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丰巢:收费是一定要收费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免费了


文章来源:PingWest品玩 作者:寒冰

在烤架上熏了半个月后,丰巢终于下来了。

5月15日,丰巢科技发布《关于用户服务调整的说明》,称与用户的沟通与意见聆听不够充分,接受行业主管部门和各级政府部门的批评,提出三点调整:快件入柜将协助快递员在征得消费者同意;将免费保管时长从12 小时延长至 18 小时;已付费用户赠送一个月权益。

这场风波起源于4月30日,丰巢宣布将对收件人包裹超时保管收费,非会员用户快件滞留超过12小时后,每12小时收费0.5元,3元封顶。通知一出,舆论沸腾。杭州东新园小区最先举起大旗,拔了丰巢快递柜电源;上海中环花苑小区洋洋洒洒一篇“讨伐檄文”微信阅读量过百万;截至5月15日,在业委会交流平台“众蚁社区”上,抵制使用丰巢的小区已超百个。

经历各路批评以及市场监管部门的约谈后,从丰巢最终给出的说明来看,尽管它一定程度“服软”,但这条收费之路是不会回头了。

免费掩盖了尴尬的模式

丰巢遭遇如此尴尬境地,核心原因之一是:它本是一个面向快递员的 B 端生意,却想对并未真正握在手里的 C 端消费者收费。

快递柜本质上解决的是快递到了小区后,最后一公里的投递效率。早期的物流派送模式是快递员—用户,快递柜在中间加了一个环节,变成快递员—快递柜—用户,但这个服务是提供给快递员的可选服务,而非面向消费者的必选服务。

丰巢CEO徐育斌曾在 2018 年表述快递柜成立的初衷:“希望通过这个柜子产品,帮助快递员存储要派送的包裹,从而有更多时间去服务客户。”

但事态和初衷背道而驰。“快递员不告知就把快递扔丰巢的情况已经是常态了”,经常网购的若水告诉 PingWest 品玩,她住址所在网点的快递员经常不打电话就直接把包裹放快递柜。有时她想起来查看物流信息,才发现包裹已经超时了。碰到这种情况,她的办法是:“我不去拿,打电话叫快递小哥给拿出来,因为没有任何通知。”

她的态度很明确:收费可以,但是要提前告知,提供选择,不能强制。

而中通北京某网点快递员高鹏,则希望少碰到些这样的主顾。和大多数加盟制快递企业的快递员一样,他的工资没有底薪,也没有五险一金,收入全靠派件。

正常情况下,他从早上6点半工作到晚上10点,一天能送出200件,其中一半投到丰巢等快递柜,一半送去收件人家里——当然,他更喜欢送到快递柜。

今年 5 月开始,他所在的网点换了承包商,新老板一手涨了消费者的寄件费,一手把给快递员的派件费从 1.3 元降到了 1.2 元。丰巢柜按大中小格子分别收0.45元、0.4元和0.35元,这钱公司不会替他出——事实上,哪怕是和丰巢“姻亲”的顺丰快递员,用丰巢也得自己掏钱。用丰巢等于让高鹏分一部分收入出来,派一个件平均只有 8 毛钱可赚,但为了腾出时间多送些件,他愿意自己掏钱。

为了节省和收件人的沟通时间,他往往选择“默认直接放快递柜”。再说了,放丰巢毕竟比放单元门口安全,出库后的丢包和损坏可是要快递员自己赔钱的。

作为一种托管服务,丰巢的确是有用户需求的。在收费之前,对那些朝九晚六、上班接听电话不便的人群,放快递柜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开始收费之后,有些 996、上班时间长的人抱怨的是免费时长是 12 小时,而不是更合理的 24 小时;更多的众怒来自丰巢的傲慢——不告而投,用户的选择权和知情权不断被漠视、被侵蚀。

上海中环花苑小区业主委员会在致丰巢公司的公开信中称,丰巢的客户经理在上门洽谈进场的时候,千篇一律的说辞是“对客户免费的”,正因为如此,各小区业委会和物业才把丰巢快递柜当做半公益的项目引进小区,如今却在没有全面告知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收费。

也就是说,“丰巢-快递员-消费者”的微妙平衡,一直靠着丰巢免费提供服务这一事实而以一种“潜规则”般的状态维持着,表面上看起来皆大欢喜,实则无法持续。当4月30日丰巢宣布超时收费之后,这种平衡被打破。侵犯知情权、双重收费等问题都浮出水面。

丰巢寻求盈利

2015年6月6日,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宣布投资5亿元成立丰巢科技。其中,顺丰持股最多,为35%。2018年,申通、韵达将持有的丰巢股权转让给顺丰创始人王卫控股的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顺丰持有丰巢约70%股份,而最早撤出的中通、后来撤出的申通、韵达则和百世等快递企业一起,转向了阿里系的菜鸟驿站。至此,中国的快递行业形成了菜鸟+顺丰+京东物流的格局。

5月5日,丰巢与速递易宣布合并。目前丰巢已经在全国布局了超过17.8万个网点,丰巢柜机占比约44%;速递易覆盖全国79个城市,中邮速递易柜机占比约25%。据此计算,丰巢并购中邮速递易后,市场份额近70%,为行业第一。

但前期投入过大,再加上没有好的盈利模型,丰巢这位行业老大并没有赚到钱。

根据海豚智库的整理,一个丰巢柜的成本主要由采购成本、物业租金和网费电话运维费用这三大部分构成。按照目前常见的采购成本,一个丰巢柜价格将近3万元,物业租金费用一般在7000元到1万元不等。

入不敷出,丰巢一直在尝试拓宽收入渠道。它曾经尝试过引导打赏、显示屏广告等。据报道,目前有2亿用户在智能快递柜进行交互,早在丰巢拥有13万个快递柜时,年广告收入就达一个亿 ;另一方面,丰巢拥有大量线上流量,其微信公众号有7500万粉丝。

公开数据显示,丰巢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3.34亿元,亏损2.45亿元;2019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自2015年6月成立,截至2019年底,丰巢共亏损合计约20亿元。

收费能带来多大收益?按标准柜机计算,每套柜机大概拥有100个快递单元格。假设有5%的快递因为取件不及时而缴费,一个季度就有6255万元的收益,丰巢一年因超时不取件获得的收入就是2.5亿元。

丰巢已经历了4轮融资,在2019年某活动中,丰巢助理CEO李文青表示“丰巢上一轮的估值是90亿人民币,并且在考虑上市。”

丰巢铁了心要收费。丰巢 CMO 李文青表示,未来会继续推进会员制度,公司不会放弃这一制度。

延长免费保管时间之后

没赚到钱的不止丰巢。比它更上游的快递企业们,同样在超低利润的泥潭里浮沉。

过去 20 年里,全国快递费用总体呈现逐年降低的趋势,这个全球第一的物流行业一方面得益于物流效率的提高,一方面建立在劳动密集、低工资、低福利待遇的基石之上。

2019年,我国共有320万名快递员,共送出630亿件快递。根据中国邮政快递报社调查,2019 年 75.07%快递从业人员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除了京东物流等少数自营物流企业,通达系大多数快递网点都将配送任务分给当地快递承包网点,网点可以决定价格调整、快递员招聘、快递员薪酬等事宜,自负盈亏。

根据中国物流采购联合会发布的《中国电商物流与快递从业人员调查报告》,当前 64.5%快递员日均工作在 9 小时以上,13.3%的快递员超过 12 小时,快递员的工作基本饱和。

2019年,主流快递公司上调快递价格,将末端派送费从1元上调0.5元到1.5元。这还没有算面单成本、运输和中转成本;同时,快递公司付给一线快递员的派件费不断下调。

“成本一直在涨,给我们的快递派送费在降,一个件一块钱,打完电话成八毛五了,公司又不给(电话)钱。今年快递越来越不好干了”,一位韵达快递员感叹。

如今丰巢迫于舆论,延长了免费保管期限。但快递柜不收费,这部分成本总归是要找到负担者——不是商家设置更多邮费,就是提高包邮门槛,或者是收更高的人工派送费。企业总要盈利,商业世界里没人是在做公益。丰巢暂时从烤架上下来了,但它的难题才刚开始,在利用免费模式拿下市场占有率的优势后,它接下来需要花更长时间找到付费模式下“丰巢-快递员-消费者”之间的平衡点。

注:应受访者要求,高鹏和若水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