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范东成

  来源/海克财经(ID:haikecaijing)

  原标题:58同城,没有新故事

  万变不离其宗的流量生意。

  626日晚间,58同城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营收25.603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5.5%,运营亏损0.558亿人民币。

  突发的疫情对58同城业绩的影响已有所体现,但这还远远不是终点,更大的不确定性或许还在后面。

  20204月初以来,58同城私有化系列动作已在业界引发较多关注,相关猜测密集指向其私有化之后的路径选择,简单讲就是,接下去它还要不要上市、在哪上市以及以什么方式上市。

  受中美局势及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丑闻等综合因素影响,一些早前本就在积极寻求商业价值最大化的中概股公司们此刻有了更大的腾挪动力。对于58同城来说,私有化之后重新上市这是显然的,而比照分众传媒、360等回归A股是大概率事件,至于是分拆还是直接整体上市,目前各有说法,还不好确定。

  20154月与赶集网合并之后已然是中国最大在线分类信息平台的58同城(即58赶集),如今在房产、招聘、汽车、二手交易、本地生活服务等数个垂直细分领域已占据行业领先位置,但同时也在面临着巨大挑战。

  这些挑战有些来自巨头,如链家、阿里、美团、滴滴;有些来自不断掘进中的互联网中间梯队,如脉脉、猎聘、Boss直聘、智联招聘;当然还有一些,来自众所周知但当事人不便挑明了去讲的利益相关方——如杨浩涌的车好多集团,后者的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等平台,与58同城汽车业务未来纵深布局必将形成对抗。

  现在看,58同城在车好多集团的持股比例,已从最初的46%逐步降到了8%,清零退出趋势明显。可以认为,杨浩涌201511月与他的一众赶集老部下们高调单飞做瓜子时,他与姚劲波共同达成的58同城做信息、瓜子做交易的不竞争架构,很难再继续维系下去。

  事实上,20203月,58同城已经通过并购二手车电商优信集团旗下B2B业务优信拍的方式,迈出了其在该领域从信息到交易的重要一步。很多人已由此嗅到了一点点姚、杨大战再起的味道。

  同业竞争之外,近年互联网行业大环境也在发生着深刻变化,线上流量红利见顶,获客成本越来越高,除了把存量市场做深做精,对增量空间的探索也变得极为重要。市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的拼多多从下沉方向的耀眼崛起,给了当下众多移动互联网平台莫大的启发,58同城也不例外,尽管它的战略重心从PC转向移动,发生在较晚的2014年。

  2005-2020,在上线迄今的15年里,58同城通过广告和地推等看似简单粗暴的玩法,在全国各个城市的目标用户人群当中实现了较高的覆盖和渗透,这不但撑起了一家纽交所上市公司,还让它得以以成功者的姿态,并掉了行业第二名赶集网。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2

  58赶集合并后,市值一度接近百亿美元,之前的行业第三名,也就是王建硕2005年创立于上海的百姓网,此后鲜有报道再度提及,存在感进一步被削弱。从这一点看,58吃掉赶集,消灭了主要竞争对手,接近于一统江湖,也正因此,姚劲波一直在各种采访中引以为豪。

  确立小圈层霸主地位不代表可以永恒地长驱直入,随着城市流量拓展慢慢进入到深耕细作阶段以及来自各个阵营的多种竞争对手的不断涌入和加码,58同城固守城池是危险的,而这个领域的下沉方向,似乎还潜藏着无限丰富的可能,姚劲波认为,它甚至有可能再造一个58同城。

  承载姚劲波这个梦想的,是20174月官宣的“58同镇”项目。

  依靠在当地选择任命的大量站长以及先期上线的“58本地版”App58同城希望把求职招聘、买房买车、农产品销售、交通出行等信息服务,下沉传递到全国县城乡镇及广大农村,同时在这一过程中验证可行的商业模式,姚劲波将其视为58同城的二次创业,寄予了厚望。

  3年过去,通过站长们的大力地推,58同镇的拉新注册已初见成果,据称截至20203月,“58本地版”App日活已达132.7万,但其商业化刚刚开始,它最终能否成功以及能够为58同城创造出多大规模的增量空间,目前还不得而知。

  01

  垂直业务遭遇围堵

  58同城基于流量做平台的模式,如同一个巨大的业务漏斗,在早期逐步形成公司营收主体的同时,它另已在多个垂直方向渐渐打磨出了锋芒。

  从这一点出发,近年的58同城一方面是先后孵化上线了多个独立App,且大多独立融资筹谋分别上市,这当中包括58到家、转转、斗米、好租、快狗打车(58速运)等,当然,这里面的一些,有的已经不怎么行了;另一方面是通过收购竞品等方式,夯实了一些较强业务的基础,这当中包括房产方向对安居客的收购及招聘方向对中华英才网的收购等。

  无论是独立孵化上线的项目,还是合并夯实的业务,58同城在如上众多垂直细分领域,虽然大多已不同程度地构筑起了竞争壁垒,但随着大块头和新势力翻来覆去地冲锋,压力与日俱增。

  以房产为例,链家从伙伴到劲敌的转变,便给了58同城沉重一击。

  成立于2001年的链家,是当前中国存量房市场最大玩家,它的业务范围包括了二手房交易、新房交易、租房、装修等多种。

  链家的线下门店,星罗棋布于全国各大城市,据称已经超过了8000家,房产经纪人则已超过了13万人;线上除了链家网、链家App,它还在20182月上线了一款被认为极具野心的开放平台“贝壳找房”——除了链家的资源,众多原本栖息于58赶集的其他房产经纪机构及经纪人也被贝壳拉了过去。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3

  有雄厚财力,有专业背景,有技术支撑,有经纪人合作网络,还打出了针锋相对的真房源大旗,而且腾讯领投了D8亿美元,高瓴资本、华兴资本、碧桂园等为之站台,贝壳找房从B端到C端、从空中到地面的大举发力,直奔上市而去,客观而言这是要革了58同城在房产领域的命。

  贝壳找房如此势大力沉的釜底抽薪,是以安居客为核心的58同城房产无可奈何难于应对的,这也是此后姚劲波在该领域发起广泛结盟和加大对外投资的关键原因。

  同样是开放平台,同样是百亿美元上下的体量,到底是选择更为专业的贝壳找房,还是选择更大流量的58同城,对于某些头部房产经纪机构来说,这已差不多是个二选一的问题。而对于58同城来说,贝壳找房之外,它还有房多多、房天下、诸葛找房等平台需要时刻提防。

  相较房产,招聘方向的竞争相对分散,脉脉、猎聘、BOSS直聘、拉勾招聘、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平台,与58同城主场的蓝领人才招聘以及旗下20155月通过收购纳入业务矩阵的中华英才网的中高端人才招聘,都不同程度地产生了交集,未来或将出现更大幅度的碰撞。

  在二手交易领域,58同城旗下的转转上线于201511月,而阿里旗下的闲鱼上线于20146月,早了将近1年半。闲鱼背靠淘宝、支付宝等多个可供数据打通的App,在用户规模、市场渗透率等多个方面都力压转转,是该领域绝对的第一品牌。

  京东旗下爱回收在20196月与拍拍合并后也在加码这一赛道,京东真金白银地为之提供弹药支持。

  在此基础上,202056日,转转宣布战略合并B2C二手手机交易平台“找靓机”,后者成为转转集团子公司,将继续保持品牌的独立发展。这有着战略防御的意味。

  在同城货运市场,由“58速运”更名而来的“快狗打车”,除了以前的对手货拉拉等,它在20206月还迎来了另一位友商——出行巨头滴滴。

  623日,滴滴货运在成都、杭州正式上线,首批上线货运司机8000多名。据滴滴官方次日给出的数据,货运业务首日总订单超过了1万单。

  不难判断,一旦滴滴这一业务全面铺开,同城货运市场格局必将陡然一变。这当然不是快狗所希望的。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4

  在本地生活领域,58同城与美团可谓犬牙交错,二者在家政服务、婚庆鲜花、家庭装修、3C维修、开锁换锁、洗涤护理、管道疏通等方方面面,业务大同小异。美团的实力和战斗力无需赘述,58同城的好日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团要不要发力。

  在汽车领域,如前文所述,58同城与车好多集团的摩擦已经开始。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此处可参考周鸿祎与老搭档齐向东分家后,360在政企安全业务上的动作。

  02

  急于变现的下沉

  围绕城市蓝领和市民本地生活需求串起服务两端,这是58同城创业的起点,把这些业务持续做深做精,放大平台的差异化价值,这既是实现营收及利润不断增长的基础,又是胜出当前各细分赛道竞争对手的关键。这是主阵地,不容有失。

  20185月,与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B站创始人陈睿等多位商业大咖们一样,姚劲波也对雷军的一封公开信《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做了一个回应:《58是谁,58为什么而奋斗》。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5

  姚劲波在这封公开信中说,他和他的团队深知生活服务与标准化商品的不同,所以58同城一直致力于把平台服务做到比同行业标准更高,让用户的抱怨更少,让整个服务行业的现状变得更好、更有序。他同时说,58同城因此把注意力放在了把业务做深、把优势做出来上面,每年把一个行业做透。

  职业技能培训项目“58同城大学”,便是在这个基础上推出的。

  2020511日,58同城与某教育机构合作,共同宣布成立58同城大学。这个名为大学的培训项目,下设六个板块,分别是房产经纪人大学、人力资源学院、家庭服务学院、汽车服务学院、网络营销学院、新媒体学院,目标受众是在岗、转岗、待业拟就业人员、在校学生以及政府部门行业管理人员。姚劲波说,58同城大学计划在200个城市,打造1000家职业技能培训与就业中心。

  上线于20195月的“58部落”,则是一个着眼于平台用户黏性的内容社区。

  点开58同城App底端“发现”按钮,这里便是“58部落”。58部落的内容呈现形式并不新鲜,它基本就是个内嵌版的微博或微信朋友圈,但它的留言点赞等互动热度颇高,这或许能够说明站内活跃用户是大量的,而且他们对这个功能,的确有着比较强烈的需求。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6

  58部落并非只服务于城市用户,58同城下沉项目58同镇的App58本地版”,同样加入了这样一个内容社区的设置。

  下沉方向,特别是相对落后的县镇乡村,还有着非常大的可提升空间。在智能手机已接近全民普及的情况下,对于当地用户来说,借助移动互联网这扇窗,通往外面无穷大的世界,购买商品,获取信息,现在已经基本不存在障碍。

  但同样是下沉,58同镇却没能为58同城带来拼多多那样令人激动的蓝海,而且不仅没有蓝海,它在基层站长和用户当中,还有着非常多的批评。

  知乎上有条留言是这么说的:平台倒是个挺不错的平台,不过被做歪了,被做成了骗局,有些人只管收钱不管效果,能骗一个是一个,能忽悠多少忽悠多少。

  可见,在信息服务下沉的同时,如何找到一个理想的变现模式,这对58同城来说,很伤脑筋。

  202058日,58同城副总裁、58同镇负责人冯米在“58神奇日”发表演讲时提到,20201-4月,58同镇微信端用户同比增140%App端去中心化流量同比增400%,活跃站长数量同比增38%。冯米称,2020年是58同镇的商业化元年。

  58同城官方资料显示,58同镇这个所谓的商业化,其实更多指向的是营销化,这当中包括面向KA客户的线上线下品牌推广、面向中小商家的定点县乡镇的广告投放等。

  通过覆盖全国的站长网络拉新促活做流量,然后把流量换成广告,广告有没有效果、广告客户们买不买账先且放到一边,这样的商业化方案,实在是太浅,又太过陈腐,谈不上有半点创新魅力可言。

  这不免令人心生疑惑:说好的再造一个58同城,这才刚刚过去3年,就如此急于变现,是最初的战略搞错了,还是现在烧不起了?

  看下来,更大可能是,它既不是搞错了,又不是烧不起了,这就是战略的本身。说到底,还是门流量生意。

急于变现的58同城,没有新故事 7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