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Shumin

  來源:矽谷洞察(ID:guigudiyixian)

  2019年歲末,張燈結彩迎接新年的歡愉氣氛正濃,但再次收到一紙罰單的谷歌還是感覺到了一絲涼意。

據外媒報導,法國市場競爭監管當局以穀歌採用“不透明且難以理解的操作規則”、濫用優勢地位將廣告投放和搜索掛鉤等行為違反市場競爭為由,對谷歌處以1.5 億歐元的罰款,並對其提出了諸多整改措施。對此,谷歌表示將提起上訴。

  谷歌被法國等歐洲國家和歐盟開具罰單已經不是新鮮事。據不完全統計,從2017年到2019年,歐盟及歐洲國家對谷歌罰款總額已經超過93億歐元。事實上,歐洲監管機構盯上的不止谷歌,Facebook、蘋果、亞馬遜等美國科技巨頭同樣是歐洲審查清單上的“常客”。

  這一次,谷歌又如何“惹”到了法國?歐盟及歐洲國家又為何對谷歌等美國科技巨頭緊追不放?

  廣告糾紛,讓法國對谷歌再開罰單

  這起案件最初源於4年前,法國網站Gibmedia對谷歌的一起投訴。

  Gibmedia稱,谷歌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關閉了其穀歌廣告賬戶,損害了其業務,因此,有關機構應該對谷歌採取處罰措施。當時,監察機構雖然拒絕了Gibmedia提出的對谷歌採取措施的請求,但決定繼續調查“案件的是非曲直”。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2

  2019年12月20日,法國當局經過調查後認為,谷歌濫用了其在搜索引擎廣告市場的主導地位,隨意暫停法國廣告客戶的服務,並為這些網站造成了重大損失。

  為此,法國監管機構要求谷歌支付1.5億歐元罰款,停止對搜索廣告客戶“野蠻和不正當”的賬戶關閉行為,停止使用模棱兩可的廣告規則來打壓競爭對手。該機構還表示,谷歌應該有一個提示系統,在廣告客戶的賬號有被關閉的風險時,提醒廣告客戶。同時,谷歌還應該為自己的廣告支持人員組織強制性的年度培訓。

  但是,谷歌並不贊同這次調查結果。

  谷歌認為,Gibmedia為一些收費條款模糊的詐騙網站提供廣告位,谷歌不希望這種廣告出現在系統上,所以暫停了Gibmedia的業務,放棄了廣告收入,以保護消費者權益。

對於谷歌的觀點,監管機構指出,雖然保護消費者的目標是“完全合法的”,但谷歌沒有理由在“任何情況下以一種差異化和隨機的方式”對待廣告商,“谷歌不能以損害消費者利益為由,在暫停一些廣告商的賬戶的同時,卻允許另一些性質相似的賬戶在其平台上運行業務。”

  事實上,這並不是法國對谷歌的第一次處罰,早在2015年,谷歌就因避稅問題進入了法國當局的視線。

  當時,谷歌等科技巨頭將歐洲分公司設立在愛爾蘭和盧森堡等低稅率的國家,並將在其他歐洲國家的大部分營收都歸於愛爾蘭或盧森堡分公司,以逃避納稅責任。法國認為,谷歌公司欠稅16億歐元。 2019年9月,谷歌同意向法國當局支付5億歐元罰款,並同意補繳4.65億歐元的稅款,與法國政府和解。

  此外,2019年1月,法國國家數據保護委員會(CNIL)以穀歌在告知Android用戶其如何處理個人數據上缺乏透明度為由,對谷歌開出了5000萬歐元的罰單。

  不止法國,歐盟也視谷歌為審查“常客”

  相比法國,歐盟對谷歌的調查開始的更早。從2010年開始,歐盟委員會就對谷歌違反歐盟競爭法的行為展開了多次反壟斷調查,調查內容主要集中在谷歌搜索引擎對購物網站排名的算法、谷歌AdSense和Android操作系統上。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3

  首先引起歐盟委員會注意的,是谷歌搜索引擎對購物網站排名的算法。

  2010年,有小型網絡公司投訴稱,無論產品與查詢結果匹配度如何,谷歌在其搜索結果中均置頂自己的產品,降低競爭對手在搜索結果中的排名。

  經過5年調查後,2015年4月,歐盟委員會首次發表聲明,反對谷歌在搜索結果中給予自家購物等產品和服務優惠待遇。 2017年6月27日,谷歌被判違法,罰款24億歐元。

  此外,在調查與穀歌購物相關的案件時,歐盟委員會發現谷歌AdSense也存在壟斷行為。

  根據谷歌要求,其合作夥伴只能使用谷歌的AdSense,不能與穀歌的競爭對手進行合作。此外,谷歌要求合作夥伴使用一定數量的谷歌廣告,並要將其置頂,不允許其他服務的廣告置於谷歌廣告之上或與穀歌廣告並列。同時,谷歌要求合作夥伴在更改谷歌競爭對手的廣告展示方式之前,必須經過谷歌的確認。

  針對這個問題,歐盟委員會在2016年7月發布了一份投訴聲明,並在2019年3月以穀歌廣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為由,對其處以14.9億歐元的罰款。

  同時,由於FairSearch和Aptoide兩家公司的投訴,歐盟委員會也著手調查谷歌利用Android操作系統打壓競爭對手的行為。也正是因為這起案件,歐盟創下了對高科技公司開出的最高罰款記錄。

  2013年4月,FairSearch歐洲分公司在向歐盟提交的訴狀中指出,谷歌要求任何原始設備製造商(OEM)都要安裝谷歌的Android應用套件,包括谷歌商店等。 2014年6月,Aptoide針對谷歌提起了第二起反壟斷訴訟,稱谷歌壟斷Android系統,綁定自家產品,讓競爭對手很難進入。

  調查結果在2018年7月19日揭曉——歐盟認為谷歌利用Android系統的壟斷地位,捆綁銷售“Chrome”瀏覽器等自家產品,對其罰款43億歐元。

  不過,即便刷新了罰款紀錄,歐盟也並沒有停止對谷歌的審查。

  2019年12月初,歐盟反壟斷監管機構再次將矛頭指向了谷歌,這次是審查其在歐洲的數據收集行為。歐盟委員會的發言人稱,他們正在收集有關谷歌的信息,想知道它如何以及為什麼收集歐洲用戶數據。路透社稱,歐盟委員會尤其關注谷歌提供本地搜索、廣告和網絡瀏覽器服務。

  一旦歐盟委員會認定谷歌有任何行為不當,那或將是另一筆巨額罰款。

  歐洲為什麼總是和美國科技巨頭過不去?

  事實上,讓歐洲國家和歐盟擔憂的不僅是谷歌,Facebook、蘋果、亞馬遜也是其重點關注對象。

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被歐盟列入觀察清單的案件有:谷歌的數據保護方式,Spotify對蘋果向訂閱服務提供商收取應用內購買費用的30%、訂閱服務提供商無需支付任何費用的指控,Facebook的數字貨幣Libra,以及谷歌的求職搜索服務。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4

  歐洲的監管機構頻頻拿美國科技巨頭“開刀”的主要原因在於,巨頭們的壟斷地位威脅到了歐洲市場競爭性,也將歐洲用戶數據隱私置於可能被洩露的境地。

  就市場競爭性而言,以法國的在線搜索市場為例,谷歌的搜索引擎佔據了90%的市場份額,處於絕對的主導地位,是大多數網站的流量入口。如果谷歌“以不公平的方式”將缺乏其他流量入口的小型網站放在搜索結果的末端,這對小型網站將是致命性的打擊。用法國競爭委員會主席Isabelle de Silva在12月宣布對谷歌的罰款決定時的話來說,“谷歌擁有決定某些公司生死的權力,這些公司靠這些廣告為生。”

  此話道出了歐洲不少國家的心聲,它們紛紛加強了對美國科技巨頭的審查,以防止市場進一步結塊,朝巨頭聚攏。

近一個月,英國競爭監管機構宣布,先後對谷歌收購雲數據分析公司Looker data Sciences的交易、亞馬遜收購外賣平台Deliveroo部分股權的計劃展開正式調查,並將重點放在科技巨頭如何處理數據上,研究這些收購是否會導致英國市場的競爭性減弱。

  一些反壟斷專家指出,這些執法行動並不是為了推動市場朝某個特定方向發展,而是僅僅是為了消除競爭障礙。歐盟委員會的競爭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 曾直言,儘管“我希望我們不必求助於這種最後手段”,但“通過案件處理、勒令停止侵權、採取後續行動,我們試圖建立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5

  相比市場競爭,數據隱私是一個更加棘手,也更加讓歐洲如芒在背,因而緊抓谷歌等美國科技巨頭不放的原因。

  2013年,美國國家安全局前工作人員斯諾登洩露的美國監控活動,引發了歐洲對數據隱私的擔憂。隱私權活動人士認為,美國政府往往能通過合法途徑獲取一些美國公司所持有的個人信息,這種做法等同大規模監控,應該有相關條約來加以禁止。

除了數據本身所蘊藏的價值,維斯塔格曾經解釋過歐洲對數據隱私嚴格保護的另一層目的,“很多公民發現他們無法掌控局面,他們不相信公司會保護他們的數據,我認為這是非常糟糕的,因為(數據洩露)可能剝奪我們數字經濟的所有利益。為了建立信任,我認為加強隱私規則非常重要,我們需要在新服務中通過設計來保護隱私。”

  為了“通過設計來保護隱私”,2015年,歐盟最高法院推翻了原定的的Safe Harbor協議,轉向了更加嚴格的Privacy Shield替代方案。相比前者,後者在公司獲取信息的透明度、數據完整性和使用限制等方面有更嚴格的要求,同時,後者還賦予了當地機構更多權限,以加強對海外公司在當地分部的管控。

  此外,2018年5月,歐盟通過了“史上最嚴格隱私法”《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GDPR)。新隱私法通常企業在收集個人信息時必須徵得用戶同意,並要求企業在收集的數據及其使用方式方面更加透明。公司一旦被發現有不合規行為,罰款可能占到其全球收入的4%。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6

  (歐盟委員會的競爭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 Margrethe Vestager)

  除了對市場競爭、數據隱私的擔憂,歐盟委員會的競爭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的強硬風格也是歐洲和美國科技巨頭“過去不”的原因之一。這位被稱為“歐盟數字沙皇”的丹麥政治家負責多起針對美國科技巨頭的商業行為的調查,主導了一系列巨額反壟斷罰款。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在採訪中表示,維斯塔格“恨美國,可能比我見過的任何人都恨”。

  就這樣,在大刀闊斧的審查之下,歐盟儼然成為了科技業的主要戰場,成為其他地區監管機構的效仿對象。甚至,美國的監管機構也開始對這些高科技公司仔細審查。 2019年7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以對用戶數據處理不當為由,對Facebook處以50億美元罰款,這是該監管機構有史以來開出的最大罰單。此外,美國司法部正在對矽谷最大的幾家公司進行規模更大的反壟斷審查。

  在全球掀起對美國科技巨頭的審查風暴之際,谷歌們的2020年可能也並不會好過。

  同樣在12月,歐盟最高法院一名顧問建議,在某些情況下,如果包括美國科技巨頭在內的公司不能保證歐洲用戶數據的處理符合歐盟隱私法,應該禁止它們轉移這些數據。

如果禁止轉移數據的意見被官方採納,可能會對在美國和歐洲兩地擁有重要業務的跨國科技巨頭帶來更大的法律障礙,造成雲服務、人力資源、營銷和廣告跨境數據活動的數十億美元的損失。

  新年才剛剛開始,雖然谷歌仍舊沐浴在陽光之下,但它或許已經看到了即將降臨的雪花。

  參考資料鏈接: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20/business/google-fine-advertising.html

  https://techcrunch.com/2019/12/20/france-slaps-google-with-166m-antitrust-fine-for-opaque-and-inconsistent-ad-rules/

  https://www.cnn.com/2019/12/02/tech/google-facebook-data-europe/index.html

  https://mashable.com/article/google-online-shopping-europe-letter/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19/12/27/europe-gdpr-technology-regulation-089605

屢遭天價罰單,歐洲為何總看谷歌、蘋果、FB不順眼?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