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瑞幸挣扎续命:CHO上任3月离职换人 业务重组重划全国大区


瑞幸挣扎续命:CHO上任3月离职换人 业务重组重划全国大区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琳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Tech星球从多位瑞幸咖啡内部人士独家获悉,继瑞幸CTO何刚辞职后,CHO(首席人力资源官)殷红磊已于5月底离职。

  殷红磊于2020年3月加入瑞幸,全面负责瑞幸的人事工作,加入瑞幸咖啡后,他的名字随即改成了殷洪雷。截至发稿,瑞幸咖啡方面尚未回复。

  殷红磊2015年入职阿里,此前在阿里云智能事业群钉钉业务线任职总经理,2020年2月底离开阿里,有同事评价其是“业务能力超强的HR”。

  与此同时,瑞幸的业务也在频繁调整。瑞幸咖啡如今已经扩张到数十座城市,这些城市划分为南北两个大区,下设十二个分区,分区下面才是城市。5月30日,瑞幸咖啡将这些大区重新划分南北中三个大区,大区下面直接即是城市。

  多位瑞幸员工表示,这一做法让公司的管理更加扁平化,也意味着公司不再需要更多的人员,内部员工把这次调整当做是裁员的信号。

  如今,瑞幸已在退市边缘徘徊,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也被爆参与造假,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再发生什么似乎都在情理之中了。

  谁在瑞幸救火

  陆正耀退出瑞幸咖啡董事会后,他依然在管理着瑞幸咖啡。

  瑞幸内部人士告诉Tech星球,5月的最后一周,陆正耀曾召集瑞幸咖啡的所有副总裁去北京开了一次会,随后,瑞幸便宣布了最新的业务调整:其一是大区的重新划分,其二是新的人事任命。

  5月30日,瑞幸咖啡宣布将原有的南北2个大区划分为南中北3个大区。6月4日,瑞幸咖啡火速提拔了周伟明加入高管团队。Tech星球获得的内部消息显示,周伟明分管产品中心,向代理CEO郭谨一汇报。据悉,周伟明并非陆正耀嫡系神州系人士,此前曾在美团点评就职。

  与此同时,公司将原有的公共事务部和战略合作部合并,成立公共事务与战略合作中心。这一动作,在一些公司内部员工看来,是意图挽救舆论危机之举。

  5月底,刚刚入职瑞幸3个月的CHO殷红磊离职。殷红磊离开后,其工作将由瑞幸咖啡HRD冉浩接管。冉浩2005年加入神州租车,做了2年招聘经理后晋升为HRD,一直在神州系打拼,于2017年10月加入瑞幸咖啡,算得上公司元老级人物。据瑞幸员工介绍,当初瑞幸引进殷红磊,是因为冉浩被调去负责神州租车和宝沃汽车。

  一位瑞幸咖啡总监级管理层人士称,冉浩在公司内部虽然职级不高,但非常有话语权,该员工评价其行事风格较为激烈。

  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是,曝出造假事件后,瑞幸CMO杨飞接管了第一时间就被停职的COO刘剑的大部分职权,负责公司整体的品牌和用户及营收增长工作。

  瑞幸临时组成了一个新班底,董事会似乎希望通过这样的调整,尽可能维持门店的正常运营。

  事实上,瑞幸自曝财务数据造假之后,其经营策略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扩张不再是唯一的KPI。

  最直接的表现是,瑞幸咖啡悄悄取消了“外送满额包运费”的规则,即便是在满足消费金额的条件下,用户也需要支付3元的运费,而不满足消费金额的情况下,则需要支付6元运费。

  同时,在瑞幸APP潮品频道上线了韩国面膜,除水具、保温杯外,此前瑞幸还曾上线过消毒洗手液等产品。翻看瑞幸潮品,除了自家IP类产品,还有各式周边商品,俨然有种移动电商的味道。

  所有的一切,被看作是为一旦退市保存现金流而提前所做的准备。陆正耀的计划是:卖掉神州租车,宝沃留给北汽解决,只留下神州优车,瑞幸如果退市,放回来慢慢做。

  6月10日,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公告:陆正耀为将更多时间投入在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履职工作及其他业务之中,已辞任本公司董事会主席及非执行董事的职务。

  但是如今,据财新报道,瑞幸董事长陆正耀指挥公司财务造假的电子邮件已经被查出,这意味着陆正耀即将被公诉,且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除非陆正耀能证明邮件不是他发出的。

  照此看来,陆正耀想继续操盘瑞幸的概率几乎不大,故事可能又进入了新篇章。

  瑞幸能等来白衣骑士吗?

  会有人收购瑞幸吗?估计这是很多人都好奇的疑问。

  路透社在一则报道中透露,瑞幸有三个潜在买家:百胜中国、Tim Hortons、喜茶。

  百胜中国于1987年进入中国市场,旗下拥有肯德基、必胜客和塔可贝尔三大品牌。2018年,中国咖啡市场火爆,百胜也瞄上了咖啡生意,随即在中国推出独立咖啡品牌COFFii& JOY,截至今年3月30日,COFFii &JOY在华东地区及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开设了18家店。

  Tim Hortons为加拿大国民品牌,2019年首次进入中国市场,在上海开了第一家门店,2020年5月,Tim Hortons获得了腾讯的数亿元投资,而喜茶则近年迅速崛起的新消费品牌。

  不过,百胜中国和喜茶均否认了收购,Tim Hortons至今对传闻尚未回应。

  目前,瑞幸咖啡特别委员会任命的调查法律顾问是律师事务所Kirkland&Ellis,该律师事务所近期在投资加拿大咖啡品牌Tim Hortons中国的项目上,代表了Tim Hortons的创始方Cartesian Capital。

  一个颇为诡异的现象是,6月4日和6月5日,深陷财务造假丑闻的瑞幸咖啡股价迎来连续大涨,单日涨幅分别高达56.98%、36.05%。

  5月20日复牌之后,Robinhood持股用户数先是下降到8万-9万户,之后在6月初直线上升,到目前的13万户。据悉,Robinhood是一家美国互联网交易平台,因为交易佣金为0,其用户以美国散户为主。

  一些投资者们对瑞幸依旧还抱有期望,无论它是否造假。

  如今来看,瑞幸咖啡最大的资产,也是最真实的数据便是线下6000多家门店以及3000多万用户,这些资产依然被认为有价值。但问题在于,谁可以一口气吞下6000多家门店?谁又愿意接手一家声名狼藉,还背负巨额债务的企业?

  如今,240家机构投资者依然被瑞幸套牢。同时,根据第三方数据统计,截至6月5日,十大机构投资者总持股44%,瑞幸79%的筹码都集中在前50家机构投资者手中。这是一场极少数操盘者控制的游戏,对他们来说,提振股价挽回些许损失远比寻找收购者要容易得多。

  或许,只有等瑞幸破产或者申请破产保护之时,资本才会抛来橄榄枝,而彼时,瑞幸的真正价值才会浮出水面。

  你认为瑞幸咖啡还能坚持多久?你觉得谁可能会收购瑞幸?

瑞幸挣扎续命:CHO上任3月离职换人 业务重组重划全国大区 2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