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抖肩舞,當代大學生的“雲聯歡”


抖肩舞,當代大學生的“雲聯歡”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這場跨越地域、內容密集的特大型“聯歡會”,沒有組織者,沒有主持人,參與者在彈幕和互動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參與度,在狂歡中的儀式中不斷強化身份認同。

  文/園長   編輯/趙思強

  來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在B站搜索“抖肩舞”,你會看到超過1000條(B站搜索能顯示的上限)相關視頻。其中相當大的一部分,是由各個高校的同學上傳的。

伴隨著動感的音樂,年輕且穿著洋氣的大學生們,在校園中旁若無人地跳起了土味“尬舞”——在北大博雅塔下的林間空地,在清華大草坪南端的日晷兩側,在中傳鋼琴湖畔的梧桐樹下,到處都有抖肩舞的身影。

  一場類似於“冰桶挑戰”的舞蹈短視頻接力,正在全國的大學校園中產生連鎖反應。

中國人民大學的抖肩舞視頻   Up主:HCL老賊中國人民大學的抖肩舞視頻   Up主:HCL老賊

  特別是在校徽神似三個“扭動人形”的中國人民大學,人大的創作者將“校徽梗”充分用到了抖肩舞視頻中。當三個同學在校門口模仿校徽抖肩的畫面出現時,B站的彈幕像節日的煙花一樣炸裂開來,“終於找到了一個深得抖肩舞精髓的學校”,這段視頻的播放量在B站超過了150萬。

  抖肩舞徹底火了。

  誰在製造抖肩舞?

  抖肩舞和它的“標準BGM”《Coincidance》都不是新鮮事物。 《Coincidance》MV發行於2017年4月,創作者名為“handsome dancer”。這首歌配套MV的舞步魔性又洗腦,又有很多抖肩動作,因此被稱為“抖肩舞”。

早在2017年,這套舞蹈就在國內製造了一波病毒式傳播熱潮——由於它可以活動肩膀,有益身體,許多醫護人員帶頭跳了起來,以醫院和科室為單位開始了抖肩舞短視頻“接力”,但沒有進一步“出圈”。

  “抖肩舞最近在高校火起來,實際上是一種‘翻紅’”,來自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創作者、Up主范蠡裡告訴刺猬公社

2019年B站抖肩舞相關視頻量折線圖  圖源:怎敢請君側耳聽2019年B站抖肩舞相關視頻量折線圖  圖源:怎敢請君側耳聽

  抖肩舞的這次“爆火”始自2019年9月下旬。早在2019年6月,來自南昌工程學院的Up主“臣不是桂圓”就開始籌備製作校園版的抖肩舞視頻。桂圓告訴刺猬公社,他和朋友看到了“handsome dancer”的原版抖肩舞,覺得“特別有味道”,就著手開始抖肩舞視頻的拍攝。

  桂圓創作過不少生活記錄和開箱類的短視頻,摸索了一些攝影和剪輯的經驗。在暑假,他拉上十多個同學,建了一個QQ群,準備開學後開拍。

  視頻中的出鏡者都是普通大學生,沒人有舞蹈基礎。他們所在的南昌工程學院在省內排名中上,但放到全國,學校的知名度相對有限 ,並不能給這些創作者帶來太多的流量加成。

  即便如此,這段視頻還是“爆”了。桂圓還記得這段視頻在B站的播放量,從第一天的二百多一路漲到第二天晚上十多萬時,自己內心充滿激動和“難以置信”——“發了這麼久的視頻,還是第一個視頻上熱門的。”

  抖肩舞視頻火了之後,有不少高校的Up主開始找到桂圓,想要藉鑑這段視頻中的創意和點子。“應該是我們帶領了全國高校去拍抖肩舞視頻,”桂圓向刺猬公社表示,抖肩舞能夠這麼火,“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們這個小團隊”。對此,他覺得“有種自豪感”。

  來自清華大學的范蠡裡等多位高校Up主也向刺猬公社表示,這次抖肩舞的流行,正是南昌工程學院的Up主“臣不是桂圓”開了個頭。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和桂圓一樣激動又難以置信的心情,不斷浮現在來自複旦大學、西南交通大學 、中國人民大學等高校Up主的心裡——他們的視頻,也都“爆”了。

復旦大學的抖肩舞視頻   Up主:屁桃珠子復旦大學的抖肩舞視頻   Up主:屁桃珠子

  復旦大學的Up主“屁桃珠子”用了不到兩天,在忙碌的期中季“極限操作”趕出了一條校園抖肩舞視頻。珠子告訴刺猬公社,“做的時候感覺挺熱血沸騰”:第一天下午三點鐘決定開始做,當天晚上就寫好了劇本,第二天白天在上課、開會之餘拍完了全部素材,當天晚上一刻不停地剪輯,“最後要發出去的時候手都是抖的”。現在,這條視頻的播放量超過了50萬。

  相比之下,西南交通大學的Up主“SmileTVzzz”製作的抖肩舞視頻顯得更加精緻,站位、運鏡和調色都很講究,甚至有了一些“電影感”。為了這個視頻,“SmileTVzzz”團隊花了三天三夜,超過120萬的播放量也讓他們的努力獲得了回報。

  中國人民大學的Up主“HCL老賊”覺得,在人大跳抖肩舞,“本土優勢”很大——形似三個扭動的人的校徽和抖肩舞的動作,放到一起簡直毫無違和感。 “HCL老賊”和同學們成立了一個短視頻小團隊,之前就有過不少作品。他們在一個星期的時間裡,見縫插針地完成了抖肩舞視頻。為了留足視頻“刷屏”的時間,“HCL老賊”在某天晚上做完視頻後,特意等到了第二天早上才上傳。

  “我們播放量每多1萬,大家都在群裡邊歡呼一次。”“HCL老賊”告訴刺猬公社。現在,播放量已經超過了150萬,他們也為自己歡呼了不知多少次。

  火的不是抖肩舞

  而是全國大學生的“雲聯歡”

  范蠡裡在他的抖肩舞視頻中,提到了清華的一個獨特“項目”——體育課要考三千米跑。頂著北京的寒風狂奔,是清華本科男生躲不掉的必修課。在彈幕中,不少人都對這項“清華特色”表示了好奇和關切——“學霸們還要受這種罪?”

人大抖肩舞視頻B站彈幕詞云圖  注意關鍵詞“校徽”在彈幕中被提及最多 圖源:怎敢請君側耳聽人大抖肩舞視頻B站彈幕詞云圖  注意關鍵詞“校徽”在彈幕中被提及最多 圖源:怎敢請君側耳聽

  這種打破認知的案例,幾乎出現在所有高校的抖肩舞視頻中。在觀眾看來,高校,特別是所謂“名校”給人的感覺往往是嚴肅的。他們缺乏渠道獲取展示大學真實生活細節的內容。

  高校的抖肩舞視頻則提供了這種渠道,給外界一個能夠了解大學生真實生活方式和所思所想的窗口,讓用戶直接體驗意料之外的反差感:“學霸”也會一本正經地跳土味舞蹈,光環之下也面臨學業和生活中的重重挑戰…….

  這種反差,不僅讓高校之外的用戶很感興趣,還讓在校大學生們感同身受。來自複旦的Up主珠子告訴刺猬公社。“彈幕裡有特別多報出自己學校的人,大家在看視頻的過程中都很有參與感和身份認同感。

  抖肩舞視頻也成了大學生們的留言板。不光在母校的視頻中“再來億遍”,他們也會在其他學校的視頻中“觀光打卡”,像串門一樣了解其他學校的風格和特色。視頻內容本身也有了社區互動的特質,構成了一種獨特的交流方式。

西南交通大學抖肩舞短視頻 Up主:SmileTVzzz西南交通大學抖肩舞短視頻 Up主:SmileTVzzz

  在談起”抖肩舞為什麼能席捲高校圈”時,西南交通大學的Up主“SmileTVzzz”向刺猬公社表示,“大家都圍繞同樣的主題做視頻,就像全國高校在進行一場聯歡。這場跨越地域、內容密集的特大型“聯歡會”,沒有組織者,沒有主持人,參與者在彈幕和互動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參與度,在狂歡中的儀式中不斷強化身份認同。

  “電競大家都可以玩,桌遊大家都可以玩,那怎麼才能突出我是大學生呢?拍​​攝‘抖肩舞’提供了一個比較好的形式,這也是表達我(大學生)和你(其他人群)不同的一個形式”。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傳播學者王亦高在接受訪談時表示。

  王亦高還認為,“抖肩舞”的本質也是一種青年亞文化,通過在各大高校的標誌性景點拍攝視頻,視頻製作者可以突出自己“高校學生”的身份。青年亞文化形式多樣,但著重突出大學校園和高校學生身份的並不多,“抖肩舞”也許就是一個這樣的突破口。

  同時,“抖肩舞”還為同一個高校的學生提供了一個集體身份建構的機會,所以各大高校的學生會紛紛在自己學校拍攝的抖肩舞視頻下“打卡簽到”。在“打卡”、“應援”的過程中,學生們還能進一步突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我不僅僅是青年,還是一個高校的青年”。 [注1]

  不論是製作還是觀看抖肩舞視頻,都是參與了這場特大型“雲聯歡”。抖肩舞本身也自此真正“出圈”,被大學生們加工和演繹之後,演變為一個流行文化符號。

  什麼是土味抖肩舞的致命魅力

為了增加搞怪的效果,許多正在流行中的“梗”也被大學生創作者加到抖肩舞視頻裡——土味叫賣系列的“窩窩頭,一塊錢四個”、冬泳怪鴿的“奧力給”,甚至令人迷惑不解的“影流之主”……各種標誌性的“土味”符號,在抖肩舞視頻中密集出現。

不少創作者向刺猬公社表示,他們也認為抖肩舞視頻本身就帶著“土味”和“沙雕”的特質,在拍攝的過程中,要頂著眾人異樣的眼光,甚至有不少同學還因此退出了拍攝。但這並不影響創作者將作品剪輯得更加土味,越土越好,追求的就是“(土味)要素過多”。

中國傳媒大學抖肩舞短視頻  注意彈幕中密集的“要素過多” Up主:中國傳媒大學等中國傳媒大學抖肩舞短視頻  注意彈幕中密集的“要素過多” Up主:中國傳媒大學等

播放量證明這些創作者對土味的執著是正確的——中國傳媒大學官方發布的、集合多種土味元素的抖肩舞視頻,播放量幾天之內達到了近30萬,躥紅的速度幾乎以肉眼可見。

  “抖肩舞第一遍看也就那樣吧。”人民大學的創作者“HCL老賊”表示,“但是你看的次數越多,你就會忍不住笑,會覺得它還挺有意思。第一遍看土味視頻,心里通常會覺得有些“怪”,一旦習慣了那些土味元素,人們往往會“上癮”。

  土味元素如此“致命”,它的魔力究竟在哪裡?

  “抖肩舞是一個非常放鬆的形式,能夠很好地幫大家疏解壓力。復旦大學的創作者珠子表示,這是抖肩舞能夠火起來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不少抖肩舞視頻的簡介中,“每天一遍,防止抑鬱”隨處可見,不論是觀眾還是創作者,都認為這是一種有效的減壓方式。

以抖肩舞為代表的土味文化,相對而言代表了一種非正式的語境——人們可以在這種環境中盡情放鬆,單純享受“土味”和“沙雕”帶來的愉悅感,暫時忘記工作和生活的壓力。

  土味元素能夠流行開來,也離不開它在傳播上的優勢。

  各種土味“梗”的傳播往往都是複制式的——創作者們不約而同地用同一個“熱梗”,也就是傳播過程中的“人類的本質是複讀機”現象。這可以用“迷因”(meme)的概念進行解釋。

  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了“迷因”的概念,迷因,也就是文化的遺傳基因。它是文化變遷的基本單位,在文化的更新過程中,人們通過對特定文化中典型行為的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複制,來實現對這種文化的傳承與革新。

  清華大學副教授常江在解釋“迷因”概念時曾言,在某種程度上,社交媒體的文化影響幾乎完全是建立在模仿行為之上的。網友复讀機般使用各種土味梗,本身就是一種複制行為。

“萬惡之源”  南昌工程學院抖肩舞短視頻  Up主:臣不是桂圓“萬惡之源”  南昌工程學院抖肩舞短視頻  Up主:臣不是桂圓

  有觀點認為,“人的本質就是土和俗”。消費門檻更低、更輕鬆的土味內容,以更容易成為“迷因”,在人們複製使用的過程中獲得病毒式傳播,擴大被“感染”的人群。

  此外,“土”向“潮”的轉換也經常發生。

  在“感染”一些傳播的關鍵節點,特別是名人或者明星後,土味內容也獲得了向“潮”轉型的可能:經過了公眾人物甚至官方的再次演繹和運用,原本非常土味的內容,很可能看起來沒有那麼“土”了,反而成為了一種新的潮流。

在2019《中國新說唱》爆火的“神曲”野狼disco,一度被視為土到不行的“憨憨喊麥”,經過了朱廣權、陳偉霆、羅志祥等一眾明星和主持人翻唱加工之後,如今已經洗掉了大半土味氣質,成了一種獨特的音樂“潮流”。

  抖肩舞也有這種由“土”向“潮”的趨勢。

  2019年11月19日,人民日報官方微博轉發了北京大學“出品”的抖肩舞,“注入靈魂!“,在轉發語中,人民日報官方微博這樣寫道。也正是在最近,抖肩舞變得越來越被主流輿論場接納,在席捲高校圈之後,這套魔性的舞步或許也將走向整個社會。

  [注1]

  以上學者訪談部分來自公眾號 怎敢請君側耳聽(ID: gh_957648585815)

  作者:辛美儀 何雨琪 陸佳楠

抖肩舞,當代大學生的“雲聯歡”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