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韭菜怀念黄光裕


韭菜怀念黄光裕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 谢璞笔记

  文: 谢璞

  2020年6月25日,我的朋友圈被三条新闻霸占:1、北斗导航立功,揭穿獐子岛弥天大谎;2、前首富黄光裕假释出狱;3、首富马某腾被老鼠仓利用。

  都跟资本市场有关。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人们会对黄光裕充满某种痴迷?从他被捕到判决再到假释出狱,从前几年一次又一次提前出狱的传闻,到昨日铺天盖地的新闻以及资本市场相关股票的风起云涌。似乎是“韭菜怀念黄光裕”…

韭菜怀念黄光裕 2

  内幕交易是很严重的罪行,为什么能得到大家的谅解或者某种期待?大家并没有怀念徐翔,没有怀念吕梁,也没有怀念贾跃亭,但为什么会对黄光裕有这么多的情绪表达?

  答案或许是,大家对黄光裕的故事着迷。一个初中肄业生三度问鼎中国首富,这是个草根创富的励志故事,案发后,有背叛他的“小人”,也有坚持等待他的“贤妻”,还有这个家族背后,潮汕商人的团结和各种传说。

  还有就是,一个和社会脱节超过10年的枭雄,面对中国变化最激烈的零售市场,面对马云、马化腾、张勇、张近东、刘强东、蒋凡、黄峥等等,甚至黄光裕自己也不认识的新势力和面孔,他会如何完成自我的救赎,又会如何拯救式微中的国美?

  黄光裕经历了中国经济崛起和中国零售的黄金时代,也错过了中国电商的黄金时代,以及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代——激荡的十几年,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于移动互联网似乎是一夜之间就兴起,一夜之间便开始尘埃落定。

  一幕幕其兴也勃焉其衰也忽焉的商业故事,反复上演。商业世界,浪花一朵朵,此起彼伏,但波澜壮阔的传奇却越来越少。

  疫情后的谨慎与彷徨,全球动荡的焦虑与恐慌,以及种种压抑的情绪,似乎都被黄光裕的故事击穿,有了宣泄出口。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传说随着时间的沉淀,有的也就成了传奇。

  说起来不是大家在怀念黄光裕,大家只是借黄光裕故事的酒,浇自己的块垒,在借着黄光裕的故事,怀念自己的过往。

韭菜怀念黄光裕 3

  人是怀旧的。黄光裕入狱那年,许多人在怀念上个时代,用白衣飘飘来形容它,总觉得那时候的人性薄的像一层纱,隔远都能看见内心。黄光裕出狱的现在,大家又在怀念上个时代。

  大家怀念的是那一个尘土飞扬,英雄不问出处,纵情自我的野蛮时代——千禧世纪之交到北京奥运,那是个混乱又生机勃勃的时代,无可救药的乐观心态,甚至北京沙城暴的每一粒沙尘都有它难奈的野心和欲望…

  十年后,大家还会一如既往地怀念我们当下的时代,一如既往地为当下的时代涂抹上记忆中的玫瑰金色,一如既往的感慨,还是过去好。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反复地怀旧,在怀旧中前行。

  再提两个故事:黄光裕入狱前一年,也就是2007年,刚从Google辞职的黄峥,为了学习零售准备创业,他在国美卖场做过柜台;错过了移动互联网,黄光裕现在也用微信,据说他的微信名叫“天外飞仙”。

韭菜怀念黄光裕 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