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研究企業,確實應該多讀歷史,讀真正的歷史


研究企業,確實應該多讀歷史,讀真正的歷史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裴培

  來源:互聯網與娛樂怪盜團(ID:TMTphantom)

  雖然本怪盜團團長是重度二次元文化愛好者,但是本團長最愛的其實不是二次元,也不是遊戲,甚至不是電影,而是歷史。前幾天,我看到微博歷史大V推荐一本關於中晚唐神策軍的最新歷史著作,查了一下,發現Kindle商店已經有了,咬咬牙就花80多塊錢買下了。雖然價格有點高,但是這個領域專業且深入淺出的專著太少,讀起來也確實樂趣無窮。

讀中學的時候我就特別喜歡《史記》《漢書》《資治通鑑》這些常見歷史著作,《明夷待訪錄》也不錯;在大學裡最喜歡的是《廿二史札記》和《十七史商榷》,尤其前者,讀過無數遍。中國的歷史我愛讀,外國的歷史我也愛讀。現代歷史學家裡,我最喜歡呂思勉、童書業,其次是陳夢家、黃永年,可惜他們都早已去世了。我最偏愛的虛構讀物,肯定也與歷史有一點關係,例如架空歷史的《冰與火之歌》;所以我親自創作的也是架空歷史小說,而不是二次元輕小說。

  閒話少說,書歸正傳。自從研究互聯網行業,本怪盜團就經常被問起一個問題:“你覺得這些互聯網企業家,哪個最厲害?”還有一個類似的問題:“你覺得哪些互聯網企業的組織架構、文化比較好,哪些比較差?”

  投資者和專業人士關心上述問題,是有道理的。投資,歸根結底是選人;企業發展,歸根結底是靠人。 “人”的概念包括兩層:第一層是管理者,尤其是創始人、話事人;第二層是整體,就是整個企業的人的組織方式。但是,“人”的問題很難簡單明了地分析,尤其是難以用金融學、經濟學的理論框架去分析。例如,在財務報表裡面,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收入提升而成本不變必然導致毛利提升;在經濟學裡面,所有的人都是“經濟人”,不是遵循這個理論就是遵循那個理論,沒有必要做什麼心理分析。

(對了,《明夷待訪錄》是很好的書,強烈安利。)(對了,《明夷待訪錄》是很好的書,強烈安利。)

  很可惜,能夠把財務報表或GDP研究清楚的理論,未必能把人研究清楚。因為人是這個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他們的心思太細密了,有時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創始人的性格決定了互聯網公司的氣質嗎?是,也不是。企業文化決定了互聯網公司的天花板嗎?對,也不對。企業的組織管理體係是可以學習的嗎?可以,也不可以。研究的越多,我就越覺得:歷史真是個大寶庫,從歷史中我們可以學到太多東西,尤其是正確的邏輯。

  舉個例子,我最近在讀關於中晚唐政治的研究。 《資治通鑑》有一段著名的記載,我粗略翻譯如下:

  唐文宗想讓李訓進翰林院,以便隨時召見顧問。宰相李德裕反對,唐文宗說:“就算不讓他進翰林院,能不能授予一個別的官職?”李德裕還是反對。唐文宗轉頭看著另一位宰相王涯,王涯說:“可以”。李德裕很厭煩地揮手製止,君臣不歡而散。

  第二天,唐文宗繞過宰相下詔,給李訓升官。給事中(負責審核詔書的小官)駁回了詔書,李德裕大喜。然而,王涯私下召見給事中,騙他們說:“李德裕已經同意了,你們不必駁回詔書。”次日,詔書發下來了,李德裕大驚,扼腕嘆息:“我怎麼可能說那種話,就算說了,你們就該聽嗎?”給事中很懊悔,但已經沒有辦法了。

  那麼問題來了:唐文宗是唐代中後期一位有想法、有作為的皇帝,當時掌握實權(後來才淪為傀儡)。李德裕是他任命的宰相。圍繞著對李訓的任命問題,皇帝與宰相發生激烈衝突。為什麼宰相能如此不留情面地硬頂皇帝,而皇帝不當場罷免了他?此其一。

  (套用到企業,老大要推行某個政策,下面的人直接抗命甚至公開反對,為什麼老大不把下面的人幹掉算了,留著過年啊?

  皇帝繞過宰相下詔,為什麼能被給事中這樣的小官駁回?這是唐代製度設計裡的精妙環節,問題在於為什麼要這樣設計呢?宰相本人都拗不過皇帝的獨斷,給事中卻能給皇帝點眼藥?此其二。

  (企業二把手沒法對一把手形成牽制,反而是某個職能部門駁回了一把手的意志,而且駁回是按規章執行的。為什麼?

(電視劇裡的唐文宗形象。侵刪。)(電視劇裡的唐文宗形象。侵刪。)

  然而,給事中聽到“李德裕已經贊成任命”的說法之後,卻取消了駁回。給事中連皇帝的面子都不給,為什麼要給宰相面子?而且,給事中為什麼聽信王涯的一面之詞,不去找李德裕求證?此其三。

  (企業三把手對職能部門說:二把手已經贊成了一把手的意見,你們不要阻撓了。職能部門甚至沒有找二把手確認,就通過了。為什麼?)

  上述問題很複雜,涉及諸多製度、文化、慣例、個人性格因素。可以看到,現實中的權力運行是非常複雜的,哪怕是“任命一個新晉寵臣當一個小官”這種事,都有這麼多花花腸子。互聯網公司的運作不一定比唐代宮廷更複雜,但也決不簡單,而且各家有各家的製度、文化、慣例。 BAT當中任何一家總辦每天處理的事務,不一定少於唐代中書省處理的事務;高層管理人員數量也決不少於唐代的三省六部九卿。至於人心,則是共通的——無論技術怎麼進步,人心的變化都很慢。

  讓我簡單解答一下上面的問題吧。不一定正確,隨手寫來:

  1、唐文宗對李德裕不滿,矛盾已公開化,卻沒到總爆發的時候。李訓就是取代李德裕的備選之一,李德裕其實在做最後掙扎;在歷史上,半年之後李德裕就被罷相、外放為地方官了。

  2、唐文宗繞過宰相任命李訓,不符合行政規章(詔書不經宰相則不合法),給事中是照章辦事,KPI由行政流程而不是大領導意志決定。所以給事中敢得罪皇帝,而且在此事上必須得罪皇帝。

  3、如果李德裕贊成皇帝的任命,說明這個任命事實上是合法的,只是因為種種原因沒走正常流程(這也不罕見)。這個說法是王涯傳達的,王涯也是宰相,給事中沒有必要再單獨找李德裕求證。

4、給事中不找李德裕還有一個深層原因:李德裕可能有難言之隱(例如與皇帝有什麼私下交易),只能叫人傳話;而且按照規矩,給事中不歸宰相管,宰相只能對給事中打招呼,不能明著指揮。

於是,在中晚唐的最高權力機構中,形成了“最高決策者”(皇帝)、“首席行政長官”(首席宰相)、“其他行政長官”(次席宰相)、“复核職能部門”(給事中)互相牽制的局面。還有一個隱含的玩家:還記得唐文宗想任命李訓進翰林院嗎?中唐的翰林學士是內廷官員,隨時供皇帝諮詢顧問,相當於智囊兼大秘書。李德裕一聽這個任命就知道是衝著自己來的,堅決反對,皇帝讓步之後才問“任命別的官職行不行”。然而,政治鬥爭是你死我活的,李訓已經是皇帝對付李德裕的棋子了,李德裕若不想主動認輸,就只能頑抗到底……並且失敗了。

  讀史使人明智。短短幾百字的史料,讓我們看到:哪怕是古代的皇帝,名義上擁有一切權力,也不可能大權獨攬。那麼,現代的企業家,哪怕是身家千億的互聯網企業家,就真能為所欲為嗎?

  上面這個問題還真沒有確定的答案!從正面講,現代的互聯網企業家擁有先進的通信工具、信息系統,以及強大的組織管理框架,理論上可以更高效地獲取信息並發布命令;而且,企業家是第一代創始人,面臨著複雜的競爭環境,精力能力很強,往往也不容易腐化。從反面講,古代皇帝的權力是至高無上、有最堅實保證的,而現代企業家不過是一個盈利性組織的老大而已;在企業內部,員工的選擇也很多,不一定要唯命是從,甚至不一定要把命令當回事。這就複雜了。萬事萬物都複雜。

    (劉強東與雷軍的著名合影。侵刪。) (劉強東與雷軍的著名合影。侵刪。)

  無論如何,當代大型企業(無論是不是互聯網公司)面臨的組織管理難題,還真跟古代的國家有異曲同工之妙:

1、最高決策者(君主/企業家)理論上對組織擁有近乎無限的權力,但是組織太複雜了,必須以一大批行政官僚/技術官僚去實施權力;組織越成功,規模就越大,就越要形成“科層制”,從扁平變得臃腫。

  2、最高決策者需要激勵行政官僚/技術官僚執行自己的意志,但他的激勵方式很有限,其實僅有兩種:任免,以及賞賜/責罰。這兩種手段都是邊際效應遞減的:對同一個官僚,你任命的職位越高、賞賜越多,他下次再被升職或賞賜所激勵的可能性就越低。

3、當最高決策者發現官僚集團(或其中一部分)不聽使喚時,他可以隨時撤換,但是替換者也要從官僚集團中產生;當然還有一個選擇是空降,可是空降兵如何指揮一個已經成型的團隊,問題多多。

4、因為組織日益龐大、利益集團盤根錯節,最高決策者往往傾向於繞過正規流程,打“盤外招”:第一是與重要官僚建立個人關係,在利益牌之外打情感牌;第二是培養自己的秘書團體和體制外小圈子,架空體制內官僚;第三是隔空喊話,以公開信、接受采訪、發布文章、搞活動等方式,直接讓下面的人知道自己的意志(效果另說)。

  本怪盜團團長雖然不認識什麼互聯網大佬,但是有幸跟許多大佬身邊的人聊過、交過朋友。大佬們的工作和生活當然遠遠比我們從容率性,但是也沒有想像中那樣一言九鼎。互聯網公司的崛起速度都很快,從路人甲到大佬往往也就幾年、十幾年,不但組織變革很難跟上,大佬自己的心態也很難及時調整。外面的人只看到了“很多互聯網公司都存在管理、文化上的問題”,卻沒有想到“這些問題在現階段是無解的”,並不是大佬本人沒有意識到。舉兩個例子吧。

  大佬A,草根逆襲,第一線創業出身,養成了事必躬親的習慣。他喜歡務實,每天例會都要提出許多問題或要求。然而,這些要求當中,最多只有30%是有意義的,其他只具備頭腦風暴價值。久而久之,下屬養成了習慣:大佬A每提一個要求,他們就會掂量一下“靠譜與否”;如果是那靠譜的30%,就去解答或執行,否則就直接“默殺” 。大佬A知不知道下屬的做法呢?知道,可能也管過,但是管不了,最後也懶得管了。不過,大佬A有一個底線:公司的重大決策、路線問題,一定由他本人說了算。只要這個底線得到滿足,其他事情也就無所謂了。

  大佬B,早年成名,多次創業成功,江湖段位很高。他麾下許多老臣都已經追隨他二次、三次創業了,只是前一兩次做的蛋糕不夠大,還有點飢餓。一群經驗豐富、有執行力、飢餓、憋著一肚子氣的中高層老臣,是大佬B最近一次創業大獲成功的基礎。可是,在成功之後,老臣們普遍鬆懈怠惰:畢竟人家已經吃了好幾次苦、受了好幾次創業的磨難,不可能再像年輕人那樣有衝勁了。大佬B對此心知肚明,但是如果因此換掉一批老臣,不但沒人及時頂上,還會影響他在老臣心目中的共主地位。當然,該換還是要換的,只能慢慢來,不知道具體是哪天完成。

(請注意,上述大佬A和B均不是上述三位大佬之一)(請注意,上述大佬A和B均不是上述三位大佬之一)

  這就是歷史對我而言最撩人、最上癮的地方:陽光之下並無新事,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上那些偉大人物的言行,無論是聰明還是愚蠢、有用還是徒勞,全部變成了迴聲,在幾百年、幾千年之後迴盪。我們在現實中遇到的大部分問題均有歷史原型,然而我們也不能生搬硬套,要根據時代的變化去吸收領會其中的精神——簡而言之,我們學習的是神髓而不是表象,是邏輯而不是事件,是全面的系統而不是孤立的點。

  任何問題不一定有確定的答案。例如,某互聯網巨頭把核心業務的事業部老大A調到了非核心業務,但是升級為事業群老大;A原來的事業部由他親自帶大的小弟B接盤。那麼,A的地位是上升了還是下降了呢?或許是明昇暗降,但是要注意,接手原先地盤的是他的自己人。下一步的舉動會更重要:上級會不會給A新調去的事業群設定一個“集團分管代表”的職位,讓A向此代表匯報?那就是非常明顯的架空了。上級會不會繼續調整組織架構,讓B現在的事業部與A現在的事業群有更深入的合作,甚至共享一套體系?那麼A其實是更重要了。在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幾千次、幾萬次類似的記載,只有持續深入的觀察,才能看到真相。

  注意:我說的是“讀真正的歷史”。 《大秦帝國》這類歷史小說、《明朝那些事兒》這類歷史通俗讀物、網上那些休閒娛樂性質的歷史二次創作,不能算“真正的歷史”。至於網絡小說裡的“權謀”“宮鬥”“爭霸”……呃,娛樂屬性還是很強的,誰要拿來指導實踐肯定就是腦子進水了。

  在真實的歷史上確實有權謀一說,但是與通俗讀物或小說的理解大相徑庭。權謀並不燒腦,更不會是套娃,也不會捲入什麼兒女情長。真實的權謀一貫以陽謀為主、陰謀為輔,大部分工作在事前完成,一旦行動起來就是簡單粗暴。就像劍道裡面的高手過招,大部分時間兩個劍客是一動不動地對峙著,出刀的那一瞬間往往勝負已定,接下來就是一死一生了。如果你看過日本劍戟片,就會發現其中的打鬥基本上是“一刀流”,半分鐘足夠打倒幾十人;視覺效果不一定比得上我們中國功夫片,見招拆招十幾分鐘還不一定打得死人。

  我個人最愛讀的真實歷史的“權謀”,是《漢書·霍光傳》記載的霍光廢昌邑王(海昏侯)一事。千載之下,讀來仍然令人脊背發涼。

(電視劇裡的霍光形象。侵刪。)(電視劇裡的霍光形象。侵刪。)

  大將軍霍光擁立昌邑王為帝,很快又後悔了。霍光先詢問了自己最親信的故吏——大司農田延年,田延年全力支持並鼓勵。霍光於是又諮詢了車騎將軍張安世,得到了對方的支持。最後,他去拜訪丞相楊敞,提出廢黜皇帝;楊敞一開始驚愕不敢回答,在夫人的勸說之下表態支持。

  在串聯成功後,霍光召集朝廷大臣在未央宮開會,表示:“昌邑王行為昏亂,怎麼辦?”大臣們猝不及防,無人表態。田延年立即按劍起立,說:“先帝把天下託付給了大將軍,就是希望將軍以社稷為重、保全宗廟。如今大將軍已經決定了,不容再議,有誰敢不表態的,我立即斬殺!”於是大臣們一起叩頭:“萬姓之命在於大將軍,唯大將軍命。”

  霍光立即與群臣朝見太后,在未央宮承明殿召見昌邑王,將昌邑王的親信關在宮門外並立即逮捕。霍光派宮廷侍衛控制了昌邑王,然後以太后詔令,歷數昌邑王各項罪過,將其當場廢黜,解下天子璽綬。霍光隨即與群臣共同上書太后,立漢武帝曾孫、衛太子之孫劉病已為帝,是為漢宣帝。

  看吧,這就是真實的歷史,沒有那麼多燒腦和套娃,但是也很好看呢。

研究企業,確實應該多讀歷史,讀真正的歷史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