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疯狂找人四处出击 滴滴IPO前的最后一战


疯狂找人四处出击 滴滴IPO前的最后一战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琳

  来源:Tech星球(ID:tech168)

  滴滴又将推出什么新业务?

  这是如今互联网圈备受关注的热门话题之一。过去一段时间,滴滴先后试水跑腿、货运、社区团购等业务,和出行相关的,不太相关的业务,滴滴都在尝试。滴滴正通过这样的方式重回舞台中心,也在向外界释放一个信号:滴滴又开始将战斗提到了第一位。

  滴滴不得不战,即便它在网约车市场依旧一家独大。

  据CNNIC数据,截至今年3月,我国已有140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了经营许可,全国合法网约车驾驶员已达150多万人,高德、美团打车、嘀嗒出行、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都在分食着网约车市场。对滴滴来说,不进则退。

  更重要的是,在行业经常并列而论的TMD组合(字节跳动、美团点评、滴滴出行)中,滴滴经历过最残酷的战争,拥有最复杂的股权结构,面临着最严峻的监管,遭遇过最大的舆论危机,同时,也是三家中估值/市值最低的一家。

  过去8年,滴滴经历过加速起飞时带来的快感,也品尝过失重后带来的痛苦,如今,滴滴正在重回轨道,它要再次证明自己依然是一家战斗力十足的公司。

  这场战争,不仅可以帮滴滴巩固出行市场头把交椅的位置,还可以为其在IPO时,谋得议价优势。如今,战斗的发令枪已在滴滴内部打响。

  进击中的滴滴

  出击,再出击,在主动或被动修炼内功3年后,滴滴吹响了进军的号角。

  “滴滴现在正疯狂招人”,一位滴滴员工向Tech星球坦言。

  “压力很大,别问,问就是0188”,一位滴滴员工感叹。

  今年3月25日,滴滴发布全员信,定下未来三年“0188”的战略目标,即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今年普调10%,而且晋升没有卡,基本上提名了,都晋升了。”一位滴滴员工表示,“过去一年,滴滴一方面说自己现金流充足,一方面年终奖减半,普调才5%。”

  它要讲一个新的故事:日均订单1亿,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数字。目前,滴滴日订单量尚未达到5000万,三年内翻倍,野心和压力显而易见。

  2016年,当国内网约车战争格局已定时,滴滴也滑入了增长的慢车道,甚至到了2019年出现了些许下滑。据Talk Dat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滴滴在过去十二个月内乘客和司机端APP使用量分别下降了5%和23%。

  当“互联网垄断+投行式扩张”的模式进入了瓶颈期,滴滴的故事也不再性感。资本开始挑剔:长期来看,滴滴的业务是否足够健康,是否具备足够大的盈利能力?

  停滞增长叠加舆论危机让滴滴的估值跳水。目前,美团点评市值已突破万亿港元;字节跳动的估值1000亿美元,而资本市场给出的滴滴估值500亿美元左右。

  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不增长似乎就意味着倒退。程维深谙此理。

  “0188战略发布的时候,开大会,管理层表示要进行组织优化,打造精英化体系。”一位滴滴员工回忆起开会时印象最深的细节。

  于是,滴滴又开始四处进击。

  最近一段时间,滴滴先后试水跑腿、货运、社区团购等业务,青桔单车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也先后完成了融资。在滴滴试水社区团购“橙心优选”的消息被曝光后,一位滴滴员工向Tech星球表示,看不懂逻辑。

  事实上,这也不难理解。当公司进入平台期,资本对公司的要求也从增长变成了盈利。即便,柳青在接受CNBC采访时公开宣布,滴滴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但这并不能抵消大众的疑问,因为滴滴不止网约车业务,滴滴也需要向市场证明,其是否具备全面盈利的能力。

  一位滴滴金融员工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滴滴金融业务在2018年便已经盈利。但坐拥海量司机和用户,金融业务盈利并非难题,关键问题是滴滴的金融业务体量有多大。

  不少滴滴员工认为,滴滴如今四处出击,应该是为了提高估值,为上市做准备。

  滴滴的两条腿

  滴滴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证明它依旧是一家高速成长的企业。

  在网约车领域,滴滴是毫无争议的老大,网约车也贡献了滴滴整体超过70%的体量。而商业竞争的复杂性在于,任何单一的业务模式都不稳健,如今,滴滴期望靠两条腿走路:四轮车和两轮车。最直观的体现是,在滴滴未来每天1亿订单的目标中,四轮车承担5000单,二轮车承担4000万单。

  首先是四轮车。今年2月,滴滴上线了“花小猪”打车平台。花小猪的注册主体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为滴滴副总裁赵意波。据一位接近花小猪团队的行业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目前花小猪团队不到20人。

  花小猪更像一个下沉版的滴滴——采用低价战略,以全网最低价做卖点,吸引下沉市场的价格敏感客户,并用大额补贴进行拉新。

  滴滴期望通过补贴来吸引下沉市场的用户,但这一做法似乎并不稳妥。“滴滴希望通过花小猪抢回来因为合规成本和竞争流失的运力”,一位出行平台公司的创始人向Tech星球分享了他的看法。因此,注册公司并非滴滴主体,其滴滴副总裁赵意波100%持股花小猪。

  Tech星球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滴滴网约车60%的订单集中在头部20多个城市,剩下300多个城市,只贡献了40%的订单,更重要的是,下沉市场263座四五线城市中,只贡献了15%的订单,而这263座城市承接了全国53.25%的客运流量。

  这意味着滴滴在下沉市场尚不具备优势,同时也表明,增量空间巨大。在一位下沉市场出行平台公司创始人看来,花小猪其实是滴滴对其他竞品采用“田忌赛马”的防御业务。“滴滴会好好爱护它的头等马,我们会把头等马放在花小猪的下等马身上,而滴滴的下等马不可能有头等马的饲料。”

  在行业人士看来,四轮车业务上,滴滴的另一个重点是出租车。6月15日,滴滴出行公布出租车事业部组织架构升级及人事调整,任命石东海担任出租车事业部总经理,向CEO程维汇报,同时兼任普惠产品技术负责人,向CTO张博汇报。

  一位滴滴内部人士告诉Tech星球,这意味着出租车事业部在滴滴内部的战略地位进一步提高。一位网约车行业资深人士也向Tech星球分析称,出租车市场每天能有6000万单,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做得特别好的平台,倘若滴滴吃下一小块蛋糕,也不容小觑。

  其次是两轮车。

  据一位哈啰员工向Tech星球透露,目前,滴滴正在到处挖哈啰出行单车业务的员工,而岗位便设置在杭州。据一位共享单车资深从业者表示,青桔在西安、南京的投放量都比较大。虽然上海目前已经严禁共享单车投放,而青桔单车在上线首日也被上海市交通委约谈,可青桔仍在上海“鬼子进村”般投放。

  但仅凭单车显然难以撑起4000万日订单的规模。行业老大哈啰曾公布其日订单超过2000万,当时哈啰称这一数据超过摩拜和ofo的总和。这一数据被认为掺了水份。与此同时,共享单车的准入标准不断提高,不少城市已经禁止投放单车。

  “青桔对于滴滴来说,是想往回拉估值的,别指望它挣钱,不亏钱就行了。”一位共享单车行业资深从业者对Tech星球表示。

  二轮车如何完成4000万日订单的KPI?电单车是两轮车的重点。一位出行行业资深人士向Tech星球介绍,电单车的市场并非在一线城市,更多的是在三四线城市,相比于单车,其准入资格更低,因此更容易起量。

  更重要的是,电单车比单车更容易赚钱。哈啰出行2018年上线了电动助力车,2019年便宣布助力车已经全部盈利,并且助力车是整个公司最赚钱的部门。多位行业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如今两轮车的竞争焦点是电单车。

  竞争已经在美团和滴滴之间打响。

  一位滴滴电单车供应链的行业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滴滴向其供应链工厂下了大笔订单,目前工厂正在加快生产进度。与此同时,今年4月,美团已经向富士达和新日订下百万辆以上的共享电单车。

  回过来看,无论是四轮车业务还是两轮车业务,滴滴都面临着诸多对手,这意味着战争的惨烈和焦灼,也足以看出,滴滴不再安于现状的野心。

  再造滴滴

  成立8年,滴滴从一众网约车平台中厮杀出来,终于坐上了国内出行领域的头把交椅,但关于其模式是不是真的有规模效应的质疑,一直围绕着滴滴。

  Uber CEO 曾宣称,他想做的事情就是“替换掉每一辆在路上行驶的汽车”,到那个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垄断”出行市场。

  Lyft创始人曾公开说,“我们这行是有一定的规模效应存在的,但到了一定的点也就没用了,一般这个点就是三分钟的从接单到抵达的时间限制”。

  这就是说,只要足够多的钱砸下去,让司机端的供给水平维持在三分钟左右抵达时间的这个限制内,对于乘客来说,迁移成本降低,自然也就会唯价格论。一旦乘客迁移,司机自然也会随之迁徙。

  滴滴也更像是一家靠资本堆起来的公司。一旦市场有了缝隙,挑战者便蜂拥而至。无论是美团、高德,还是首汽、曹操出行都从未停止进击,虽然,他们还并未撼动滴滴的位置。

  滴滴面临的另一个困境是,随着监管越发严格,运力流失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司机管理的复杂性也让滴滴深陷舆论危机,滴滴必须要想办法消除运力的桎梏。

  解决办法就是自动驾驶。通过无人驾驶,滴滴可以控制出行的源头:车辆。控制车辆不仅可以解决运力问题,长远来看,也可以减少对司机大规模的补贴,同时缓解司乘关系。这相当于再造一个滴滴。

  相比百度,滴滴这一类出行公司天然拥有出行数据和场景。现阶段,虽然滴滴一直强调智能城市调度系统,但滴滴出行已经把曾经使用的高德地图换成了自家研发的滴图,而高精尖地图是无人驾驶的必备因素。

  这是更大的、更多元化的竞争。其对手不仅仅是Uber、Lyft,更多的是Google、苹果、丰田等等全球一流的车企和高科技企业。

  程维的判断是,无人驾驶只有一二名,没有第三名,就像Windows和Communix,安卓和iOS。目前来看,谷歌是第一名,而程维期待的是在多家混战的格局中,滴滴能够成为活下来的另一名。

  竞争就意味着资金的不断消耗。前年,滴滴就已经将无人驾驶拆分,近期滴滴旗下自动驾驶公司获得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的超5亿美元融资,这是滴滴自动驾驶业务独立拆分后的首轮融资,也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

  滴滴必须撑到自动驾驶时代,如若不然,此前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就像程维自己所说,如若滴滴不成功,那么曾经融的100多亿美元就会投入到多元化战役里去,这是极其悲壮的。

  回看滴滴如今的一切努力,一切变得合理了。滴滴需要提高估值,向资本市场讲出更性感的故事,也需要盈利,堵上悠悠众口,更重要的是,滴滴需要足够多的现金去支持无人驾驶的研发、测试。

  这是程维的野心,也是滴滴打破估值天花板,进击IPO的关键,更是帮助滴滴站稳出行巨头的底牌。

疯狂找人四处出击 滴滴IPO前的最后一战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