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网易京东香港淘金:中环拥抱北佬


网易京东香港淘金:中环拥抱北佬 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赴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无疑是港交所找来的明星企业。

  作者/秦安娜 乔雪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香港资本市场曾经是内地企业获取资金的重要渠道,从1993年H股诞生开始,一家家内地企业奔赴香港上市,募集来自全球的资金。

  赴港上市的中国移动,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工商银行成为全球最大的商业银行,中国平安,成为世界知名的保险企业。

  如今,那些曾经奔赴海外上市的中概股,可以选择回香港落脚,吸引来自国内的资本支持。中金的研究数据显示,近几年,香港IPO项目有70%的份额卖给了国内的机构投资者。

  中资资本在香港崛起的背后,是中国从资本输入国向资本输出国的转变。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只是整个趋势中的显性因子。

  1

  中资崛起

  最近,位于香港中环IFC一期29层的中金公司里,几间办公室彻夜灯火通明,一改疫情期间员工居家办公导致的空荡状态。

  常年霸占香港中资保荐人第一席位的中金,是网易此次赴港二次上市的保荐人,彻夜加班的员工正忙于准备网易的招股书。

  “近期中金的人更难约,他们太忙了。”李琦对略大参考提到,她在一家中资券商负责承销工作。

  她见识过中金的忙碌。此前,李琦所供职的项目组,听闻中金将成为一家企业的保荐人后,想通过中金牵线发行人(注:上市融资的企业),加入其承销团。但预约两次,时间地点一再变动,最终,约见地点改为某印刷商的办公室——中金团队在此处理某项目的IPO文件。

  发行人上市前,保荐人、律所、会计师事务所等IPO项目的中介方,都会聚在印刷商处,筛查IPO需提交文件中的任何细节、法律责任和错别字。该环节被投行人士称为“Printer Session”,以律师不睡觉、投行少睡觉著称。

  “你能在印刷商那里找到一家企业IPO所需要的所有中介商。”李琦说。大的项目case,往往二、三十人,浩浩荡荡“入驻”,做最后的冲刺。

  中环的印刷商们,很了解香港资本市场的财富动向。 

  最近两年,出现在印刷商办公室的中资券商越来越多。2019年,香港183家IPO企业中,中资券商参与保荐的项目高达 107家 ,相当于每3个IPO项目就有2个中资券商参与其中。

  从媒体公布的京东赴港二次上市的承销团亦可窥见,农银国际、中银国际、交银国际、建银国际、招银国际、工银国际等,中资投行占承销团极大比例。

  外界将中概股企业赴港二次上市,视为其面向中资资本的一轮募资。

网易京东香港淘金:中环拥抱北佬 2

  与此同时,内地企业正在成为赴港上市的主要募资方。

  港交所公布的2018年业绩显示,其全年成交金额达26.4万亿,IPO 融资总额排在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第一位。1146家内地企业总市值达到20.2万亿,占港交所总市值的67.5%。其中,不乏小米、美团等知名企业。

  能够服务内地企业,逐渐成为中环金融人士业务能力的必备要求。

  2014年,李琦刚参加工作,粤语不好的她,通常需要用英文再跟对方确认。现在,很多时候她可以直接用普通话交流,同行中能听懂、能讲普通话的人变多了。

  甚至,港交所总裁李小加,也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2

  明星项目

  李小加曾用Party一词,来形容香港的交易市场:

  设想你在办一场Party,想把它变成一场全球瞩目的盛世,关键问题是怎样才能邀请到城中最重要,最多的客人。作为Party的主人,你要仔细考虑邀请的优先顺序,分辨那些对客人极具吸引力的核心人物。

  赴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无疑是港交所找来的明星企业。

  按照港交所要求,赴港二次上市的企业,必须在英国、美国等监管健全市场上市,并至少两年保持良好合规记录;市值不少于400亿港币,或市值不少于100亿港币且收入达到10亿港币。

  摩根士丹利曾测算,满足赴港二次上市条件的中概股企业,仅包括网易、京东、百度、携程等20多家公司。

  这些企业已经在美国资本市场向全球投资人证明了自身的商业价值,它们有健康的经营模式,良好的现金流,在各自所在的行业有影响力。

  它们就是港交所Party中最想邀请的明星。

  对于全球投资人,尤其是中资投资人来说,他们要用金钱,人脉、经验……所有自身优势,去兑换这场资本盛宴的入场券。

  从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上市规则后,李琦所在的券商,就开始争取承销中概股企业和新经济企业的募资项目。它与另一家中资券商,一直在竞争年佣金收入前5名的席位。争取到这些中概股明星客户,券商便能向它们所服务的机构投资人自证实力。

  毕竟,明星项目都具备共性:很挑剔承销商。

  对李琦而言,每一场承销工作,都是一次战争。

  项目初期,她需要做模型、路演、跟机构投资人反复确定出价区间。

  随后,参与承销的券商们聚在一起,报出每家投资人的价格,最终确定IPO发行的价格区间。商议过程中,李琦需要跟投资人反复发邮件确认,对当前的价格区间是否满意。

网易京东香港淘金:中环拥抱北佬 3

  抢夺承销份额往往是战争中的高潮,通常会伴随着大声的争吵和指责。每家承销商会罗列出一系列自身优势去争夺份额,例如我的投资人信用更好,声誉更好、我的投资人是长期投资者而非对冲基金等等。

  整个过程充斥着不满,经常需要调停,每家都要争取最有利的条件,很多时候需要保荐人甚至是发行人来调节、决议。

  争取中概股企业赴港二次上市业务,成为承销商们的新战事。

  每家券商服务的投资人,都需要从这些二次上市企业中获取利益。甚至一些投资人,还需要用二级市场的收益,来平衡今年一级市场的业务低迷。

  对于承销商而言,这也是门好生意——相较IPO,赴港二次上市的程序简化许多。不需要重新定价,它们在美国上市的价格和估值,就可以作为香港二次上市的发行价依据。

  此外,这些二次上市的企业都有认知度,尤其是在中资投资人中有熟识度和影响力,项目路演阶段也会容易许多。尤其在疫情期间,不方便进行路演、午餐会等线下交流,券商需要用高知名度项目,引起资本市场的关注。

  对于人人都想要的明星项目,能不能参与承销工作,人脉很重要。李琦说,抢项目,主要看人际关系。

  华兴资本成为京东赴港二次上市的联席全球协调人,这家主要服务新经济企业的精品投行,又一次成为新经济的受益者。包凡曾带领华兴,成为京东2014赴美上市时唯一一家国内本土投行。

  2018年,新经济企业扎堆赴港上市,包凡曾将这场IPO盛宴称为“移动互联的最后一口肉”。

  此番,常年游弋在海外市场的科技企业,赴港二次上市,将这口肉能吃的时间,又延长了一些。

  相比于曾经的众安、阅文、易鑫等在首日招股获得73倍、120倍、100倍超额认购,随后股价大幅度下跌的项目们,前浪科技企业在海外积累的股价数据,也是它们抵抗风险的底气。

  3

  回归本土

  中概股选择赴港二次上市是需要支付交易成本的,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为此支付的IPO承销费用在2.2亿-2.53亿港元。

  即便如此,中概股也愿意选择回归本土资本市场。

  本土的投资人更了解本土企业,也愿意给予更合理的估值。这些都是中概股企业此前在海外难以获得的优待。

  此外,选择多地上市,亦分摊了企业对单一资本市场的依赖,部分抵消地缘性、政治性风险的影响,尤其在中美之间的摩擦不断加剧的当下。

  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法案要求,外国发行人连续三年不能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简称:PCAOB)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要求的,禁止其证券在美国交易。

  网易日前发布的上市聆讯文件,对这一风险进行了披露。而这并非网易一家面临的问题,包括京东以及后来者在内,赴美上市的中概股企业都会遇到此风险。

  过往中概股企业并不需要提交会计审计底稿。如若该法案被签署通过,PCAOB将有随时查阅中概股企业审计底稿的权利。日前,中国证监会已经公开对该法案进行严厉谴责,称坚决反对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做法。

  种种因素叠加,中概股排队回国的需求愈发强烈。

  首选的避险港湾就是香港。香港从监管机构、财务合规、报表等的要求,和美国有很多可通用的地方,上市流程大大简化和便捷。从爆出网易、京东赴港二次上市,到网易完成港交所二次聆讯,不过一个月左右。

  其次,近年,港交所向大批新经济公司敞开怀抱,允许同股不同权企业赴港上市,同时欢迎符合条件的中概股企业赴港二次上市。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成功在香港二次上市,成功募集资金约110亿美元,成为当年港股市场募资最高的新股王。

图:阿里巴巴再次登陆港交所图:阿里巴巴再次登陆港交所

  阿里的示范效应让徘徊的中概股看到了“钱景”。

  利好政策也在陆续出台。

  5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 支持港澳私募基金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型企业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创新型企业赴港澳融资、上市。

  对于赴港二次上市的公司而言,更长远的未来在于,如果被纳入恒生指数,公司能赢得更多投资人的关注,交易量和市值的表现会很不错。

  如若被纳入港股通的范围,公司还会得到更多“南下”的内地资金支持,甚至能够获得A股同类企业的估值——早前,港交所同上交所、深交所设立了双向互通的沪港通、深港通。

  近年来,南下资金保持高度活跃,有数据统计,2019年,仅南下的港股通资金累计流入2400多亿港元,是港股市场的重要资金来源,

  不过,吸引资金关注的通常都是明星企业,中小企业很容易在资本市场被遗忘。

  对于不符合赴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企业而言,它们在退市、回国内重新上市的规定路线外,也在寻找接触内地资本的机会。

  服务内地企业境外上市的财经公关企业智信财经,其总裁蔡敏玉对略大参考表示,境外上市企业以前愿意选择熟悉海外投资者的公关团队,帮助他们跟投资人沟通。现在更多海外上市的企业,愿意找熟悉境内投资人的公关团队,帮他们对接中资投资者。

  2019年开始,多家在美上市的中小市值企业找到智信,提出对接内地投资者的诉求。

  过去几年里,中概股企业赴美上市的热潮,令内地投资者更了解美国资本市场,他们也懂得,中概股企业与内地投资人之间的沟通联系,正逐步紧密。

  4

  免费彩票

  发生在香港中环的这场资本盛宴,并非大玩家的独家party。

  小玩家们也蠢蠢欲动。

  许多内地的个人投资者,投资港股、美股都是从办理一张招商银行香港一卡通开始的,它管理费低、同内地账户互转方便,在炒港股和美股的内地散户中,很有认可度。

  2014年,深圳福田的林峰在位于中环交易广场的招行香港分行,办理第一张香港一卡通,随后在富途牛牛、有鱼股票等多家互联网券商,开通了港股账户。

  他时常拿出来讲的投资经历,是在2018年末抄底了京东的股票。

  他打算从网易和京东身上复制往日荣光。为此,他准备在所有的互联网券商平台下单,增加中签率。

  港股打新,越来越受内地投资者欢迎。

  仅中签率这一项来讲,2016年至2018年,港股打新的中签率大概为68%,而A股的中签率平均低于0.5%。

  超过65%平均中签率、低于5000元港币平均入场费、8.56万港币的平均年度累计收益,加上无需持仓市值,特色暗盘交易,这些都构成了最直接的吸引力,也让港股IPO集资规模在全球称冠。

  券商们的宣传话术更加直接:一生一次的发财机会。

  如今,网易、京东已经成为最热门的打新标的。有新闻称,自网易、京东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传出,不少机构投资者已下了“引子单”,即意向订单。不仅是机构投资者,手上余粮不多的散户们也在参与其中。

  “港股打新就像是股市里的免费彩票”,是个体投资人们最爱标榜的一句。

  被投机热血支配的人们永不满足,港股、美股互联网券商们已经伺机推出20倍、10倍的杠杆打新方案。更有内地散户发现了香港证券市场的bug,利用身份证数位的不同,申请多个账号,从而提高中签率。

  不过,投机必然伴随风险。外汇管制、破发、代理骗局,都是内地投资者闯荡港股、美股时可能遭遇的变故。

  2018年7月9日,小米作为港股首家执行“同股不同权”的IPO公司,上市首日即破发。在此之前,雷军身后,站着一众满怀信心高举战旗的投资者们。

  但人们总愿意相信,不幸的事情永远只会降临在他人头上。网易与京东的光环之下,投资者们都笃信,这些回港二次上市的明星公司,一定会让自己大赚一笔。

  林峰,已经将自己的账户“孖展”。这在香港话里是保证金的意思,意同英文里的Margin。在内地,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杠杆。

  显然,主角亮相前,party 已开场。

网易京东香港淘金:中环拥抱北佬 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