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网易弱冠,丁磊追梦


网易弱冠,丁磊追梦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焦丽莎

  来源: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

  丁磊相信,一个人如果真正热爱一件事,你会愿意花时间主动去思考、学习和自我成长。即使生活给你开了困难模式,你也会哭着打完。正如德鲁克所说,“知识工作者要成为自己的CEO”。

  “网易第一次上市是2000年在纳斯达克。当时很多人问我,你对29岁上市有什么感受。我记得我说了一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今天我依然是相同的感受。”

  香港上市的致辞中,丁磊提到,“我很喜欢一首歌,叫《追梦人》。很多人从这首歌里,听到了惋惜、遗憾。我觉得,我听到了很大的能量:一个人就算是在很恶劣的环境里,依然可以对生活保持热爱,坚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创业23年,上市20年,网易在非议中长大,丁磊却从很少主动解释。

  直到二次上市前夕,他用一封致股东信回应一切,“热爱”是他口中的高频词。就在6月28日网易上市20周年这一天,丁磊将“热爱”写进网易的企业文化中。

  似乎,上市带给丁磊的成就感,远不及对生活的这份“热爱”。毕竟他说过,“金钱带给我的幸福感占比,可能5%都不到。”

  过去的20年间,网易的变化也足以诠释这份热爱:股价涨幅超过90倍,年回报率达25.8%。数次穿越经济周期,多次险象环生,二次上市后的网易,丁磊更是信心满满。

  丁磊相信,一个人如果真正热爱一件事,你会愿意花时间主动去思考、学习和自我成长。即使生活给你开了困难模式,你也会哭着打完。正如德鲁克所说,“知识工作者要成为自己的CEO”。

  丁磊“回应”一切

  网易的企业文化是什么?问100个网易人,可能会得到100个不一样的答案。

  过去,网易很少提及企业文化。丁磊说,网易刚成立时,我们只有热爱,连企业文化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被很多人质疑,你们干嘛要做一家互联网公司,这怎么挣钱?

  很多年前,丁磊去以色列,其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就像一个“硅谷”,里面的年轻人动力十足,都在创新。

  他很好奇,是什么力量促使这个国家有这么向上的动力?是犹太人留下的文化的力量。即便被灭国2000年,再复国,依然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企业也是如此。

  那是丁磊对企业文化最深刻的一次感知。那么,网易的文化是什么?这个问题,丁磊用了23年找到答案。

  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网易准确的踩中了PC互联网时代的每个节点,第一批在纳斯达克上市,最早发现短信增值服务,最早进入网络游戏行业等。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易却徘徊在聚光灯之外,公众不断质疑其战略、速度甚至边界。从门户率先转型游戏,没人觉得网易能成功;无论是创立网易考拉,还是最终卖掉,都不被理解。

  一度,网易成了一家外界“看不懂”的公司。总有人问丁磊,“为什么网易一会儿做游戏,一会儿做音乐,一会儿养猪,一会儿做电商,这些业务的共同逻辑是什么?”

  二次上市之前,在第一封致股东信里,“热爱”两个字被丁磊多次提到。他说,当你用“用户”、“热爱”这些关键词去检索网易的过去时,再也不会说看不懂网易。

网易香港上市网易香港上市

  信中写到,我们将“网易”这个久经时间考验的品牌带回中国。我相信,立足于这个我们熟悉无比的市场,离我们的用户更近,热爱将迸发出更大力量。

  对于战略,丁磊曾多次坦言,这是一个被玄学化的概念。比起战略,他更看重产品本身。启动一个新业务之前,通常会自问:这个产品是否解决了用户的真实需求?我们是否热爱这个事业,并有足够能力做到更好?

  2000年是网易最艰难的时刻,也是在这一年,网易确定了公司的精品战略,此后的20年间不曾改变。丁磊说,我们可以用近20年打磨一款游戏,也可以用数年之力做一款音乐App。

  事实上,网易新闻、网易味央、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等等,都诞生于此。丁磊从不怀疑,“网易是一家有品味的、创新的科技企业。”

  “网易出品,必属精品。”丁磊希望大家都会认同这句话,就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新片,你不会错过;就像索尼的电器,品质不会差到哪里去。网易对品味是有要求及追求的,这是与其他互联网公司最大的差别。

  丁磊在致股东信里说,我们希望做这样的产品:当团队提起产品时,充满自豪和骄傲;当用户使用产品时,由衷地喜欢,甚至炫耀。这种对产品的高调,可能会迎来竞争对手的追赶、模仿、甚至打击。但也会逼迫我们团队思考,如何继续领先。

  媒体人程苓峰评价他,“如果说谁是中国互联网上最保守、最有耐性、最可能活上一千年、等着先烈们都死光了才去收拾战场的,那一定是丁磊”。

  相比之下,陈天桥这个曾经与丁磊在游戏行业狭路相逢的对手,程苓峰的评价是,“如果说谁是中国互联网上最有抱负、最有野心、最可能通过一个先入为主的宏大战略一统江湖的人,那应该就是陈天桥。”

  但有趣的是,十年过去,“有野心”的陈天桥已退出互联网舞台,“动作慢”的丁磊却活跃在舞台中央。

  丁磊曾多次提到《基业长青》,“没有任何一家伟大的公司一开始就拥有伟大的梦想,但一定会有一个核心的价值观和超越赚钱的使命感,这样企业才能做得长久。”

  “在赚钱之外,要持续地为世界带来一些美好的改变;在理想和现实冲突之时,要尽可能对理想多偏袒一点。”丁磊说,这是网易的执念。

  底牌与底色

  丁磊的创业史,是一部在危机中不断创新的商业史。

  1997年网易成立不久,就推出中国第一个免费的中文电子邮箱。163的域名来自丁磊一次梦中惊醒,“为什么不用数字表示域名?”这是全世界公认简单好记、又适用于重要电话的号码,于是163、126、188等邮箱域名被注册,沿用至今。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网易电子邮箱注册用户总数超过10亿。

  1998年,门户网站的热潮席卷互联网,网易在建立门户的过程中,埋下了创新的种子。

  当时的丁磊意识到,用户除了获取信息,还有交换信息和观点的需求。网易提出让门户有“互动性”,日后,网易的跟帖评论成为互联网的一大特色。

  丁磊认为,关注用户、敢于创新这些隐形竞争力,后来也在关键时刻拯救了网易。

创业初期的丁磊创业初期的丁磊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两年时间,纳斯达克指数狂跌八成,无数公司的股票变成废纸,7500亿美元的资产和60万个工作岗位蒸发,只有不到一半的互联网公司活下来了。网易的股价上市以后一直处于低位,甚至逼近退市边缘。

  当时,电信公司推出无线增值业务移动梦网,即通过手机代收费,由电信运营商提供增值接口,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运营商在用户的手机费和宽带费中扣除相关服务费,运营商和SP按比例分成。

  丁磊很快捕捉到这一业务的盈利空间,并将赌注押在SP业务上,网易活下来了。与此同时,网易发布第一款游戏《大话西游》。

  2001年秋天的那个下午,丁磊和周星驰出现在北京嘉里中心的网易会议室,后者作为这款游戏的代言人广受关注,但行业并不理解,游戏业务能拯救门户网站?所有人都认为“丁磊疯了”。

  丁磊有自己的算盘。2001年,Sony和EA公司开发出的图形网游让他看到游戏行业的前景,网易收购广州天夏公司,以这家公司研发团队为核心开发了《大话西游》系列。

  2002年8月,网易盈利了!虽然这份2002年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网易只盈利了3.8万元,但对于因互联网泡沫破裂而受挫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是走出寒冬的关键信号。

  网易迎来第二次重生,2003年市值突破百亿美金。

  事后丁磊回忆,“举步维艰中,我们沉下心来开拓新业务,发掘了网民精神消费的新需求,这才决定进军互动文娱产业,通过自主研发精品,走出了一条差异化发展路径。”

  就在此时,丁磊调转船头,制定网易的“精品战略”,亲自抓游戏产品质量和体验。比如《天下2》和《倩女幽魂》,前者研发六年,期间一次回炉、两次迭代、一年内测,耗掉过亿资金。后者同样在回炉后,实现长达十年的游戏生命周期,远高于行业平均的两到三年。

  以创新精神打造差异化产品,以匠心精神打磨好产品,近20年的发展,网易形成了独特的产品文化。

  “他们打造平台。我在做事。

  他们复制成功。我在做事。

  他们运作资本。我在做事。

  我就是认真做好一件一件的事。”

  丁磊曾给网易游戏做过这样的广告,其同样适用于网易有道、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等产品。

  2013年推出的网易云音乐,主打发现和分享的云音乐,抓住用户的痛点,上线后迅速崛起,如今已拥有超过8亿用户。

  就在今年1月,丁老板在内部管理层会议上被问到,未来对云音乐最大的威胁是什么?他的回答是,怕大家失去了对音乐的热爱。如果我们不热爱音乐,我们没有尽心尽力为音乐人考虑,为用户考虑,那我们自己就是云音乐最大的威胁。

  网易升级后的价值观中,特意提出“0到1是创新,从1到1.1也是创新”,背后的意味是,创新不是爱因斯坦、乔布斯等人的专属,而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渐进式改进和微创新。

  丁磊常说,大胆地创新,但一定要小心求证。

  重估网易

  “看吧,我们又活过来了。”

  2002年年初,网易在纳斯达克复牌,股价重回1美元以上。那晚,丁磊兴奋的请同事喝酒,他激动地喊了起来。

  从15.50美元发行价到重回1美元,年轻的网易经历了太多。

  2000年7月,三岁的网易登录纳斯达克,不同于当年的老大哥新浪上市首日大涨,网易遭遇了跌破发行价的待遇。

网易美股上市网易美股上市

  网易上市当天,开盘后一度升到17.25美元,随后直线下跌,最低跌到10.625美元,并收盘于12.125美元。此后,互联网泡沫破灭,网易股价一泻千里,2001年最低时,每股只有0.51美元。

  20年后的今天,网易每股价格超过400美元。丁磊自信地说:“在过去的20年里,每年的资本回报率都超过20%。在中国只有两家,一家是茅台,另一家是网易。”

  在纳斯达克上市的20年间,网易的增长之稳实属鲜见。

  2000年IPO至2020年5月22日,网易股价(不计入派发股息)年化回报率高达25.8%,算入派发股息的持股整体年化回报高达26.2%,远高于大市平均水平。同期20年内,各大股市指数年化回报率均不足5%。其中,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年化回报率约为4.5%,标普500指数约为3.7%,恒生指数约为1.7%。

  即便如此,被低估,依然是中概股多年的困扰。

  以网易为例,外媒Seeking Alpha观察认为,在过去15年中,网易的游戏收入和自由现金流一致处于增长模式。但是目前网易美股市盈率在17倍左右。美股和A股游戏公司平均市盈率均在20倍以上,相比之下,网易的市盈率明显处于低位。

  利好早在两年前开始释放,2018年港交所宣布新订《上市规则》,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此后,引发内地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大潮,中概股为扩大资本市场影响力,也在陆续回归。

  根据公开披露,网易港股上市全球发售1.71亿新股,募集资金净额超过200亿港元。

  今年6月,网易在香港的二次上市,将为网易提供更多进入资本市场的机会,特别是亚洲资本市场,亦可吸引更广泛的亚洲及国际投资者。

  网易的价值,正在被重估。

  在网易的估值判断方面,玖富证券研究部研究发现,2020年一季度,网易净利润增长49%,估值25倍左右较为合理,目前估值不到20倍,也存在上升空间。

  在高盛6月3日研报中,将网易目标价由375美元上调至433美元,维持“买入”评级。

  在高盛看来,随着网易继续扩大其国际足迹,网易与全球游戏工作室、IP所有者会继续共同开发新的项目。其次,在新冠疫情之下,得益于更高的在线教育渗透,网易有道的快速增长,从而推动集团长期的结构变革。云音乐的快速增长,提供了差异化的用户体验,打造了创新业务的健康势头。

  华盛证券认为,总体来看,网易的经营策略非常稳健,聚焦在拥有核心竞争力的网游,云音乐和有道也有望成为中长期增长点。网易财务杠杆运用充分,收入、盈利、净资产收益率长期来说都非常良好,就估值而言,相比较同行业其他公司,网易的估值非常有吸引力。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丁磊说,创业23年,他最认同这句话,做正确的事,把它做好,前程自然而然会到来。

  他很清楚,市场上的竞争是没有公式的,也没有标准答案。如果想要在未来的社会竞争里胜出的话,第一是要找到自己的兴趣,第二还要有终身学习的热情和追寻梦想的勇气。

网易弱冠,丁磊追梦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