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李斌總結自己的2019:難,但並不是最慘的人


李斌總結自己的2019:難,但並不是最慘的人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原標題:李斌沒有後台  

  文/ 郭一刀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斌哥,能用一個字總結您的2019嗎?”

  聽到主持人這個問題,李斌愣了一下思緒停頓了約兩秒,嘴裡蹦出一個字:難。

  2019年12月19日,在北京《馮侖風馬牛》年終脫口秀現場,李斌身穿一件標誌性藍色中山裝,卻看起來卻有點憔悴,他說自己已經連續發了兩天高燒。隨後他進行了一番自我調侃,“有人說我是今年最慘的人,其實我覺得不是”。

  幾天之後,2019年蔚來NIO Day在深圳舉行,從車主自黑到新車發布,從明星演唱到李斌出場作總結,幾天之前那個問題有了回應。

  發布會現場在logo下方那“萬人車主心生”幾個大字渲染下,李斌的蔚來與未來彷彿都在泥濘中裹足前行。

  A

  實實在在的好人——這是BAI(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創始及管理合夥人龍宇對李斌的評價。在龍宇看來,李斌對成功很渴望,但對個人的金錢和財富並不執著。

龍宇清楚地記得,2010年易車在做傳統媒體業務剝離時,需要裁掉一部分人,由於公司沒上市拿不出錢,李斌就想到給這部分人打欠條,拆分過程中有一些找不到出處的零散費用,他也自己全部扛了下來。愉悅資本創始合夥人劉二海2018年初曾經告訴媒體,李斌把所有存款都投入到了公司,這麼大一企業家還在北京租房。

  李斌這種寧願自己吃虧也不讓別人受連累的好人,對於投資人來說,無異於撿到一個活寶。如同你在賭博時,只要他兜里還有錢,就會幫你買一份保險,生意怎麼算都不虧。李斌當年以個人名義扛下易車所有債務,賠上青春賭出了名氣,與“好人”結下不解之緣。

  事實上,李斌好人形象的體現不僅僅在易車,蔚來才是他將好人性格發揚到極致的一家公司。

  至少,蔚來的企業文化就有好人性格的體現。一位蔚來前員工告訴字母榜(ID:wujicaijing),李斌或者秦力洪每天都會給當天過生日的員工發祝福郵件,如果員工是他們的微信好友,還可能通過微信一對一發送祝福。

  實際上,由於蔚來和騰訊走得近,蔚來的企業文化在一些地方與騰訊一脈相承,而騰訊的文化本質上也是一種好人文化。騰訊內部有KM論壇鼓勵員工對產品細節進行吐槽,蔚來內部則開發了speak out鼓勵員工吐槽,只要不是造謠或罵髒話,即使對李斌本人質疑也不會被刪除。

在那篇《那些離開蔚來的年輕人》一文中,儘管有部分人不看好蔚來,但幾乎所有接受采訪的蔚來員工都給李斌發了“好人卡”,認為他人很nice,對誰都很好。

  B

  李斌的好人形象,為蔚來創立早期加分不少。

“你扣動扳機時,我會第一時間投資”,那句堪稱2013年互聯網圈最暖心​​的行話,是在李斌願意自掏10億腰包投入到造車項目中後,雷軍才表現出慷慨激揚。

  雷軍很喜歡敢於拿出自己積蓄的創業者,他認為只有自己掏錢了,創業者才會有動力,而李斌一上來就願意拿出1.5億美金,在雷軍看來是很難得的。

而在這一輪融資中,蔚來一共募資3億美金,除了李斌的1.5億美金,還有劉強東、騰訊、李想、紅杉資本和高瓴資本這5家每家各投資3000萬美金。

雷軍和李斌雷軍和李斌

這一次,李斌好人形象的體現,主要在於他並沒有為自己要創始團隊的股份,而是根據投資比例獲取個人股份,即由於李斌出錢是其他5家之和,此輪融資完成後,李斌的持股比例也是其他5家之和,這為他在資本市場掙得了好印象。

  在與媒體的交流中,李斌也表現得平易近人,沒有任何架子。如果有汽車媒體記者轉發蔚來相關的文章到朋友圈,CEO李斌或者總裁秦力洪看到還可能進行評論或感謝,這也讓人在媒體圈有一批忠實的支持者。

一位資深汽車記者告訴字母榜(ID:wujicaijing),蔚來早期有一次辦活動,給媒體記者的邀請函是一個音頻鏈接,當記者們各自打開鏈接一聽,是李斌本人親自錄音念出記者的名字:“XX,你好,我是李斌,歡迎來到……”。很多記者聽完之後會覺得這樣的邀請確實很真誠,自己很容易被打動。

  曾經有一位汽車媒體記者要寫蔚來的負面報導,他的一位同行兼好友得知後,勸說對方手下留情,蔚來沒有大家說的那麼糟糕,而後者正是李斌的忠實支持者。

  最能體現李斌好人性格的地方在於他對待車主的態度。蔚來上市的時候,在IPO招股書中,李斌宣布將捐1/3股份成立用戶信託基金,讓蔚來車主參與討論並提出如何使用這些股票的經濟收益,這為他掙得了很多忠實粉絲。

蔚來IPO蔚來IPO

整個2019年他去了全國40幾個城市與各地車主交流,或者請大家吃飯聊天,他還會每天出現在蔚來App與用戶進行線上交流,很多人看到一位身家幾十億的大佬竟然如此平易近人,很容易就被圈粉,而這為蔚來帶來的好處也是實實在在的。

  根據蔚來近期披露的公開數據,蔚來新車主有45%都來自老車主的推薦。由於蔚來對車主好,很多車主也進行了正向反饋,最近幾個月,全國有十幾個城市的數十名蔚來車主都自掏腰包花錢為蔚來投放廣告。比如11月1日,上海ES6車主郜憲博更是自掏腰包,包下上海強生出租公司所有出租車大屏為蔚來投放廣告。

  C

因為李斌對誰都好,上至政府部門、合作夥伴、投資人,下至基層員工、媒體記者、車主,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中央空調”,導致他只能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交友原則。這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好人形象讓他在廣結善緣的同時,卻也很難有自己關係很硬的後台。

  很多不懂李斌的人會說,李斌能夠拉來馬化騰、劉強東、雷軍、張磊、沈南鵬這樣的大佬投資蔚來,這不就是會搞關係嗎?但事實並非如此。一位與李斌熟悉的人士告訴字母榜(ID:wujicaijing),李斌與這幾位大佬並沒有太多私交,同樣是“淡如水”的合作關係,這也是為什麼蔚來在2019年最關鍵的時候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支持的原因。

反觀雷軍投資的另一家新造車企業小鵬汽車,由於其董事長何小鵬與雷軍一直是關係很鐵的好友,因此在小鵬汽車今年最困難的時候,雷軍的小米前不久直接領投了小鵬汽車最新一輪4億美金融資,可謂是雪中送炭。

  從雷軍在自己投資的兩家新造車公司上的不同態度反映出,李斌淡如水的好人性格並不能在關鍵時刻為自己加分。畢竟,真正需要別人真金白銀支持的時候,要么你有足夠強的實力,要么你們有足夠硬的關係。

  2019年蔚來最困難的時候,曾經聲稱是李斌“好兄弟”的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卻選擇拋售持有的大多數蔚來股票。試想一下,如果真的是“好兄弟”,這樣的舉動是很難想像的。

  曾經有蔚來車主打趣說,原本以為李斌肯定有很硬的後台,直到上海市引入特斯拉,導致蔚來已經動工一年多的工廠流產,才發現李斌根本就沒有什麼後台。

  正是李斌這種“淡如水”的交友理念,讓蔚來從頭到尾真正經歷了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D

  事實上,好人形像已為李斌帶上了枷鎖。由於平易近人,照顧他人感受,他每天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回复微信好友或蔚來App上的私信,尤其是蔚來車主發來的私信,他幾乎一有時間都會進行回复,這也讓他很少有休息的時間。

  有同事曾建議李斌請一個助理來幫忙回复蔚來App上車主發來的私信,他說這會顯得不真誠,直接予以拒絕,但這確實會消耗他大量的時間,每天都疲於奔命。

  對於外界的負面輿論,李斌的容忍度一直很高,他經常對同事說,“只要不影響車主情緒,這些質疑和罵聲都是很正常的,世界並不欠你一個理解。”

然而,了解李斌的自媒體人知道他是個好人,缺乏殺伐決斷的狠勁,因此黑起蔚來也是不遺餘力,因為其知道,就算鬧到法庭,大不了再給蔚來和李斌道個歉,這事也許就過去了。

李斌曾在易車的一位下屬劉越就很了解他,劉越做了一家汽車自媒體“軾界”,多次寫文章質疑蔚來,偶爾出現無中生有的報導,李斌也沒有急眼,直到對方再三批評蔚來,最後鬧到了法庭。

  據劉越自己講述,為了表示的誠意,李斌親自出面與他深聊了數小時,最後還是不歡而散對簿公堂。最狗血的劇情莫過於,雙方庭審期間,劉越又發了一篇《蔚來正與多家律所洽談破產清算》的文章,瞬間引爆輿論,直接導致很多車主改變購車意向。

  直到蔚來聲稱其涉嫌犯罪已報案,劉越才主動刪除該文章。 2020年1月1日,劉越正式通過“軾界”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發佈公開信向蔚來致歉,聲稱其在11月13日發布的《蔚來汽車正與多家律所洽談破產清算》一文的內容是沒有事實和證據支持的,關於蔚來汽車向其律師團隊及其他律所詢價的情節是自己編造的。

  蔚來尚未針對此事做進一步回應。一位熟悉李斌的人士告訴字母榜(ID:wujicaijing),以李斌的好人性格,面對自己的前同事,他不一定能下狠心真的將對方送進監獄,此事很可能就此不了了之,但這家自媒體給蔚來帶來的負面影響,卻很難清除。

  類似的事件發生過不止一次,導致蔚來的聲譽受到很大挑戰。由於負面太多,多數人心中對蔚來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是一家很不靠譜的公司,或者是一家即將要倒閉的公司。儘管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斬釘截鐵,但很多人已經沒有更多興趣去進一步了解真相。

  E

  商場上好人能不能當?能。然而創業畢竟不是做慈善,賺錢才是王道。當我們評價創業者李斌時,應該以他取得的商業成績作為評判標準,而不是道德品質,諸如他是不是好人。至少從目前來看,好人性格給他帶來了不少便利,但他也因此失去了很多。

  在2019年12月28日的蔚來NIO Day上,所有車主去現場都是自掏腰包,還需要拿積分買或抽門票。 “有些人可能沒搖上號,這個挺讓我感動的,沒有用戶我們走不到今天,他們也能讓我們走得更遠。”李斌說。

  在車主眼裡,蔚來的服務口碑確實好。有一次,在J.D.Power頒獎現場,蔚來執行副總裁沈峰被幾位汽車界老朋友問了一個問題:“服務方面蔚來樹立了一個極致標杆,一旦你們做大,其它廠家怎麼辦?”

  好人邏輯下產生的服務無微不至,的確能讓李斌收穫感動和自豪,但更多時候,這套邏輯只僅僅適用於真正買車的用戶。

李斌總結自己的2019:難,但並不是最慘的人 2

  在上海的一家蔚來中心,夏天經常會看見一些大爺大媽進去吹空調,汽車銷售沒上去不說,她們吃完拿完後,還會撂下一句:你們是不是傻?將銷售門店開出了“宜家躺”那種效果,讓人哭笑不得。

  今年8月,那群離開蔚來的年輕人親自為李斌頒發了“好人卡”,這既是對李斌個人品格的肯定,也是對他管理能力的質疑。他們說了多少李斌的好,也同樣說了蔚來內部多少的壞,不禁讓外界感慨萬千,好人真的難當。

  譬如,以前每名蔚來員工每年都有3000-4000專款旅遊基金,員工出差公司一條龍安排,機票、星級酒店、飯補、交通補面面俱到,比福利院還靠譜。

  後來,蔚來缺錢了,也找不到投資人了,員工們更多討論的是,下個月公司還有錢發工資嗎​​?就在前不久,蔚來調整了發薪日,本來應該屬於正常調整,但內部員工卻向媒體爆料,懷疑蔚來發不出工資了,導致當晚其股價大跌。

  好人難當。在戀愛中被發好人卡意味著出局,當企業家被發好人卡也意味著某種程度上的失敗。

  李斌在2019年被市場和輿論雙重“教育”後學到:對於惡意抹黑蔚來的自媒體,該起訴就起訴。

  為了活下來,蔚來對員工的好也在2019年有了明顯的縮水,比如員工在一線城市出差,酒店標準從900元的降到700元,最後降到瞭如今的400元。

  事實上,最近幾個月,由於蔚來對車主的好,導致其口碑不錯,銷量大漲,進而股價也跟著暴漲,出現一種向好的苗頭。但要說這是好人的勝利,還言之過早。

  畢竟,隨著汽車銷量的上升,蔚來當下的燃眉之急已經不是銷量,而是融資。何小鵬有雷軍這樣的鐵哥們力挺,李斌也需要找到自己的“白衣騎士”,沒有了錢,再多的好人情懷也於事無補。

  中國一些企業家每當遇到問題,就會在革命著作中找尋辦法和出路,李斌最近就在讀《長征》。

  蔚來成功渡過了極為艱難的2019年,但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2020年也許會更加艱難。除了需要融資,行業競爭也將更加激烈。由於蔚來EC6和特斯拉Model Y定位接近,一中一美兩家公司將在2020年進行最為直接的對決。此一戰,將決定好人李斌能否在汽車江湖真正立足。

李斌總結自己的2019:難,但並不是最慘的人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