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你憑什麼單單不放過豐巢?


你憑什麼單單不放過豐巢?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衣公子

  來源/衣公子的劍(ID:yigongzidejian)

  豐巢收費,全民討伐。

  大家在意的無非如下:12小時的免費時長、不通知用戶的投遞機制、豐巢傲慢的公關態度。這些反對的理由很充分,可惜只浮於問題的表面。

  我覺得,不應該浪費這樣一次全民感同身受的機會,而應當進行一些更深入也更本質的探討。

  那就是,豐巢收費折射出來的,當下中國普遍存在的——走形的平台思維,孱弱的用戶權益,畸形的製衡機制,缺位的公民意識。

  

  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技術革新,成就了新的商業模式,阿里、騰訊、美團、滴滴等平台類企業的出現,的確提高了商業效率,改善居民生活。

  但是,對於強者的崇拜,對於模式的追逐,逐漸在整個中國企業界,催生出一股已經病態的平台思維。

  什麼是平台思維?不妨和上一個時代​​的產品思維對應起來看。

  產品思維,誕生於工業文明,福特汽車和亨利·福特(Henry Ford)是其中的代表。專注做好產品(T型車),持續改進流水線和標準化生產,注重產品質量,完善售後服務。福特的T型車就是那個年代的iPhone,是美國崛起的一座里程碑。

  產品思維的特點是,先有好產品,後有市場佔有率。

  平台思維則完全反了過來。先利用虧損,鋪規模,佔市場,等到壟斷行業話語權,再以改變遊戲規則的方式,實現盈利。平台思維的典型是滴滴,早期瘋狂補貼出租車司機和打車人,讓App裝進每一台手機,等到掌控住行業話語權,再修改規則,推出快車/專車/順風車,對司機抽佣金,對打車揮舞定價權。

  有趣的是,成立於90年代的順豐快遞是產品思維的典型。 90年代的郵政系統官僚而低效,仗著特許經營排斥競爭。在這個背景下,王衛跨著白馬而來,頗有浪漫主義色彩,順豐快遞送件高效,服務盡責,既挑戰壟斷,又收穫利潤,是金光閃閃的市場經濟英雄。

  20年後,豐巢卻走向了典型的平台思維。依靠虧損拼規模,揮舞併購佔市場。這麼簡單的打法為什麼只有豐巢能做?不過僅僅是因為有一個有錢有地位的爸爸(順豐)。如今,當豐巢和中郵速遞易完成股權重組,佔了市場70%份額,再順勢收費。

  這20年的變遷,真是令人玩味。

  

  豐巢的誕生,伴隨一個創設的概念“快遞的最後1公里”。

  但是,稍微想一想就明白,對於消費者來說,本來就沒有“快遞最後1公里”的障礙。曾經,我們支付了快遞費,只需等著快遞員把快遞送到門口。就是那麼簡單。

  但是,在這場寡頭企業和消費者的拔河比賽里,後者的意見一點都不重要。豐巢出現後,原來的快遞規則很快被改寫,所有快遞一股腦放進豐巢,用戶自取。

  造詞,說故事,總是簡單。 “快遞的最後1公里”就是藉鑑了共享單車的故事——“出行的最後1公里”。

  資本對於人類未來的暢想總是美好的,不過浪漫的劇本常常伴隨坍塌的結尾,那裡有著生鏽的ofo小黃車,以及打翻的瑞幸咖啡。

  即使結局沒那麼糟。我也不喜歡資本蠻橫的敘述方式。

  至今還記得,那是打車補貼最火熱的2014年,凌晨1點的上海街頭。我站在路邊等待自己用滴滴打的出租車。一位中年男子,帶著自己年邁的父母,攔下了第10輛出租車。因為一直被拒載,這一次他強橫地坐了進去,但是被司機更強橫地趕了下來——司機要賺打車軟件的補貼。中年男子仰天長嘆,到最後破口大罵,“這哪裡是我生活了30年的上海啊!”

  掌握主動權的行業領袖永遠眉目軒豁,沉迷於享受改變世界縱橫捭闔的榮耀,但是,也請不要忘記“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能不能,稍微克制一點,別總想發明一種模式,顛覆我的生活?

  這讓我想起電影《艋胛》。風往哪裡吹,草就會往哪裡倒,年輕的時候因為聽說“客戶就是上帝“,你便以為自己是風。直到21世紀的第2個十年,沒有裝App的老人打不到車,沒有關注豐巢公眾號就打不開櫃子拿不到自己的快遞,你才知道自己是而且永遠只是草。

  

  豐巢畢竟沒有互聯網基因。理論上豐巢若是想提價,可以學淘寶、美團、餓了麼,先對商戶提價,讓商戶悄悄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矛盾逐步釋放,吃相好看很多,也就不會有今天如此不利的輿論局面。

  想到這裡,豐巢內心也是冤屈的。平台思維的產品一貫如此,哪怕看似享受“免費”的消費者,也依舊是被宰割的羔羊。為什麼獨獨不放過我豐巢?

  豐巢的收費很貴嗎?不貴。即使買會員,也不過12元/季。

  我們拿超級平台BAT中,最沒落的百度來看。 2019年度百度online marketing services的營收為780億元人民幣,對應百度3億用戶。相當於,每個用戶的價值是260元/年。

  使用百度明明是免費的,可是百度依舊在你身上賺到了錢。因為雖然你沒有付費,但是付出了時間、注意力、數據,這些都成了廣告的原料。

  我猜,豐巢也很詫異,大夥為什麼那么生氣呢?豐巢只是想在你們的每個快遞上收五毛錢,你們就跳了起來指著鼻子罵。可是別的平台在你們每個人身上變現了260元甚至更多的錢,你們卻很安靜甚至很幸福。

  12個小時的免費存放時間太短應該延長為24個小時;豐巢已經向快遞員收費就不應該向收件人“雙向收費”……這些都是操作層面的討論,太淺。

  作為一個難得的全民感同身受的公共議題,討論應該更往前一步:趁機檢視一下,平台思維下誕生的壟斷性產品,應該引起我們什麼樣的警惕。

  如果,平台因為掌握行業規則,向你收五毛錢,是你不能容忍的。那麼別的呢?

  當某平台把你忘記歸還共享充電寶的失誤用作信用評分和貸款定價,你能容忍嗎?當你在某平台買成人用品的消費記錄被用作人物畫像、匹配營銷,你能容忍嗎?當你剛剛在某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當了媽媽的喜悅,卻被平台賣給奶粉公司精準投放,你能容忍嗎?

  俄羅斯電影《愚夫危樓》裡,一座舊樓要倒塌,幾百人的生命危在旦夕。市長終於急得團團轉,老市長安慰她,你現在那麼著急無非因為有幾百人即刻要死。可是,每天餓死的人呢?死於酗酒的人呢?因為你的貪腐,上不了學的孩子呢?他們哪一項不比一天死幾百人更嚴重?

  想想也是,不就五毛錢嗎,大夥兒急什麼呢。

  現實生活裡,被各種平台巨頭包圍的你,可曾想過?千人千面的淘寶,為了讓你不斷點擊而迎合你觀點的信息流,打開後第一個短視頻就挑撥到你G點的抖音,一定可以在首頁猜中你喜歡的美團大眾。這些“舒適“的背後,我們付出了什麼?數據、隱私、精力,一定比每樣快遞收5毛來得微不足道嗎?

  因為5毛快遞保管費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卻放置更大的侵害於不顧。這當中的悲涼,才是這個時代的註腳。

  衣公子忍不住點了一根煙。你知道嗎?全世界都在呼籲“吸煙有害健康”,卻幾乎沒人提,糖的成癮性和致癌性比煙草都大。

  

  如果整個時代的中國企業家都拿阿里和騰訊做榜樣,是可悲的。

  仔細想一想,傳統企業紛紛學習“平台思維”,也不僅僅是出於崇拜。至少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出於恐懼——當年互聯網企業的跨界打劫,屍橫遍野的場面實在是太殘酷了。

  互聯網,以及由此催生的平台模式,的確帶給過我們福利。但是福祉的增長正在顯著放緩,尤其從2018年開始,全球互聯網行業出現非常明顯的道德性危機,僅這一年,我們就先後見證了Facebook、Google、滴滴、百度、今日頭條、攜程的道歉。

  傳奇的色彩正在褪色,另一種異樣的顏色浮現在他們臉上。曾經,談起扎克伯格,想到的是哈佛明星和自由使者,而現在,更多人注意到的便簽是隱私小偷和操縱民主。

  如果說,在2018年之前,需要我們為了人類更大的福祉,在自己的權益上適當讓步。那麼,至少從現在開始,鼓吹“再造一個平台”“最後1公里”的聲音,都是值得被警惕的。不要再迷信技術樂觀主義,一聽到模式創新,就應該立刻想一想,這一次“我們”要付出什麼成本。

  赫胥黎(Aldous Huxley)在我很喜歡的《美麗新世界》裡揭示了這樣一個道理:權勢對於人的控制,可以通過愛與幸福的感受來實現,而非通過暴力與恐懼。

  討伐豐巢,不要僅僅因為它“收費”。而要想一想,那些口口聲聲“為了我們好”的人,在就相關設計進行討論的時候,“我們”又在哪裡?平台模式下的產品天然伴隨壟斷性,那麼便利、免費、高效、隱私、安全,這當中要怎麼取捨?每一樣平台思維的產品,都要像豐巢一下,經受一輪檢查和拷問。

  真的該反思的是,在盛行的平台思維下,孱弱的用戶權益怎麼改善,畸形的製衡機制怎麼撥正。

  你憑什麼單單不放過豐巢? !

  是的,我希望你不要放過豐巢,更希望對豐巢的爭論能夠成為你公民意識覺醒的開始。

你憑什麼單單不放過豐巢?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