,微博上超過1000萬粉絲;電視機前的觀眾稱她為明星,畢竟穿梭在各個綜藝節目,頻頻登上大型晚會的舞台,還在全國巡演。

  在與鬥魚分道揚鑣之前,馮提莫是有著2000萬訂閱用戶的頂流女主播。在與鬥魚分手後,與B站簽約之前,馮提莫是一個在全國巡演,每首歌在音樂平台都有999+評論量的女歌手,也是一個抖音粉絲超過3000萬的頂級網紅。

  這些數據都表明了馮提莫是一個有著頂級流量和熱度的內容創作者。

  互聯網奇葩B站

  如果說馮提莫是“文體兩開花”,那B站就是“天女散花”。

  提起B站大多數人會給出這樣的定義:視頻網站,原創內容社區,二次元聚集地,專注年輕人的社區。這些都沒錯,但B站遠比這複雜。

  十年前,B站就是一個二次元小眾社區,十年後,B站成為一家擁有3000餘名員工的上市公司。近些年隨著用戶訴求的演變,B站的內容也越來越多元化,現在除了大家熟知的二次元、動畫等標籤,B站本身也成了遊戲、生活、娛樂內容的綜合平台。

  B站是中國互聯網一個比較獨特的物種,作為一個視頻為主的社區網站,“千播大戰”的時候,眼睜睜看著自家頭部主播被一一挖走而無動於衷,只專注於提升UP主的質量,而現在直播賽道進入寡頭時代後,又大手筆簽下前“鬥魚一姐”,加碼直播賽道。

  季度虧損超過4億,但坐擁1.2億的月活,卻堅持不做貼片廣告一個視頻社區卻長期靠著遊戲養家;想要增加用戶卻又想保持整個B站原有的“調性”。可謂極其獨特。

  馮提莫為何選擇B站?

  在談論馮提莫與B站牽手緣由之前,先分析一下馮提莫為何與鬥魚分手,這有助於我們理解馮提莫轉向B站的動機。

  馮提莫在斗魚發跡,從寂寂無名的小主播到2000萬訂閱用戶的超級女主播,水漲船高,她自然想要更高的簽約費。 2019年10月新京報稱,馮提莫在與鬥魚合約到期後,開出了5000萬一年的續約價格,綜合計算超過張大仙、PDD、騷男、miss等頭部主播。

  而頭部主播就是鬥魚的安身立命之本,從2016年到2018年,鬥魚直播營收佔比分別是77.69%、80.7%、86.12%,到2019年二季度佔比高達91.2%。但頭部主播馮提莫在斗魚的表現與她的地位並不成正比。

  由於馮提莫除直播外的“業餘”活動太多,參加綜藝、演唱會等,每月直播時長太少,直接導致其月活和吸金能力急速下滑,早已掉出主播的第一梯度。鬥魚這些年也嚐遍了流失頭部主播的苦楚。

  如今的鬥魚策略逐漸在轉變,為了保證更高的利潤,鬥魚花大精力去構建自己的中部主播生態,扶植原生主播,在某種程度上降低鬥魚對頭部主播的依賴。

  在斗魚2019年Q3財報說明會上,鬥魚CFO曹昊表示:“如果部分主播為平台能夠帶來的收入和貢獻不高,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主動放棄一些主播,停止續約,這就是最近一些頭部主播合同到期後沒有續約的原因。

  後面大家都知道了,鬥魚戰略性放棄馮提莫,雙方就此分手。但除了錢和鬥魚自身戰略轉型的原因,馮提莫轉身向B站也有其自身的考量。

  高唱《佛系少女》的馮提莫並不佛系,坐擁數千萬粉絲,持續熱度不輸一線明星的她,近幾年參加綜藝節目,推出個人音樂作品,登上各平台跨年晚會,舉辦個人演唱會,所有的動作都有要跳出“主播圈”的意思。

  馮提莫需要的不是一個承載更多直播用戶的平台,而是一個泛娛樂屬性更強,用戶畫像更多元,有利她出圈的平台。而且這個平台的用戶要和她原本的粉絲屬性有交叉,不至於換個平台就過濾掉千萬粉絲。

  而且,B站有一個容易被隱藏的基因:音樂。對於迫切有著歌手轉型訴求的馮提莫來說,這是一大片待開墾的土壤。在B站上,音樂社區的氛圍非常濃厚,就連最有代表性的“鬼畜區”本質上也是音樂區。馬雲、王健林、雷軍這些大佬都曾在鬼畜區的混音高手下被迫出道成為“歌手”。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2

  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曾表示:“B站已經是中國最大的原創音樂平台之一”。 B站音樂也確實一直保持著很高的傳播率、二次改編和二次傳播的頻率。

B站謀求的音樂生態佈局上,未來音樂的生產、自傳播、消費可能都會在站內完成,這樣完整的生態鏈條,也為想當歌手的馮提莫提供了更多作品傳播和經營自身IP的渠道。

  至少馮提莫團隊認為,B站才是最適合馮提莫的去處。馮提莫針對簽約B站一事回應表示,“我和其他平台同時也在接觸,只不過我和B站是雙向選擇。

  B站為何牽手馮提莫?

  馮提莫迫切需要出圈,B站同樣也有這個需求。

  位於上海政立路的B站總部,是不少粉絲的打卡地,特色的小電視圖標、2233娘吉祥物以及彈幕牆,每一處都充滿二次元風。但和二次元的夢幻畫面相對應的是現實商業和資本的殘酷。

  過去很長時間,B站一直備受業界質疑,其焦點就是沒有足夠清晰的變現方式,遊戲營收佔比過高,更是其最飽受詬病的地方,B站一直被認為是一家“披著二次元社區外衣的遊戲公司”。

作為一家上市公司,bilibili董事長陳睿未來的任務就是保證公司業績能夠持續穩定的增長,這就注定了B站不可能永遠窩在二次元、ACG的舒適區裡,它別無選擇,只能走出舒適圈。

  面臨在市值、營收、月活方面的桎梏,僅靠B站那些老用戶或者說二次元群體是完全無法填平的,新鮮血液才是B站的未來。所以,B站近來不斷試水游戲、直播、文娛等新業務。今年8月,陳睿在接受媒體專訪時也曾明確表示,之前B站一直在做存留,而未來將開始考慮拉新和增長。

  在去年10月與今年2月份,B站相繼進行了兩輪融資。去年10月份的融資由騰訊領投,金額超過3.1億美元。 “提供高質量、有價值的內容,一直是騰訊在追求的目標和優勢所在。” 騰訊在當時官方微信發布的公告中這樣提及。

  阿里的入股則很直觀的給B站帶來了賬面上可見的變化。今年2月份阿里巴巴入股B站近2400萬股,持股比例佔B站總股本約8%。而根據2019年Q3季度B站發布的最新財報數據顯示,B站電商業務收入達到了2.3億元,大幅同比增長了703%,成為B站電商業務發展的一個里程碑。

B站一系列的動作直接體現在財報上,去年11月,B站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總營收為18.59億元,同比增長72%,超出市場一致預期,用戶數仍在高速增長,三季度MAU為1.279億人,同比增長38%,與當前主流視頻網站一樣,B站目前仍在虧損中,三季度淨虧損為4.057億元。

  但令人驚喜的是各業務營收佔比,這個季度,B站首次將游戲收入佔比降到了50%,要知道去年上市時,遊戲佔比超過80%。對應的是非遊戲業務收入同比提升176%至9.3億元,佔總營收比重50%。

  非遊戲收入中,佔比最高的是直播和增值服務業務,收入4.5億元,同比增長167%,其中電競直播是主要收入來源。廣告營收為2.472億元,同比增長80%。增長最快的業務為電商。電商和其它業務營收為2.261億元,同比增長703%。付費會員業務方面,截至9月底,會員數量同比增長129%達610萬。

陳睿曾說,遊戲是B站成熟度和契合度最高的一個業務,也是變現效率非常高的業務,在未來游戲仍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收入方式,但包括直播、增值服務、廣告、電商在內的其他業務會迅速增長,未來會維持一個比較健康的佔比。

  所以現在看來,無論是8億元買下《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中國地區三年獨播權,還是簽下馮提莫,都是為了繼續提升其在直播圈的影響力,鞏固並提升這24%的營收。陳睿曾說,直播不僅是一項營收業務,還是B站的一種必備能力。

  《英雄聯盟》十年之後,熱度依舊,職業選手簡自豪(uzi)甚至在年度微博之夜投票中登頂,力壓新晉流量明星王一博。而馮提莫多年積累的粉絲自帶遊戲屬性,就像馮提莫說的,B站簽約馮提莫也是雙向選擇。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3

  B站簽約馮提莫值不值?

在B站官宣簽約馮提莫之初,B站的用戶就對官方這個動作表示了質疑,原因是用戶覺得馮提莫的個人風格與B站格格不入,這不是穿上JK制服跳個舞就能改變的現實。

  簽約近20天,馮提莫在B站混的怎麼樣?馮提莫以歌手自居,但在B站搜索馮提莫,點擊量多的,往往是她“翻車”的場面,她需要適應B站調侃、惡搞、鬼畜、解構權威的風格,從鬥魚的“調性”中走出來。

  關於馮提莫與B站用戶的“口味”是否相符,我們從B站以往用戶自發上傳的馮提莫相關視頻播放量上,就能有所洞察。

  同樣是頭部主播,做一個簡單的橫向對比。在B站上搜索馮提莫,關於她的視頻播放量最高的為317萬,尷尬的是,這居然是個黑馮提莫身高的視頻;相比之下,如果搜索遊戲主播PDD,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那個鼎鼎大名的《我是全英雄聯盟最騷的騷豬!,播放量高達2350萬。

  馮提莫加入B站以來,現在訂閱用戶是122萬,與鬥魚時期的2000萬相差甚遠。如果以一個全網數千萬粉絲的網紅主播來衡量這個成績,並不出彩,但是也情有可原,與鬥魚相比,B站並不是一個主打直播的平台。

  但與B站內部熱度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馮提莫這段時間在圈外的影響力。江蘇衛視跨年晚會上,與潘瑋柏合唱了《不得不愛》《快樂崇拜》,登上熱搜。在B站跨年裡,馮提莫更是一首《空心》和成名之作《佛系少女》彰顯自己的實力,清唱《好運來》迎來的是滿屏的彈幕。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4

  從百度指數可以看出,跨年前後,馮提莫的百度指數一躍超過了當下最具人氣的蔡徐坤、吳亦凡等流量明星。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5

  前幾日,她還因為路人拍攝的一張照片,話題 #馮提莫身高# 登上微博熱搜榜首。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6

  比馮提莫在B站的人氣更值得探索的是她對B站直播的影響力。馮提莫還未開播前,她的老粉絲就開始在直播間刷禮物,辦卡上戰艦,這其中就有B站CEO陳睿。目前,馮提莫在B站已經完成千艦成就,並且在同時期,元氣榜和大航海都排在榜首,拉開第二名幾個身位。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7

  馮提莫帶著在斗魚養成直播消費習慣的粉絲大軍衝進B站,挑動著B站原有用戶的神經,重構B站直播生態。2019年前三個季度,B站直播和增值業務的收入分別為2.9億元、3.3億元、4.5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205%、175%、167%,每個季度都保持了150%以上的增速。

  高速增長的直播業務,B站需要一個頂流主播拉動大盤,吸引眼球,更需要重塑用戶的直播付費習慣,畢竟,直播現在是除了遊戲外的最大營收來源。

  目前B站直播的艦隊只分為三檔,最低198元一月,最高19998元一月。相較於鬥魚的“超級皇帝”首月18萬元,以及虎牙的“超神·帝皇”首月150萬元,B站顯然還有更大的付費空間。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8

  結語

  陳睿曾公開講過,“我並不抵觸商業化,如果對商業化抵觸,我就不會做公司。”但他同時也說過,“至少商業變現不能和社區相違背。如果二者相悖的話,這家公司就會精神分裂,你心裡面知道你要側重用戶,但是你的收入又來自於損害用戶利益,我覺得這家公司就沒法做了。

  簽約馮提莫,大手筆拿下《英雄聯盟》獨家直播版權,這就是陳睿商業化變現的大膽嘗試,把握用戶增長和商業化與B站調性之間的平衡點,是陳睿需要考慮的事情。

  馮提莫名字取自《英雄聯盟》裡的一個英雄“迅捷斥候”,作為隊友,開團能力弱輸出不穩定又脆皮讓人嫌棄,但如果用得好,它同樣可以成為敵人的噩夢。

  借用《英雄聯盟》裡提莫背景故事裡的一句話,“提莫是許多人都甚為忌憚的小個子對手,並且他的小個子下掩藏著他可怕的決心。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9
B站迎娶馮提莫,千萬彩禮虧了嗎?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