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渣渣郡

  來源:X博士(ID:doctorx666)

  前些天我無聊,就開始清理手機通訊錄,在過程中,發現了一個曾經熟悉的名字。

  姑且管她叫小一好了。在印象裡,她是典型的雙魚座女孩,會在北京下大雨時,半夜開心地給你看雨水沒過腳麵的可愛傢伙。更重要的是,她不但好看,還特會穿,特有日劇女主角的樣兒。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2

  不過在她結婚之後,聯繫就少了。

  在最後一次聊天中她告訴我,她有點產後抑鬱症,常常會有自我了結的念頭。因為覺得沒人理解,所以她常常在微博小號和一個叫“走飯”的微博上評論留言,宣洩情緒。

  我發現,這裡是有抑鬱情緒和自殺傾向者的樹洞,既有絕望的留言,也有關心的引導。這些信息,共同描繪出了類似永恆戰場的畫面,既有艱難、絕望,亦有光。

  1

  絕望的樹洞

  走飯,意為行屍走飯,走飯微博的所有者,是一位重度抑鬱症患者。

  2012年3月18日,在距離畢業答辯還有一周的時候,她在微博上留下了 “我有抑鬱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沒什麼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拜拜啦。” 便在宿舍自縊,毅然決然地離開這個世界。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3

  時至今日,它在2012年發布的置頂微博已有超過160萬條留言,而且每月還正以6000的速度增加,但從冷冰冰的微博數據來看,她是一個網絡紅人。

  但現實中,卻沒有多少人能精準地描述出她的全貌。

  就連彼時同窗4年的同學,對她的印像都是模糊的:只記得她走路不看人,常愛發呆,是個沉默、安靜的人。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4

  但在虛擬中,了解她的人卻要比現實中多得多。

  走飯的微博大多在50字以內,描述多是生活隨感;因為筆法乾淨利落、短促有力,還帶有獨特的憂傷。所以感染力十足,因此她的粉絲也把這種文體稱作走飯體。

△ @走飯微博的一些經典語錄@走飯微博的一些經典語錄

  從2009年12月29日到2012年3月18日,走飯在自己的賬號裡一共發布了1896條微博,平均每天發布1.88條微博,每條平均35個字。在她的微博中,充斥著孤單、悲傷和陰鬱的情緒,用白描的手法勾勒出她對於生的痛苦。

  從曾經的信息來看,鮮有人知道走飯一直服藥,更別提知道她一直跟抑鬱症對抗了。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5

  一直以來,她都渴望在網絡上尋覓知音,渴望著被人關注、理解。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6

  在常人看來,在社交平台上愛說話,似乎是一種充滿活力的表現。

  但在走飯的微博上,看上去調侃的文字,卻表現出一種不被人理解的孤獨感。就像是在一顆被拋棄的孤獨星球上盲目穿梭,周圍充滿著求生的悲鳴和孤獨的自說自話。

△ “好想有人聽一聽我心裡的難過,學校的心理諮詢室等了十幾天才通知我可以去了,醫院的也是要過七八天可以去。”“好想有人聽一聽我心裡的難過,學校的心理諮詢室等了十幾天才通知我可以去了,醫院的也是要過七八天可以去。

  當希望幻滅、求救無緣之時​​,死亡對於她來說變成了一種解脫。

  但,這件事卻讓社會注意到了抑鬱症的問題,就連《人民日報》都在2012年6月5日的14版上討論了走飯事件。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7

  走飯事件之後,走飯體開始被視為是青少年自殺傾向的一個例子。學者們也開始從鑑別和乾預青少年自殺傾向的角度研究,加以分析。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8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這個生前在現實世界幾乎透明女孩,在她逝去之後,她的微博卻成為了承載無數人安放絕望情緒的“樹洞”。

  2

  要有光

  在5000多頁的留言板上,人們自說自話式地談論著自己工作的失意、人生的不順利、感情的崩壞。這些痛苦的語句,讓這裡變得愈加像座深淵,深不可測。

  雖然,留言的出發點不盡相同,但有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出現不同程度的抑鬱症徵兆。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9

  但在國內,抑鬱症卻沒得到應有的關注。

  人們常常把抑鬱症的表現視為矯情、毛病,而忽略它的病理性,堅信心理狀態是可以被調控的,是可以通過歷練變得堅強的。

  而這種人定勝天的思想,卻讓患者更感孤獨,把抑鬱視為軟弱、視為恥辱。他們知道自己的難過不會被理解,所以只得在一個角落表達自己的看法。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0

  因為家庭問題,張焱冰(化名)曾經在2011年左右陷入抑鬱症,不上學、天天躺在家裡發呆。他的家人覺得他只是叛逆了,想用粗暴的教育試圖給他拉回正軌。

  但這種做法反而加劇了他的抑鬱情況,他告訴我在那一陣:自己的家人不理解自己,讓他活著特別痛苦,開始自殘,一心求死。

  在那時,他覺得心理醫生的治療是沒用的,因為說話太虛不接地氣;跟家人朋友聊也是沒用的,因為他們只會說些“都會好”之類的片兒湯話。

  他和許多抑鬱症患者一樣,渴望被幫助,卻又不知道該去哪才能得到幫助。

  “那會兒,我就是睡覺,在QQ空間裡罵罵街,去走飯微博抱怨一下,哭一通……呃,就是生扛過來的。” 在電話裡,他告訴我當時走出抑鬱時的過程,平淡的沒有一絲波瀾。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1

  他覺得,即便在局外人看來走飯的微博就像是充斥著抑鬱情緒的黑洞,沒有一絲光亮。

  但對於抑鬱症患者來說,走飯的評論區,就是他們傾訴的樹洞,是唯一袒露心聲不會被視為脆弱的地,就像一座抱團取暖的廣場。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2

  走飯留言中的抑鬱群體,不過是中國龐大抑鬱症患者群的一個縮影。

  世界衛生組織2017年數據顯示,中國有超過5400萬的抑鬱症患者,相當於100人裡就有4個抑鬱症患者。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3

  如果把抑鬱情緒也算入統計的話,這個數字則變得更加驚人。

  根據2018年《中國城鎮居民心理健康白皮書》數據顯示:我國城鎮居民心理健康情況調查中,有73.6%的受訪者處於心理亞健康狀態。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4

  這些理性數據延伸出來的現象,則更令人悲傷。

  中國每25萬左右自殺人群中,一半以上是抑鬱症患者。幾乎每20秒,就有一人因抑鬱症自殺。

  如果你要還不信這個數字的話,你只需要去一些App裡隨便搜一下關鍵詞,或許就能體會到,抑鬱情緒在這個時代有多常見。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5

  在某雲搜索“抑鬱”、“致鬱”之類的關鍵詞,

  往往能搜到一些播放量極高的歌單

  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走飯微博的現像以及影射出來的龐大抑鬱症群體,其中就有一些有能力的人決定通過科技,來幫助這些人。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6

  2014年,中國科學院心理所計算網絡心理實驗室負責人朱廷劭發起了心理地圖PsyMap項目。

  PsyMap通過網絡爬蟲整合走飯留言信息後,再通過AI對留言進行分析篩查,最後,再由志願者對有自殺意向的人進行心理危機干預,試圖在他們走向終結之前挽救生命。

  從2017年正式上線至2019年10月,心理地圖PsyMap共計給4222人發送了乾預私信,接到信息的人,有人感謝、有人罵,還有的人已經離世。

  私信內容是一個調查問卷,必須要填完才能進入志願者的幫助環​​節。流程話術雖顯拙樸,但卻也有效果:每天18:00-22:00,志願者便會兩人一組輪流跟填寫過問卷的用戶聊天。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7

  他們的默默努力並不是無用的,在微博上,越來越多的志願者開始加入他們。而那些被陰霾纏身的人,也在它的努力下,一步一步走出抑鬱。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8

  但心理地圖並不是獨行者,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試圖通過AI技術和網絡結合,幫助抑鬱症患者。

  2018年4月2日,由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人工智能係教授黃智生開啟了“樹洞計劃”。

△ 黃智生黃智生

  樹洞計劃尋找瀕臨危險的抑鬱症患者的邏輯跟心理地圖相差不大,都是利用AI進行篩查、分級,而後介入。

  但有所不同的是,樹洞計劃的自殺危險程度分級更為明確。

  十級為最高級,即自殺正在開始;九級則是有明確的自殺計劃。隨後幾級以悲觀厭世的程度依次遞減,在6級以下,志願者一般不會直接介入。

△ 樹洞計劃的自殺危險程度分級樹洞計劃的自殺危險程度分級

  此外,樹洞計劃的範圍要比心理地圖更廣,介入方式也更溫柔、更巧妙。

  一位嚴重的抑鬱症患者,認為心理地圖的介入形式沒有考慮到他們的感受,問卷的步奏有些機械,更像是望聞問切。

  而樹洞計劃則是在分析之後直接進入志願者介入。“他們不跟你聊什麼,要好好活;就是跟你聊平時喜歡的東西,可能是他們根據微博上的信息分析出來的吧。她覺得這種陪伴很溫暖。

△ 樹洞計劃的篩選程序樹洞計劃的篩選程序

  偵測用AI,但真到緊急時刻,定位卻需要志願者親自分析。

  現在樹洞計劃的志願者共有600人,在過去的一年半時間裡,救回了700位輕生者。從某種意義來講,這是一場與死亡對抗的戰爭,是一場持久戰。

  因為失戀要上吊、因為沒錢要跳樓,這些你只隔著屏幕看見、聽見的故事,在志願者群裡每天都要上演。

  在接受BBC採訪時,一位加入樹洞計劃救援隊一年半的資深志願者總結“救援既需要運氣,也需要經驗”。

比如,為了救一名試圖在酒店自殺的患者,他們根據網上信息找出了8家相似的酒店,由於沒有主動權,所以只能跟前台一個個詢問,最後他們還是通過前台的語氣變化才確定位置。

△ 這位志願者每天要跟8位救治者聊天,這已讓她相當疲憊這位志願者每天要跟8位救治者聊天,這已讓她相當疲憊

  但救回來也只是他們幫助嚴重抑鬱症患者的第一步,在未來他們要與輕生者建立聯繫,每天陪伴、心理疏導,問問他們今天有沒有按時吃早飯,有沒有不開心。

  這對於志願者來說也是他們的苦路。

  朝夕相伴的時間長了,就沒有人再希望曾經照顧的“他”再出事,而對於敏感群體來說,他們溝通技巧的稍有欠缺,很有可能再次傷害到敏感的抑鬱症患者。而當有時抑鬱症患者的傾訴太過激烈、洶湧;有時一而再再而三刨出來的終極問題,也會讓他們耐心全無。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19

  如何幫助這些抑鬱症患者重新回歸社會,也是他們考慮的現實問題。

  黃智生希望把線上的樹洞計劃跟線下的康復中心結合,做成一套產業,為這些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工作,他們需要投資。

  當AI介入抑鬱症治療的新聞開始走進大眾視野以後,一些藥廠、公司、機構開始找到黃智生,希望通過他們向被偵測到的抑鬱症患者推廣藥物、醫療服務。但都被黃教授婉拒,因為他知道什麼比變現更重要:“生意是生意,救人是救人”。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20

  每天樹洞計劃能救助1-2個輕生者,但對於網上龐大的潛在輕生者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在從業者看來,AI雖然能提前檢測抑鬱症和自殺傾向,但它只是一個防火牆,是最後的防線,不應該是前線。真正能讓抑鬱症患者從陰霾中走出來的不是科技,而是有觸感的關懷。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21

  魯迅先生說過“人類的悲喜並不相通”我很認同,將心比心的確很難。

  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用善良對待身邊每一個人,從朋友圈的抱怨和矯情開始,輕聲的一句怎麼了,或許就能讓他們感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孤獨。

  在停筆之後,我又打開了老朋友的微博,看見她生了二胎,在照片上笑的很甜。我輕輕地給她發了封私信,問她最近過得怎麼樣。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22

  參考資料:

  1.https://www.cs.vu.nl/~huang/

  2.https://www.sixthtone.com/news/1004104/keeping-an-ear-to-weibos-suicidal-whispers

  3.https://www.rtlnieuws.nl/nieuws/nederland/artikel/4855746/zhisheng-onderzoeker-zelfdoding-suicide-algoritme-universiteit

微博樹洞的抑鬱留言背後,有人在用AI保護他們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