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陷入淘集集,無處可尋的千萬欠款


陷入淘集集,無處可尋的千萬欠款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李季   編輯/李覲麟

  來源:鋅刻度(ID:znkedu)

  淘集集爆雷之後,孫金逸(化名)就再也沒有睡過一天安穩覺。

  在兩個多月前,淘集集創始人張正平發出的道歉信,把那些曾對淘集集信任、抱有夢想的人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10月15日,也許讓很多人都無眠了。但淘集集還是在這封官方道歉信中,畫出了一個餅,讓跟淘集集命運相連的人和公司還有一絲希望。

  期間,淘集集官微還不時發出一些公告、通報,進行著“一切都在有條不紊進行中”的安撫。

  12月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突然發布了宣布破產的公開信,掐斷了最後一根稻草。

  在這家上線幾個月註冊用戶一億,月活4000萬的明星社交電商平台的覆滅中,單靠幾封道歉信,單方面宣布破產,恐怕無法給出合理的交代。

  張正平曾自信說出的那句:“我們做的是別人看不懂的生意。”現在看來卻有些難以言說……

  1  

  一紙道歉信,千萬的欠款就要打水漂了

  “其實早在國慶前,就已經有商家到淘集集總部去要錢了。”但孫金逸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多麼危險的信號。

  10月1日,放心不下的孫金逸,看到了淘集集通過官方微博發公告,稱維權事件是出自一些不明身份人員通過網絡渠道煽動商家情緒,教唆商家聚眾鬧事。

  這樣的官方公告讓孫金逸又放心了一點。

  而跟他一樣,那些淘集集的廣告代理商也還是暫且放下了工作的顧慮,陪著家人、孩子愉快地度過了國慶長假。

  長假回來後的第二個工作日,孫金逸的電話響個不停,其上海分公司的同事不斷向他匯報,淘集集商家上門討要欠款的事態愈演愈烈。

  孫金逸掛了電話,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行動上的無止盡重複,其實也是無法抑制的焦慮在瘋狂肆虐。

  半個小時後,孫金逸訂了一張三個小時後飛往上海的機票。

  坐在開往機場的專車裡,望著窗外不斷向後風景,孫金逸比之前冷靜了許多,他開始回憶和試圖找出與淘集集合作的幾個月裡的一些蛛絲馬跡。

  作為淘集集的廣告代理商之一,主要就是為淘集集在各大互聯網平台投放廣告,而廣告費用結算的賬期長達近三個月。簡單來說,廣告代理商為淘集集先墊資去做廣告,淘集集在次次月底再把廣告費用打給相應的代理商。

孫金逸所在的公司跟淘集集的合作一直都在承諾的規則中有序進行,直到今年9月下旬,賬期已致,孫金逸發現淘集集的廣告費用並沒有按時到賬,派人向對方詢問相關情況,對方也只是說臨近放假了所以流程有點複雜,還安撫說不會有問題的,過幾天就會讓大家收到回款。

  孫金逸在這個行業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熟知風險,於是他當即召集了一次部門會議,決定了先暫停淘集集接下來的合作業務,等之前的回款到了再說。

  孫金逸走出浦東機場,夜幕已經降臨的上海,在本該秋高氣爽的10月,卻還有點反常地悶熱。

在靜安區一家連鎖酒店,孫金逸坐在雙床間的床頭,聽跟進這個項目的上海分公司的員工講述淘集集事件最新的動態,手中的煙一直在燃燒,但孫金逸卻沒有要抽一口的意思,直到香煙燃燒殆盡,他又從桌子上的煙盒中抽出一支,繼續點​​燃……

  凌晨兩點,房間裡終於只剩下孫金逸一個人了,靠在床頭沒有一絲睡意,因為他意識到也許這上千萬的欠款似乎要打水漂了。

淘集集與代理商的債務重組協議淘集集與代理商的債務重組協議

  2  

  在上海的40多天,只見到了一次張正平

10月23日,是孫金逸自國慶後來到上海的第13天,終於在這一天他跟來自全國的數十家被欠款的公司代表一起,與張正平坐在了一張桌子上,討論欠款的解決方案。

而在一周前,也就是10月15日,淘集集的創始人張正平通過微博發布了《致夥伴們的一封道歉信》,信中講述了淘集集陷入困境的一系列前因後果,孫金逸都看得很鎮定,唯獨那句“但還是要對各位夥伴說一聲:抱歉,萬分抱歉”背後隱藏的深意就像是宣判了死刑一樣沉重。

  張正平個子不高,身材微胖,“本以為他在經歷了這麼大的事情之後會憔悴、沮喪,但看起來就像沒事人一樣。”孫金逸事後向鋅刻度這樣描述。

  相反,來自各個被淘集集欠款公司的代表們,臉上都寫滿了沮喪,眼神中又透出一種但願奇蹟發生的盼望。

  辦公大樓的會議室裡面,張正平站在一張會議桌的主方位,拿出了一份《上海歡獸實業——廣告商債務重組協議》發給參會的人。孫金逸迅速看了一遍該協議,他迅速捕獲了其中的幾條重要信息。

第一,這份協議在開端就提到,淘集集將出售公司資產給某大型集團公司,且雙方已經深入洽談收購甲方淘集集平台資產事宜,出售資產所得的所有資金都將用於償還當前欠款。

  其次,簽訂這份協議,淘集集在收到某大型集團公司支付的收購價款後15 個工作日內向乙方(廣告代理商)償付債務金額的20%。

  然後,當淘集集重組後的目標公司估值達到15 億美元時3個月內兌付10%;目標公司估值達到20 億美元或上市時3 個月內結清餘款。

  孫金逸眉頭緊鎖,從上述協議來看,他覺得不像是和解,因為有80%的欠款相當於完全沒有著落。 “估值達到15億美元或者20億美元,這個判斷標準太不可靠了。”孫金逸也向鋅刻度稱,上市更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承諾,“那上不了市,是意味著欠款就名正言順可以不還了嗎?”這個協議不能簽,孫金逸當下就做了這個決定。

  走出淘集集所在的五牛控股大廈,孫金逸和其他代理商們在門口互相加了微信,建了群,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這既是傳遞消息的一個窗口,也可能是相互慰藉的港灣。

  在這次協調會議後的幾天,淘集集那邊放出的消息是廣告代理商們大部分都已經在債務協議上簽字了。

  但孫金逸和其他同行們一核對,簽協議的遠遠不及淘集集對外消息中的數量。

對於張正平出席的這次調解,孫金逸和大部分參與的同行都是不滿意的,“解決方案和張正平本人對這次事件的誠懇度都很令人失望。”孫金逸稱,但所有人都還是忍住內心的憤怒,以平和的姿態坐在那裡直到這個會議結束,“畢竟能拿回錢才是最重要的。”

  孫金逸在上海從夏末初秋呆到了入冬,這是他出差時間最長的一次也是最煎熬的一次。

  這中間除了四處奔波打聽消息,和淘集集進行債務重組談判,還經歷了尋找律師、跟律師溝通應對方案、到靜安區公安局報案、做筆錄等從法律的途徑來解決困境。

網上有很多報導關於淘集集商家遭遇的文章,孫金逸看著也很是紮心,“但我們這些廣告代理商也有難言的苦水。”上千萬的風險債務,對一個公司來說也是相當沉重的打擊。

鋅刻度也發現,一家名為每日互動的上市公司,就在12月10日,也是就淘集集發出破產公告之後的一天,就發布了關於部分應收賬款存在損失可能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顯示,截至目前,每日互動全資子公司杭州雲盟數智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杭州雲盟”)對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歡獸”,旗下主要產品為電商平台“淘集集”)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7340.22萬元。

  一位業內人士稱,從相關數據來看,每日互動2019三季報應收賬款1.98億元,7340.22萬元的欠賬難回收可以說已經影響到了資產端的質量。對上市公司來說屬於重大風險是必須要發公告了。

  而對一個公司最致命的是,如果這比巨額欠款對現金流的影響造成企業經營困難,無法正常支付日常開支和應付款,或者業績受到影響而股價下降,這些都涉及到企業的存亡了。

孫金逸稱,每日互動還算比較大的公司了,這次被拖欠的代理商中還有些小公司同樣遭遇了上千萬的欠款無法回收,或者欠款數目過於巨大的,整個公司已無以為繼。

張正平張正平

  3  

  淘集集要賣了抵債的“哎呦有型”是什麼?

在淘集集的債務重組協議中,鋅刻度發現,其中上海歡獸實業還承諾如果重組失敗或是估值未達目標會通過變賣“哎喲有型”(原“閃電降價”)資產用於償還債務。

淘集集的債務重組協議提到用變賣“哎喲有型”資產用於償還債務淘集集的債務重組協議提到用變賣“哎喲有型”資產用於償還債務

  2013年,張正平跨界到電商行業——入職寶尊電商,出任 “賣客瘋”APP CEO ,主打尾貨、瑕疵品特賣。 2016年4月,張正平帶領“賣客瘋”創始團隊離開寶尊並創辦了閃電降價。而閃電降價在淘集集的債務重組協議中被標明是哎喲有型的前身。

  通過企查查,鋅刻度發現哎喲有型的定位是男士潮牌特賣電商平台,提供全球品牌商品限時特賣服務,採用會員制折扣模式,並聲稱所有商品假一賠三。而淘集集CEO張正平也正是這個電商APP所屬的上海贏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法人。

  鋅刻度登錄哎喲有型APP發現,首頁就是芬迪、SKII等國際大牌的商品折扣專場進入口。

  在芬迪品牌冬季圍巾專場的類目下,芬迪所有圍巾的標價在499-599元,但加上SVIP和領券折扣之後,這些圍巾的價格可以再少接近200元。

  鋅刻度挑選其中一款在該APP中名為“芬迪 男女款倒F提花圍脖圍巾(WF036)”的圍巾,折後最終價格為349元。

  但同款圍巾在芬迪的中國官網標價人民幣4400元,在芬迪的法國官網標價430歐(約人民幣3400元)。哎喲有型上的價格不到中國官網價格的十分之一。同時,在商品頁的右下方不僅標註的商品價格還標註著“賺249.5元”。

鋅刻度就此致電哎喲有型官方客服,當詢問該芬迪圍巾是否為正品時,對方表示絕對為正品,至於為什麼這麼便宜,是因為“在做活動。”“那這個活動折扣是多少呢?”客服立刻在電話那頭詢問旁邊的人,隨後告知折扣為1.9折。但該客服對平台上下單返現的問題卻稱:“我們是面對商家的客服,不太懂這個,你換下面那個電話打吧,問問平台的客服。”

  鋅刻度又撥打平台的售後電話4000980999,截止發稿都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隨後,鋅刻度致電了芬迪中國官方網站,詢問哎喲有型這個電商平台售賣的芬迪是否為正品時,相關工作人員稱,他們只能保證線上渠道,芬迪中國官網和線下渠道官網中羅列出的精品店銷售的芬迪產品為正品,除此之外,其他的售賣平台一律不保證是正品。

  鋅刻度在哎喲有型電商平台上還看到,很多大牌產品價格都遠遠低於該品牌官方網站的價格。比如399元的GUCCI衛衣、299元的BURBERRY經典格紋羊毛圍巾、269元的230ml的SKII神仙水、799元的MCM鉚釘中號雙肩包……加上優惠券或者下單返現,實際價格會更低。

  另外,鋅刻度在黑貓投訴中發現,關於哎喲有型這個電商平台的投訴量達到231件,已處理的只有11件。這些投訴主要集中在賣假貨、聯繫不上客服、退貨不退款等幾大問題。

  其中截止2019年8月11日處理投訴成功之後,便在沒有處理回復任何新增投訴了。

  張正平曾在去年7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做的是別人看不懂的生意。”同時還稱,別人不看好的往往才是好生意。但事實卻印證了相反的結果。

  孫金逸對鋅刻度稱,想靠賣掉哎喲有型這樣一個問題重重的電商平台來抵償淘集集的債務,大家都覺得併不靠譜。大家都認為可能現在淘集集浮出水面的債務是16億元,而其真實的債務可能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哎喲有型上的芬迪圍巾價格與中國官網差價達到了10倍哎喲有型上的芬迪圍巾價格與中國官網差價達到了10倍

  4  

  破不破產,淘集集說了不算

12月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則張正平公開信稱:很遺憾,由於資金未能如期到賬,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輪併購重組失敗,公司將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整。

  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關於淘集集已經破產的消息,這在淘集集商家等被拖欠款項的個人和公司中,猶如引爆了一顆定時炸彈。

  但淘集集說破產就破產嗎?淘集集的欠款要怎樣償還?鋅刻度就此諮詢了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占領。

  趙占領稱,無論破產重整還是破產清算,都需要由債權人或債務人向法院提出申請,法院進行審查,認為符合法律規定的,裁定債務人破產重整或破產清算。

  淘集集自己宣布進行破產重整或破產清算,沒有法律效力,當然,淘集集可能只是向外界說明下一步的債務處理規劃,會向法院提出破產重整或破產清算的申請。

  “如果淘集集真的進入破產清算對這些商家和廣告代理商等有什麼影響?”

“趙占領表示,如果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債務人或者管理人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法院依法召開債權人會議,債權人參加會議進行討論和表決。“進入破產清算程序,清償順序一般為:(1)支付清算費用;(2)支付職工工資、社會保險費用和法定補償金;(3)繳納所欠稅款;(4)清償公司債務。 ”

對於商家和廣告代理商的影響主要看具體採取重整還是清算程序,如果進行破產程序,按照法定順序進行清償,能否獲得清償或足額清償,主要看清償完前三項之後,還有多少債務、多少破產財產。 ”

  從上述情況來看,償清債務被放在了破產清算的最後一個環節,從當前來看,這也許是對債權人最不利的。淘集集具體有存在多大的黑洞,當程序走到最後一環時,淘集集還有多少償還能力,商家們和廣告代理商們能不能拿到欠款就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孫金逸如今已經回到了工作所在的城市,淘集集暴雷炸出的黑洞,除了未來倍加努力地工作來填補,他想不出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畢竟生活還是要繼續……

陷入淘集集,無處可尋的千萬欠款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