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左岸

  來源:懂懂筆記(ID:dongdong_note)

前幾天在馮侖的“年終脫口秀”上,主持人讓與會嘉賓李斌用一個字總結自己的2019,後者頓了一下,答曰:“難。之前有人說我是2019年最慘的人,但我想了想還是'難'更貼切。”

  一個“難”字,似乎更能包羅李斌酸甜苦辣鹹的五味雜陳。

  記得在網上熱傳的那首由蔚來車主們編唱的歌曲《電動車主的自我修養》裡面,車主的難、企業的難、李斌的難,都被淋漓盡致地調侃了一番。好在,前不久蔚來第三季財報的利好,讓其股價迎來了一波漲幅,或許這也會讓李斌對自己的2020多一份信心。

  而就在李斌為自己和蔚來繼續“找活路”的同時,他的好兄弟、同行兼投資人李想,正走在蔚來剛剛“行駛”過的道路上。

  即便不算是難兄難弟,但是李想的理想,會不會仍將接棒李斌,成為2020最‘難’的人呢?

  No.1 晚上市的理想都錯過了什麼

  據路透社援引兩位知情人士透露,剛剛實現新車量產交付的理想,目前已經在美國進行了IPO申請,希望通過IPO至少募集5億美元的資金。消息稱理想最早將於2020年上半年上市。另外,有報導稱早在2019年第二季度,理想就聘請了高盛牽頭此次IPO申請,並且在2019年12月完成了IPO申請的提交;國內方面,負責此次IPO審計的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也已進駐理想對其進行相關財務審計。

  如果上述消息屬實,理想也將成為繼2018年9月蔚來10億美元IPO大戲後,國內第二家在美上市的電動車初創企業。

李想為蔚來ES8發布會站台,李斌(左)和李想(右)李想為蔚來ES8發布會站台,李斌(左)和李想(右)

  回顧這兩家新造車勢力的發展歷程,你會發現它們的步調是如此一致。兩家公司創始人一位創辦了易車,一位打造了汽車之家,都有汽車門戶平台背景。蔚來2018年上市之前兩個月剛剛實現首台量產車ES8的交付,理想也是剛剛在上個月交付了首台量產車理想one。

  當然,這些巧合或許並沒有實際意義,但對於李想而言,他現在走的道路卻能看到蔚來留下的車轍。唯一不同的是,理想的路可能比蔚來要更加艱難。

蔚來於2014年成立至今,產品和相關配套設施雖一直飽受質疑,但好在產品的規劃、交付後的產能爬升還算順利,如今兩款車型均已量產上市(第三款車型也已發布)。相較之下,在產品規劃和產能方面上,理想似乎就不那麼理想了。

  2015年成立的理想,如果從出發時間上來看與蔚來、小鵬、威馬等造車新勢力相比差距不大。但如今這三家早就實現了純電動車型的量產上市,並且取得了一定銷量。

  而理想是在2019年底才實現了首款量產車的交付,而且還是增程式電動汽車。這些結果上的差異,源自理想在初期產品規劃上的“另一種選擇”。

和眾多造車新勢力首款車型直接面向市場需求旺盛的SUV不同,在理想最初的規劃中,旗下的首款量產車是一款類似老年代步車的小型電動SEV,定價5萬以內,主要滿足1~2人城市短途出行的需求。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2

  設計這款產品的初衷,是因為這種小型SEV的研發門檻、成本、量產難度都相對較低,設計定型之後可以快速量產並投放市場。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或許SEV確實更適合小範圍出行的需求,但一切創新都需要建立在相關法規範疇內。在國內市場,類似SEV這種低速小型電動車的監管一直懸而未決。最初,在李想的預想中相關法規會在2016年出台,但時至今日對於這種低速電動車的相關規定依然沒有落地。沒有合法的身份,自然就不能大規模上路。

  國內落地不了,理想汽車曾想將這些車運到國外,在海外市場開展共享出行業務。但共享出行市場的前景也不明朗,最終這個想法無疾而終。

  直到2018年3月29日,李想正式確認,微型電動小車項目(SEV)停止。此時位於常州工廠內的SEV生產線已經開始進行改造,目標是更適用於生產SUV車型。一步差步步差,就是這個意思。

  此時,距離理車汽車的創立時間已經將近3年。而蔚來、小鵬、威馬等主要場內玩家均已走到量產交付的最後階段,而且它們也都在2018年內實現了量產車的交付。

  對於理想而言,這錯失的三年無疑是非常可惜的。在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成本後,最終徒勞無功,最關鍵的是這三年時間錯失了市場先機。對於造車新勢力而言,誰能早一日量產上市,就能擁有更多時間來搶占用戶和市場。更何況,目前國產特斯拉已經開始正式交付。

  理想將大型SUV項目作為主力提上日程,並在同年10月發布理想one(當時名為理想智造one),算是及時改弦易轍。說實話,在SEV項目失敗之後不到兩年的時間完成理想one的量產上市,速度已經不算慢了。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3

但是,理想one量產上市之後仍遇到了排放系統、駐車系統、車身穩定係統、動力系統等多方面的問題,甚至還出現因為動力系統故障導致車輛停在高架路上“趴窩”,以及駕駛過程中油門踏板失靈的事件。對於這些問題,李想也曾坦言“這是新車PDI(售前檢驗)流程太不嚴謹,自己太蠢”。

  當然,對於造車新勢力而言,首款量產車上市後出現一系列質量問題並不罕見,蔚來、小鵬、威馬等同樣也遭遇過類似問題。

  根據理想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理想ONE量產首月產量達到了1530台,而正式交付數量超過一千台。量產首月交付超千台,這個成績已經不俗。不過,理想one此前還是經歷過一次跳票的(原定於11月的交付日期延期至12月),同時車型也由2019款“迭代”至2020款。

  理想接下來面臨的挑戰,除了關於汽車本身的問題,就是資金了。當一級市場融資越來越難的時候,進行IPO走向二級市場也就成為必然。

  No.2 誰在推著理想走向紐交所?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4

  IPO對於任何企業而言都是發展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只不過,它的意義對不同的企業也會有所不同。例如小米這樣的企業,上市對於它而言可能是錦上添花。而對於蔚來、理想而言,上市則是為了繼續活下去。

  從目前資本市場的環境來看,選擇在這個節點登陸美股肯定不是最好的時機。但理想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擇機行事。原因很簡單,因為它缺錢,同時早期投資人需要回報。

  2015年創立至今,理想累計完成了7輪融資,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8月完成的5.3億美元C輪融資(由美團創始人王興領投)。以這次融資後31.17億美元的估值來看,理想汽車憑藉目前實力想在一級市場獲得新的融資,確實有著相當大的難度。

對此,相關出行領域觀察家對懂懂筆記表示:“目前資本不敢輕易投資新造車勢力,首先這些企業經過前幾輪融資之後,想要匹配它們現在的估值的投資金額會很高,這就直接將那些實力稍弱的投資人排除在外。不止理想,2020年應該還會有不少車企計劃通過上市來解決融資問題。另外,現在汽車行業有個共識,2020年會有很多新造車企業走不下去,所以即便有實力的投資人對於這個行業也會很謹慎。”

  IPO,成為拿下C輪融資的理想必然的舉措。目前理想已經完成首輛量產車的交付,算是完成了前期最重要的任務。所以,未來的“講故事”也就有了一定的資本。

  有消息指出,早期投資人尋求回報也是理想急於IPO的重要原因。早期投資者的最終目的就是回報,把自己變成股東通過理想實現盈利後的分紅獲利是不現實的。經過幾輪融資,理想估值的上漲已經給早期投資人帶來了不錯的回報,他們現在需要一個變現的機會了。

  根據這次路透社的消息顯示,理想早在2019年第二季度就開始籌備IPO。在2019年8月獲得王興領投的C輪融資後,海外上市應該也進入了籌備期。而在此之前,已經有投資人選擇了退出。 12月13日,理想的運營主體北京車和家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註冊資本由原來的9.15億元變更為約6.83億元,降幅約為25%。其中,杭州上壹嘉乘投資管理合夥企業、天津藍馳新禾投資中心等17位股東的退出,就是註冊資本變更的原因。

  No.3 特斯拉的降維打擊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5

  對於理想汽車即將到來的IPO,最大的影響可能還有特斯拉在華的高歌猛進。

  特斯拉剛剛創下了全年交付的新紀錄,受此影響,其股價一度突破450美元大關,市值達到800億美元。更為重要的,國產版特斯拉model3已經正式實現量產交付,同時model3在國內的價格還在進一步下跌。 1月4號,特斯拉中國官方宣布國產Model 3正式降價3.2萬元,疊加上2.5萬元的國家補貼,國產Model 3車型最終售價直接跌破30萬元大關。消息產生的衝擊波,不僅僅影響到了普通購車消費者。

  特斯拉在剛剛發布的第三季度財報中還提到,相比較美國工廠,上海工廠Model 3生產線的生產成本(單位產能的資本支出)降低了65%。加上未來特斯拉在華供應鏈的進一步國產化,國產Model 3的價格還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

  當國產Model 3的起售價來到25~30萬元這個價格區間時,壓力最大的就是新造車勢力了。此前,李斌表示他之所以做定位高端的產品,就是為了避開和長安、吉利這些國產車企的直面競爭。現在,當特斯拉Model 3可能挑戰蔚來ES6時,不知道李斌會怎麼想。當然,李想也要面對同樣的難題。

雖然理想和蔚來都聚焦SUV車型,與國產Model 3有著車型上的區別,但誰也不會否認,從品牌影響力、性能以及技術水平上來看,特斯拉都是要領先國產競爭對手一個層級,更重要的是今天馬斯克在上海工廠出席國產Model 3向社會用戶的首次交付儀式時也同時宣布國產Model Y項目正式啟動。根據中信的預計,特斯拉Model 3在國內穩態年銷量將超過30萬輛。這個數字對於年銷量只有2~3萬台的頭部新造車勢力而言,只能用遙不可及來形容。

  說的嚴重一點,雙方的競爭可能就像劉慈欣《三體》裡描述的那種降維打擊。當然,我們不是說國產品牌就毫無還手之力,但最起碼這些企業身上的競爭壓力會隨著特斯拉的降價而成倍增加。

  【結束語】

  雖然理想one為自己定位的對手是寶馬X5、奧迪Q7等傳統大型豪華SUV,但從價格和影響力來看,它在市場上最直接的競爭對手就是蔚來ES8。隨著理想的量產交付、產能爬升、IPO甚至下一款車型的上市,蔚來此前遇到的所有“坑”,很大概率會在理想身上重演。

  唯一不同的就是,時間窗口正在快速消失,特斯拉國產化的攻勢也越發兇猛。壓力之下,李斌成為外界所說的“2019年最慘的人”,而IPO之後更加透明的李想,會接棒“2020年最慘的人”嗎?

李想會不會成為2020年最“難”的人? 6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