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2020年沒有Libra?


2020年沒有Libra?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鋅刻度

  來源:鋅刻度(ID:znkedu)

  近日,Facebook的Libra項目在瑞士遭遇了滑鐵盧。

  瑞士總統表示,“Libra按當前形式沒有機會,因為央行不會接受Libra的一籃子貨幣。”他認為, Libra如果以其當前形式而言是失敗的,如果需要獲得監管批准重新修改。

  被瑞士官宣失敗的Libra,自2019年以來,已經不是第一次遭遇挫折了。那麼在面對關於可行性的不斷爭議、盟友退出,利益爭奪……Facebook在金融行業的一次重大戰略部署是否會就此夭折?

  2020年,Libra的命運依然渺茫。

  Libra被宣告失敗

  2019年6月,Facebook發布Libra白皮書。

  2019年7月,美國眾議院發出了終止 libra項目的正式要求。

  2019年9月,法國和德國同意抵制Libra。

  2019年10月,四分之一成員退出Libra協會。

  ……

  自Facebook在2019年6月牽頭髮布Libra計劃以來,短短半年內,這個新生的數字貨幣遭遇了太多挫折與敵意。

扎克伯格出席聽證會為Libra站台扎克伯格出席聽證會為Libra站台

就在2019年末,Libra終於迎來致命一擊——瑞士財政部長兼即將卸任總統職位的烏力·毛勒(Ueli Maurer)日前表示,“Facebook的Libra項目以其當前形式而言是失敗的,需要重新修改才能獲得批准。”

  換句話說,Libra項目失敗了。這於Libra協會而言,是一個驚天噩耗。

  此前,面臨越來越嚴格的國際審查,Facebook表示監管審查可能會推遲甚至阻礙Libra的推出。一位美國財政部官員就透露,“如果要得到監管機構和立法者的批准,Libra項目必須滿足打擊洗錢和打擊恐怖主義融資的最高標準。”

  為了符合這樣的最高標準,Libra協會開始計劃獲得瑞士金融市場監管局FINMA的支付系統牌照,以將之作為Libra問世後的規範,讓Libra成為一個受監管的支付系統。這一行為不光是出於安全性方面的考慮,最核心的目的就是想以此減小Libra的發行阻力。

當然,選擇瑞士的原因很簡單:瑞士是第一個在發達國家監管協議下工作的世界國家,得益於健全的銀行體系和先進的資產管理水平,作為全球最大離岸金融中心和國際資產管理業務領導者,其在國際金融體系中佔據著至關重要的地位。

在一份由Libra協會發表的聲明中,也闡述了它的重要性:“瑞士提供了一條負責任的金融服務創新的途徑,與全球金融規範和強有力的監督相協調。我們正在與FINMA進行建設性對話,並鼓勵他們看到開源區塊鍊網絡成為受監管,低摩擦,高安全性支付系統的可行途徑。”

  然而,被烏力·毛勒親口否決後,一系列積極尋求瑞士對Libra監管批准的行動將被迫終止。包括Facebook聯合創始人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在內,負責該項目的官員表示,“監管障礙可能會導致該項目推遲到原定的6月份之後。”

  但至此,完全可以判斷出,在重重阻礙之下,Libra發行希望已經十分渺茫。

  數字貨幣展開全球競賽

  這頭是Libra坎坷的發行之路,另一頭卻是其他受Libra項目啟發和警醒的國家,正有條不紊地籌備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

  甚至,還有一些國家早已在此前發行過數字貨幣——2015年2月,南美洲國家厄瓜多爾就提前幫忙試了水。但其推出的“電子貨幣系統”和基於該系統的“厄瓜多爾幣”並沒有如預料般廣泛推行開來,只得在2018年3月底宣告停止運行。

  不僅如此,在厄瓜多爾之後,委內瑞拉、烏拉圭、突尼斯、塞內加爾馬紹爾群島都發行了各自國家的央行數字貨幣。可惜的是,它們都像厄瓜多爾一樣,最終草草收場。

  不過,在中國、法國、瑞典等計劃推出央行數字貨幣的國家中,不乏進度良好、有望在未來廣泛推行開來的,如已經開始進行“閉環測試”的中國央行數字貨幣。

  自2016年1月20日明確了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戰略目標後,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研發推行工作一直處於穩步進行中。 2019年12月,《財經》雜誌封面文章報導稱,數字貨幣近期有望在深圳、蘇州等地展開試點。有理由相信,中國的數字貨幣離正式推行已經不遠。

法國和瑞典的數字貨幣則在2019年12月有了重大突破:前者將很快開始測試數字貨幣,並“將在2020年第一季度末之前啟動針對該項目的呼籲”;後者則將與諮詢公司埃森哲簽署協議,為其數字貨幣電子克朗(e-krona)創建一個試點平台。

與此同時,英國正在認真考慮與其它央行聯合開發一種數字貨幣;俄羅斯正在研究多國的數字貨幣如何在其國家運行;泰國也正在考慮用數字貨幣改善銀行之間互相的清算;至於阿聯酋、沙特阿拉伯、新加坡等國家,已經試行了數字貨幣,正準備將之盡快推出。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美國、加拿大、日本、韓國、挪威等部分國家,對本國是否發行數字貨幣仍處於觀望狀態,不過在數字貨幣成為全球追隨的大熱點後,它們也在持續關注全球數字貨幣的最新發行動態。

  細數多國近況,雖然目前各自的數字貨幣推進階段不同,但以此也能判斷出,數字貨幣早已是大勢所趨,各國皆是有備而來。

  在此基礎上,一場有世界多國參與的數字貨幣競賽,開場或許已近在眼前。

  離舞台越來越遠的Libra

  那麼Libra還有沒有可能成為競爭者之一?

  回想2018年5月,在大衛·馬庫斯這個的PayPal前全球CEO帶領下,Facebook數字貨幣項目Libra工作小組誕生。其主要針對如何在Facebook這個社交平台中,應用區塊鏈技術,研發數字貨幣。

四分之一成員退出四分之一成員退出

  一年之後,關於Libra的白皮書被公之於眾。其中稱,Libra將於2020年面市,就此,這個被Facebook低調籌備的項目,引起了全球關注,因為一場貨幣的革命似乎要呼之欲出了。

  但從文章前面部分我們也不難看出,Libra在求得認可、支持、批准的道路上步履維艱。

  那麼在2020年Libra會如那份白皮書中宣稱的一樣實現上市流通嗎?其未來走向又將何去何從?業內人士就此向鋅刻度表示,“新的這一年,Libra可能寸步難行。”

首先,Facebook的數字貨幣一旦實現流通,就會涉及到一個國家的金融貨幣主權,作為國家權利的一部分是不會允許私營企業挑戰貨幣主權的,這也從美國、法國、瑞士等國家政府的表態中有了答案。但如果該項目全權交由國家監管,那企業涉及到的資本方也許並不支持,因此未來Libra何去何從,將陷入兩難境地。

  其次,全新的數字貨幣推出和流通在成本上也許也會難以承受。其中比重最大的,有業內人士認為主要是監管成本。數字貨幣作為新興產物,流通性更大,因此監管難度上會更加複雜,相關監管政策制定也會面對更多的難以預計的挑戰,種種問題必然也會讓Facebook承受重壓,在考慮清楚並拿出可行的解決上述問題的方案之前,Libra的面市也會困難重重。

  最後,隱私性和安全性,也是當前Libra前行道路中難以逾越的山丘。數字金融野蠻生長的狀態,市場混亂,相關技術還未達到成熟穩定的階段,類似隱私、安全和監管等都沒有好的解決辦法。

  落到Libra上,其體係是否安全,運行是否穩健都沒經過市場考驗無法得到肯定的答案。而按其覆蓋面來看,一旦出現不可預期的風險可能會造成世界級的災難。因此,從風險和利弊層面來考慮,對Libra來說可能是難以承受之重。

  當Facebook向世界展示那個偉大計劃之時,有人說,這一個讓所有人都能參與金融世界,用科技重新定義貨幣乃至全球經濟的充滿創意與情懷的項目。但在看似美好的背面,不得冷靜面對理性現實。

  因此,2020年,Libra要登上世界經濟舞台的可能,微乎其微。

2020年沒有Libra?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