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比網易更可怕的是奴性


比網易更可怕的是奴性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三表

  來源:三表龍門陣(ID:sanbiao1984)

  看到網易裁員一事,心裡堵得慌,週末喝了頓大酒,現在才算回了魂。

  當事人在某種層面是非常“幸運”的。

  為什麼?

  提請大家注意,當事人的公眾號只發了五篇文章,只有最新一篇才引發轟動。他在網上呼喊了整整一個月,聲聲淒厲,直到最近,我們才聽到了“遠方的哭泣”。

我龐大的微信朋友圈裡,近一半人進行了閱讀、在看、轉發,各大媒體也紛紛跟進,各路“慈善家”亦口頭表態施以援手,事情大概往好的方向發展了,正義似乎也將得以彰顯。

  但我分不清這是“傳播”的力量,還是“正義”的力量,我不知道偶爾彰顯的“正義”算不算“正義”。

  一個不幸的人,他努力奔走,他奮筆疾書,他拿出所有證據,彷彿想喚醒的是整個社會公眾的良知。

  可他明明只需要喚醒網易就夠了。

  好在,社會良知給予了回應,不幸與幸運之間只隔了一個十萬加。

  那這完全是一種概率,當正義的實現需要依靠概率,你很難高興的起來。

  邪不壓正,邪不壓正,如果告訴你,經過大數據測算,“正”有那麼30%的概率會贏“邪”,你難道不幻滅嗎?

如果告訴你,你需要很慘,你需要保留盡可能多的證據,你需要有個公眾號,你需要有不錯的敘事能力,最後你還需要等待那一個很偶然的傳播爆發節點,你是不是大多數時候便認命了呢?

  我們的周圍有多少人便如此認命了呢?他們講道理沒人聽,對立面是龐大的商業體,平時朝夕相處的同事翻臉比翻書還快,那個拍著肩膀給你畫大餅的領導像是要送瘟神,總是淺笑盈盈的HR 撕下了脈脈溫情的面紗……

高壓的氣場下,你會被認為是累贅,是破壞者,是找不到下一份工作的loser,直到你身邊最堅定的支持者都開始搖擺,開始勸你要識時務,直到最終,你自己都認為:何必呢?

  不是每一樁勞資糾紛都值得拿到公眾平台上言說,畢竟社會機制裡還有代表法律莊嚴的機構存在。大多數勞資糾紛都能得到解決,只是各自的心理預期不盡滿足罷了。

  但每一樁能成為社會公共話題的勞資糾紛事件背後,都是因為那裡有最不堪的人性,這最不堪的人性最容易引起公憤,因為人們恐懼於此。

  中國有句老話:“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閻王的形象與標籤是確定的,人們反而面對他比較淡定。就像人們對老闆的認知:摳門、嚴肅、逐利。

  人們往往最不淡定的是,面對那些明明和他們一個階層的,卻狠起來沒有下限的身邊人。

“網易裁員事件”中的當事人,他可能沒想到和他一起加班4000個小時的小領導,竟化身城索命的厲鬼,平時看起來人畜無害的HR 小姐姐,居然還能像個暴力催債的黑惡人士,就這幫朝夕相處的同事,吃著一個食堂,擠一班地鐵,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人,險惡到以“反動”罪名向有關部門打小報告,這真是下了死手。

  丁磊幹不出這種事,他怕髒。賣命的員工倒是胸前寫著“勇”字,絕人後路的事,帶我一個。我看到了滿滿的奴性,我看到了他們為了完成“清理一人”的任務去騷擾當事人的家人,這是何其悲哀的奴性啊。

我當然知道,在公司業務不景氣的時候,總有些崗位的職員需要扮演“得罪人”的角色,但除了總監、HR這些身份,你的底色應該是個“人”,你應該有自己作為“人”的“操守”。

  Chris Gueffroy 是最後一個因為試圖爬柏林牆而被射殺的人。後來,開槍的士兵在接受審判時說,他只是遵守上級的命令。法官則回應:“不可遵守那些與正義的良知核心區域相抵觸的法律。

  這個事最終傳到中國濃縮成一句經典的話:“槍口抬高一寸”。網絡上有個更為精確的解釋:“保住避免濫殺無辜的個人操守就是保住人性的光芒”。

  沒錯,我們怕的是公司常態化的裁員嗎?我們怕的是那些需要時日才能拿到補償的勞苦嗎?

  我們最擔心的是人性的缺失,是奴性的蔓延,是我失去了這份工作,也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信任。

  最後還是想說說996,前幾期《奇葩說》也以此為辯題。其中有個論點——“996是為自己的履歷打工”,頗贏得一些人的喝彩。

  真是多少殘酷的事實都拉不回他們的執念,為履歷還是病歷打工,他們始終也不願搞清楚。

那個勤勤懇懇的網易小哥,為公司兢兢業業賣命,做出了不少好遊戲,想必履歷增色不少,他也是沒想到,HR 會跟他說,再不離職,你的履歷會有污點,下一份工作難找……

  人性才是最好的履歷,職場的光鮮是無止盡的,但人性的光芒,守也難?我看未必。

比網易更可怕的是奴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