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螺旋君

  來源: 螺旋實驗室(ID:spiral_lab)

在近兩年之前,“失信被執行人”一詞從未如此頻繁地成為商界大佬們的標籤,從美國造車的樂視賈躍亭,到花式退押的ofo戴威,越來越多的企業主成為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上的一員,過去的行業翹楚,如今的熱搜常客,互聯網寒冬之下,連雪花自身都充滿了對前途的擔憂。

用戶下沉、私域流量、社交電商、分享經濟……一個又一個的新詞被行業專家們有意無意的砲製而出,背後所蘊含的,無不是求新求變的生存慾望,就像馬雲所說的:“改變很痛苦,但不改變會更加痛苦。”

  遺憾的是,在2020年新年的鐘聲尚未敲響之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大佬難以再等到又一年的春天,而是前赴後繼地倒在了創業和守業的路上。

  羅永浩:彪悍的人生也需要還錢

12月3日,羅永浩出現在了預熱許久的錘子科技“老人與海”黑科技發布會上,在現場,羅永浩對著觀眾說道:“我剛剛經歷了做企業上限制消費名單,又想辦法下來了,才得以飛到北京來,我當時在珠三角的工廠,不然我就得坐著綠皮火車的硬座來北京了”。

羅永浩的自嘲看似瀟灑,實則滿是無奈,從去年年底開始,關於羅永浩處境堪憂的消息就滿天亂飛,媒體的關注,羅粉的關心,債主的關切,讓這位來自東北的胖子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崩盤危機。

在“老人與海”黑科技發布會舉辦前的整整一個月,一則羅永浩因一筆370萬的債務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消息,在科技圈炸開了鍋,“羅永浩老賴”的熱搜閱讀量也不斷上升,引發眾多媒體的報導與猜測。

  一向對外界傳言少有回應的羅永浩第一時間下場撰文,這篇名為《一個“老賴”CEO的自白》的文章也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外界對於羅永浩未來方向的惡意揣測。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2

  在回應中,羅永浩表示錘子公司在過去十個月已經還掉三億元債務,自己也以各種方式籌款幫公司還了其中的數千萬。

  羅永浩還堅定的說道:在未來一段時期內會把債務全部還完,錘子科技也會繼續做下去。

然而讓羅永浩前路黯淡的還不止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這一件事,同樣是在11月,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對電子煙網絡宣傳及銷售發布禁令。

一時間,電子煙行業哀鴻遍野,小野電子煙也同樣不例外,作為羅永浩重金押注的創業項目,小野電子煙可能是羅永浩最有可能藉機翻身的產品,但如今的前路卻變得不容樂觀。

外界傳言,小野電子煙為了請到陳冠希代言,砸下千萬重金,而小野的主體公司至今對外披露的融資金額也不過3000萬而已,為了能把小野做成,羅永浩和其團隊可能已經傾盡所有。

  手機及硬件團隊賣身頭條,自己成為失信被執行人,電子煙也遭遇行業最嚴監管禁令,羅永浩的2019,可能是他行走江湖幾十年來所遇到的最大的坎。

秋天的時候,有一篇叫《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的文章刷屏朋友圈,如果說誰還有資格能夠和李斌比一比慘,羅永浩絕對是科技圈裡的頭一位。

  馮鑫:“小樂視”的極速下墜

在羅永浩講完“老人與海”黑科技發布會的第二天,有財經記者撥通了暴風TV全國客服熱線,一名自稱第三方呼叫中心客服的接線員稱,暴風TV已經停產停售停止運營,公司“不存在了”。

相比較還在掙扎求生的錘子科技,已經宣告覆滅的暴風TV更顯淒涼,羅永浩尚還能出現在發布會繼續講段子賣產品,而暴風集團的實控人馮鑫此時已在獄中待了四五個月的時間。

  今年7月28日,暴風集團突然發佈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後經公開信息顯示,因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馮鑫被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關於馮鑫和暴風集團的爆雷,外界的傳言早就鋪天蓋地,今年3月,就有媒體報導稱,暴風公司於2019年03月08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馮鑫也於2019年03月01日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採取限制消費措施。

  隨後暴風集團公開回應,法院已刪除公司的失信信息,公司未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但是這樣的回應顯然經不起時間的檢驗,幾個月之後,馮鑫被捕,暴風集團名存實亡。

就在馮鑫被捕的前一個月,暴風還推出了暴風影音16週年的特別版產品——暴16,同時內部也喊出了“16週年,歸來仍是少年”的口號,一切都像極了某個東山再起的勵志故事的開頭,但是現實卻遠不如童話般美好。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3

  2003年,暴風播放器正式面世,2007年,暴風集團成立,2015年,暴風在深圳創業板上市,過往輝煌恍如昨日,如今看來卻讓人不勝唏噓。

在業界內,暴風一直有著“小樂視”的稱號,幾年前暴風的股東們還覺得這是美譽,但是現在才發現,原來故事的結局在一開頭就已寫好,兩家紅極一時的企業就像兩本太倉促的書,讓股民們含著淚一讀再讀。

  盤子舖得太大太廣,燒錢業務太多,缺乏持續造血能力,是樂視和暴風共同的命門。連馮鑫自己也認為,暴風集團遭遇資金困境的原因主要有三點,一是經驗不足,上市公司沒有任何一筆融資和併購;二是對錢的屬性認識不夠,把債券融資當作股權融資用;三是心態膨脹,業務佈局貪婪。

但是當馮鑫認識到這些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晚太晚了,處在大廈將傾邊緣的暴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坍塌,甚至都沒來得及給馮鑫留下出國造車的機會。

  王思聰:網紅小王的限消簡史

比起自由落體的暴風,萬達少主王思聰的下降速度也同樣快得嚇人,去年的英雄聯盟S9世界賽,王校長旗下的IG戰隊一舉奪魁,捧回了LPL賽區史上首個世界賽冠軍,從網紅跨界企業家的歷程中,這絕對稱得上王思聰最為高光的時刻。

但進入到2019年之後,明顯就能感覺到個性張揚的網紅小王,在網絡上低調了許多,比起以前一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隨性言論,今年王思聰被頂上熱搜,要么是被網友偶遇媒體偷拍,要么就是被碰瓷蹭熱度。

  就在網友都以為王思聰是因為年歲漸長而變得沉穩內斂時,法院發布的限制消費令才揭開了一切異象的根源。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4

  從11月份開始,關於王思聰的負面消息就一波接一波的傳來。 11月4日,王思聰列入被執行人名單,執行法院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執行標的約為1.51億元。隨後,王思聰被發布了限制消費令。

  11月19日,王思聰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

  11月20日,王思聰限制令被取消。一天后,王思聰再次收到來自上海靜安區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費令。

  11月22日,北京市二中院新聞發言人稱,已對王思聰採取限制消費措施,並查封王思聰名下的房產、車輛、銀行存款等財產。

  12月,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凍結了王思聰名下2200萬元股權和存款。

值得一提的是,王思聰目前還僅被列為“被執行人”,而非“失信被執行人”,這兩者的區別在於:一旦被執行人明明有錢卻賴著不還,或者隱瞞轉移財產等,法院就會認為其失信,將其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也就是說,如果未來王思聰把現有的資金窟窿堵上,他依舊能做回那個懟天懟地懟空氣的網紅小王,但是何時還,怎麼還,拿誰的錢來還,依舊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

  如果回過頭來看,王思聰的困境主要還是來源於直播平台的衰退,今年3月,王思聰創辦的熊貓TV宣布正式關站,留下眾多討要工資的主播和一地散落的雞毛。

  而就在兩年之前,熊貓直播的月活還高達8000萬,月度活躍主播超15萬,B輪融資估值達50億。

  互聯網的風口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像英雄聯盟遊戲中的一句經典台詞:我曾踏足山巔,也曾進入低谷,二者都讓我收益良多。出生就住在羅馬的王家大少,創業失敗後可能真的就要回家繼承祖業了。

  朱新禮:過年還能喝上匯源嗎

相比較上述三位互聯網大佬的悲慘故事,匯源果汁創始人朱新禮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的消息可能要讓更多人驚訝,曾幾何時,“有匯源才叫過年”的廣告語傳遍大江南北,深入人心。 “民族企業”的光環之下,是銀行41億元資產被查封的窘境。

  2019年12月2日,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公告稱,匯源果汁創始人朱新禮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受到限制消費令,旗下德源資本41億元資產被凍結。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5

朱新禮成為失信被執行人最為直接的導火索是公司在投融資領域的失敗,外界傳言匯源這幾年四處借錢,光從P2P平台先鋒係就已經借了20多億元,並且早已逾期,並伴有高額利。

  目前匯源果汁負債115億元,裁員上萬人。在資本市場也一路走低,市值暴跌121億港元,跌幅近70%,股票停牌一年多,面臨退市風險。

巔峰時期的匯源果汁市值一度高達255億元,美國飲料巨頭可口可樂公司出價24億美元欲收購匯源,但是在“匯源果汁是民族企業,民族企業不能賣”的洶湧民意下,這筆交易最終未能成行。

  時至今日,朱新禮談及這筆收購時依然滿是惋惜,“如果2008年收購成功,我們已經是千億級別的公司了”。

  朱新禮認為:“匯源就好比是一個少女,時機太早,就不夠成熟,太晚的話,她就太老了。”

和可口可樂牽手失敗後,朱新禮將旗下的業務團隊進行了重整,但實際額運營效果卻每況愈下,從2010年起,匯源果汁開始出現虧損,股價腰斬,扣非淨利潤連續六年為負,只能依靠政府補貼和變賣資產苦苦支撐。

  到了2011年,匯源果汁甚至連分紅機制也被迫停止。

面對江河日下的匯源,朱新禮還投入了巨額資金佈局果蔬種植產業欲打造全產業鏈企業,在去槓桿與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新環境下,卻未及時做出業務調整,反而依靠借新還舊與資金期限錯配“解困”,最終導致個人與企業雙雙陷入債務泥沼。

  如今的朱新禮已經67歲,卻已經6次被法院強制執行,5次被列為限高消費人員,1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和前不久功成身退的柳傳志對比,兩位白髮老人的現狀堪稱是雲泥之別。

  四位大佬的起伏人生,一樣的欠錢難還,或許做企業這種事,固然要靠創始人的自我奮鬥,但也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

  正如一向彪悍的老羅,在發布會上談及欠款問題時差點哽咽,最終留下一句無奈的嘆息:

  “你要是欠了別人錢,就不要(管)low不low了,趕緊還別人錢。”

四大老賴羅永浩、馮鑫、王思聰、朱新禮,比慘誰會贏?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