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美國監管機構稱賈躍亭“財務糟糕,毫無誠信”,律師稱他如被證實造假或犯偽證罪。

  文/杜晨  Vicky Xiao   編輯/Vicky Xiao

  來源:矽星人(ID:guixingren123)

轟轟烈烈的樂視系公司、幾次瀕死回生的法拉第未來……曾經一手建立的巨大財富帝國對於現在低調居住在加州的樂視控股集團創始人、前董事長和CEO 賈躍亭來說,像是黃粱一夢。

  但現在,美夢變成了噩夢。一直追著他不放的不再是鎂光燈和他的員工,而是他的債權人——這些大多數以可轉債方式投資他的投資人,遲遲沒有等到他“下週”回國處理欠款,卻等到了他在美國突然提交的一紙破產申請。

  如果賈躍亭申請破產成功,那就相當於“他‘洗了個澡’,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重新開始”(債權人律師語)。為了避免這一切的發生,他的債權人們千里迢迢來到了美國,一紙訴狀走上法庭,無奈地和賈躍亭對簿公堂,只希望能拿回自己本該拿回的東西。

圖:特拉華州破產法庭 矽星人攝圖:特拉華州破產法庭 矽星人攝

  PART 1

   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狙擊賈躍亭破產

2017年以前,賈躍亭一手打造的樂視生態達到了輝煌頂峰,光是融資總額就超過了700億人民幣,員工數甚至一度超過兩萬;但自2017年那封“我會負責到底”的公開信後,這個盤根錯節的集團就跌到了谷底。

  2017年夏天,賈躍亭被包括上海高院在內的至少20家不同法院發布了人身限制和資產凍結令。同年7月左右,賈躍亭成功入境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並以 L-1 外國公司高管簽證身份留美,至今一直住在當地富人社區 Rancho Palos Verdes。 1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就是為了逃避其在中國大陸境內的債務。儘管關於他回國的傳言沒有停息過,但是他在中國的債權人卻始終等不到他現身,無奈之下,只能跑到美國,發起了對他的訴訟。

據知情人士向矽星人透露,賈躍亭目前身負至少56項債務訴訟,其中40條已經宣判但償還情況不一;目前進行中的16項訴訟分佈在中美各地,在美國的多項訴訟主要位於加州。

  在2018年,至少他的兩家債主,上海懶財和上海奇成從加州法院獲得了仲裁裁決,在法院的批准下得以開始執行強制討債流程,包括對賈躍亭進行債務人資產調查。

  但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在2018到2019年10月中間,賈躍亭多次推延程序,並於2019年10月14日突然使出奇招,在距其加州住址兩千多英里的美國避稅天堂特拉華州提交了破產重組保護申請(Chapter 11,破產法第十一章)。

  根據美國破產法律,賈躍亭提交破產重組保護申請,就意味著此前針對他的債務人資產調查等一切流程,必須就此中止,等候破產法庭的判決。不僅如此,賈躍亭還向破產法庭提出了一份長達210頁的全英文破產重組方案,向法庭要求啟動快速投票。

  事情又來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一旦破產申請被法庭批准,不僅債權人之前的訴訟努力要一場空,而且,賈躍亭身上多筆債務可能因此就要一筆勾銷。

  一部分活躍的債權人開始執行新的任務:狙擊賈躍亭的破產計劃。

已經參與到債權人委員會的債權人,包括重慶渝富(國資)、北京海淀科技金融(國資)、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國資)、臨汾市投資集團(國資)、歐菲光(A股上市公司) 、濟南瑞斯樂、上海懶財、上海奇成、惠州拾貝第二曲線資管、中國消費者二期基金、加州聖何塞希爾頓酒店等。

一位債權人對矽星人透露,賈躍亭此舉嚴重侵犯了債權人的權益,因為他們主要來自中國,對美國破產法律和流程不夠熟悉,且賈躍亭給出的時間窗口極其有限,債權人們無法完整理解破產重組方案的全部內容,並以此做出決定。

在美國擁有豐富破產案件經驗的執業律師也指出,賈躍亭提交破產重組保護申請的時機極其可疑,很明顯是寄希望於破產流程,阻止債權人團體進一步窺探其混亂不堪的財務情況,且讓之前的債務在很大程度上一筆勾銷。

  並且,其給出的“一攬子”破產重組方案,賈躍亭強行捆綁了法拉第未來(以下簡稱 FF)的命運(FF不是債務的主體,賈躍亭才是),還要求一次性清掉賈躍亭及其妻子甘薇在中國和美國的全部債務,條款對於債主也十分不合理。

  再也無法接受賈躍亭對償還債務極不負責的態度,債權人團體於近日集體奔赴美國,聘請律師,提出了兩項正式要求:法院駁回賈躍亭破產重組保護申請,將案件轉移至加州法院進行。

12月6日,債權人和該案的中立方美國司法部破產法院監管人第三轄區 (US Trustee's Program Region 3,以下簡稱US Trustee)主持了一場賈躍亭和債委會的質詢會議,賈躍亭出席了該會議,這也是一些債權人第一次與賈躍亭正面交鋒,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12月17日,事件中立方 U.S. Trustee 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正式意見書,言辭十分激烈,直稱賈躍亭“毫無誠信”;

  12月18日,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案舉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法庭聽證會,矽星人參加了這次聽證會。會上,法官下達了關於動議的最終判決。

  債權人事後稱,原來賈躍亭為了逃避債務,極盡藏匿資產之能事,手段之多樣令他們大開眼界。

  一場債權人和債務人賈躍亭的“貓和老鼠”大戲,就此上演。

圖:舉行這次聽證會的法庭的大門 矽星人攝圖:舉行這次聽證會的法庭的大門 矽星人攝

  PART 2

  正式交鋒:五處海景豪宅,一筆糊塗賬

  “他有很多問題都回答不上來,”律師張晉蜀如此評價在 U.S. Trustee 債權人質詢會上的賈躍亭。 “這個也說不清楚,那個也說不知道,一問三不知。總之就是一筆糊塗賬。”

  這次質詢會議,是債權人和賈躍亭第一次就破產一事正式在法院系統的監督下展開交鋒。會議的一個焦點議程,是債權人團體對賈躍亭的財產披露聲明進行討論和質詢。核心就一個問題:賈躍亭到底還有多少錢?

  作為債權人代理律師,張晉蜀在債權人質詢會承擔了一部分舉證和質詢的工作。律師認為,在破產案件中,債務人應該做的是釐清自己的財務情況,“破產總的原則是再給人一次機會,讓他把所有的資產披露出來,把債務擺在盤子裡,大家再一起看怎麼解決。”

  然而,即便是處理過無數起破產案件的 U.S. Trustee,在看到賈躍亭混亂的財務情況時還是感到震驚。

法庭上,賈躍亭出具了他的四張個人銀行賬單,上面只剩下區區6萬美元左右,但是在律師和US Trustee官員質詢其開支細節時,卻又多次出現遠遠超出這個額度水平的開銷。

  比如,當作為會議主持者和中立方的 U.S. Trustee 開始向賈躍亭發問:“你說你日常起居開車加油分別花了多少多少錢,為什麼你出具的賬單上沒有體現這些金額?”

  賈躍亭馬上答復稱自己不管錢,而是由他的團隊為他支付這些開銷,自己不清楚。

  該官員立即發現了其中的漏洞:“賈先生,難道你還有其它(未申報的)收入?按照美國的財務原則和法律,別人為賈躍亭支付的費用都應算作他的收入,他出具的財務文件中卻沒有體現這些收入。

  而且,美國破產法律規定,破產申請人的開銷必須受到嚴格的管制,一切支出必須被記錄,非生活必要支出需要得到法院批准才可以支付。可是,在法院辦公室裡的質詢現場,賈躍亭似乎表現出對這一切毫無所知。

  每當有回答不上來的問題,賈躍亭就會向他帶來的團隊發號施令:“團隊聽好了,這是我們接下來週末要第一項補充的資料。”

  (律師表示,賈躍亭當時稱週一這些文件都能出來,但直到今天一份文件都沒見到。截至本文完稿,距離賈躍亭允諾的“下週一”已經過去了整整九天,這些文件仍然沒有公開。)

  多次之後,U.S. Trustee 對此感到詭異,於是追問賈躍亭:你口口聲聲說你的團隊,你的團隊有多少人?都是誰啊?賈躍亭回答說有8、9個人,但是他叫出3、4個人名之後就說不下去了。

  原來,這些所謂的“團隊”成員,都是 FF 的員工。每次賈躍亭飛赴特拉華州出席破產有關的會議,隨行團隊的支出全都記在 FF 的賬上。而這一情況再一次讓 U.S. Trustee 官員震驚。

  該官員直接警告賈躍亭:所有為你服務的人,支付給他們的錢,都是要法院批准才可以的——很顯然,賈躍亭此前並沒有向破產法院知會這一情況。

  賈躍亭答復稱以後會向“團隊”支付費用——儘管他銀行賬單上只剩下數万美元,完全不可能支付得起。

  經過U.S. Trustee調查2,賈躍亭的個人收入和支出混亂不堪,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沒有如實披露:

賈躍亭披露的月收入大約93810 美元(一部分來自關聯交易轉租房屋的租金,稍後詳述),但真實收入比這個數更高,因為他的生活支出來自FF 的報銷,同樣算作收入,實際上在破產之前的6個月的額外收入達到14218美元,折合每月2,300美元。

支出方面,他的月生活支出高達7,680美元,每個月還額外支付42,000美元作為父母子女的生活費,另有每個月25,000美元的支出,用於僱用律師、會計、顧問和支付“商務娛樂” (business entertainment)。

  花錢不要緊——要緊的是,上面花的這些錢,沒有一筆出現在他出具給法院的銀行流水里。

  不僅僅是這串數字,這幾份銀行賬單還牽扯出來另外一個爭論點——賈躍亭的房產。

  原來,賬單的地址並不是賈躍亭自己的,而是 FF 的行政副總裁鄧超英 (Chaoying Deng/Chaoying Bossert,電影《金陵十三釵》製片人之一) 家的住址。

根據懶財通過調查提交到法庭的文件顯示,當初攜款來到美國後,賈躍亭在加州洛杉磯附近的富人社區Rancho Palos Verdes 的Marguerite Drive 一條街上購買了至少5處房產,門牌分別為7、 11、15、19和91號,均為海景豪宅,合計價值3,020萬美元左右。

  隨著中國債主的逐漸逼近,賈躍亭開始進行資產操作:

  他註冊了一家殼公司 Ocean View Drive, Inc(海景),將房屋轉移到該實體名下,然後將其出售給了鄧超英。隨後,在賈躍亭的操控下,海景的全資母公司 Success Pyramid(成功金字塔)又以650萬美元的價格轉移到了名為 Shaojie Chu(中文名:楚少捷)的人士手中。

  這是不是一筆正常的商業交易?楚少捷又是誰?

  在債權人律師張晉蜀的步步緊逼下,賈躍亭不得不承認了對本來在自己名下的五處海景豪宅進行“移花接木”的細節。

  律師:這個楚少捷是什麼身份?

  賈躍亭:就是一個朋友。

  律師:年齡有多大?

  賈躍亭:二十來歲。

  律師(拿出楚少捷的照片):是不是這位楚少捷?小名是否叫楚楚?

  律師:這位楚楚,是否和你或者你的任何一位的家人同居過?

  直至此時,賈躍亭才不得不承認債權人律師出示的證據屬實:原來,楚少捷不是別人,正是賈躍亭侄子兼 FF 員工賈若坤的妻子,二人兩個月前剛剛成婚。

更關鍵的是,在轉移5幢豪宅的所有權後,賈躍亭又花了210萬美元(和豪宅的總價相去甚遠)把這些資產租了回來,轉手租給另一家名為 Warm Time(溫暖時光)的公司。

  律師再次舉出這其實又是個“左手倒騰右手”的證據:

  溫暖時光的註冊地址正是鄧超英的家,而而且溫時的首席財務官正是賈若坤。通過轉租合同,溫暖時光每個月向賈躍亭支付房租——這些房屋的使用權和經濟權益,轉了一圈又回到了賈躍亭這裡。

  幾個回合下來,賈躍亭借助家庭成員進行資產轉移和掩蓋的關聯交易,終於暴露在法院和所有債權人的面前——這還沒完,因為賈躍亭隱藏的資產不僅限於房地產。律師還提到,賈躍亭還給孩子在海外購買了幾千萬美元的理財產品。

  更重要的是,賈躍亭在美國幾家公司內所擁有的權益,同樣動用了類似的關聯交易進行隱藏。

  比如,在另一筆十分蹊蹺的轉讓協議中,賈躍亭將在FF 的經濟權益,也即在當時價值約十幾億美元的股權,轉移給了另一位看起來毫無關係的女性:Lian Bossert 。

  根據公開信息,Lian Bossert 曾經在 FF 擔任公關部門員工。在股權轉讓發生時,這位女士剛從美國俄勒岡大學畢業沒多久。為什麼要把價值這麼高的股權轉移給公司的一個新人員工?

  律師繼續追問,很快賈躍亭就不得不在 U.S. Trustee 面前承認真相:原來,這位同樣二十出頭的女士,不是別人,正是賈躍亭辦公室主任鄧超英的女兒。

  除了 FF 之外,賈躍亭還參股了美國另一家具有華人團隊背景的電動車公司 Lucid Motors,擁有至少20%的股權。然而,在賈躍亭的財務披露聲明中,他宣稱自己並不擁有這筆資產。

  這是由於賈躍亭設立了一家殼公司 Lesoar Holding 來持有 Lucid Motors 的股權,然後將其出售給了另一位名為 Yi Hao(郝毅)的人士旗下的公司 Blitz Technology。

  實際上,郝毅,北京鑽石賣場每克拉美的創始人和總裁,和賈躍亭已是老相識。他創辦過的公司當中至少兩家有樂視/賈躍亭方面參股。

律師告訴矽星人,其實,賈躍亭的外甥王佳偉和FF 的一名低級別員工(他住在距離賈躍亭住所開車五分鐘的另一處房產內),代表賈躍亭和郝毅旗下的Blitz Technology 實體簽訂了代持文​​件,明確了郝毅手中的Lucid Motors 股份是為賈躍亭代持的。

  也就是說,賈躍亭在 Lucid Motors 的權益是由自己的家屬和生意夥伴層層代持的;在 FF 的股票也是通過其關係密切的員工家屬為其代持的;他的個人消費記錄甚至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員工的——在律師和 U.S. Trustee 的逼問之下,賈躍亭通過關聯交易隱藏資產的操作終於真相大白。

  “這幫人是完全捆綁的,就是一個利益共同體。”張晉蜀表示,“一旦被發現作偽證,他就觸犯美國刑法了。”

  這幾輪交鋒後,真相是什麼樣的已經不言自明。後續進行的,更多的是流程的推進。賈躍亭此後也未再露面。

12月17日晚間,事件中立方 US Trustee 於當地時間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意見書,措辭頗為激烈地指責賈躍亭作為債務人和個人破產重組的申請者,毫無個人信用可言,財務情況糟糕,未盡到作為個人破產重組申請者的誠信義務:

  意見書裡說:

  “債務人持續地進行不誠信的行為。這些行為在申請個人破產之前就已存在,並且持續到申請之後。如果這些行為不被制衡,將會阻礙破產重組的順利實施,並且剝奪債權人獲得賠償的應得權利。”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2

  12月18日,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案在美國聯邦破產法院特拉華州法院舉行了第一次聽證會。

圖:法庭門外關於此案的通知  矽星人攝圖:法庭門外關於此案的通知  矽星人攝

  矽星人總結要點如下:

  賈躍亭的律師 Richard Pachulski 在法官面前明確了一些新的信息:在本案中,賈躍亭的債務總額約為 37.7 億美元。其中有抵押索賠(債務)約為12.1億美元,無抵押索賠(債務)約為25.6億美元。

  而賈躍亭提交的破產重組方案在很大程度上捆綁了 FF 的利益。賈躍亭申請的是個人破產重組,核心在於“個人”,也即圍繞其個人資產的清算和債務的歸還。然而他在破產重組方案中定下的償還細則,簡單來說就是讓債權人間接持有 FF 的股份。

  在聽證會之前以及會上,多家反對賈躍亭方案的債權人一再重申,這一方案極不公平,相當於把針對賈躍亭個人的破產重組變成了實實在在的 FF 資產清算。在申述中,Pachulski 承認,FF的確是一個和本案原本無關的獨立實體。

  為了便於法官理解賈躍亭提出的方案,Pachulski 將方案比喻成 FF 的過橋貸款,因為只有債權人同意方案,FF 才能存活;只有 FF 存活並獲得良好發展,才能上市;只有 FF 上市,債權人才能獲得賠償。

但是在法官的質詢中,Pachulski 也不得不承認,此前有來自中東的主權基金邀請FF 就融資事宜會談,在得知賈躍亭申請破產重組保護後取消了邀請,相當於FF 已經和賈躍亭一樣,失去了融資環境。

  特拉華州破產法院審理該案的 Karen Owens 法官在聆聽了雙方長達4小時的證詞之後,下達了關於動議的最終判決

  將賈躍亭的破產重組案轉移至加州中區法院破產法庭,並立即執行。

  這意味著賈躍亭在特拉華州借助憑空設置的殼公司申請破產、以隱藏其未披露資產的計劃失敗了。考慮到加州法院的另一名初級法官此前已經做出過有利於部分債主的判決,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保護案可能會蒙上新的一層陰影。

  債權人的一部分訴求得到了滿足。

  PART 3

  迷霧重重:賈躍亭到底欠了多少?他想怎麼還?

  多位本案的律師和債權人告訴矽星人,由於賈躍亭對資產的騰挪安排已經做了很長時間,債權人方面對於現在賈躍亭到底還有多少錢很難有一個絕對準確的估算。

  不過,矽星人多方走訪調查,還是給出了一個大概的面貌:

  首先,經驗老道的 U.S. Trustee 已經在最新提交到法院的一份意見書中總結出了賈躍亭的個人債務和資產情況。

  根據文件,截至12月17日,賈躍亭身負的債務總計約為37.7億美元,其中有抵押索賠(債務)約為12億美元,無抵押索賠(債務)約為25.6億美元。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3

  賈躍亭自行披露的資產包括:

  價值約650萬美元的債券、共同基金和股票

  West Coast LLC(用於在特拉華州申請破產的實體)100%所有權

  Pacific Technology Holding (FF母公司) 約20%的經濟利益

  Le Le Holding, Ford Field Internationa Limited, Champ Alliance Holding 等實體的100%所有權(賈躍亭未能披露這些資產的價值)

  被債權人團體和 U.S. Trustee 調查出的,賈躍亭沒有自行披露的資產,包括:

  賈躍亭在 Rancho Palos Verdes 實際控制的至少5處房產;

  其通過關聯人代持的電動車 Lucid Motors 約20%股份;

  以及其關聯人鄧超英、王佳偉等人在同一區域持有的房產。

  對於部分債權人來說,他們對賈躍亭手中FF的股份一點不都感興趣,“就是紙面上的而已”。律師也告訴矽星人,“(賈躍亭的實際資產)最保守估計至少還有5億美元——這還是建立在 FF 幾乎沒有任何價值的基礎上。 ”

  比如,就以賈躍亭持有的 Lucid Motors 股份為例。在2018年,沙特主權基金對該公司投資10億美元,即便最保守估計,賈躍亭的股份也值2.26億美元——可能的真實價值遠比這個數目要高。

  賈躍亭在 Rancho Palos Verdes 的 Marguerite Drive 上的5處海景豪宅,按照 Redfin、Zillow 和房產公司的最低估價分別為854萬、450萬、450萬、444萬和822萬,合計價值3,020萬美元左右。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4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5

鄧超英此前在最近幾年在同一區域購置的至少兩處房產和賈躍亭有關,購入價分別為210萬和307萬美元,共約517萬美元;王佳偉前年在距離賈躍亭住處開車五分鐘的地方購置了一所房產,購入價約400萬美元。這幾處非賈躍亭持有的房產價格共計約917萬美元。

  樂觀估計,如果美國法院的最終判決對債主一方有利,上述這些都理應算作賈躍亭擁有的資產。然而,賈躍亭似乎完全沒有打算將這些資產放到盤子裡。

事實上,賈躍亭提交的財產披露聲明,將前述的這些資產幾乎全部隱藏了起來,並且隱瞞了諸如:王佳偉、楚少捷等人的真實身份,自己已經和妻子甘薇於2019年10月11日在中國成都申請離婚的事實,以及自己/樂視和恆大之間的財務關係等,還有其他一些可能會對破產重組方案的實施起到關鍵作用的細節。

而且,賈躍亭提出的償還債務的方式,是轉移FF 股權給債主,但他控制FF 所使用的實體的持股情況和債務結構披露不全面,使得債主和US Trustee 很難判定他是否有真實權力可以執行這樣的方案。

  根據破產重組方案,賈躍亭並不像是在竭盡所能清算這些固定資產,而是將FF 推到方案的前台,將債主應得的經濟利益和這家已經陷入運作泥沼,融資環境幾乎不存在的公司進行強行捆綁。

  債權人律師的調查顯示,FF 於2014年在美國註冊成立,至今賈躍亭向該公司注資至少10億美元,但未曾公佈資金嚴格、具體的用途。根據賈躍亭提供的財產披露聲明,截至2019年12月11日,公司創立的五年之後,FF 仍“處於開發階段”,未曾有一輛汽車走下產線(除測試和營銷用途),從2014年至今沒有產生收入。

圖:賈躍亭律師提交的解釋賈躍亭控制的實體結構的圖  矽星人攝圖:賈躍亭律師提交的解釋賈躍亭控制的實體結構的圖  矽星人攝

  對於這張圖,U.S. Trustee 的評語是:

  只有左上角寫著  YT(賈躍亭)的那個框是有意義的

  就是這樣一家公司,在賈躍亭的破產重組方案中成為了中心。方案規定:

  債權人將通過賈躍亭設立的實體對 FF 進行控股,僅當 FF 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成功上市(為此賈躍亭需要至少8.5億美元的新融資,通過破產重組完成),債權人才可以套現以獲得他們的經濟權益;

  並且,屆時債權人必須同意,一筆勾銷對包括賈躍亭、其妻子/前妻甘薇,以及其他第三方在內的,在中國和美國境內的債權關係。

  也就是說,按照賈躍亭的破產重組方案,債主能否收到賈躍亭欠他們的錢,完全取決於他們是否繼續為FF 買單,為FF 提供一筆實際上的過橋貸款,推動FF 上市,讓賈躍亭的電動車大夢得以夢圓。

  然而,賈躍亭方面很難解釋 FF 為何有令人信服的融資能力。而且,他申請破產的動作,甚至把 FF 推得離上市更遠了。賈躍亭的律師也在庭上承認,此前有來自中東的主權基金邀請 FF 就融資事宜會談,在得知賈躍亭申請破產重組保護後取消了邀請。

  一位債權人律師形像地總結了賈躍亭的方案:

  “'我賈躍亭把美國的一小筆錢拿出來,還有在FF 間接的經濟利益,你們(債權人)就分這麼一點。你們一定要幫助我,只要你們幫助我,FF 就大發了,你們的債務就清掉了。'然後他個人和他太太完全解套,中國和美國的還款責任全都完成了——這就有很大的問題了。”

  一位債權人告訴矽星人,還債這件事,只有給錢才是實質性的舉動,任何其它操作都是戰術。

  他指出,在他的基金以可轉債方式(絕大多數債主都是如此)投資樂視旗下某項目當時,賈躍亭在中國互聯網科技領域如日中天。然而自從賈躍亭於2016年發布題為《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的公開信以來,賈躍亭的債務危機徹底爆發,聲譽一落千丈。

  “(賈躍亭)到目前完全沒有歸還一分欠款。在還錢這件事上,賈躍亭一直處於非常消極的態度。”這位債主表示。

  對於賈躍亭滯美不歸、騰挪資本,他表示毫無興趣。 “這不過是講一個新的故事,忽悠債權人和投資人,真實目的是逃廢所有債務和解除個人擔保。只有拿出所有財產,還錢才是真的。”

  PART 4

  賈躍亭 VS 債權方:法庭事件梳理

  這件看似簡單的破產案,實則背後牽扯頗多。矽星人也對此案背後的事件邏輯和要點進行了梳理。

  債權方的訴求是什麼?

  在目前階段,債權人團體對特拉華州破產法院主要有兩條訴求:

  駁回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保護案;

  或將破產案件的管轄地由特拉華州移至加州中區法院。

  為什麼要駁回?簡單來說,賈躍亭在特拉華州幾乎沒有任何經營記錄,申請破產所用的實體在該州註冊時間未超過90天(稍後詳述)。

  而且,賈躍亭的債務和債權人都位於中國。如果美國法院受理他的破產重組保護,違背了法律界的國際禮讓原則(一國法庭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他國法庭的管轄權和已做出的判決。美國法律系統支持該原則)。

“尊敬的法官,按照破產法律,破產案件涵蓋債務人在全球的所有資產和債務。現在債務人(方面)出庭了,少數幾家債權人出庭了,但其他沒有出庭,沒有參加債委會的債權人呢?他們的利益難道不應該被保護嗎?”懶財的律師在庭上指出。

  為什麼要遷移管轄地?如前述,賈躍亭在特拉華州生造了一個管轄地,僅為了利用該州更有利的企業經營和法律環境。他在美國的資產和生意幾乎全部位於加州,即便不駁回該案,遷移回加州也可選的正確的思路。

“賈躍亭先生今天都沒有出庭,他住在加州。”債權人律師在庭上指出,“法官,我想這足以說明這兩條訴求存在一定的邏輯關係:如果法院直接駁回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保護案,該案不再存在,則不需要遷移管轄地;如果法院遷移該案的管轄地,一種可能是加州法院會繼續審理該案,另一種是駁回該案,無論如何都對於債權人更為有利。

  如前述,特拉華州破產法庭已經宣判將該案管轄地轉移到加州中區法院破產法庭。

  債權方如何看待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保護案以及方案內容?

  首先,債權方認為賈躍亭申請的破產重組保護為“惡意申請”(bad faith filing),也即濫用破產法的法條,目的是推遲債權人對其的債務調查,束縛債權人的行動能力。

  在債務調查已經發起的前提下,賈躍亭申請破產,按照破產法律的規定,此前的債務調查等一切流程必須停止。這樣,賈躍亭的債務情況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掩蓋。

  與此同時,在絕大多數債務發生在中國、債權人團體幾乎全部來自中國的前提下,賈躍亭選擇在美國申請破產保護,使得這些債權人的法律事務不得不從中國轉移到美國,平添成本。

US Trustee 和債權人還發現了一個情況:賈躍亭在特拉華州註冊並用於申請破產重組保護的實體,在提交破產申請前的存在時間只有83天——美國法律規定,破產申請應在債務人合法存在、居住、開展業務和過去至少180天資產所在的地區提交。

  至於該破產重組方案的內容,正如前面提到,強行捆綁了 FF 的未來。債權人律師指出,FF 不是債務的主體,賈躍亭才是。如果破產法院受理該案,結果只會是遂了賈躍亭的心願,將針對賈躍亭本人的債務變成了實際上的 FF 的債務。

  (事實上,賈躍亭的律師在12月18日就破產重組方案舉行的第一次聽證會上也承認,FF 在很大程度上“是(本案的)一個另外的實體。”

  截至12月17日,絕大部分債權人支持懶財提出的動議,駁回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保護,或遷移管轄地至加州。

但是,債權人團體並非一致對外:包括嘉興海文投資合夥、惠州拾貝第二曲線、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臨汾市投資集團、西藏金梅花等在內的多家債權人反對該動議,並宣布支持賈躍亭提出的重組方案。

  U.S. Trustee 對本案有何意見?

  該機構目前認為,本著司法公正和方便各參與方的目的,破產法庭有權力並且應該將該案轉移至加州中區法院。

具體來說,US Trustee 認為債務人在特拉華州沒有實質性的法律記錄、沒有實質資產、沒有商業活動;認為債權人在特拉華州同樣沒有存在,反而都在中國或者加州;指出債務人在加州的住所距離加州中區法院只有32英里,距離特拉華州破產法院有兩千多英里。

US Trustee 代表David Buchbinder 在聽證會上直接喊話:”債務人的代理律師Pachulski 先生的辦公室離法院只有半個小時車程。他們不需要飛過來特拉華州,不需要住在昂貴的杜邦酒店,不需要租車往返維明頓(特拉華州首府)和費城機場。他們只需要半個小時,交停車費而已。“

  U.S. Trustee 在12月17日最新提交的意見書中,用詞之激烈程度頗為罕見。該機構指出,賈躍亭未能在案件中履行自己的受託義務 (uphold his fiduciary duty to the estate),在申請個人破產保護前後持續性進行“不誠實的操作”(dishonest behavior)。

  為此,U.S. Trustee 強烈建議法庭指派一名獨立的、和本案以及任何一方無利益相關的監管人,對債務人進行細緻的調查,保護債權人的利益。

  該機構還在意見書中表示:1)債務人在特拉華州的活動對於該州沒有任何利益;2)該機構在本案中的發言具有足夠地位 (have a standing to be heard on this matter)。

  U.S. Trustee 是誰?有多大的權力?

  U.S. Trustee 在從屬關係上屬於美國司法部,但在實質上是破產法院系統的一個職能部門,和破產法院隔街相望。在爭議較大的破產案件中,U.S. Trustee 往往會作為調查者和中立的調停者存在,協助推進流程。

  比如,在本案中,U.S. Trustee 就完成了關鍵的調查作用,發現了此前賈躍亭從未披露,債權人方面也未發現的一個情況:在破產申請的前後數天內,賈躍亭未經法庭允許,私下向 FF 的母公司發行了分別為268萬、273萬、269萬美元的三張本票——按照美國法律,賈躍亭在申請了破產之後,只有破產法庭批准他才可以進行任何的財務交易。

  正是這一事實,在很大程度上促使 U.S. Trustee 給賈躍亭打出了“毫無誠信”的評價。

一位破產案件經驗豐富的律師指出,“儘管US Trustee 不是法庭,但是在破產案件中的地位舉足輕重,法官採納其意見的可能性非常大。從該機構給出的意見書來看,它並不會意氣用事,而是引經據典指出了債務人的一些問題。”

  與此同時,U.S. Trustee 也會充當權威的角色,在債權人質詢會議上監督各方宣誓所言屬實。

參加了前一次債權人質詢會議的律師告訴矽星人,“這類會議通常由債權人律師主要提問。可是在12月6日的會議上,US Trustee 花了至少一個半小時​​向賈躍亭發問,這是非常罕見的事情。果不其然,問題越問,回答的漏洞越多。”

  律師指出,“可見 U.S. Trustee 對賈躍亭披露的真實性產生了極大的懷疑。”

  法官為何判決支持債權人轉移管轄地的請求?

Karen Owens 法官給出的主要理由和US Trustee 的申述基本吻合:賈躍亭的住所、資產位於加州,在美國身負的債務和其他官司主要位於加州,他想要捆綁在個人破產重組方案裡的FF 公司也位於加州。

此外,法官還指出,轉移管轄地並不會導致案件處理的效率降低,也不會侵犯債權和債務人雙方的利益:”畢竟今天這個聽證會是本案的第一次聽證會,我認為現在將本案轉移,我的加州同事不會錯過太多,效率不會有太大折扣。“

  關鍵時間線:

  2014年5月:FF 在美國註冊(至今賈躍亭向該公司至少注資了10億美元,但並未公佈資金的用途

  2015年:樂視收購易到​​用車

  2016年:樂視挪用13億人民幣易到資金,該筆資金至今去向不明,且未償付。

  2017年:賈躍亭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高消費和旅行受到限制。上海高院凍結其價值1.8億元的資產和價值23億元的樂視股票,至少20家不同法院對賈躍亭發布了類似的製裁和凍結令。

  2017年7月左右:賈躍亭躲至美國。

  2017年底:證監會要求賈躍亭回國償還債務。

  在美國期間:賈躍亭在 Rancho Palos Verdes 的 Marguerite Drive 至少購置了五所房屋,門牌號為7、11、15、19和91號。

  2018年:兩家債權人從加州中區法庭獲得了仲裁裁決,債權人的律師得到法庭批准執行強製程序。

  2019年:加州法庭批准債權人對賈躍亭進行債務檢查,預約在2019年9月;賈躍亭隨後要求延期,改為在10月17、18日。

  2019年10月14日:賈躍亭突然在特拉華州發起 Chapter 11 破產重組保護,通過破產法律的條紋,自動停止之前所有在加州的債務檢查程序,從而避免實際資產和財務狀況透明化。

  賈躍亭向法庭提交了一份長達210頁的全英文破產重組計劃書,卻沒有提供中文版本,使得(來自中國的)債權人難以了解其內容。多家債權人表示,他們對於賈躍亭破產申請、申請的意圖以及計劃書的條款感到“混亂”。

  過程中,賈躍亭的律師威脅債權人的律師不得繼續向證人索要證據(這些證人收到取證傳票的日期早於賈躍亭申請破產重組保護的日期)。

  10月20日:賈躍亭提交動議,要求法庭批准“快速確認流程”——該流程要求債權人在11月中上旬投票。

  10月25日,U.S. Trustee 指定了本案的債委會。由於對流程不熟悉,絕大多數債權人未能參加該委員會。

  11月13日:上海懶財向法庭提交動議,要求法庭撤回賈躍亭的破產重組保護案,或將該案的管轄地移回加州。

  11月14日:截至當天,沒有債權人表示支持賈躍亭的破產重組方案。

  11月25日,賈躍亭在 FF 辦公室舉辦債權人大會。

  11月27日,賈躍亭提交動議,要求法庭批准其指派的首席重組官和外國代理人。該首席重組官有可能獲得較大的權限,分析賈躍亭的債務情況,選擇哪些財產可以用於清償債務,哪些資產應該凍結。

  12月6日,U.S. Trustee 在特拉華州破產法院召開第一次債權人質詢會議。賈躍亭和數家債權人出席。

11月-12月17日,此前未能參加債委會的中國債主(以國資為主)聘請了律師,加入了債委會,並附議懶財提交的關於撤回破產重組或遷移管轄地的動議。至少五家債權人表示,由於時間不足、英文不通,對美國破產法律和流程不了解,作為債權人受到了美國破產法律流程的歧視性對待。

  12月11日,U.S.Trustee 公開一封言辭激烈的意見書,支持懶財等債權人的訴求。

  12月16日,賈躍亭提交動議,反對 U.S. Trustee 提交的意見書,要求駁回債權人團體的動議

  12月17日,債權人團體向法庭致信,反對賈躍亭的動議。

  同一天,包括嘉興海文、惠州拾貝第二曲線在內的至少兩家債權人致信法庭,支持賈躍亭的方案,要求撤回債權人團體的動議。

  事件仍在進展中,歡迎持續關注矽星人對賈躍亭vs債權人的報導。

  部分文件來源:

  1 美國破產法庭系統公開的文件

  2《U.S. Trustee 關於在賈躍亭破產重組案中指派獨立監管人的動議》

狙擊賈躍亭破產,千里之外的貓鼠遊戲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