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無銹缽

  來源:財經無忌(ID:caijwj)

  12月26日,源自微信公眾號系統的故障,再次引發了人們對於技術與效率之間的辯證思考。

  在那之前,12月23日,微信發布了關於7.0.9版本的更新。

  儘管微信官方對於此次更新後新增功能的描述,只有輕描淡寫的一句“可以引用之前的內容”,但熱衷於探索的網友仍然從龐大的更新包中窺出了玄機。

  轟轟烈烈的“找茬”運動之後,朋友圈的表情包評論功能、聊天好友的權限設置、分辨文章來源的轉發圖標顯示等一系列改動隨即被扒出。其中的表情包評論功能更是一度在朋友圈引發了“鬥圖狂潮”,瘋狂的討論一直延續到其他的多個社交媒體上。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2

這並不是微信的更新第一次引爆輿論場,不同於手機QQ一年高達13次的更新幅度,微信對於新版本更為謹慎的態度早已在不知不覺中強化了人們的“關聯心態”,再加上高達11億的月活用戶,足以讓每一次更新背後都不缺乏話題與熱度。

  算上這一次,整個2019年,微信一共也只更新了區區9個版本,其中3個的存在意義更是簡潔明了——“解決了一些已知問題”。

  在如今充斥著創意和焦慮感的互聯網行業裡,這樣的推新速度幾乎是不可想像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張小龍和他的產品的確創造了一個奇蹟:在這個萬物速生速朽的時代裡,微信用最少的改變,聚攏了最多的用戶,並在此基礎上實現了最大的永恆。

  當然,在那之外,關於微信的種種爭議並未就此消失。

  01

  微信不再克制?

  這一次開放朋友圈表情包評論的爭論,最核心的焦點只有一個:“微信是不是變了?”

  在那之前,坊間對於微信這一款產品的評價,一直呈現著非常明顯的兩極化態勢:

喜歡它的人認為,這款軟件的各個方面都體現了實用性的極致,操作簡單、性能穩定、審美均衡;不喜歡它的人則覺得,這款App細節簡陋、用戶體驗匱乏、並且充斥著設計者的主觀意願,反饋機制更是一塌糊塗。

  矛盾的評價背後,折射出的,其實是這款產品的尷尬處境——擁有著全世界最龐大的C端用戶的微信,其設計思維幾乎完全是To B的。

這也是為什麼,同時擁有兩大拳頭社交產品的騰訊,並沒有陷入內耗泥潭的原因,模仿ICQ起家的QQ和為阻擊kik而生的微信,兩者之間的關係,與其說是競合,倒不如更像是互補。二者之間,QQ主打的是PC端、個性化、低齡人群、娛樂化場景,微信擅長的是手機端、高效率、全齡段、工具化社交。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3

相較於QQ的貴族化特權、豐富的裝飾色彩、繁多的延伸功能,“克制”是人們稱讚微信時最頻繁使用的詞彙,Pony本人也在內部會議上表示微信團隊“保持了一種很克制的心態來做事情”。

作為喬布斯極簡主義的忠實信徒,奧卡姆剃刀派首席弟子,文藝青年張小龍在設計微信之時將簡潔這一特色發揮到了極致,不僅嚴格限制了無關的拓展功能,還從源頭上保證了界面的精簡有序。

以至於” 搖一搖” 這一功能上線後,在面對Pony對於競爭對手抄襲的擔憂時,這位“宇宙第一產品經理”信誓旦旦的表示:“除非他做到了什麼都沒有,如果他加一點多的,就超不過我們了。”

2017年的那場微信公開課PRO版裡,懷著尋找新時代商機目的,花了1500RMB買票入場的各大精英們齊聚亞運體育館,聽著這位“微信之父”連說了幾個小時的“不能”:

  不能給沒有運行過小程序的用戶推入口

  不能給小程序分類、排行、推薦

  不能為小程序添加粉絲

  不能給小程序推送消息

  不能把小程序做成遊戲

  不能加入搜索功能

  同樣是在那場發布會裡,張小龍闡述了一個即使是在今天看來依然有些“格格不入”的設計理論:

  “好的產品應該是讓人用完就走的。”

  這一高調也隨即成為了諸多人“傷仲永”的理論依據。回顧過去,可以說,在全社交產品領域,微信是公認“吃相”最好看的平台之一——理想主義色彩最濃、廣告最少、娛樂性最低。對於流量一直保持著“克制”態度的微信,極少會做出主動固化和培養用戶的行為。

  反觀表情包評論功能,作為另外兩大社交主陣地微博和QQ的標誌性功能,早已為眾多年輕網友所熟悉。除了趣味性之外,表情包鬥圖的娛樂性和對於時間的消磨也是廣為人知的。將這樣一個缺乏獨創性的娛樂功能加入升級列表中,顯然不符合微信這一平台一貫特立獨行、低調嚴肅的風格。

  這也是諸如“微信遷就用戶”、“微信不再克制”、“微信娛樂至死”此類觀點的源頭。

  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02

  表情包的原罪

  要弄清這一點,我們首先要明白,為什麼開放朋友圈的表情包評論會引發如此巨大的爭議,這之中,引爆全網鬥圖狂潮的表情包,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自1982年,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的斯考特·法爾曼教授在計算機科學社團首次使用了符號“:-]”以來,近40年的時間裡,這一全新的信息形態隨即波及全球。

  數據顯示,過去的2018年裡,近9億QQ用戶一年發送了超過3187億次的表情包,超過90%的用戶熱衷於在聊天過程中使用表情包。狂熱的表情包風暴背後,除了驚訝於它為聊天環境帶來的諸多改變,人們也始終在面臨著關於尼爾波茲曼“娛樂至死”的種種警告。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4

表情包的流行究竟是否直接關聯著娛樂至死,這背後的觀點仁者見仁,但可以確定的是,以此為代表的一種潮流並未開啟一種全新的時代,相反的,它們只是已有的“圖像時代”的一個節點和縮影。

所謂的“圖像時代”,是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提出於上個世紀30年代的一種觀點,他預言未來世界裡視覺文化將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佔據空前的主導地位,在此基礎上,圖像將成為了人們認識周遭世界的主要方式。

  而造成這一切的根本原因,則是圖像這一媒介形式不可替代的優勢,相較於文字,圖像的信息承載量更為龐大、信息密度更為集中、信息呈現更為直觀。

時至今日,海氏的預言已經或多或少成為了一種現實,相較於巴勃羅·聶魯達時代含情脈脈的詩歌,表情和圖片正在日益成為信息化時代溝通新一代人群的橋樑。

  來自美國學者L·伯德惠斯特爾的研究顯示,現代社會裡兩個人傳播的場合中,近75%的社會含義是承載於非語言符號之上的。專門研究非語言符號的艾伯頓·梅熱比也曾提出公式:溝通雙方互相理解=語調、語速(38%)+表情、姿態(55%)+語言內容(7%)。

  從這個角度來說,表情包的出現,其實是信息爆炸社會里社交的必然產物。

在這個芯片上的集成元器件按照每18個月翻一番的時代裡,人們對於信息的需求量同樣在飛速上漲,在此基礎上,如果一隻貓、一張電影、動畫的截圖就可以完美的連同細節一道表達出你的複雜情感,何必還要去挖空心思組織語言呢?

  上述看似合理的優點正是尼爾波茲曼和法蘭克福學派的學者們最為擔憂的地方。

在前者的理解裡,“語言是關於經驗的抽象,而圖像則是經驗的具體呈現”,換句話說:看字的時候,人是會思考的;看圖的時候,這種思考就消失了。相形之下,後者擔憂的更多是人在製作和傳播圖片的漫長過程中對自己情緒的編織和景觀化。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5

舉個例子來說,同樣是聊天加表情,波茲曼認為人們看多了表情包之後,就不會用文字描述自己的想法和態度了,而另一派則認為如果用多了表情包,人將會沉迷在一個個表情織就的那個虛擬的“我”裡,繼而喪失自己的真實人格。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這些關於當代傳播的反思,成為了表情包“原罪”思考的主要來源。

  03

  微信不講“克制”

  除去這一層原罪思考來說,社交場合表情包的使用,其實是有利有弊的。因此,不能將一款社交媒體對於表情包的熱衷簡單等同於娛樂化傾向。

  跑開表情包使用的利弊不談,微信此番主動開放朋友圈表情包評論究竟是不是向用戶“獻媚”。這一點也仍然值得商榷。

  前文曾經說過,許多人在談到微信時,都喜歡用“克制”這個詞來形同它。然而事實上,鮮有人注意,這一說法在騰訊內部已經消失有一段時間了。

  今年年初的那場微信之夜裡,當著無數媒體的面,張小龍公開表示稱:“微信並不克制,我們的詞典裡沒有克制這樣一個詞。”

  他舉例說,微信從來不做節日運營或者logo變化,很多人會說微信很“克制”,但其實這並不是克制的結果。 “本質上,是因為微信一直在遵循一種好的設計原則,原則之下,既有堅持不做的,也有必須改變的。”

  而在那之外,“克制”與否,“獻媚”與否,滿不滿足於用戶的需求,這些更多只是旁觀者臆想出的屬性,並不能代表微信真正秉持的理念。

  這之上,關於微信一貫以來的設計思維,張小龍本人闡述的也很清楚:“效率”。

  前前後後多場發布會裡,他曾經不止一次的提到過,技術的使命應該是提高效率。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6

  效率,才是微信千方百計想辦法要實現的。比如突然想要給一個人發信息,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他的名字了,而微信能提供一種更聰明的聯想能力,幫助用戶在忽然短路的時候找到想要的信息,才是微信看重的能力。

  為了效率,微信在設計過程中力求簡潔,為了效率,微信率先開拓了音視頻通話、語音轉文字等多個功能。從這個角度來說,此次微信所更新的朋友圈的表情包評論功能、聊天好友的權限設置、分辨文章來源的轉發圖標顯示等一系列功能,也都是關於進一步提升社交效率的一場實驗。

  這場實驗的主要目的,無關於娛樂至死,也無關於獻媚用戶。

正如此前王興在美團的命案悲劇之後,在個人飯否上沉痛發布的這兩個字一樣,任何一款體量龐大的社會化產品迭代更新的過程,都是一場充滿未知的實驗,在這場實驗裡,悲劇、喜劇、一切故事和觀點都可能出現,然而重要的是,不能因為出於對一些缺憾的恐懼,就喪失掉不斷創新的勇氣。

截止目前,這一場調動了無數人眼球的表情包評論功能已經在微信不動聲色的沉默中被悄悄下架,來自官方的“灰度測試”聲明也為這一襁褓之中的功能劃上了短暫的句號。

  種種跡象表明,微信,依然堅守著最初的那份設計原則,不同於克制,不囿於成見——這也或許也正是問世整整8年以來,人們對於這款產品依戀的初衷。

  對於那些真正熱衷於這款產品的人來說,微信最大的魅力,並不在於它拒絕了什麼,而在於它選擇了什麼。

微信不講“克制”:技術使命是提高效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