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孟晚舟被扣留的543天:究竟有没有双重犯罪?


640.jpg

文/DoNews 李昊原

责编/杨博丞

孟晚舟依然被扣留着,她已经度过了543天。

温哥华时间5月27日上午10时40分,华为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走出寓所的大门,赶赴哥伦比亚高等法院。

此时门外已经有大批媒体和记者在守候,长枪短炮聚焦着这位身份特殊的华为高管。身着黑色长裙的孟晚舟气色不错,款款走向轿车时还一边微笑地点头致意,而即将公开的对她的判决,正牵扯着太平洋两岸十几亿人的注意力。

1.png

图片来源:《加西周末》

但此时的孟晚舟已经知道,她被认定“双重犯罪”,早上9时裁决书已由法院发出,并将在11时对外公布,她表现出的体面,更多源于自身的坚强,而非对处境变化的期待。

华为的“长公主”回国的希望又一次破灭,被引渡到美国的可能性却大幅增加,一切似乎都在向更坏的方向滑落。

身陷囹圄

时间回溯到2018年12月1日,正在温哥华机场转机的孟晚舟没有想到,她的人生即将迈入新的转折点。

 

此时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正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有消息称,正在参会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直到最后一刻,才从秘书处得知即将实施对孟晚舟的逮捕。而这一行动则来自前一天,美国司法部批准和要求加拿大扣留并引渡孟晚舟。

孟晚舟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长女,21岁就进入华为工作,是公司早期的三位秘书之一,长期负责领导华为的财务部门,并先后在2011年和2018年成为华为手下财务官(CFO)和副董事长。根据CBC报道,当在机场得知自己将因华为涉嫌触犯美国的欺诈罪而被逮捕后,孟晚舟显得非常惊讶。

2.png

现场视频截图

美国司法部提出的罪名是,孟晚舟涉嫌通过位于香港的IT设备销售商Skycom,向伊朗移动电话运营商MTN Irancell出售惠普电脑等设备,这一行为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制裁的禁令。

孟晚舟曾担任Skycom的董事,美国司法部还掌握了来自汇丰银行的证据,称为了获取资金,孟晚舟曾在2013年向汇丰银行演示PPT时,掩盖了华为公司对Skycom的所有权、控制权等,进而欺诈了汇丰银行。

由于美国与加拿大已签署引渡条约,因此美国司法部要求加拿大警方逮捕孟晚舟并引渡给美国,孟晚舟也开始了她在温哥华至今的滞留。

2018年12月7日,加拿大法院举行保释听证会,并在4天后批准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为此孟晚舟付出了1000万加元的保释金,虽然可以回到居所,但仍需戴上GPS定位的脚镣,被24小时监控并定期向官方汇报行踪。

2019年1月29日,赶在提交申请截止日期的前一天,美国司法部针对华为、其下两家子公司以及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提起共计23项刑事诉讼,这些指控包括银行欺诈、阴谋电汇欺诈、违反《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等,并正式向加拿大递交引渡孟晚舟的文件。

对此,华为回复否认关于华为公司、其子公司或附属机构犯有起诉书中指控的违反美国法律的各项罪名,也不知晓孟女士有任何不当行为,中国官方也对美国的指控表示反对。

然而,身陷加拿大的孟晚舟对抗美国的指控处于极大的劣势,一旦被引渡到美国,将面临罚款、服刑的惩罚。

为了避免被引渡到美国,则要证明引渡法案并不适用孟晚舟案,引渡法案要求被引渡者的罪行在实施引渡的两国都成立,即“双重犯罪”,这也是孟晚舟避免被引渡到美国最大的机会。3月3日,孟晚舟提起对加拿大政府的民事诉讼,并在5月8日确定了庭审的时间表。

与此同时,美国也将矛头指向了孟晚舟背后的华为。

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家关联公司列入实体清单,打击华为的企图昭然若是。华为之前就已经基本退出美国市场,受此打击在欧洲等市场的业务也陷入了困难。

至此,对国人而言,孟晚舟似乎已成为华为公司的象征,她的个人遭遇和华为公司的命运也紧紧绑在了一起。

2019年12月1日,在被拘押一周年时,孟晚舟在华为论坛“心声社区”发布了题为《你们的温暖,是照亮我前行的灯塔》的公开信,信中“忙碌把时光缩短,苦难把岁月拉长”的话语让人感慨她的从容和乐观,并且诚挚地感谢了来自各方的支持。

2020年1月20日,加拿大法院就孟晚舟案举行听证会,并聚焦在是否存在“双重犯罪”上,而有关这个问题的最终结果,也被视为本案最大的转折点。

判决失利

从情感上我们都希望法院认定“双重犯罪”不成立,而从理智上来说,这个希望本来就渺茫。

据统计,自2008年至2019年,加拿大共计收到798件来自美国的引渡要求,其中只有8件被拒绝。假如再考虑法律之外的政治影响,即使中国政府一直努力维护孟晚舟并多次向加拿大提出交涉,但同在北美洲的美国显然距离加拿大更近,影响力也更大。

更何况,美国对华为的打击不仅没有减弱,还在加强。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进一步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设计和生产的产品,严格程度较去年同期列入实体清单要更高,意味着华为在芯片上将彻底“断供”,如台积电等代工厂也将不再与华为合作,形势更加危急。

3.png

回到本案,由于华为在收购惠普时,曾与美国签订过特别条款,不向部分国家输出特定的设备,如果被认定向伊朗出口就涉嫌违法。

路透社曾在2012年报道称Skycom向伊朗MTN Irancell售出的惠普电脑等设备售价合计超过130亿欧元,而汇丰银行提供的证据也很大程度上坐实了“金融欺诈”的罪名,因此留给孟晚舟律师团队的空间并不大。

通过加拿大不列颠省哥伦比亚最高法院发布的裁决书,我们可以对此次裁定的主要内容进行还原:

4.png

美国要求将孟晚舟引渡至纽约东区进行起诉,而孟晚舟一方表示其被指控的行为,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有关,由于加拿大并没有相关的制裁,因此不存在“双重犯罪”,即不满足引渡的要求。

而法院认为,孟晚舟对汇丰银行的不实陈述,实质上构成了加拿大法律所禁止的欺诈行为,而美国制裁伊朗是事态发展的一部分,并不是该行为的核心,不影响欺诈行为的本质,因此不足以推翻“双重犯罪”的认定。

5.png

此次裁决只是关于“双重犯罪”的裁定,对于是否执行引渡还会在后续听证会继续进行,孟晚舟一方可以针对这一裁决上诉(虽然希望不大),也可以起诉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机场逮捕她的行为不合法,这场拉锯战可能还将持续数年。不过留给孟晚舟的机会无疑要更少了,另一方面,美国在全球共和110个国家签有引渡条约,这一裁决可能会令更多人对美国畏惧。

在国内,孟晚舟案经常与法国阿尔斯通案相提并论,同样是高管被逮捕,最终法国的“工业明珠”阿尔斯通被贱卖给美国通用。在国际社会,法律同样是美国维护自身利益的武器之一,配合美国的经济、军事和科技实力,更加无往而不利,孟晚舟案和华为被制裁就是这一事实的表现。

在裁决公布后,华为表示对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的判决表示失望,并一直相信孟女士是清白的,还将也将继续支持孟女士寻求公正判决和自由。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也发表声明,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向加拿大提出严正交涉。声明中称,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美国的目的是为了打击中国科技公司,而美加两国滥用引渡条约侵犯了孟晚舟的合法权益,加拿大扮演了帮凶的角色。

6.png

可以想见的是,无论孟晚舟案的结果如何,这不会是类似事件的结束,而是开始。

在中美长期的贸易摩擦中,还会有更多针对企业的冲突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