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特斯拉與華爾街九年恩怨錄:誰比誰更傲嬌?


特斯拉與華爾街九年恩怨錄:誰比誰更傲嬌?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陳鄧新

  來源:鋅刻度(ID:znkedu)

進入12月以來,特斯拉股價持續上漲至359.68美元,累計超80萬輛的銷售成績,也使其重回全球最大電動車企的寶座,然而華爾街對特斯拉的態度,卻再也回不去了。

  從一時風頭無兩的當紅炸子雞,到華爾街最受爭議的股票,有的投行視其為惡魔極度看空,有的投行視其為天使極度看好,呈現冰火兩重天的勢態。馬斯克一定沒想到,華爾街會變得比自己更傲嬌。

  事實上,特斯拉的崛起不是一帆風順,中間伴隨著現金流危機、產能危機、信任危機等,華爾街有所想法也實屬正常;另外一方面,狂妄的馬斯克令華爾街難堪。

  你買我推薦 真買我不買

  2010年6月29日,特斯拉以每股17美元的價格登陸納斯達克,成為1956年福特汽車公司之後,第一家登陸美國資本市場的汽車公司。

  敲鐘之後,馬斯克傲嬌道:“此時此刻,人們應該對特斯拉的未來更加樂觀一點,因為我們在每個方面都將質疑者搞糊塗了。”

  承載著美國汽車行業的希望,華爾街對特斯拉股票大體上是友好的:你買我推薦 真買我不買。

  口惠而實不至,特斯拉股價沉寂了兩年多,中間更是伴隨了三次暴跌。

上市第一天上漲,之後交易日股價持續走低,到了第4個交易日暴跌16.1%;上市滿180天,禁售股可以自由賣出,當天股價暴跌15.1%,而前一天華爾街的拋售就開始了,股價下跌了7.8%;2012年1月13日,特斯拉副總裁兼總工程師彼得·羅林森、汽車和底盤工程總監尼克·桑普森離職,股價暴跌19.3%,創下單日最大跌幅。

  之所以華爾街明褒實貶,與彼時特斯拉的處境有莫大關係。

  首先,才走出金融危機陰影不久。

  馬斯克於2004年投資630萬美元成為特斯拉董事長兼CEO,籌備4年推出第一款產品:超級跑車Roadster。

然而,Roadster生不逢時,正好趕上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馬斯克不得不採取裁員、關閉研發中心等措施以消減成本,特斯拉被逼到破產的懸崖邊緣:“自己那幾個月夜夜失眠,壓力大到差點精神崩潰。”

  私募基金ValorEquity的創始人兼CEO安東尼奧·格雷西亞斯曾做出評價:

“經歷過那種壓力的人大多數都退縮了,但馬斯克卻變得更加理性,依舊能夠做出清晰並且有遠見的決定。壓力越大,他做得越好,任何見識了他所經歷的一切的人,都對他懷有敬意。”

  關鍵時刻,馬斯克獲得了風投與美國能源部4.65億美元貸款渡過了危機。

  其次,貸款並未用於製造。

  馬斯克並未將貸款用於Roadster的生產,而是投入Model S的研發,對華爾街而言,一輛實體車都看不到,自然不感冒,頗有後世“PPT造車”的感官。

  對此,巴菲特有一個經典評價:

“在選擇的投資對象的管理層時,我寧可選擇一個智商為130但以為自己是120的人,也不會選擇一個智商是150卻以為自己的智商是170的人。比亞迪的王傳福很清楚什麼是自己能做到的、什麼是自己做不到的。而馬斯克則認為自己無所不能,所以我下注,更願意選擇那些有自知之明的人。”

巴菲特巴菲特

  再次,現金流不足。

  Model S於2012年6月開始交付,但公司現金流不足,華爾街對其能否完成大規模生產持懷疑態度。

  馬斯克也做了兩手準備,一方面通過股權質押從銀行獲得資金,另外一方面與穀歌接觸,外媒曾報導特斯拉與穀歌洽談了60億美元收購。

  此背景下,特斯拉被華爾街冷落也不足為奇了。

  既能捧上天,也能踩下地

  轉機很快降臨,2013年特斯拉節節攀升的銷量令華爾街的主流態度180度大轉彎,獲得華爾街的信任與讚譽。

  一年多之後,特斯拉股價就翻了6倍。隨後,更是在2017年9月創新389.61美元的歷史高點,成為華爾街的“當紅炸子雞”。

  特斯拉迎來與華爾街的蜜月期,前者被華爾街塑造為新時代的矽谷之光。

  在特斯拉之前,美系豪華品牌在德系、日系豪華品牌攻擊下節節敗退,汽車之城底特律淪為“破產之城”。

  特斯拉肩負起以科技力量重振美國汽車產業的榮光。

  馬斯克曾放言:“我們相信特斯拉終將成為最暢銷的豪華品牌。”

  未曾想到,從2018年開始,特斯拉開始與華爾街的交惡,唱空特斯拉成為市場主流聲音,導致特斯拉股價不斷走低,這與之前追捧盛景的恍如隔世。

  究其原因,特斯拉的處境發生了微妙變化。

  補貼逐步退坡。 2018年購買特斯拉還可以享受7500美元稅收減免,2019年1~6月享受3750美元的稅收減免,7~12月享受1875美元的稅收減免,到了2020年就不再享受任何稅收減免,而補貼降低乃至完全取消後,會不會降低消費者購買特斯拉熱情,這得打個問號。

  高管變動頻繁。 2017年11月之後,每個月都有特斯拉高管離職,被輿論預言為“跳船的老鼠”,事實上特斯拉高層頻繁變動,早就被外界視為一個障礙,不利於公司穩定發展。

  Model 3一度產能不足。 2017年第四季度Model 3只生產了222台,2018年的產能提升也不如預期,馬斯克於是睡在工廠裡,監督產能爬坡:“Model 3產量是特斯拉優先級別最高的事項。”

  自燃事件挫傷消費者信心。這一兩年,特斯拉發生多起自燃事件,特別是2019年4月上海Model S自燃爆炸事件,令多家媒體質疑道歉缺乏誠意。

  更為糟糕的是,馬斯克於2018年8月在推特上表示欲私有化特斯拉:“我們正在考慮以420美元/股的價格收購特斯拉股票。”

  馬斯克直言,特斯拉的股價劇烈波動對公司產生“重大干擾”,華爾街每個季度製定業績目標的做法,並不一定適合特斯拉。

  這是赤裸裸地打臉華爾街。

摩根士丹利針對此事表示:“如果特斯拉首席執行官真的想要私有化公司,為什麼要以這種向世界宣布的方式?”

摩根大通稱:“要知道這樣的話從一位上市公司首席執行官的口中說出,我們認為還是應該更加斟酌一下。”

高盛則回應:“我們確實看到了一些潛在的問題。”

到了9月初,馬斯克參加一檔網絡直播節目時,對著鏡頭癟嘴挑眉抽起了大麻,引來一片嘩然,華爾街用腳投票,一個交易日就令特斯拉市值縮水超過40 億美元。

馬斯克馬斯克

  因2008年做空貝爾斯登、雷曼而聲名大噪的綠光資本更為悲觀:“我們認為,特斯拉似乎再次處於崩潰的邊緣。”

  馬斯克遭遇華爾街的信任危機。

  最高最低目標價相差10倍

  進入2019年,特斯拉成功渡過產能危機,但華爾街對其態度依舊呈現兩極分化的事態,一些投行極度看好,另一些則極度唱衰。

  特斯拉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交付量創紀錄,Model 3交付79600輛同比增長42%,不但實現年內首次盈利,連現金流都轉正,業績陰霾一掃而空。

  一部分華爾街投行重新看好特斯拉,譬如派傑將特斯拉目標股價由372美元上調至423美元:“特斯拉是一支必須投資的股票。”

  於是,特斯拉成為華爾街最具爭議的公司。

  金融數據公司FactSet表示,機構預估的特斯拉最高價為949美元,最低價為160美元,兩者差價是所有股票中最大的。

  而在老虎證券上,可見有31家機構給出了目標價,最高目標價為558.31美元,最低目標價為44.52美元,相差10倍之多。

特斯拉與華爾街九年恩怨錄:誰比誰更傲嬌? 2

“特斯拉上市以來,收到超過85份文件源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多數要求公開更多財務信息。”一名私募人士稱,“對業績轉好,華爾街有人不認可也情有可原,主要是懷疑其在違法的邊緣試探。”

一名美股投資者告訴鋅刻度,今年下半年特斯拉的股價,多數時間高於華爾街平均預測目標價,他以此為基准進行高拋低吸:“來來回回做了三四次,利用市場先生悲觀賺點差價。”

多名業內人士表示,華爾街分裂的根本原因是關注點不同,悲觀者更多關注的是特斯拉缺點:特斯拉市淨率超過10倍、依然處於虧損中、新品預定量不等於交付量、畫餅充飢;樂觀者更多關注的是特斯拉優點:技術領先、創新不斷、市場認可度不斷提高、營業收入不斷增加等。

  特斯拉與華爾街的恩怨,遠未到終結之時。但終究,是看好或者唱衰,取決於特斯拉公司、業界發展的本身。

特斯拉與華爾街九年恩怨錄:誰比誰更傲嬌?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