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十三

  來源:量子位(ID:QbitAI)

  風頭已過,熱潮正退,價值規律調節市場,生老病死作用開始顯現。

  這就是2019年的AI行業發展狀態。

  而且現實殘酷,商用落地規模化營收正在成為檢驗AI公司的核心標準。

  於是相比以往順風順水,這一年裡,早期隱患會成為導火索,經營裡的小問題都可能致命。

  至少下面這10家明星AI創業公司,起初誰都沒想到死神來得如此悄然又迅猛

  Roadstar.ai:融資1.28億美元,死於A輪,內訌

  Roadstar.ai(深圳星行科技)創立於2017年5月。

  曾經是一度閃耀無比的明星明星無人駕駛公司,先後籌集到 1.28 億美元資金。

  在2019年逃不過倒閉的命運,成為第一家倒下的無人車公司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2

  Roadstar創始人一共三位:佟顯喬(CEO)、衡量(CTO)、周光(首席機器人專家)。三人在2016年同屬於百度矽谷無人車團隊。

  但據稱他們之間的股份太過平均,無人完全擁有掌控權。

  而內訌公開始於2019年1月21日。

  當時其2位創始人佟顯喬和衡量,推動發出公司公告,把還在東京代表RoadStar出席活動的另一聯合創始人周光開除。

  公告列出了周光的三大罪狀,包括長期不遵守公司內部代碼管理規章制度,政府監管報告中故意造假數據,以及帶頭破壞公司內部財務規章制度。

  在內訌事件公開後,投資方介入協調,最終股東強制要求清盤退出。

  一度閃耀的明星無人車公司,就此變流星。

  Jibo:融資7270萬美元,死於B輪,競爭

  Jibo 公司於 2012 年成立,由 MIT 博士 Cynthia Breazeal 領導團隊打造,可謂是家庭社交機器人鼻祖。

  2014年,Jibo還在眾籌中獲得了360萬美元的資金。先後6次融資籌到7270萬美元。

  2017年以899美元的價格向公眾發貨。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3

  其實早在去年年底,Jibo便傳出了不好的消息:將旗下知識產權資產和 IP 出售給紐約投資公司 SQN Venture Partners。

  今年三月初,Jibo宣布即將關閉服務器:

  “現有的機器人將繼續響應“嘿,Jibo”的語音指令,但將無法理解其他語音指令。”

  Jibo的失敗源於它自身眾多的限制和來自Alexa之類產品的競爭。

  Aria Insights:融資3900萬美元,死於B輪,資金流斷鍊

  這家無人機公司原名叫做CyPhy,2008年由Helen Greiner成立。

  先後7輪融資,共籌集到3900萬美元。

  目的是開發一種連接在接地電源上的無人機,支持無人機完成飛行數天的任務,用於觀察和通信。

  但她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投資者向她施壓,要求她在準備工作完成之前就開始商業銷售。

  於是,她辭去了CEO一職,在2018年末離開公司,去美國軍隊擔任無人機方面的顧問。

  今年年初,CyPhy宣布將更名為Aria Insights。並從開發硬件過渡到開發無人機數據分析軟件。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4

  而在今年3月,在把3900萬美元風險資本耗儘後,公司關門倒閉。

  原CEO Helen Greiner表示:

  無論是供應鏈問題還是監管問題,都會阻礙創業公司的快速發展。

  Seven Dreamers:融資9500萬美元,死於B輪,資金流斷鍊

  Seven Dreamers成立於2014年,是一家日本機器人初創公司,曾開發出全球首款疊衣機器人Laundroid。

  先後3次融資,共籌集9500萬美元。

  這款機器人的目標是成為整個家庭的終極衣櫃管理者。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5

  它擁有多個攝像頭來進行掃描,並通過機械手臂來折疊衣服。

  還通過AI技術來分析並找到每件衣服最佳的折疊方式。

  但是效率比較低,折一件衣服需要5-10分鐘的時間。

  除了折疊衣服之外,這款機器人還能洗衣服。

  然而,就在今年4月23日,Seven Dreamers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破產,並確定開始辦理相關手續。

  Seven Dreamers在開發道路上可謂是困難重重,但最終因為資金運作問題,而沒能堅持到最後。

  據日本帝國DATABANK調研公司公佈的數據顯示,Seven Dreamers公司的負債總額高達22億5千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3億元)。

  Anki:融資1.82億美元,死於D輪,資金流斷鍊

  於今年初,被Fast Company評為“2019年度全球最具創新力企業”機器人領域No.1的Anki,四月底突然死亡。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6

  Anki公司成立於2010年,是一家曾在矽谷備受追捧的明星創業公司。

  當時已經獲得的融資達1.82億美元,先後共5次融資。

  他們2013年退出的首款產品便登上蘋果WWDC,得到庫克的高度評價,之後更是被媒體評為能與“谷歌賽跑”的公司;微軟和亞馬遜都曾想過收入麾下。

  其在2016年推出的小機器人Cozmo更是引領一陣熱潮,成為卡內基梅隆大學官方認證的教學機器人。

  美國當地時間4月29日上午,Anki舉辦一場員工大會,其Boris Sofman告訴200多名員工,他們將在周三被解僱,每人會獲得一周的遣散費。

  這些員工們還被告知,在一輪新融資失敗後,Anki打算尋找額外資金。

  最後,融資沒有成功,微軟、亞馬遜以及康卡斯特等巨頭的收購也未能敲定。

  於是,在Anki賣出650多萬件產品,年收入近1億美元之後——就此止步。

  Drive.ai:融資7700萬美元,死於B輪,管理

  這是一家曾經估值兩億美元、吳恩達夫婦親自站台、風極一時的無人車創業公司。

  Drive.ai成立於2015年,創始團隊為斯坦福大學的機器學習研究人員,包括CEO Sameep Tandon、聯合創始人王弢在內都是吳恩達的博士生,而創始總裁Carol Reiley更是吳恩達的夫人。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7

  Drive.ai於今年6月向州政府遞交了通知,表明即將關閉,並永久停止業務,解僱包括CEO在內的90名員工。

  兩年多的時間內,共計5次融資,籌集7700多萬美元資金,投資方為北極光創投、恩頤投資(NEA)、紀源資本、Grab等,估值達到2億美元。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8

在2017年2月,Drive.ai還首次對外展示了一次技術實力:放出了無人車夜雨中穿行山景城的視頻,轟動太平洋兩岸,也是全球首個展示夜雨行車的無人駕駛初創公司,一時風頭無兩。

  2017年9月,Drive.ai宣布將為Lyft提供無人出租車,但並沒有太多後續消息傳來。

  與此同時,Drive.ai也表示計劃在新加坡開設辦事處並打算提供服務,但之後並無下文。

  最後,Drive.ai無人車落地,出現在2018年5月得克薩斯州。

  然而萬萬沒想到,形勢就此急轉直下。

  今年3月,外媒The Information曝光Drive.ai正在尋求賣身,作價2億美元。

  而到了今年6月,提交的文件表明關停。

  根據離職員工的說法,矛頭指向管理層,“too greedy”,話事人認為估值還不夠高,不願接,這也成為創始CEO被換的核心原因。

  團隊在那時開始明顯散了,軍心渙散,已無逆風翻盤可能。

  蘋果已向媒體承認收購Drive.ai,但只有部分工程師能戴上Apple工牌。

  Reach Robotics:融資780萬美元,死於A輪,競爭

  Reach Robotics是一家消費級機器人初創企業,成立於2013年,是世界上第一款AR遊戲機器人開發商。

  先後共計8次融資,籌集780萬美元資金。

  該公司曾推出世界上第一款無縫集成 AR 技術的遊戲機器人,在多國市場推出,並為其開發出配套教育產品。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9

  今年9月,其聯合創始人Silas Adekunle在LinkedIn發布了一條消息稱:

  總部位於英國布里斯托爾的消費者機器人公司Reach Robotics目前已關閉其消費機器人業務。

  隨後,官方也對此作出了回應:

  已決定關閉業務,自2009年9月2日起生效。

  失敗理由很簡單,消費級機器人市場一直競爭激烈、充滿挑戰,這一點在初創企業身上體現得尤其明顯。

  Daqri:融資2.75億美元,死於B輪,競爭

  Daqri成立於2010年,可謂是AR頭顯領域的頂級玩家,也是Magic Leap昔日的對手。

  先後2次私人股本融資(private equity round),籌集2.75億美元。

  2014年便推出了一款可以用於AR顯示的頭盔產品。同時還把一部分AR相關技術轉移到了車載HUD、3D打印以及醫學成像等領域。

  也算是取得了相當不錯的成果。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10

  早在去年便有“頻頻裁員”的消息傳出。

  一位曾經見證過Daqri從12人瘋狂擴展到300人的前員工在Hacker News上寫道,Daqri招募了很多出色的人才,但內部溝通有巨大的問題。

  “當洛杉磯的團隊基於Android系統構建AR頭盔的時候,所有在舊金山的視覺科學家都在基於iOS工作,所有那些出色的技術全都沒法用。”

  另一位曾經就職於Magic Leap的用戶說,在他看來AR眼鏡還遠遠沒有成熟。

  AR需要與現實世界互動,目標檢測可以通過機器學習模型完成,但這會產生延遲。而這種延遲會讓大腦產生噁心嘔吐的感覺。

  再者,無論是AR和VR,這兩年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冷遇,還要對抗像微軟HoloLens以及Google Glass這樣的對手,估計資金方面也是一個重要問題。

  而在9月份,多名前員工和消息人士表示,Daqri已經關閉了總部,裁掉了大量員工,並正在出售相關資產。

  Carbon Robotics:融資500萬美元,死於種子輪,資金流斷鍊

  Carbon Robotics成立於2014年,生產的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工業機械臂:別家兩萬美元,他家KATIA兩千美元——只有十分之一,極致性價比。

  僅2年就入選《機器人商業評論》年度權威榜單RBR50 2016,成為機器人技術的全球50強。當時一同上榜的多是巨頭,有ABB、發那科、大疆,也有谷歌、亞馬遜……

    △Carbon Robotics創始人Rosanna Myers Carbon Robotics創始人Rosanna Myers

  而且功能還非常豐富,包括3D打印、激光切割、給蛋糕裱花等等。

  30分鐘即可訓練出一項技能。

  而在今年10月2日,董事會選擇把公司帶入破產程序。他們選擇了加州法律允許的一種破產形式:由一個第三方來監督公司的剩餘資產出售。

  一份擬好的文件顯示:5只生產完成且正常運行的KATIA機械臂、軟件源代碼、測試用的設備,以及一系列專利,都在出售範圍內。

  至於為何會走到這一步,文件還提到了直接原因:沒錢了

  在2019年大部分時間裡,Carbon Robotics手頭資金越來越吃緊。

  選擇破產,大概也是已經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持它繼續活下去。

  雖然不知道具體銷售和營利情況,但如果單從融資來看,Carbon Robotics成立至今,並沒有做足夠的融資儲備。

  公開資料顯示,這家機械臂公司從2014年成立到現在,累計融資536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700多萬元。

  除了2016年種子輪超過300萬美元,2018年還新增一筆200萬美元,但其後便再無投資。

  i.am +:融資1.23億美元,死於資金流斷鍊

  i.am+科技公司成立於2012年。

  或許你對它不太了解,但大多數人肯定知道它的老闆——黑眼豆豆的主唱Will.i.am。

  而智能家居平台Wink於2017年被i.am+收購。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11

  此前,Wink的2位現任員工表示,工人們已經7週沒有領到工資了,且他們在紐約斯克內克塔迪的工作室已經暫時關閉。

  其用戶還在Twitter、Reddit和Facebook等平台發布言論稱,各種第三方設備都已停止與該平台協同工作,且該公司的客戶支持線路也已癱瘓。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12

  i.am+最初定位是在奢侈iPhone保護套製造商,而後擴展到了其他硬件領域。

  該公司最終籌集了1.23億美元的風險資本,其業務再次轉向為企業製造會話性人工智能。

  但據幾封全體員工的電子郵件顯示,該公司與總部位於迪拜的零售巨頭Majid Al Futtaim的交易停滯,顯然令該公司陷入困境。

  同時,根據提交給加州州務卿的文件,i.am+在州政府和聯邦政府的稅收繳納上也存在滯納金現象。

  聯邦政府在8月申請了對i.am+的留置權,文件顯示i.am+拖欠稅款和利息達1,787,726.11美元。

  可謂是子公司倒閉在即,母公司面臨破產。

  為何今年倒下?

  從今年倒閉的人工智能初創企業來看,大致是因為資金不足市場競爭以及內部問題

  這也就明顯的體現了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倒閉的主要原因。

  創業項目的定位出現扎堆的現象

  家庭社交機器人鼻祖Jibo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市場競爭中無法匹敵Alexa等同類產品,唯有被淘汰的命運。

  不僅如此,人臉識別、無人機等較為成熟的技術,使得創業者們一擁而上,並沒有找到其細分價值所在,這就導致產品差異化並不明顯。

  對商業化、產品落地不夠重視

  許多AI創業公司過於注重在技術上的突破,不斷的在科研上燒錢,卻忽視了產品落地及銷量。

  技術和市場出現嚴重脫節,就容易出現資金鍊斷裂的問題。

  創業團隊結構不合理

  對於人工智能初創企業來說,技術無疑是非常重要。

  但若是在團隊管理上缺乏合理的機制,亦或是領頭人之間直接出現決裂,對一家初創企業的打擊可能就會致命。

  但概括而言,此時此地此身,最關鍵的內因是AI創業和發展,來到了一個交貨時刻。

  再美好的理想也要經受現實檢驗,再熱鬧的投融資也需要營收變現的一天,再高深玄妙的技術也需要落地商用……

  一旦經不起交貨時刻檢驗,之前隱而未宣的問題,可能就會暴露、激化,還可能最終致命。

  更可悲的是,這還是曾經明顯熠熠、備受關注的公司,他們擁有更多的融資、知名度和號召力,但依然難逃一死……

  而更多光環之外的初創企業,從無到有,從0到1,從生到死,可能更難,且不為人知。

  所以喪鐘為誰而鳴?

  肯定不止倒下的這10家明星公司。

  理性回歸已經開始、價值重估已經開始,熱潮退去已經開始……

  AI創業死亡名單,可能也才剛剛開始。

  參考

  https://analyticsindiamag.com/top-10-biggest-failures-of-ai-in-2019/

2019年十大AI創業死亡名單:無人車機器人為主 B輪最多 1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