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銀行暗戰支付寶


文|劉國輝

來源 | 虎嗅網

銀行正在扭轉跟AT(阿里和騰訊)這樣的互聯網巨頭在競爭中的不利局面。

先來看兩個挺重要的事。

最近這兩個月,支付寶先後與工行、招行、平安銀行等開啟二維碼互認互掃試點合作,用這些銀行的手機銀行APP掃描支付寶收款碼就可以支付,這是按央行去年發布的金融科技三年規劃要求、落實條碼支付互聯互通的重要舉措。

另外農行測試法定數字貨幣錢包的圖片最近在網絡上大量傳播。雖然央行對法定數字貨幣何時大面積使用依然遮遮掩掩,但確實是“呼之欲出”了。

有了法定數字貨幣,支付不一定非得用微信、支付寶,甚至不一定非得掃碼,即使沒有網絡,兩支手機靠近“碰一碰”也能夠付款。

銀行暗戰支付寶 1

網上流傳的法定數字貨幣錢包頁面

這兩件事都有可能對微信、支付寶的支付份額造成衝擊。此前虎嗅《前沿技術情報所》專欄曾對二維碼互聯互通、央行數字貨幣分別作了深入分析。

之前互聯網巨頭大量進軍金融業務,在小額支付、小額信用借款、餘額理財等零售領域取得了不俗成績,乾了銀行沒干成的事。銀行給人的感覺是在固守在對公業務、牌照業務方面的優勢,在線上業務、零售業務上缺乏活力。

從現在的局面看,銀行正在慢慢穩住陣腳並進行反攻。二維碼互掃互認,以及法定數字貨幣,都有助於銀行在C端、在線上獲得更多資源。

不過,撐起銀行線上業務基本盤的,不是這二者,而是銀行普遍在推行的開放銀行戰略。

銀行們通過開放平台,把自己的存款、貸款、中間業務等方面的產品和能力嵌入到外部場景裡去。自己的流量不夠,就去外面找流量。

本篇文章將為您解析:

  • 銀行做開放平台有哪些底牌,目前已經取得了怎樣的成績?

  • 銀行跟互聯網公司的開放平台有什麼本質差異?

  • 銀行在與互聯網巨頭共舞的過程中,又隱藏著怎樣的危機?

銀行與互聯網巨頭,繼續相愛相殺

大部分銀行都在最近發布的2019年報中披露了通過開放API獲取新場景的進展。

“宇宙行”工行通過開放平台API,將1000多項金融服務開放給2500多家合作夥伴。大家去參觀故宮,可以在故宮公眾號上購票,背後就是故宮門票預售系統通過開放接口接入到工行聚合支付。

“零售之王”招行通過向合作夥伴開放API,重點聚焦飯票、影票、出行、便民服務等場景,2019年招商銀行App和掌上生活App中16個場景的MAU超過千萬。有業內人士曾表示,招行已經成為中國目前最大的咖啡零售平台、第二大的出行預訂平台、第三大的影票銷售平台。

互聯網巨頭也沒閒著,現在全國很多地方都在發放消費券刺激經濟,主要途徑就是兩個:微信、支付寶。這會鞏固二者在場景中的控制力。另外,3月10日,支付寶做了一次大升級,從金融支付平台正式升級為數字生活開放平台,在首頁新增財富生活以及便民生活板塊。目前通過小程序進入阿里生態的170萬第三方商家,將通過千人千面的形式出現在用戶支付寶APP首頁。這意味著,支付寶會在首頁給你推薦本地生活服務。

支付寶是大流量平台,通過這樣的升級,一方面應用場景與支付規模可以擴充,用戶的打開頻次得到保證,另一方面,把生活服務場景都搬到自己的APP上來了,也可以應對二維碼互聯互通帶來的交易分流。

銀行與互聯網巨頭,還要繼續相愛相殺下去。

一方面他們之間多有戰略合作關係,另一方面,大家都想把外部場景拉進自己的生態裡。只不過微信支付寶這種大流量平台對商戶是引進來,銀行因為流量的劣勢,更多是通過開放API走出去,主動嵌入場景。

現在銀行在開放平台策略上的成績還不能跟互聯網巨頭和頭部金融科技公司相比。但銀行有牌照優勢,存款、貸款、外幣匯兌等產品可以很自然地對外部場景輸出。這一點互聯網巨頭比不了。

銀行如果能強化自身在牌照上的優勢,補齊在大數據、AI、金融雲等核心科技上的短板,在新一輪的暗戰中不會再那麼狼狽。

銀行越來越像互聯網公司

應對互聯網巨頭的場景擴張,銀行起初想通過APP來發展線上,銀行也在慢慢變成互聯網公司。現在即使是城商行大部分也有自己的APP。

大行的APP規模已經不小:

工行有4個APP(融e行、融e聯、融e購及工銀e生活),2019年年報顯示,手機銀行客戶達到3.61億戶,淨增4700多萬戶,增量創近3年新高。

招行有兩個APP,其中招商銀行APP用戶已經突破1億,掌上生活APP用戶突破7000萬。

與此同時,銀行對線下網點的依賴越來越低。數據顯示,2015年商業銀行新設網點7129個,關閉341個。到2019年,新設網點2047個,關閉網點3512個。

但銀行APP的數字跟數億DAU的微信、支付寶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甚至二線互聯網公司APP的用戶規模,論活躍度也不行。怎麼辦?

銀行選擇主動把業務推到線上場景裡去,執行開放銀行戰略。

到底是什麼是開放銀行?舉個簡單的例子,有些用戶想看付費視頻內容,但不太情願花錢,愛奇藝就跟百信銀行合作,百信銀行向愛奇藝開放API接口,用戶開通百信銀行賬號存入一定數量的存款,利息可以用來沖抵會員費。當看完一個想看的劇,不想再充會員時,可以轉走存款,會員資格終止。這樣,愛奇藝獲得了增量用戶,百信銀行作為新成立不久的直銷銀行,獲得了用戶和存款,對雙方來說都有新增的價值。

銀行想通過API開放平台,把自己的支付、存款、貸款等能力輸出到具體的線上場景端,彌補自己在線上場景、用戶、數據的不足。現在除了互聯網公司和IT公司,銀行是所有行業里數字化程度最高的。甚至可以這樣說,當銀行開始使用計算機的時候,互聯網行業還沒出生。銀行有做平台的IT基礎。


引進來VS走出去

銀行的開放平台跟互聯網公司不一樣,互聯網公司是把自己的流量優勢、技術能力等作成平台,吸引開發者來開發應用,或者吸引企業接入,比如APP接入微信開放平台,可以讓APP支持微信分享、微信收藏和微信支付。而像百度、科大訊飛等AI開放平台,則是對外賣SDK,開發者調用視覺識別、語音識別等能力。

銀行無論是流量資源,還是技術能力,都不能跟互聯網巨頭比。但銀行也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它有銀行賬戶體系,基於用戶的賬戶,可以發展存款,可以做支付結算。此外,銀行作為持牌金融機構,可以通過接口嵌入到場景裡去,在購物、付款等場景提供消費貸款,這一點跟花唄比較像。

現在的開放銀行,是主動把這些能力提供給場景,去搶占這些場景。

銀行暗戰支付寶 2

銀行應用程序接口邏輯結構圖 (資料來源:央行)

在API和SDK之間,監管層更希望銀行用提供SDK工具包的形式,嵌入到經過篩選的場景中去;API也可以做,但因為是API接口開放性更強,帶來數據安全的壓力,需要有更高的安全保障,防止網絡攻擊、信息竊取或交易欺詐等非法操作。

通過開放,帶來的是業務量的增長。這裡面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微眾銀行的微粒貸:以微眾銀行自己的渠道推廣微粒貸會很難,但在推出一年後,於2016年以開放SDK的形式嵌入到大股東騰訊的微信九宮格,微粒貸開始爆發,預授信用戶過億,累計放款規模超過3.7萬億元。以微粒貸為主要產品的微眾銀行,2019年淨利潤營收達148億元,淨利潤近40億元。

雖然不是每家銀行都能獲得微信的資源,但銀行只要選擇走出去,就有更大可能遇到機會。

銀行開放平台

早在2013年,中行就推出了中銀開放平台,到現在已經開放了1600個API,支持跨國金融、代收代付、移動支付、網點查詢、匯率牌價等對外部場景的接入。不過這之後開放銀行的概念並沒有火起來,業界並未重視。反而是互聯網金融在當時如火如荼地發展起來,蓋過了銀行的風頭。

當時銀行對線上化運營,無論是理念上還是技術上準備不足,長期以來躺著掙錢,也讓銀行缺乏動力去琢磨怎麼掙線上場景的錢,不會主動向場景方去推自己的API。

轉機在2016年左右開始,民營銀行大量成立,大多數民營銀行都有互聯網巨頭的背景,如騰訊、阿里、美團、小米等,有一定技術基因。更重要的是,互聯網銀行沒有實體網點,全互聯網化運營,要發展業務,通過API搶占線上場景是必由之路。

而傳統大行在幾年的互金洗禮之下,也在線上化運營與AI、雲計算等技術方面做了很多佈局。另外銀行的盈利增長緩慢,創收壓力越來越大,四大行最近幾年是個位數的盈利增長。

銀行暗戰支付寶 3

大型銀行利潤增速維持在個位數

銀行暗戰支付寶 4

大型銀行分部業務營收增長情況(注:建行只披露了分部業務利潤未披露營收)

此外,傳統銀行雖然在對公業務上有無可比擬的優勢,四大行對公貸款投放量甚至超過其他上市銀行的總和,但現在對公業務營收佔比在減小,增速也不及個人金融業務。

這樣,銀行到了主動找場景、切進去掙錢的階段。

2018年被認為是國內開放銀行元年,工行、建行、浦發、招行等相繼提出打造開放銀行的新戰略,或者推出API平台。建行、招行等銀行紛紛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到現在已經達到10家,金科子公司主要承擔對外輸出技術能力,以及在新場景提供API的功能,成為開放銀行戰略的重要執行方。

存貸匯皆可開放

2019年進入了開放銀行應用廣泛落地的一年,出現了不少主動向外部場景嵌入的開放銀行案例。縱觀開放銀行應用,主要就集中在三類:賬戶、支付、信貸。

銀行暗戰支付寶 5

工行API開放平台涵蓋賬戶、支付、貸款等多種領域

文章開頭提到的愛奇藝與百信銀行的案例就是典型的賬戶開放。銀行用賬戶+存款的形式,通過API嵌入進來,用利息沖抵會員費,這一點互聯網巨頭沒法做到。賬戶能力的開放是銀行最主要也是最有優勢的開放領域。銀行可以為場景內的用戶開立II、III類電子賬戶,線上完成身份核實,實現轉賬、消費、理財、繳費等功能。

支付結算也是重要的開放領域,之前提到的工行接入故宮售票系統是比較典型的應用。另外我們平時習慣了使用微信支付寶掃二維碼支付,但商戶的接入不一定是微信支付寶完成的。銀行也做了不少商戶的支付接入,給商戶通過接口提供聚合收款能力,本行的卡、銀聯卡、微信支付、支付寶都支持。這是在C端的支付。

在B端,銀行也在想盡辦法去嵌入到一些場景當中,去擴大客戶規模與交易規模。比如企業發薪是一個大市場,涉及到大量的存款。中信銀行推出了一個針對企業的發薪系統,通過接口嵌入到企業客戶的內部系統或者辦公平台,企業發薪到員工,員工可以使用任意的銀行卡來接收。企業發放薪資往往選在工農中建這樣的大行,中信銀行想用這種方式,去尋找更多的存款和客戶。

在一些場景嵌入,提供借貸服務,也是開放銀行的重要方向,例如把API接到二手車平台。這是比較適合金融借貸推廣的交易場景。在一些金融場景較弱的領域其實現在也在推借款產品。比如現在幾大視頻網站愛奇藝、騰訊視頻、芒果TV、PP視頻都在APP內都有助貸產品、借款產品專區,為金融機構導流。當然場景的金融屬性弱,轉化率會更低。

這三方面是目前開放銀行主要在做的業務。相對來說,賬戶開放最好做,因為互聯網公司做不了。但賬戶開放的直接收益不大,畢竟只是一個賬戶的輸出而已,風險很小。貸款業務的輸出,風險最大收益也最大。支付匯兌領域風險小,收益適中,但是有微信支付寶這樣的大敵。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更加細分的場景,比如嵌入到留學APP裡面,提供換匯、匯款等出國金融服務;投資理財也被嵌入到不少APP中,背後也是銀行通過接口把產品接入。

也有銀行開放AI技術給場景合作方,比如興業銀行推出了研發 10 餘款RPA流程機器人,推送到零售、汽車金融、客戶營銷、運營管理等場景。

開放銀行的背後,是線上化的技術能力,如大數據處理系統、智能風控、金融雲構架等,支撐開放銀行業務的實時化處理。

可以這麼理解開放銀行的邏輯:以前在線下,銀行是金融需求主要滿足者,可以是坐商。而在線上,銀行不佔優勢,這些場景大多已經被互金公司、金融科技公司搶占。所以銀行現在有了API開放平台還不夠,還需要繼續努努力把做好的平台去推動具體的場景裡去,從坐商變成了行商,從以前習慣做的甲方,變成了現在的乙方。

“銀行Inside”小有所成

現在銀行做開放平台,效果如何?

我們已經習慣了銀行的封閉和保守,對銀行普遍不看好。但實際上開放銀行這幾年做起來,效果不算差,很多領域實際上已經是“銀行Inside”。

浦發銀行已經開放API在250個左右,興業銀行開放接口128個。最近這些年新成立的銀行多是線上化的互聯網銀行,開放API就更加迫切。百信銀行開放了超過350個接口,新網銀行也有300多個接口,嵌入到購車、教育、交通出行、電商購物等領域,業務類別主要是消費信貸、支付結算。

當然,只看API數量意義不大,最主要還是看開放平台形成的交易規模與已經構建的生態規模。

銀行暗戰支付寶 6

部分銀行的開放平台業務進展(資料來源:銀行年報、公開資料)

從這些數據看,無論是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還是新晉成立的民營銀行、直銷銀行,都已經開放了非常多的產品,也確實帶來了業務增量。

每家銀行依據自己的優勢與發展重點,對外推廣的業務側重點不同,比如:

  • 中行在年報中強調,推動開放銀行標準化嵌出,加快推進賬戶、外匯、貴金屬等產品服務融入互聯網場景,這與中行在外匯領域的固有優勢相關;

  • 在三四線城市有更多用戶的郵儲銀行則開拓三線城市及以下地區民生服務領域的開放式繳費平台;

  • “零售之王”招行則聚焦飯票、影票、出行、便民服務等重點場景;

  • “同業之王”興業銀行則將開放銀行突破口防止最擅長的同業與金融市場端(即F端),針對中小銀行推出了“交易云”、“資管雲”、“財富雲”。

現在銀行有不同類型,開放銀行帶來的價值也不盡相同。

比如對於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這種營業歷史更長、客戶資源積累更廣的銀行來說,開放銀行的價值有兩方面:找到了搶占線上化場景的抓手,以及服務長尾客戶的抓手。而對於近些年成立的民營銀行、直銷銀行,開放銀行戰略意義更加重大。

對於銀行來說,通過開放銀行去深入到大量場景中去,是銀行與互聯網巨頭、金融科技公司不得不打的一場暗戰。

開放浪潮中,銀行的思維定勢與管道化危機

今年2月,央行發布了了《商業銀行應用程序接口安全管理規範》,對於銀行與場景應用方的API、SDK合作,在應用程序接口設計、集成運行、運維監測及系統下線等方面提出安全管理要求。這是監管機構對開放銀行領域的第一個文件,對於開放銀行來說是個政策上的認可,也是對技術安全的規範。

政策上監管部門支持銀行作為正規機構去搶占線上場景。市場層面,現在也面臨好時機。 P2P公司、現金貸公司、金融科技公司都面臨巨大的監管壓力,網絡借貸市場必然萎縮。螞蟻金服這樣的巨頭靠聯合貸款把借唄規模做得很大,騰訊與聯營公司微眾銀行也通過聯合貸款把微粒貸做得很大,卻也都面臨聯合貸款還未被監管層充分認可的不利局面。去年11月,螞蟻金服董事長井賢棟還為聯合貸款呼籲,要鼓勵真聯營,要限制假聯營。

而銀行作為根正苗紅的持牌放貸機構,機會可謂千載難逢,可以通過開放銀行去搶占一部分線上借貸場景。

不過,現在銀行的開放平台跟互聯網巨頭沒法比。這些年來一直強調開放的騰訊,僅在AI平台方面就100多個能力接口開放,日調用過億次。此外還有量級更大的微信開放平台、微信支付開放平台、騰訊地圖開放平台等等,API的開放與調用量是銀行不能企及的。

銀行與互聯網巨頭在線上比拼,仍顯力不從心。畢竟銀行在場景、流量獲取以及開放銀行背後的AI、金融雲等方面,能力不及頭部的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銀行要防止在開放進程中被管道化、邊緣化。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在新浪財經訪談欄目上表示,銀行本就在場景建設、用戶觸達、流量獲取等方面存在劣勢,開放銀行相當於讓傳統銀行僅提供底層的存款、貸款和支付等核心功能和最基本的用戶管理服務,而把用戶對金融的多元化需求交由金融科技公司。如此一來,銀行業在整個金融服務的鏈條中後置,品牌將被淡化,獲客能力可能進一步萎縮乃至於徹底喪失客戶控制權。

廊坊銀行最近在接受鳳凰WEMONEY採訪時表示,銀行線上化過程中,最大挑戰是如何改造傳統銀行的機制以匹配互聯網市場的變化,在與互聯網巨頭共舞的同時,形成自己獨特的戰鬥力。

這是銀行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對於銀行來說,一方面要深入推進開放銀行,用接口去連接更多的場景,擴大生態的規模。另一方面,還要考慮對外開放的效率,即尋找外部流量與場景並接入,這其中的溝通、開發等成本,以及壞賬等風險,是否能被潛在收益覆蓋。

從根本上講,要把底層的能力建設好,AI的能力,金融雲帶來的服務的可擴展性,敏捷開發的能力等,都有必要強化。否則即使連接了更多場景,底層都是金融科技公司的技術,還是免不了為人作嫁的角色。就像在支付領域,銀行也做了不少聚合支付,擴展商家,但最終移動支付的盛世成就了微信支付寶。

這是傳統銀行需要努力去完善的地方。現在金融科技公司、新興的互聯網銀行都在研究聯邦學習、圖計算等新技術,傳統銀行在研究、在用的能有多少呢?支付寶甚至已經將自研的數據庫對外開放,銀行還在研究要不要去IOE。這種技術差距,是銀行需要想辦法去彌補的。未來的金融是科技金融,如果還以“金融科技本質是金融”來為自己的科技弱項做擋箭牌,吃虧的是自己

銀行的思維方式也需要轉變。舉例來說,都是在做互聯網,銀行不會想到去做個健康碼的應用。對於金融人來說,不能直接帶來效益,沒有ROI,這個事就與我無關。但支付寶、微信都做了健康碼,帶來的是更高的用戶使用頻次,以及在國家社會生活中更重要的地位。現在可能沒直接收益,但將來或許會是智慧城市解決方案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電子病歷的承接方,收益早晚會有。而銀行只會去關注水電煤氣繳費這種跟錢更直接掛鉤的成熟業務。這是銀行需要改變的思維方式。

再比如,最近的“中信洩露池子流水”事件,其中的大客戶思維,為了留住B端大客戶而選擇犧牲C端客戶的利益,很難想像這種思維能在互聯網時代得勝。

總結來說,以前銀行網點、客戶經理組成了銀行的前台,背後是產品、風控能力等中後台。開放銀行興起後,開放銀行就是業務的前台,通過API把業務輸出去,考驗的是銀行的中後台能力。除了傳統的金融產品設計開發、風險控制、合規管理等金融能力,還要有AI技術、金融雲構架等IT能力。如果這些能力不具備,銀行還是只能靠牌照和國家信用來吃飯,開放銀行改變不了他們在智能化時代的尷尬地位。

從這個邏輯看,預計工行、建行這樣的資源優勢明顯、又對技術投入較大的大行,以及招行、平安等在移動化、智能化上走得較遠的股份制銀行,會在開放銀行浪潮中受益更大;新興的互聯網銀行憑藉開放銀行會為自己打開局面,但往後走會有天花板,因為本身的核心資本、業務豐富度都有瓶頸;中小銀行如城商行、農商行等,除了個別出色的,更多還是陪練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