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我被裁掉的那一天


我被裁掉的那一天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閆麗嬌 唐亞華 蘇琦 金璵璠 趙磊 黎明 孔明明 孟亞娜 魏佳 週昶帆   編輯/週昶帆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2019年,你的工作還安穩嗎?

  裁員,成為這一年繞不開的一個話題。互聯網公司擠泡沫,同時也擠掉了一批年輕人的夢想。無論你是在大廠尋得一席之地的985、211、海歸,還是中小創業公司的“社畜”,裁員,都會讓你突然抽離原本的職業規劃,被迫進入新的軌道。

2019年,這些公司都曾經歷裁員或架構調整:百度、網易、蔚來、Juul、Keep、暴風……裁員公司所在行業從諸如廣告、科技、人工智能等互聯網領域,一直延伸到車企、金融等傳統行業。面對壓力,企業的第一要務是活下來,所以他們不得不對自己人先下了手……

  伴隨著收縮,HR暴力裁員、拒絕賠償、賠償不合理等問題,也受到廣泛關注。在這一年,大家有著怎樣的裁員經歷?或許你也正在經歷職場升級打怪,不妨來聽聽這16個人的16個故事。

  • 從銀行轉行互聯網,兩年被裁兩次,我是沒趕上好時候?

  • 公司沒了,人被裁了,暴風卻始終沒有正式通知過裁員;

  • 以前負責品牌傳播的是我,現在找媒體爆料索賠的還是我;

  • 每天早上按時打卡,然後去天台一坐就是一天;

  • 借給公司十幾萬,別人被裁員,公司希望我自己離職,我根本不敢走;

  • 被裁後,第一次面試,恰巧遇到老闆被警車帶走;

  • 走投無路時,我甚至聯繫了前女友幫我內推;

  • 面試,所有HR都問我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

  • 裁員讓我增加了一個人生感悟,就是“患難見真情”。

  Part 1 為什麼你會被裁員?

  01

  創業公司該犯的問題還沒犯

  直接得大公司病了

  原思遠 24歲 廣告公司創意視覺設計

  從上一家4A公司離職後,我選擇加入前leader的創業公司。繼續做他的兵,是看好他的人品,更看好三個合夥人大公司高層混出來的經驗和人脈。

眼看著今年3月份團隊規模擴張了一倍,但我什麼都還沒學到,從進公司開始就被迫貼上了派系標籤,而且發現部門領導縱容手下人鉤心鬥角,整個公司天天上演宮鬥劇。我們底層群眾每天開小窗吃瓜,比熱搜的戲更真實更刺激。更可怕的是,內鬥是自上而下的,小兵只能當群眾演員,創意總監抹殺我們的創意,客戶總監玩內鬥,銷售總監吃回扣,只有新來的技術總監苦逼做技術。

  進入第三季度,一個千萬級的大客戶給了一個300萬的case先試試水,最後項目沒達到客戶預期,還引起客戶極度不滿,千萬級的單子自然沒戲了。公司老大這才發現管理出了大問題,他首先抓內鬥的始作俑者,結果把唯一干活的技術總監拎出來了,沒有就地正法,只是和平約談,人家有能力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其實我們吃瓜群眾都分析明白了,是三個合夥人決策失誤,錯誤高估了自身的能力,爆炸的人工成本又無力負擔,當然他們自己不會承認。

  12月份形勢徹底不對了,客戶回款慢是硬傷,員工獎金取消,按照幾個部門領導填的名單,正式進入了裁員的節奏。我早有準備,一邊心存僥倖,一邊考慮怎麼多要點賠償。

  HR正式通知的時候說給N+1,第二天被老闆叫進辦公室,他一臉抱歉和不捨,那戲演得假的很。我們小群一討論,發現老闆是看人下菜碟,聯合HR忽悠加恐嚇。有人開始慌了,個別同事還被嚇哭了,部分人陸陸續續咬牙籤了。剩下的人耗了不到10天,公司提到N+3,這幫烏合之眾迅速簽了,我也不例外。留下的教訓就是,年紀太小,看人不穩又不准。

  02

  從銀行轉行互聯網

  兩年被裁兩次,我是沒趕上好時候?

  東東 24歲 互聯網運營

  我原本是杭州一家銀行的職員,後來在鏈家的上海總部找了份數據運營的工作,正式變成了一個“互聯網民工”。

  不到兩個月,我還在學習基本的業務知識,還沒有轉正,辦公室就傳出了人員優化的消息。公司可以內部轉崗,給的卻是行政這種崗位,我主動放棄了。整整一個月,他們也沒讓我幹活,我每天就是打卡,出去面試也沒人管。

  之後有一天HR找我去聊,當場簽了離職協議,賠了兩個月的工資。不過我直到最後離職,也沒有得到確切的優化原因,只是老闆一拍腦袋,覺得這個部門不需要了。

圖 / 視覺中國圖 / 視覺中國

跟我同一撥被裁掉的還有另外8個人,其中有一個老員工,待了很久,最終也沒能被留下來,他剛剛從區域調來總部,現在又要調回門店,想想都替他難過。

  其實從銀行到互聯網工作需要下很大決心,而且我還換了一座城市,不到兩個月就被裁,硬生生把一個夏天過成冬天。

  我想起行長當時的挽留,他說外面沒有那麼穩定,沒有那麼好闖,我不想證明他是對的,於是又很快找到了下一家,在一家電商平台做運營。

待了一年,618一結束我就被老大叫去喝咖啡,我們部門業績做得不錯,賺錢也是最多的,而且當時公司已經提交了上市招股書,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可能覺得我工作哪裡做得不好。

  結果他說裁員其實6月份之前就已經定好了,當時的崗位人員分配只有兩個,名額打算留給一個轉正的實習生,因為更便宜。

  說來諷刺,我離開的日子就在公司敲鐘後的幾天。而這一次離職,我找了兩個多月的工作,感覺有一些吃力。不知道是不是我沒有趕上互聯網的好時候,我現在還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做運營,但我又發現了這家公司的不靠譜之處,該如何提前預判斷一家公司的靠譜程度?這將是我面臨的永恆難題。

  03

  不簽字一切還能商量

  後續也好維權

  張輝 30歲 OYO酒店前員工

  我被裁的時候,正好趕上OYO酒店在轉型,開始做2.0。

  HR裁掉我和另一個同事的理由是因為違規,讓我們自己提離職,不然會把我們的信息公佈到誠信陽光聯盟上。但後來聽其他的同事講,裁掉我們的理由是因為剛來的上司比較記仇,因為有一次開會我們提了自己的意見。最後裁掉我們的理由是在驗收工程時沒有在驗收單上填寫工程量,但其實很多人都不會填。後來我有去申請仲裁,但沒有成功,因為我屬於自願簽了離職,並提交了申請。

  如果再回到那個時候,我可能會警惕一些,提前做好準備,避免再出現突然被勸退的情況。在這個過程裡我會有憤怒,得到的教訓是,在公司把你裁掉的時候,你只要不是因為嚴重違規或者違法,不簽字就一切還能商量,後續也比較好維權。

  但如果有機會讓我選擇,我肯定還是會離開這家公司。因為對於這份工作而言,完全是我個人的經驗輸出,沒有太多技術上或者其他各方面的提升。另外,對於OYO這種公司,對於自己的職業道路說不定還有抹黑效果。

  Part 2 裁員中的奇葩經歷

  04

  被裁的前一天

  HR還給我加薪了

  張岩 25歲 某科技公司員工

  我2018年畢業就進了這家公司,今年9月被裁的,公司在3月就裁了一半的人。這一次出現異常的時間很短,我得知被裁的前一天,HR還給我加薪了,整個裁員兩個禮拜就完成了。

  裁員當天,我們主管叫團隊10來個人一起吃飯,飯桌上宣布了因為業務調整,有5個人要被裁,因為平時團隊氛圍很好,講完大家嘻嘻哈哈就過去了,話能聊得開。

  我們是一個科技公司,智能音箱、智能家電、可穿戴裝備等其實還是被看好的,問題在於創始人是一個技術極客,公司缺少對整體運營方向有強把控能力的人,技術可能很先進,但不一定符合市場需求。但是他對具體業務的把控力又太強了,容易把能給公司帶來更多機會的人流失掉。

  一開始大家都躊躇滿志,後來發現產品發布得如火如荼,每當真的問起來掙到錢了嗎,大家就閉口不談。 B+輪融了幾個億,到現在一年了,作為國內甚至國際上都比較有名氣的科技公司,本來談好融資了,但受大環境影響,外資基金被切斷了。公司之前會經常參展,今年已經沒錢去了。

圖 / 視覺中國圖 / 視覺中國

  被裁後我面試了10來家公司,中間希望我去的比較多。感觸比較深的是公司裡一些30多歲的同事,曾經是元老或中堅力量,被裁後很迷茫。有一個3月份裁掉的老同事,年底還沒有想好自己該干啥。

  我本身經常會做一些規劃,每隔一段時間會在招聘軟件上掛出自己的簡歷,判斷一下在市場上值多少錢,規劃下一個目標。這次經歷對我是有益的,讓我知道求職首先要考慮好公司的發展方向,政策上的支持、靠譜的團隊、創始人的風格都很重要。

  05

  公司沒了,人裁了

  暴風卻始終沒有正式通知過裁員

  程旭 28歲 暴風TV前員工

  去年12月份,本來應該發年終獎和季度獎,結果沒發。暴風TV解釋說,有資本進來,只是錢還沒到賬。之前就听說吉利要投資暴風TV,所以我們當時也沒當回事。過完年已經3月份,工資被拖欠了4個月,外加年終獎和季度獎。其他費用報銷發票也已經給了公司,我自己提前墊付了一萬多,報銷款到現在都杳無音訊。

  3月份,公司突然通知要簽一份新合同。我知道我一簽字工資就沒了,所以沒簽。當時暴風TV說為員工簽到新公司,公司以藉款形式給員工工資打白條。結果那少部分簽了新公司的人,最後也沒成功拿到工資。

  其實,能不能拿到錢我最後已經無所謂了,我更多的是不甘心。跑深圳申請仲裁一趟,來回機票就要4000多,而且仲裁結果暴風TV也沒能力執行。暴風TV到現在都沒正式通知裁員,有的大區負責人在群裡說了一聲,員工就莫名其妙被解散了。公司沒有給賠償,連個說法也沒有。

  因為缺貨,今年年初公司賣了一批尾貨,還把電商渠道的貨也賣了。我們以為公司是真的沒貨,沒想到我們離職不久,一批暴風電視的庫存就放出來了,這批貨沒有通過暴風TV之前的經銷商體系。公司說沒有錢給員工發工資,那這批貨的貨款去哪了呢?

  06

  以前負責品牌傳播的是我

  現在找媒體爆料索賠的還是我

  薛峰 29歲 無人零售公司公關

  我是一家無人零售公司的公關,今年上半年被裁員。聽說公司新一輪融資被投資人放了鴿子,資金鍊出現了問題。裁員時每個部門會有幾個名額,包括我們公關部。我們會被人力約談,說的是如果我們繼續待在公司,可能發不出來工資,相當於是變相裁員。

  當時我們很多人每天的狀態,就是等著被公司約談,整個公司的業務已經基本停止了。大家也沒什麼事情幹,就坐著看同事們一個接一個進人力辦公室,出來就被裁掉了。

圖 / 視覺中國圖 / 視覺中國

  無人零售公司最後真的被裁成無人公司了。裁員是一批接一批,搞得人心惶惶。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今天你旁邊的部門還坐滿了人,可能第二天就搬空了。其實我也看到公司沒戲了,但不想自己離職,因為這樣就沒有賠償了。

  給我的裁員補償拖了四個多月,人力各種理由推脫。到後來,人力也被裁掉了,我都找不到人去要錢。財務據說也沒有了,反正沒有人來解決賠償的問題。我給媒體去爆料,但是公司已經沒有人能出來回應了。

  我之前是公司的公關,負責品牌傳播的是我,現在來舉報前東家、找公司索賠的到頭來還是我。其實我對公司是有感情的,老闆創業也不容易,但我也要生活,辭退補償三番五次拖延,我只能採取特殊手段。

  07

  每天早上按時打卡

  然後去天台一坐就是一天

  馬曉天 24歲 半導體設計公司測試工程師

  去年6月本科畢業後,我進了一家半導體設計公司做測試工程師,剛畢業的我廢寢忘食,希望能在大潮洶湧的工業物聯網領域成就一番事業,即便是從最基礎的測試工作幹起。

  現在回過頭來看那段日子,既羨慕當時心思單純、勇敢拼搏的自己,又為身處浪潮中無法決定自己命運而感到可悲。

我被裁員那天是星期一,前一天我在家抽空洗了攢了兩週的衣服,平時忙到回家倒頭就睡,所以那天感覺很輕鬆,心情也很好,到了公司後打算找開發的同學碰個頭,安排新一輪的測試方向,半路被總監叫到了辦公室,被告知我們那個項目要先暫停,個中原因並沒有告訴我太多,只是說組裡的人只有部分能留下,並暗示我提前打算。

那一刻我已經意識到要發生什麼了,果然,下午人力就來找我談話了,過程中我暈暈乎乎,什麼也沒聽進去,什麼也沒答應,人力看我不在狀態,就說明天再談。我一夜失眠,就想清楚一件事,我的理想和規劃被公司狠狠打擊了,我一定要拿補償。

  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和公司進入了拉鋸戰。人力希望我不拿補償,但可以在其他地方多照顧我,而我態度強硬,協議不寫補償堅決不簽。在那之後,上司不給我派活,同事也不敢讓我繼續參與,我每天早晨按時打卡,抱著一本書或是一個Switch,在公司寫字樓的天台上一坐就是一天。

  一個月的時間,我通關了《塞爾達》,讀完了阿城的《棋王》和酈波的《風雨張居正》,春花四月,天氣漸暖,我內心的焦慮也越來越少,24歲的年紀讓我不再懼怕,別人耗不起,我耗得起。

  我也沒去仲裁,這種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最後還是見效了。公司給了我一個月補償,簽協議的時候人力還威脅我,但我笑著對她說了聲謝謝,然後大步離開了公司,感覺那時起,我才算真正邁入了社會。

  Part 3 裁員後遺症

  08

  借給公司十幾萬

  別人被裁員,我根本不敢走

  林琳 27歲 教育機構項目負責人

  我們公司做成人教育。去年下半年開始,公司資金鍊出了問題,原本七、八十人的團隊開始以各種原因“被裁”。但我們公司裁員的手段比較奇葩,公司不會主動裁你,目前為止,離開的人都是自己走的。

  最早意識到公司出問題,是銷售團隊被欠了3個月提成。有些銷售開始去和公司說這個事,然後公司就以各種理由“架空”老銷售。一邊想著法逼他們走,一邊老闆親自對接每個項目,然後把快談成的單子交給新銷售。有些地方上的項目,老闆親自飛過去對接,有些老銷售到走時,都不清楚他的客戶被老闆親自截了胡。

  我開始經歷“被裁員”是在我問完上一個項目的獎金之後。公司給了2000塊錢,說包括項目獎金以及年終獎。當初項目實施前定的是完成KPI拿3%的總業績提成,有十幾萬,分到每個人手裡也有幾萬。緊接著,我就開始進入“被裁員”流程了。

圖 / Pexels圖 / Pexels

  公司說上個項目賠了錢,藉機把“鍋”讓老領導背了,然後調來一個95年的小領導。同時,還把部門拆分,把一個業務交給多個同事同時插手。公司提前也不溝通,在晨會上直接宣布。搞得同事之間互相猜忌,人心惶惶。很多人受不了就自己離職了,現在公司剩下不到十個員工。

  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敢離職,公司之前資金周轉不暢和一些員工借錢,我刷了十幾萬借唄。當時我也不想藉錢給公司,但是從主管到老闆輪番談話,不借錢給公司,工作都沒法做。儘管工作氛圍非常高壓,但我根本不敢走,畢竟每月還要幫公司還錢。

  09

  半年內被裁兩次

  下一次我不會選擇“網紅公司”了

  王慶 30歲 在線教育公司研發

  2019年確實難熬,我在半年內被裁了兩次。

  我是程序員出身,2015年碩士畢業時進入某互聯網大廠做信息化研發,崗位並不核心。4年下來,人翻了幾倍活兒一點沒多,我其實也會擔心崗位不保。

  果然,公司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裁員,到了今年年中,我們整個部門進行大調整,我的崗位直接被取消,我也只能離開。

  找工作的過程其實挺順利,有兩個大廠給我發了offer,但是我不想再去大公司做一顆螺絲釘,所以選擇加入一家在線教育的頭部公司。我看好這個賽道,也想體會創業公司的激情。

入職之初我很興奮,在技術方面確實學到了新東西,但慢慢的我也發現創業公司在部門協同、工作流程上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我們沒有產品經理,也沒有專人測試,產品上線的過程很隨意,這樣對用戶非常不負責。另外,部門領導特別愛開會,10個小時恨不得有8個小時在開會,今天定好的方案兩天之後可能又被推翻。

  我就在這種不適應中,熬過了6個月試用期,還給朋友發微信說“已成功上岸”。沒想到,剛轉正10天,我就被裁掉了。HR給出的理由是融資不順利,公司資金吃緊。這也從側面說明公司管理上比較混亂,如果從省錢的角度出發,是不應該讓我轉正的。

  我的經歷聽起來有點慘,但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我反而很淡定。這兩次裁員前後,外界都有很多傳言,每個人心態不穩,這個過程其實比靴子落下的那一瞬間更加煎熬。

  我第二次被裁時正好趕上某大廠互聯網裁員風波發酵,HR很爽快地賠了N+1。算下來我今年拿到的補償金就有十幾萬,所以短期內也不至於有太大壓力。接下來我打算先陪家人好好過年,年後再找工作。

  這一次,我不會迷信於那些“網紅公司”了,找個低調的公司悶聲把錢掙了不好嗎?

  10

  第一次被裁拿法律硬剛

  第二次卻向現實妥協了

  原鴻 27歲 影視公司剪輯師

  第一家是服務BAT的影視公司,進公司的第二年,突然嚴抓管理,公司也不續簽勞動合同了。那時候我很佛系,就等著被開除,萬萬沒想到,最初說好的高提成,年終到工資卡里的只有幾百塊錢。

  我還沒來得及找公司,一個副總直接拿著離職協議對我說:“你走人,公司賠付你一個月工資。”我拒絕,和另一個同事決定申請勞動仲裁。當時的想法是,就算拿不到錢也要噁心死他。

  經過了申請兩次仲裁,一次上訴法院,一次強制執行,堵法人,報法警,讓法人上了失信名單,最終歷時兩年拿到了一年的工資。那一刻,還是高興的,高興法律可以幫助普通的勞動者,律師也很給力,對我們說,“如果不賠錢就把他弄進去”,但是我們內心苦啊,打官司費時費力費錢,最後的賠償和成本比起來並沒有多大收益。

圖 / Pexels圖 / Pexels

  兩年時間,從最初的委屈、悲憤,到開始積極準備、充滿鬥志,中期的受挫、迷茫,再到後期的順其自然,聽天由命。期間吃的苦和承受的壓力,讓我遲遲無法全心投入下一份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一想到這個老闆就氣到發抖。

  第二家公司,我剛入職就趕上影視寒冬。部門主管因為怕灰色收入東窗事發,自己主動離開了,隨後部門經歷了半年沒有客戶可做。裁員的套路又來了,公司副總約談部門所有人員,“部門解散,賠償你們一個月工資”,我丟給他一句話,“你先看看勞動法再跟我談吧!”見我按兵不動,他開始給我甩鍋,給我穿小鞋,耗了兩個月後跟我說“賠付兩個月的工資”。我,同意了。

  正義可能遲到,也可能缺席。大家都清楚,走法律程序勞民傷財,你只要不把人逼急了,沒有人願意走這條路。

  11

  被裁了,才能停下來想想為什麼這麼拼

  張鋒 29歲 電商代運營公司類目經理

  被裁員前,我在這家公司乾了7年,從基礎運營崗做起,先後做到店長、運營主管、類目經理,這個行業競爭激烈,被銷售額壓得喘不過氣。今年八月,公司開始進行業務調整和人員盤點,裁掉相關的一些人手,而我就在裡面。

  離職談判、裁員補償、工作交接等等都進行得很順利,老闆也很感謝我這麼多年兢兢業業的付出,這次被裁員對我真正的影響在於,我終於能停下來好好想想我這些年到底為了什麼這麼拼命,如果不是被裁員,恐怕我永遠都不會有自己停下腳步的一天。

離開公司的那天晚上,杭州下了小雨,園區十字路口昏暗的路燈下面我站了很久,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心里特別空虛,過去很多年裡要么是被生活壓力趕著走,要么是為了一些東西奮力追趕,現在突然不知道該干什麼了。

找朋友喝酒,他說我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自我療傷”,說我一直繃得太緊,處於崩潰的邊緣,應該趁著這段時間好好陪陪家人,理一理頭緒,到處走一走轉一轉,看看其他人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這一休息,就休息到現在,有時候心裡也很著急,覺得再不出去找工作就沒人要了,但轉過頭一想又很抗拒原先那樣的生活,我的積蓄還有不少,年紀大了,反而有點叛逆和任性,也不管周圍人怎麼看我。

  我只能確定,這次“喘息”讓我又活了過來,以後的路怎麼走,再慢慢打算吧。

  Part 4 生活還要繼續,找工作還要繼續

  12

  走投無路時

  我甚至聯繫了前女友幫我內推

  阿萊克斯 30歲 互聯網獵頭公司商務

  我是年初被上家公司裁掉的,在此之前,我是公司的紅人,老闆非常看好我,一年內給我漲了兩次工資。但年初因為公司業務調整,整個海外業務裁撤,我被迫從商務崗位調動到了活動策劃的崗位,職位也從經理降到了專員。

  在我被裁前的半個月,我已經逐漸被部門邊緣化了。半個月之後,HR約我在公司樓下喝咖啡,她給了我兩個選擇,降薪或者走人。當時感覺大腦一片空白,糾結許久之後,我決定帶著最後的尊嚴走人。但由於當時和直屬領導相處得不是很愉快,在我last day那一天,直屬領導安排HR給全公司發郵件通報開除我的消息。

圖 / Pexels圖 / Pexels

  失業之後,我開始瘋狂投簡歷,但面試機會少之又少,每週只能接到一次面試邀請。我是個及時享樂型的人,雖然工作很多年,但也沒什麼存款,所以那段日子完全靠比我小五歲的女友養著,心裡壓力非常大。

  因為面試機會少,所以整天無所事事,白天在家改簡歷(最多的時候一天簡歷改了50多版),晚上泡腳養生,半夜會突然驚醒抱著女朋友,對她說,“別離開我,陪我度過去,我會好的。幾度心態崩潰,走投無路的時候,我甚至聯繫了前女友讓她幫我內推,我知道這樣不太好,但當時顧不上那麼多了。

  終於三個月之後,在朋友的各種內推之下,我得到了一次不錯的機會,進入了國內某互聯網獵頭公司負責海外業務。本以為,水逆已經退散了,沒想到,在我入職的第二個月,整個海外部門裁撤了。我入職期間表現還算出色,所以還是幸運地逃過了這一輪裁員。

  現在,每當回想起那段被裁員和失業的日子,總會感嘆人生真的是太艱難了。

  13

  面試第一家時

  恰巧遇到老闆被警車帶走

  Kevin 30歲 互聯網金融公司市場人員

  我之前在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市場部負責增長業務,11月份,我因為身體不適住了幾天院,突然接到領導電話,先是讓我停止一切廣告投放,然後又讓相關代理商退廣告費。當時就感覺情況不妙,週五公司宣布因為業務轉型不得不裁員。

  但得知消息時我非常意外。剛失業那幾天我並沒有擔心過再就業的問題,心想還可以藉此機會陪陪家裡的小魔頭,順帶搞搞副業。

  失業第二週,我連續投了20多份簡歷,結果只收到了四家面試邀請,我開始有點擔憂了。更讓我無奈的是,那幾家公司都特別不靠譜,我感覺我真的是太難了。面試第一家公司的時候,快到辦公室跟前了,恰好碰到老闆被警車帶走,不歡而散。接著被第二家公司套走了一套方案。緊接著我被第三家公司的HR放了鴿子。我想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你挑別人的時候,其實別人更挑你。

  不過還好,我心態比較樂觀,目前準備安心過年,打算年後再投入工作。

  14

  被裁後面試

  所有HR都問我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

  圓圓 32歲 某大型互聯網公司員工

  在一個週一,我從其它部門聽說公司要裁員。上午我還跟一個女同事八卦這事兒,下午她就被約談了。即使是這樣,我仍然沒有當回事,我覺得無論資歷還是能力,裁員都輪不到我。結果當天晚上我們還在開會,第二天上午我就被主管約談了。

當時給我的解釋是我在做的創新業務要收縮,我第一反應很不爽,但還是很客氣,平時跟領導關係也不錯,既然結果已經是這樣了,也就接受了,公司補償按N +2給的。

  真正讓我感觸的是後續找工作遇到的瓶頸。我有近10年工作經驗,前幾年很多互聯網公司挖我去,沒想到我相繼去面試了頭條、快手、餓了麼等公司,感覺挺不好的。一方面大家總是打聽我前公司的八卦,流露出一種看笑話、觀望的態度。我心裡想人家公司還沒黃呢,你們就開始復盤失敗原因了。

圖 / Pexels圖 / Pexels

  更讓我驚訝的是,我已婚未育這一點,真的成了硬傷。所有的HR都問我你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我說不要,但是明顯沒人相信。 我有一點開始自我懷疑,突然之間發現曾經自己引以為傲的那些優勢並沒有得到體現,已婚未育成了一大瓶頸。

  最後算是我勉強接受了現在的公司,待遇也比預期低。這個事情對我職業生涯畢竟是個裂縫,對我以後找工作其實也會有影響,在求職的時候要有預判,對行業、對團隊,要想著減少風險。

  我也重新開始審視自己的各個方面了。現在工作也不太忙,工作之餘要發展一些副業,給自己將來留條退路。

  Part 5 被裁很難受,裁人也很難受

  15

  裁員讓我增加了一個人生感悟

  就是“患難見真情”

  張洲 33歲 小程序公司CEO

  裁員的過程心裡面肯定很掙扎。一開始你會捨不得裁人,覺得每個人還有戰鬥力,我們還有機會,會想方設法在一個階段去做營收,有收入能掙錢的事情都去嘗試,這樣也為了把大家都留下。但這也會更加加劇大家對你方向的不理解,感覺你為了掙錢,有些偏離主航道了,然後大家就會有爭吵。

  裁員時,有些員工在公司待了一年以上的能理解,關係很好的人是願意辭職的,有的還不願意要一分錢賠償,比如一位6年的老員工,感情很好的,按勞動法要給6+1的賠償,他也不要。當時的財務情況很緊張,我說我給你兩個月吧,他說你把錢留下來,維持一個小團隊,公司也可以保留一個火種,也許能擴大。最後我說那我給你打個欠條,以後有機會再發給你。

  還有個員工,來了一年,他知道你公司不行了,等著公司裁,要拿到賠償金再走,但是他還想向你要額外的。後半年他就不在狀態,開始磨洋工,還各種收集證據,向你要加班費,在公司里傳播負能量,這樣就加劇了雙方的不信任。

  裁他的時候,我就給了他2個月賠償,但是他要3個月賠償加加班費,而且還要現金當天給他,他擔心我們下個月倒閉了沒錢。我就很生氣,大家都是人,最後那半年他工作也很糟糕,週末大家休息了,他自己跑到公司打卡裝作加班,而且他要現金,我又不是包工頭,我下個月發工資打到你卡上不就行了?最後我們鬧到勞動仲裁委員會仲裁了。

  裁員這件事讓我鬱悶了一段時間,至少增加了人生的一個感悟,這個感悟就是“患難見真情”。

  16

  親手裁掉自己招的員工

  我開始逼自己變得更狠心

  李翔 28歲 諮詢公司部門負責人

  我今年成為公司一個部門的頭,有了招聘和管理的職權。我招了四個員工,裁掉了兩個。

  第一個員工名校畢業,能力是有的,但性格比較古怪。她每次來辦公室都從來不跟大家打招呼。有一次我給她安排了一個資料整理的工作,到時間了她還在磨洋工,我去問她進度,她居然當眾頂撞,而且態度非常惡劣,場面非常尷尬。這樣的情況出現了好幾次,我就把她勸退了。

  第二個員工是個應屆生,裁掉他是為了給公司縮減成本,下半年公司資金比較緊張。當時我把他叫到會議室,拐彎抹角說了很多,但怎麼也說不出讓他辭職的話。我是個老好人,不喜歡讓別人難堪,裁員這個事情,真的非常尷尬。他是我招進來的,我會認為辭退他是我的責任,他是無辜的。

圖 / 視覺中國圖 / 視覺中國

  我畢業也沒幾年,之前從沒想過自己能夠有招人裁人的權力,就像是掌握了對他人的生殺大權。裁人很難,心理壓力很大,沒有很多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大手一揮讓手下明天不用來的場景,在現實中是很少出現的。尤其是裁掉那些沒有什麼致命錯誤的員工。

  對於我而言,裁掉不相關的人無所謂,但要裁掉自己親手招來的人,總要不停告訴自己心要狠。總要找一些聽起來合理的理由,假裝一團和氣地去裁員。這要下很大的決心,就像是要承認自己的錯誤。可能創業就是這樣,會逼迫自己變得更狠心,更能試錯,更加能承擔風險。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原思遠、圓圓、東東、張輝、張岩、王慶、張洲、張鋒、阿萊克斯、薛峰、原鴻、Kevin、程旭、林琳、李翔、馬曉天為化名。

我被裁掉的那一天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