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啟動B計劃 京東要找新動能?


啟動B計劃 京東要找新動能?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黎明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原標題:京東啟動B計劃

  京東正在推進一項新計劃,這一次,它瞄準了To B市場。

  當對手還在為獲客和拉新跑馬圈地時,京東卻悄悄調集兵力,加入BAT早已入局的產業互聯網領域,並試圖講一個更大的故事。

  不久前,京東推出視頻會議產品joymeeting,正式入局遠程辦公賽道。更早之前,京東已經推出了智能採購、京採雲等業務,加速在企業數字化採購領域的佈局。

  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智能供應鏈、在線辦公、AI客服,這些看起來跟京東“賣貨”生意八竿子打不著的產品和服務,在京東產品排位中的重要性與日俱增。

  這項計劃推出的時機相當微妙。新冠疫情為企業數字化按下“加速鍵”,國家號召大力建設“新基建”,為B端服務市場提供了機遇。另外,京東赴港股上市也有了新進展,有消息稱京東將於5月25日開始新股申購。

  與京東集團其他創新項目不同,這項計劃由集團高層親點。一位京東內部人士透露,項目的商業意圖很簡單,就是要做商業應用,技術變現。

  財報顯示,2019年,京東在研發上投入了146億元,創造歷史最高紀錄。與此同時,服務收入在京東總營收的佔比達到11.5%,首次突破10%。

  現在,“零售商”已經不足以代表這家公司,“服務商”才是更準確的說法。

  更重要的是,產業互聯網代表下一個十年已是業內共識,但如何吃下這塊蛋糕,卻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顯然,京東選了一條跟BAT截然不同的路。

  吹響to B的號角

  To B並非新鮮事。事實上,早在七年前,京東就開始佈局。當時的主要業務是電商化採購,執行部門叫京東企業業務。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家集團公司在全國設有30個分公司,即便採購同一品牌的礦泉水,也不得不面臨供應商眾多、報價各異、配送複雜的局面,另外還在支付環節存在不透明等問題。

  通過京東為企業設計的內部線上商城,企業採購可以全部搬到線上,且流程全部透明化,商品和供應鏈全部接入京東,大大縮減了採購成本。

  京東來做這個事情的邏輯很簡單:京東不僅是中國最大的B2C電商,還直接鏈接數以萬計的企業客戶。相比淘寶的第三方平台模式,自營模式讓京東對B端客戶的需求有更深的理解,對產業鏈的介入更深,同時能沉澱更多的數據。

  再比如,當用戶在平台諮詢客服,淘寶用戶會被分配給無數個商家,但京東用戶則全部指向京東客服,於是數據也會沉澱在京東。這些數據最後都成為京東訓練AI客服的“養料”,讓機器變得更聰明,讓京東能夠對用戶進行精準畫像,對客戶的行為習慣進行智能識別。所以京東推出智能客服產品也就順理成章。

  於是,通過智能採購這個垂直賽道,京東逐漸進入到整個B端企業服務領域。

圖 / 視覺中國圖 / 視覺中國

  根據賽迪研究院的數據,在電商化採購賽道,京東已佔據了51.2%的市場份額,同時服務超85%的在華世界500強企業,擁有近700萬的中小企業客戶數。取得這一成績,京東企業業務僅僅用了不到7年。

  如今,京東借“京東新動能計劃”發力對To B市場的佈局。

  “新動能計劃”——這個致力於推動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項目,是集團層面的戰略項目,由京東企業業務聯合主攻技術創新的京東智聯雲一起落地執行。

根據京東方面的介紹,計劃的技術底層包含六大能力組件——京採雲、NeuFoundry智能中台、智能交互RPA、京東智聯雲會議、協同辦公平台和京東專有云,以及三大應用層解決方案——智能協同管理解決方案、智能採購解決方案、智能中台解決方案。上文提到的智能採購和AI客服,只是其中的具體應用。

  事實上,除了數據和場景優勢,在技術方面,京東也已經佈局多年。

  早在2017年,京東就開始積極尋求向技術公司轉型,劉強東曾表示,技術服務會成為京東營收和利潤增長的重要驅動力,並將京東未來12年定位為技術驅動。

  2019年12月6日,京東宣佈設立京東雲與AI事業部,整合原京東雲、人工智能、IoT三大事業部。四天后,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成立,這是京東技術條線的最高管理決策機構,由周伯文擔任主席,直接向劉強東匯報。

  從此,京東變成一家沒有CTO的公司。按照周伯文的解釋,CTO是內生型的職位,服務企業本身,技術委員會是外向型的技術組織,強調的是由內而外以及業務之間的協同。這背後的深意是,京東試圖將技術平台化,將技術實力由內而外進行釋放。

  這符合京東的開放戰略。

按照京東首席戰略官、長江商學院原副院長廖建文為京東勾畫的藍圖,未來京東要從“甘蔗理論”升級為“積木理論”,即把供應鏈中的每一個鏈條打開,變成開放平台,通過連接實現增長。

  所以無論是智能採購,還是AI客服,亦或是智能辦公,京東都在試圖用開放連接的方式,去觸達B端客戶。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京東是“把自己在技術服務方面做得比較好的資源和能力,變成組合化的東西給到企業”。

  只不過,如今,時機終於成熟了。

  換個姿勢To B

  這些五花八門的服務,對於要出錢買單的企業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數字化是互聯網的未來,這是行業共識,但如何降低企業數字化轉型門檻,讓數字技術與企業運營管理實現最好的“適配性”,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能否順利推進的關鍵。

  對於企業而言,這就像是,東西好吃還不夠,還要不能太貴,另外,吃了還不能過敏。

  中小型企業對成本高度敏感,動輒大幾十萬上百萬的數字化服務採買顯然太貴,自己搭建技術團隊又不太現實。政府和國企對數據的保密性要求很高,往往希望在自有架構上做加法,而不是另起爐灶再搭一套系統。這提高了企業數字化的門檻。

  所以,切入B端服務的“姿勢”很重要。

  一位京東內部人士稱,“新動能計劃”最大的特點,就是服務的“適配性”和“實用性”。

  京東做的是技術服務,是給企業做技能的提升,而不是給企業做大手術,“我們希望做個小手術,讓企業的眼睛看得更清楚,而不是立馬換個心臟。”

  這意味著,京東的數字化解決方案,要跟企業現有的內部管理系統實現最好的匹配。 “我們的智能協同組件完全可以做定制化開發,然後部署在企業原有的服務器上,跟企業的ERP系統打通。”

  這就像是搭積木。按照京東集團副總裁、企業業務事業部總裁宋春正的說法,“京東的每一項開放業務,就像一個模塊中的一塊積木,我們將一塊塊積木開放賦能,最後能拼出一個完整的管理模塊。”

  這跟BAT進軍B端市場的思路有很大區別。

BAT更熱衷於底層技術創新,推出的都是雲業務這樣的基礎設施型項目,佈局的是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所以阿里和騰訊在雲業務上赤手相搏,百度則在自動駕駛上漸行漸遠。

  相比之下,京東更關心客戶的需求,以及技術在應用層的實際落地。它的打法是,把自有的成熟技術拿出來,嫁接到企業的業務上,幫企業加速數字化進程,在滿足客戶需求的同時,也能實現自己的商業價值。

疫情期間,京東智聯雲助力黑龍江前進農場進行數字化管理,在農場物資缺乏的情況下,免費提供機器幫助農場對職工進行外呼排查,接著通過應急資源信息發布與匹配平台發布了20萬元的防疫和生產物資,不到一個小時就幫農場對接了供應商,後期又幫助農場進行了一些前端銷售。

圖 / 視覺中國圖 / 視覺中國

  京東很清楚自己的長項與短板。在底層技術創新上,京東可能拼不過BAT,但京東對商品、供應鏈、物流的理解和把控,則優勢明顯。

“你的技術可能是非常成熟的,但是你需要行業的玩家來配合你的技術落地,也就是說,技術是需要場景的。”一位京東內部人士說,他認為企業的需求是希望藉用一些現成的資源,幫助其降低成本,而不在於技術本身。京東的思路,就是通過技術組合,大幅度去降低企業數字化的門檻。

  相比騰訊和阿里在to B業務上的高調,京東顯得更穩健和接地氣。相比於其他電商平台從商品銷售中賺取利潤的模式,服務性收入未來可能成為京東一個新的增長點。

  在3月2日發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業績報中,京東將自己定位為“以供應鍊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 2019年京東的淨服務收入在集團淨收入中的佔比已經達到11.5%,增幅超過44%。

  講個更大的故事

  從互聯網零售公司,到技術與服務型公司,變的不只是名稱和定位,還有市場想像空間。

  如果觀測一下2020年的二級市場股價走勢,我們會發現,疫情幾乎沒有對京東的股價造成太大影響。事實上,從2020年初至今,京東的股價還上漲了36%。而美股、港股、A股大盤都是下跌狀態。

京東股價和大盤漲跌對比圖京東股價和大盤漲跌對比圖

  京東在疫情期間展現出的以物流和供應鍊為基礎的服務能力,或將改變資本市場對京東的定價邏輯——京東不再只是一家互聯網零售公司。

  這次京東將過去的技術服務打包封裝成一個全新的行動計劃,則是在講一個更大的故事,凸顯了更大的野心。

京東很清楚,傳統的IT服務商已不能滿足企業需求,但京東掌握用戶、商品、物流、金融數據,同時擁有AI、IoT、5G等技術,另外還有技術落地的場景,而傳統企業的轉型,恰恰需要數據、場景、技術的融合,這些條件京東正好都滿足。

  而這一塊市場是中國互聯網未來十年的高地,雖然激烈的爭奪戰尚未大面積展開,但有遠見的巨頭們都已經開始佈局。

  吹響to B的號角,走上B端服務這條路,京東也開始越來越像它的老朋友——亞馬遜。

  實際上,京東一直樂於看到市場將其與亞馬遜進行對標。同為電商平台,同樣自建物流,亞馬遜已經成長為市值1.2萬億美元的超級巨頭,市盈率高達113倍。相比之下,京東目前的市值為702億美元,市盈率40倍。

  二級市場願意為亞馬遜的高估值買單的考量,主要在於其AWS雲業務的廣闊前景。這項業務在B端市場具有很強競爭力,為亞馬遜貢獻了超過12%的營收,並且連續13個季度保持30%以上增速。

  這就像是,小米一直宣稱自己是一家互聯網公司,而不是一家硬件公司。因為二級市場投資人會對這兩種模式給出截然不同的估值,互聯網公司的估值要更高。

  對於京東而言,除了鞏固已有的電商業務優勢外,通過B端業務打開新的增長空間的路徑,已經在大洋彼岸得到印證。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京東的雲業務跟亞馬遜尚不能相提並論,所以京東沒有選擇跟阿里騰訊一樣去押注底層技術創新,而是採用了應用層技術落地的方式。但最終服務的,是同一批用戶,同一個市場。

  回到國內電商市場的競爭,京東正面臨拼多多的壓力,戰局陷入膠著。這一點從二者在市值上的你追我趕可見一斑。

  但在疫情期間,京東在供應鍊和物流方面的隱形優勢迅速得到了放大,於是京東的股價也快速上漲,市值創下過去兩年新高。

  一直以來,京東在供應鏈優勢明顯,其龐大的商品庫、牢固的自營物流體系、高速運轉的全國供應鏈,都是拼多多在短期內很難逾越的門檻。另外,通過持續的技術投入,京東的供應鏈也越來越智能。得益於智能供應鏈,京東的費用率能夠不斷降低。

  當民生物資通道被疫情切斷,人們發現,京東竟可以在全國范圍內快速調動物資,第一時間配送至前線。這是拼多多的短板,卻是京東最大的護城河。而通過開放這些底層技術能力,服務更多的B端客戶,京東在技術變現上有了更多可能。

  總而言之,在流量爭奪進入下半場後,京東選擇從B端服務這一側加大佈局,是在結合自身優勢打一場突圍戰。

  這必將是一場持久戰,戰局剛剛開始。

啟動B計劃 京東要找新動能?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