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六哥

  来源:陆玖财经

  号称从来不做广告的老干妈,最近因为广告,惹上了麻烦事。

  6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披露: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民事裁定书,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00元的财产,理由是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2

  随后,老干妈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老干妈“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老干妈已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3

  老干妈官方公众号在7月1日转发了贵阳市警方的通报:初步查明曹某等三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4

  7月1日下午,腾讯官方回应此事称: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欢迎广大网友踊跃提供类似线索,通过评论或私信留言。我们自掏腰包,准备好一千瓶老干妈作为奖励。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5

  腾讯的这一表态迅速引发一群官方账号的狂欢,在B站上,各大公司组团来安(chao)慰(xiao)腾讯,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

  啧啧啧。这真算得上魔幻事件了。

  原本餐桌上的下饭菜与电脑手机上的企鹅,八竿子打不着,现在却因为广告费引发这样一场闹剧,这让九妹不禁想起2年前发生在比亚迪身上的广告门事件,所不同的是,老干妈和腾讯这出闹剧里的“李娟”这么快就被揪出来了。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6

  2018年7月12日,比亚迪官方发布一则《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业务的声明》,其中称2017年5月,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随后伪造比亚迪公司印章、冒用公司名义开展业务。

  比亚迪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以李娟涉嫌伪造其印章及合同诈骗罪向上海警方报案。据称,该广告门事件历时三年,涉及至少25家广告供应商,累计金额高达11亿元。受损失的广告公司、活动公司坚称,比亚迪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广告的执行,但比亚迪公司却坚称,李娟冒名,与公司无关。

  比亚迪的名声,至今在中国的广告和公关活动界臭了大街,没人再敢接你家的生意啊。

  无独有偶

  在2020年疫情尚未结束,公关、广告行业受经济周期影响,面临欠收的大背景下,又突然爆出老干妈与企鹅腾讯之间的广告费诉讼案。这里面的原委,应该是故事多多。

  我们知道,老干妈采取“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公司每天卖出200万瓶辣椒酱,2014年销售收入接近40亿元,实现利润9亿元,而据多家媒体报道,老干妈2016年产值已达45亿元。2019年老干妈的营业收入50亿元。虽然面临疫情,但像方便面、辣椒酱这类生活必需品,受到的影响应该不大。

  公开资料显示,“老干妈”是陶华碧白手起家创造的品牌。1996年,陶华碧董事长在贵阳龙洞堡创办工厂生产风味豆豉产品,如今“老干妈”已经成为大众熟知的辣椒调味品品牌。老干妈是真正靠产品口碑赢得消费者的品牌。据说,在美国监狱里,老干妈和香烟、马应龙并称三大硬通货。

  天眼查显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有两位股东,李妙行持股51%、李贵山持股49%,其中李贵山是陶华碧长子,李妙行是陶华碧次子,陶华碧本人则退股担任董事长。

  从目前已公开的信息看,老干妈第一时间回应舆论关切,第一时间转发官方权威消息,打消了外界的质疑。虽然一直以来都号称不做广告,但老干妈这次的公关表现可圈可点。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7

  相比之下,对面的腾讯却有点笑不出来了,连官方微博都自嘲: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

  总结

  目前来看,无论这场闹剧如何收场,老干妈已经赢了。这一轮大手笔的免费广告,就算是白嫖了。不知道时下的比亚迪心中做何感想,会不会有点羡慕老干妈呢?

老干妈白嫖QQ千万元广告 难道要成比亚迪第二? 8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