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33家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中国机构,怎么得罪了美国?


toutu33家.jpg

文 | DoNews 李昊原

责编 | 杨博丞

5月22日,当大多数中国人已经在考虑周末的安排时,大洋彼岸的美国商务部,接连发布两篇声明,将33家中国企业与机构列入“实体清单”,在敏感时期向本就紧张的两国关系又添了一把火。

“实体清单”(Entity list)是美国对外的一把利器,于1997年2月首次出现。被列入“实体清单”,意味着上了美国的出口“黑名单”,清单中的企业和机构会成为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限制出口的对象,无法从美国公司和有25%以上美国技术或零件的他国出口商处进口需要的产品,实质上是受到美国的技术封锁和供应链隔离。

国内较早被列入清单的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西北工业大学两所有军方背景的高校,都在2001年就被列入。而绝大多数国人对“实体清单”的最初印象,来自2016 年的中兴事件,在被纳入实体清单之后,中兴业务接近“休克”,不得不认罚 8.92 亿美元罚款。

2019年5月,华为及其附属公司被列入“实体清单”,以及此前的“孟晚舟案”等事件,引发了世界范围内长期的争论,受此影响华为在海外的份额也开始下滑。

2019年10月8日,28家中国实体又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清单”,其中 20 家为国内政府及公安机构, 8 家为中国科技企业,且多家为我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头部企业。

 

1.png
(来源:《联邦公报》网站)

从中兴开始,美国动用“实体名单”制裁中国机构和企业的数量在不断上升,频率也在提高。从最初的“点对点爆破”,到不断扩大打击的领域与范围,甚至是对全行业进行打击,比如国内AI视觉领域“四小龙”至此就全部上榜,这也是贸易战激化在科技领域的表现。

由于美国在全球科技领域仍处于基础和领先的地位,被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国企业和机构来说是不小的打击,无论是未雨绸缪,或者是为了了解表象后的本质,本次“实体清单”事件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什么样的企业容易被“拉清单”?

2019年5月,华为及其附属公司被列入“实体清单”后,国内一些行业人士认为,美国对中国企业和机构的打击将扩大化,而有关下一批被“拉清单”的中国企业,也衍生出了多个版本的名单,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商汤等都在预测之中。

当2019年10月8日,新一批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出现时,我们惊讶地发现居然与之前的猜测大致相同。在美国商务部发布的声明当中,这28个实体被美国政府认定为违反美国的外交政策利益,主要指我国新疆少数民族事务,其中包括20 家国内政府及公安机构, 8 家中国科技企业,对前者国内反响不大,毕竟对类似国有机构的打压美国早在近20年前就已经开始,而且多为新疆地方的公安局,影响范围小。

让国内科技圈震撼的,是同样被列入清单的8家科技企业:海康威视、大华科技、科大讯飞、旷视科技、商汤科技、依图科技、美亚柏科和颐信科技。

这8家企业大多是国内科技领域的明星企业,和中兴、华为相比,除已经上市的海康威视、科大讯飞体量较大,其他几家公司即使是独角兽,影响力也远不如行业巨头。虽然这些公司的安防摄像头、人脸识别技术等的确可用于美国所说的理由,但在国内看来,与其说是因为造成了危害而被列入清单,更像是在美国在提前剪除有潜力的中国科技公司。

在5月22日发布的最新一批“实体清单”名单中,数量和涉及的领域也更广泛,同样有360、云从科技等国内知名的科技公司。那么,是什么驱使美国人又开出了新的“黑名单”呢?

美国商务部将这一批名单分成两部分,首先是24家位于中国、中国香港、开曼群岛的政府和商业组织,理由是“有采购相关物项最终用于中国军事用途的重大风险”;其次是中国公安部法医学研究所和8家中国企业,理由与去年10月相同,是新疆少数民族人权问题。

「DoNews」将去年十月新增的8家企业与本次的33家机构和企业共同列在下面的表格中,进行进一步分析。

2.png

 注:名单中原有360的两家公司,经确认不存在明确差异,合并为一。
(资料来源:美国商务部官方网站,经DoNews整理)

不难发现,去年10月列入名单的8家企业中,领域为AI(计算机视觉)和安防的企业数都为3家,而在5月22日以相同理由被列入实体名单的第二批8家企业中,领域为AI(计算机视觉)的企业占到了一半,还有一家安防领域的企业东方网力。

熟悉国内“AI(计算机视觉 )四小龙”的朋友应该知道,目前计算机视觉落地最重要的场景之一就是安防领域,商汤、旷视和依图都与公安系统有合作,提供车辆识别、车牌识别、人脸识别等算法技术,而海康威视等安防公司更多提供的是摄像头等硬件。

显然,安防领域是美国近两轮“实体清单”打击的重点,这也解释了为何作为人工智能企业的商汤、旷视和依图,在去年10月和众多公安部门以及安防企业共同被列入实体清单。

在今年5月22日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云从科技,同为“四小龙”之一,相比其他三家更“根正苗红”,创始人周曦是中科院百人计划研究员,投资方也多有国资背景,在安防领域也与多地公安有合作,有猜测之所以上次未被列入清单,除了在安防市场的份额相对较小,还有可能是刚好错过了被美国盯着的项目。

不过早在去年10月,云从科技,就表示对列入实体清单有所准备,并且已经和华为海思开展了大规模的合作,在今年5月22日被列入名单后,「DoNews」联系云从科技内部人士,对方在压力之下还有种“终于来了”的坦然。

至于深网视界、云飞砺天、上海银晨智能识别科技有限公司三家企业,整体实力较四小龙要更弱一些,也都有安防相关业务,同样被列入名单意味着,美国的打击面正逐渐扩大为整个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领域。

综上,满足从事AI(计算机视觉)研究,在安防领域落地,与公安系统有合作关系这三个条件的科技公司,在未来被列入“实体清单”的概率会很大,而目前满足全部或一两个条件的中国科技公司还不在少数,比如宇视科技、腾讯优图等,对他们来说,这一政策风险可能转瞬即至。

其次值得注意的从事安防行业的公司,毕竟海康威视、大华科技、颐信科技和东方网力已经榜上有名,某种意义上这的确也是对安防企业实力的一种肯定。

除此之外,9家公司中的烽火科技集团由国务院国资委实际控制,南京烽火星空通信发展有限公司是其下属公司,和华为、中兴同属我国通信领域的重要企业,被列入名单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5月22日第一批以“有采购相关物项最终用于中国军事用途的重大风险”为理由被列入清单的24家实体中,还有我们比较熟悉的企业,360(两家)和达闼科技(三家)。

网络安全专家邓焕认为,杀毒软件需要装在个人电脑中,本身就有一定敏感性,而且360一直坚持曝光APT(高级可持续威胁攻击)分析报告,这有可能进一步驱使美国将其列入实体清单。在今年3月4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公布了由360调查分析后发现,美国中央情报局攻击组织(APT-C-39)对中国关键领域进行的长达十一年的网络渗透攻击。

在去年10月新增的“实体清单”中,同样有电子数据取证(电子数据取证是指执法人员依法收集、固定与违法行为有关的电子数据,并进行检查、分析、调查的行政执法行为。)领域的美亚柏科,不过相比之下,360的存在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面。

360集团董事长周鸿祎曾表示,360私有化回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保护中国的网络安全,并承担了许多大型活动的网络安全工作。近两年周鸿祎在不同场合表达了对未来网络攻击的重视,包括最近作为政协委员的两会提案,同样重点谈到了我国网络安全的建设。

达闼科技是研究云端智能机器人的科技公司,曾获得软银投资,总部位于北京,在美国有分支机构,且有一定数量的海外专利。路透社曾于今年3月5日报道,美国商务部向达闼科技下达了技术出口禁令,不能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向中国出口任何产品,而列入“实体清单”可以视为对这一行为的确认。对同样存在海外分支机构的科技公司来说,考虑这一风险并不多余。

除此之外,我们在名单中还发现了2所高校、5所研究机构、10家公司和1名个人,这实际才是我国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常见类型。比如哈尔滨工程大学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同属“国防七子”(由工信部直属的七所高校),此前“国防七子”中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已经被列入实体清单,剩下还有北京理工大、南京理工大学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被列入的研究机构也多是重点基础科学领域(鲲海研究院是与达闼科技合作建设,院长为达闼科技董事长黄晓庆,与其他4家有所区别),并且相互间大多存在联系。

比如研究激光雷达的砺剑天眼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其股份基本被砺剑防务技术集团和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实际控制各半,前者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资质齐全的军民融合体系级供应商,后者是国家科研计划单列的中国唯一的核武器研制生产单位,是以发展国防尖端科学技术为主的集理论、实验、设计、生产为一体的综合性研究院。

四川海天新技术集团由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完全控股,又完全控股了同样被列入名单了四川中和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和四川鼎澄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已注销),而经「DoNews」查询,这两家公司和北京锦程环宇科贸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为刘剑。

 

3.png

被盯上了,怎么办?

回到商业领域,面对来自世界级超级大国的风险,科技公司又能做什么?

首先是要知彼知己,换言之,那些有可能上“实体清单”的公司,应该清楚两件事:公司被美国制裁的可能性有多大?一旦被列入清单损失又会有多大?然后根据具体情况提前做好准备,将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

最初,中兴和华为先后被列入实体清单,让我们看到了其打击威力之大,而海康威视等8家公司被列入,以及5月22日新增清单实体涉及领域的扩大,则让中国公司看到了其打击范围在变广,进而让整个中国科技圈都变得人心惶惶。

在此情况下,盲目乐观不做准备当然不可取,但也不必盲目悲观。

前文我们谈到了被针对可能性较大的几个领域:安防、计算机视觉和网络安全等,以及存在中美多处研究机构的企业,而且通过分析我们不难发现,美国打击的对象,都是在军事、政治和经济领域有对其造成不利影响或风险的实体。正如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所说:“新增加的实体名单表明,我们致力于防止在损害我们利益的活动中使用美国商品和技术。”

但反过来,这些实体的商品和技术却是在保护我国的利益。比如海康威视、大华等安防公司的产品,广泛应用于各行各业的安全保护;商汤、云从等公司的计算机视觉技术,在机场、智慧园区等场景也持续落地,在去年香港对不法分子戴口罩的识别,起到了震慑的作用;360提供的网络安全服务,和几大高校与研究机构进行的研究,甚至与国家安全相关。

对这些企业和机构来说,不可能因为受到制裁就放弃其正当的业务,这一对立冲突也并不以他们自身的意志为转移。

无论是中兴还是华为, 都曾努力避免被列入实体清单。海康威视在两年前,就曾被美国国会议员联名提议列入实体清单,并就此与美国商务部等部门直接沟通过一年多时间,最终也没有避免。达闼科技在去年被禁止将技术从位于美国的分支机构转移到北京总部,在被列入清单后,创始人黄晓庆曾对《中国经营报》回应称:“没有什么具体原因,估计是美国政府要‘修理’那些他们认为比美国先进的基于中国的技术掌控者吧。”

一旦被列入名单,最大的问题在许多关键技术和产品无法获得,比如华为手机因无法使用谷歌系的部分APP导致海外市场份额下滑,AI公司急需的高端芯片被“断供”等,虽然许多领域国产化的进度在不断加速,但还是与美国存在差距;另一方面是可能导致经营困难,比如融资不畅,达闼科技原计划在美国上市,最后也被迫搁浅,这对很多创业公司来说事关生死。

因此做好供应链备份,以及规划好企业发展路径,就显得格外重要。比如海康威视在去年就公开表示,即使被“断供”也有足够的替代品,而360私有化后回国上市,受到实体清单的打击就大幅下降,目前主要受到影响的是其智能硬件的业务。

4.png

(来源:海康威视)

对于被列入实体清单,360在经过紧急磋商后回应,坚决反对这一不负责任的指责,并反对美国商务部把商业活动和科技研发政治化的做法。

“网络安全企业发现网络攻击后披露攻击事件、分析与溯源黑客组织信息,属于行业惯例,也是顶尖网络安全公司的实力展示和责任所在。包括美国网安公司在内的全球同行,也这样做过,披露攻击事件是网络安全公司不断改进防守技术、打击网络犯罪的需要,而不应该成为制裁的导火索。”360回应称。其还表示被列入清单不会对其日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

而云从科技除了表示“我们对该决议表示遗憾,并且已经对相应情况做好预案。”还在5月23日针对关键问题进行答复。云从科技认为,“此次美国商务部发布新一轮实体清单,是继华为之后的又一次对高科技公司的制裁,云从强烈谴责和反对这种行为,美国运用国家工具破坏市场规则,不利于全球化优质资源配置,对美国公司不利,对全球发展也不利。”

云从科技表示,由于核心芯片及其他很多领域核心供应商位于美国,云从目前的确会遇到一些困难,但云从采用自研的深度学习框架以及核心技术,并与海思、寒武纪等国内人工智能芯片合作伙伴保持深度合作,被列入实体清单不会对云从的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360与云从科技的自信并不盲目,两家公司的主要业务都位于国内,且事前都有所准备,而在去年被列入实体名单的海康威视和科达讯飞,通过积极应对业绩也并未受到重大影响,并实现了营收与利润的双增长。

伴随中美对抗的长期化,来自美国的政策风险可能会成为中国科技企业常态化的考虑。在本次报道中,许多相关领域公司在与「DoNews」接触时均表示不方便就这些问题回复,也有对”树大招风“的担忧。

不过,美国的制裁针对的是实际的利益冲突,并不是靠逃避就能完全避开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才是应对不确定性风险时最大的依仗。更何况,每个被针对的机构与企业,背后都不是孤零零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