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互聯網大佬反腐:主動宣揚“家醜”,為了什麼?


互聯網大佬反腐:主動宣揚“家醜”,為了什麼?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杜超

  來源:螺旋實驗室(ID:spiral_lab)

在中國的傳統思想裡,“家醜不可外揚”是一句爭議頗大的俗語,在不同的語境中,它可能成為惡行的背書,也有可能看作是醜人的洗白,但具體如何界定“醜”和“揚”,似乎歷來都沒有明確的定義。

  對於互聯網公司來說,“家醜不可外揚”的行業慣例似乎已經被打破,近年來席捲整個行業的反腐風暴愈演愈烈,從過去的內部消化,到如今的主動向媒體通報。輕則開除,重則追究刑事責任,上至高級VP,下至實習生,老虎蒼蠅都要一起打。

  從BAT到MMJD,互聯網巨頭帶頭反腐

如果說2018年是互聯網公司扎堆上市的一年,那麼2019年則是這些巨頭們扎堆反腐的一年,從傳統的BAT三巨頭到後來崛起的小米、美團、京東、滴滴出行等新貴,無一不在內部反腐上下足功夫。

  2018年底,原阿里大文娛輪值總裁、大優酷事業群總裁、阿里音樂CEO楊偉東被曝因貪腐被警方帶走。阿里巴巴集團隨後通過官方口徑確認:“楊偉東因經濟問題,正在配合警方調查。”

  今年8月,百度通報12起嚴重違紀案,涉及包括一名實習生在內的14人。目前涉案人員已全部辭退,其中一部分移交司法機關,一部分則保留進一步追究法律責任。

就在本週(12月26日),騰訊反舞弊調查部在“陽光騰訊”官方微信公眾號公佈前三季度調查結果:共發現查處違反“高壓線”案件40餘起,其中60餘人因觸犯“高壓線”被辭退,10餘人因涉嫌違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機關,違規行為主要集中在侵占公司資產、收受賄賂等方面。

根據南方都市報的統計:過去5年,互聯網領域反腐案件高達210餘起,共涉及16家互聯網公司,包括騰訊、京東、阿里巴巴、百度、樂視、360、優酷土豆、58同城、去哪兒網、大疆、暴風集團、美團、小米、頭條、滴滴出行、ofo等,累計涉事人員將近500人。

一些還未上市的TMT公司也在向外界傳遞內部積極反腐的信號,引起最大反響的莫過於大疆創新,今年年初,大疆的反腐敗公告遭媒體曝光:2018年,因內部腐敗問題,大疆預計損失超過10億元。目前,大疆正在進行內部反腐整頓,已有45人被查處。涉及的損失金額之大,令圍觀者咋舌。

  除了大疆這樣前景廣闊的獨角獸公司,一些陷入低谷的互聯網公司也在試圖通過內部反腐來積極自救,比如內外交困的ofo。

  ofo於今年3月披露的一份反腐文件中顯示,僅在2019年初的三個月,ofo已經查處貪腐案件8起,司法機關受理4起,逮捕5人,共涉案金額數百萬元。而在這些案件中,甚至還出現了“筆記本電腦不翼而飛”“大量辦公物品被侵占”“大批車輛被偷賣”這樣手段低劣的惡性事件,且部分涉案人員為ofo前員工。

  公司高層不再諱言貪腐問題,內部消化成為過去

今年7月,360創始人周鴻禕在自己的朋友圈裡發表了這樣的一段話:“公司裡有些部門有了權力,不是為用戶客戶服務,而是變成了尋租的工具,這完全違背了公司的基本價值觀和文化,要用最鋒利的刀子將這些腐爛的肉切掉。”

互聯網大佬反腐:主動宣揚“家醜”,為了什麼? 2

  在業界有著“紅衣大砲”之稱的周鴻禕一直不乏驚人之語,但是這樣大爆粗口地來炮轟自家公司的職場生態,其實也並不多見。

  老周之所以如此大動肝火,也是因為自己的員工實在不爭氣。就在老周發朋友圈的前一天,360公司道德委員會內部發出公告稱,知識產權部資深總監黃晶因收受多家代理商賄賂,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已被檢查機關批准逮捕。

  自曝家醜這種事,如果站在PR的角度來看其實並不高明,尤其作為上市公司,可能應對上稍有失誤就會引發股價震盪。但是近年來,互聯網公司不僅不再內部消化貪腐問題,而且願意花更大代價刮骨療毒。

可以用來作為例證的是京東創始人劉強東昔日的一番發言,在內部貪腐問題時,劉強東斬釘截鐵的表示:“你貪十萬,我哪怕花一千萬也要把你查出來! ”

  和劉強東採取同樣做法的還有58同城的姚勁波,去年58內部組建合規監察部,全面展開反腐工作。姚勁波在高層會上當眾給合規監察部發了尚方寶劍:合規監察部費用無上限,可以調查公司所有部門、所有人,包括高級副總裁。

  姚勁波在會上的原話是:“發現有一個人貪污了5萬,寧可花50萬進行調查取證。”

互聯網公司不再懼怕貪腐是家醜,大約從何時開始已經難以找到準確的時間節點,但是近兩年來,這種把零容忍、強姿態的高壓監察手段,確實已經逐漸成為互聯網公司的標配。

  在業務領域,因為大型互聯網公司體量龐大,人員眾多,涉及到的採購、銷售、審批等環節往往易滋生權利尋租這樣的行業“潛規則”,幾乎每查一次都能有所收穫。

過往企業想要用“職業道德”這樣的職場教育來約束員工,但是面對行業裡一些“公開的秘密”,不下猛藥難以去沈痾,對外界公開信息若非必要,其實企業也不願意冒險為之。

  非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的反貪態度演變

  早期互聯網公司不願意將內部的腐敗問題曝光於大眾視角之下,其實也有著自己的苦衷。

作為非上市公司,一旦有高級管理人員存在貪腐問題,很容易降低投資方對於企業管理團隊的信任程度,由於一些投資方並未參與到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務,有存在信息不對稱的可能,甚至會懷疑這種孤立的個體事件是否已經在公司內部演變成為常態。

而作為上市公司,由於面臨來自資本市場的壓力,在處理貪腐問題上如果公關團隊稍有失誤,也可能會面臨未知的信任風險,一旦演變成為負面輿情,直接就會造成公司股價的下跌,反映成為整體市值的縮水。

京東集團在美國上市後,其實就遭遇過這樣的窘境,劉強東曾在某次接受采訪時談到此事:“我們大概兩週之前(2016年10月24日)實名公佈了內部腐敗案件,公佈之後公司股價跌了,我們的IR受到很大的壓力,寫了好幾封郵件說投資人都恐慌了。為什麼?因為在美國,如果發現公司有10名員工貪污,那說明這個公司已經爛到家了。”

  但是需要正視事實的是,在中國的商業環境裡,無論是互聯網公司還是傳統企業,現階段都存在製度不健全的問題。加上某種意義上的權利尋租其實是對業務開展有著短期促進作用,決策層實際上是默許的。

  政務層面推進反腐倡廉尚且存在阻力,又豈能要求互聯網公司完璧無瑕?

  但是隨著近些年來國內互聯網浪潮的不斷深化,商業體系逐步健全,原先默許貪腐或許可以促進業務發展,但是現在卻是嚴重拖累公司盈利,甚至是讓公司發展停滯,遭遇滅頂之災。

  無論是社會氛圍的風向引導,還是具體到業務層面的合作模式,公正、透明地分配利益正在成為大眾推崇的新標準。

同時在投融資市場,投資方近些年來也更青睞於“價值投資”的長遠規劃,不怕公司有貪腐,就怕你存在貪腐還不剎車,也不及時修正,主動一點反而更容易讓投資者安心。

  在過去,互聯網公司反腐可能是一種震懾的手段,但如今卻成為利益重新分配的方式,初心是好的,但是能否守住初心,防止成為另一種權力鬥爭的工具,同樣值得思考。

互聯網大佬反腐:主動宣揚“家醜”,為了什麼?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