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羅鈺婧

  來源:DT財經(ID:DTcaijing)

  設計 | 趙芸

  不同用戶在互聯網上都如何表現出自己的喜悅?

  初階:“哈哈哈”;

  進階:“哈哈哈韓紅會畫畫哈哈哈”;

  高階:哼哼呼呼嘿嘿哈哈,嗝~。

  作為資深哈哈黨,DT君在寫稿時總是搜著搜著就“誤入歧途”開始刷微博。最近的一次,就是刷到凌瀟肅的採訪。凌瀟肅透露,《回家的誘惑》中洪世賢的名句“你好騷啊”其實是自己即興發揮。 “彩樺她說的是粵語你知道嗎?真是百媚生啊,然後我也聽不懂,就愣那兒——‘你好騷啊!’”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剛剛要寫什麼來著?”(地鐵,老人,手機.jpg)DT君轉頭嘴角一收,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繼續從0開始工作。

  從這延展開去:微博用戶都在什麼時候哈哈哈?他們都在“哈哈”些什麼東西?到底有什麼這麼好笑?

所以我們隨機採集了微博上一周時間內(2019年10月17至2019年10月23日),總共超過100萬條轉發或原創內容中帶有“哈哈哈哈”(連續4個哈)的微博,窺探一下社會人們的快樂源泉。

  大家都在什麼時候“哈哈哈”?

  根據發博時間,DT君總結出了現在網友們的“一周哈哈指南”。看得出來,現代人的微博快樂度呈“高低高”的走勢。

  週一和周三的快樂微博並不多,週二和周五明顯更加歡(沙)快(雕)。讓人覺得有趣的一點是——星期二是整個微博最“快樂”的一天,甚至比周末還要快樂。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3

  仔細一想,這跟“社畜”的工作狀態也緊密相關。

  星期一的快樂指數很低。不用多說,週末剛剛過去,學生和公司人們要么在做狀態調整,要么就深陷在新一周的工作內容當中——就像高三請了兩天假以後桌子上就能堆起“試卷山”那樣。

  星期二,一周哈哈指數的巔峰日,同樣非常可以理解。上一個週末剛剛離去,下一個週末還遙遙無期,正是處於最青黃不接的時候。在周一花了半條命把本週工作計劃做完了以後,星期二總算有了一些喘息的機會可以哈哈哈。但面對堆積成山的“試卷”,社會人還是需要勇氣去面對,在微博上尋找快樂就成了續命良方。

  以周四為轉折點,微博情緒與生活情緒開始同步。假期臨近,為了避免週末加班,大家瘋狂地啟動提前備戰狀態,期待過個不被打擾的完整週末。雖然“哈哈哈”的數量在上升,但不同於週二和周三,這時候的微博快樂指數和肉體愉悅度是正相關的,畢竟到了周末就又可以屏蔽工作、躺著刷劇了。

  緊接著,我們在“一周哈哈指南”之後,又找到了現代人的“一天情緒圖譜”(又稱職場人划水時間表”)。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4

  從圖裡你可以看到,現代人的一天其實大部分時間都在划水中度過。除了保證睡眠的那幾個小時,大家也就能在12點前稍微認真工作一會兒。一到午休,“哈哈哈”的微博數量就開始飆升,這個高峰也一直持續到了下午14點。

  你以為結束午休,大家就能安心上班了?當然不。午休時間一過,網上的“哈哈哈”微博雖然有比較明顯的下滑,但數量上卻仍然保持“高位運行”。你看,上班划水才是大家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說吧,你今天又划水了幾個小時?

  這樣看來,現代人的快樂其實很“守規矩”。在工作時間短暫快樂,在一周最難熬的時間裡苦中作樂,在周末的時候盡情享樂,總地來說,就是“痛并快樂著”。

  在看了快樂的時間分佈以後,DT君還想知道,到底是哪些美好的事物在支撐著我們搖搖欲墜的精神生活?

  追星實在是太快樂啦!

  做完分析之後,DT君忍不住流下了一滴清淚——微博的快樂實在是太簡單了,很多快樂都是來自於追星。

  DT君分析了100萬條微博後發現,在不考慮明星暱稱和綽號的情況下,“哈哈哈哈”微博中提及明星的比例就已經將近三成。

  換句話說,現代人至少有近1/3的微博快樂來自於追星。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5

  作為三代單傳的追星族,DT君自然想知道到底是哪個“快樂小福星”用表情包和離奇故事養育了互聯網上嗷嗷待哺的沙雕網友。

  在評選過程中,我們把賽區分為了“原創”和“轉發”兩組,因為讓人有動力原創內容的明星必然要比“轉發”組的同行更為人所愛。

  其中,原創“哈哈哈哈”微博提及的明星Top 10是清一色的熱門偶像,佔據兩榜第一的易烊千璽成為了互聯網上最大的快樂源泉。

  除了排在第一的易烊千璽,緊隨其後的是今夏大火的王一博、李現和肖戰。在轉發微博中,除了以上的頂流偶像之外,還加入了實力歌手孫燕姿和林俊傑,相聲演員張雲雷,以及李光洙、金鍾國等韓國明星。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6

  作為“哈哈哈哈”搞笑擔當的易烊千璽,無論是在原創還是轉發微博,其提及率都在Top 3,當之無愧是“全互聯網の開心果”。

從TFBOYS兩週年演唱會上,千璽演唱《千年等一回》時的可(sha)愛(diao)模樣,到和其助理胖虎的各種有趣互動,再到近日《少年的你》大火後,千璽被雷佳音、陳坤等前輩誇讚時羞澀的小表情……“吾家少年初長成”的點滴都能讓粉絲們捧腹。

  當然,李現、王一博和肖戰也憑藉暑期火爆劇《親愛的熱愛的》和《陳情令》的餘溫,成為了年底的小暖爐。

在有關於他們的快樂微博當中,有嗑“佟言CP”“博君一肖”CP到上頭並瘋狂剪輯、P圖的甜蜜哈哈;有單純為了偶像前途操心“李現拿下京東代言人” “肖戰擔任海賊王推廣大使”“有匪路透,期待一博新劇表現”的母愛哈哈;還有“對不起×××,我變心了,現在×××是我男友了”“《陳情令》演唱會門票太貴了,貧窮女孩只能在家支持ggdd了”的敷衍愧疚哈哈。

  追星女孩們的快樂就是那麼簡單,簡單到只要靜靜地看著他們的臉,都由衷地感到喜悅。

  在偶像明星霸榜之餘,常年出沒於搞笑區的綜藝藝人——李光洙、金鍾國也出現在了我們的轉發排行榜當中,而且位次相當靠前。

  DT君進一步篩選出在採集時間內被轉發次數最多的微博,發現排名第一的正是承包了我們一年笑點的李光洙和金鍾國。

  那一期憋笑挑戰的剪輯視頻,在原微博發布近一個月後,還能再次獲得1.7萬次的轉發,幾乎是第二名肖戰和偶像孫燕姿世紀同框的兩倍之多。

大家可以細品一下這些視頻的關鍵幀大家可以細品一下這些視頻的關鍵幀

  不過,現代人的精神生活並沒有貧瘠到把所有的快樂寄託在了追星上,還有剩下70%的快樂分散在別的領域。

  除了追星,到底還有哪些事情能夠讓社會人感到一絲絲慰藉呢?

  社畜的快樂很簡單

  因為日常生活實在太苦了

  我們發現,哈哈哈的對像也許不同,但沙雕本質卻千篇一律。

比如在原創微博中出鏡率極高的“老師”,DT君隨手一搜就發現了“班裡有個搞笑的老師是個什麼樣的體驗”“被老師提問提到自閉是怎樣一種體驗”“ 你們老師都做過哪些驚為天人的事”“班主任說過最難忘的話”等問題。

  曾經的DT君也多次蟬聯“最差的一屆”榮譽稱號,“整個樓層就我們說話最大聲”這樣的批評也是聽了一年又一年。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7

同樣在“媽媽”這個詞條下,關於“爸爸和媽媽最大的區別”“媽媽的脾氣到底有多暴躁”“媽媽為了幫我相親真是操碎了心”“有一個不會做菜的媽媽是一種怎樣的體驗”的回答總能讓人忍俊不禁,轉發哈哈哈。

  誰的關注列表裡沒有幾個沙雕博主呢?

  除了“哈哈哈”的內容,你還能從關鍵字裡定向找到最好笑的大V。 @大王叫我來巡山、@江南大野花、@太皇太后您有喜啦、@夏目家的小詩哥,作為我們觀察到的最大快樂源泉,用搞笑表情包、無厘頭段子和沙雕視頻來吐槽生活。雖然這些內容大多粗糙還有很多水印,但正是這種土味原生態形式,給人們帶來了切切實實的輕鬆感。

  總地來說,現在年輕人的生活還是太苦了,太需要心靈大保健。

  所以這些高頻出現在社交網絡上的,源自生活、能與年輕人產生共鳴的內容,才能日常獲得“轉發哈哈哈”。這些形式輕鬆的生活吐槽不同於相聲小品,能夠恰到好處地擊中日常生活的痛點,讓人發現自己的生活是被理解、被分享的。

  進而我們也能看到《吐槽大會》這樣的美式Standup Comedy。雖然相比吐槽段子、表情包和短視頻,這檔節目的尺度要更大一些,被群嘲的對像也會被直戳後脊梁。但在節目負責人賀曉曦看來,喜劇最好的內容生產方式在於以吐槽為媒介,傳遞深層的價值觀和世界觀。

  再回到我們在網上看到的段子、表情包和視頻,你是不是就能一下子理解為什麼沙雕網友們一天到晚在微博上哈哈哈了?

  數據說明:

1.  樣本說明:隨機採集一周(2019年10月17日-2019年10月23日)時間內,微博(包含原創微博、轉發語、原微博)內容中任一包含“哈哈哈哈”的元素作為研究樣本。

  2.  轉發中“包含明星”包括轉發語或者原微博中任一含有明星的名字。

  3.  包含 “明星”是通過微博詞頻分析後挑選出提及次數最高的84位明星,其中不包含明星的暱稱和綽號。

硬核數據研究:年輕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哈哈哈哈”? 8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