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假英雄還是真騙子?

  文/CJ 杜晨    編輯/Vicky Xiao

  來源:矽星人(ID:guixingren123)

  如果要排空手套投資榜,中國有賈躍亭PPT,美國有Magic Leap特效視頻。

  Magic Leap曾是最神秘的創業企業,八年發不出產品,卻拿到了Google、阿里巴巴、摩根大通等投資方累計二十多億美元投資。其宣布的公司董事有Google CEO Sundar Pichai,高通前執行總裁 Paul Jacobs,甚至阿里巴巴執行副總裁蔡崇信。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2

  2011年成立至今,Magic Leap曾因為一個個讓人目瞪口呆的視頻被被讚譽成傳奇,也被因為多年沒有真正的產品面世被痛罵為騙子。即使在去年發布了“讓場面十分尷尬”的初代產品,這家公司還沒被判死刑,又雙叒叕傳出融資消息。

  Magic Leap發言人向媒體宣布:“ Magic Leap正在進行重大融資,一旦完成,它將成為我們的E輪融資。”

  就因為Magic Leap會做效果驚人的產品預告片嗎?

  從明星創業公司一步步走到“特效視頻騙局”,Magic Leap到底是假英雄,還是真騙子?

  1

  神秘公司

  有什麼電子產品能殺死手機、電腦,顛覆人類生活?那些進出過Magic Leap神秘公司的投資人,彷彿看到了答案——一副眼鏡。

  在漫威宇宙裡,鋼鐵俠留給繼承人蜘蛛俠一副眼鏡。當蜘蛛俠戴上這副眼鏡,3D影像投射到眼前的現實空間,他用語音調用人工智能助手Edith,接入史塔克集團數據庫、控制衛星武器…… 接管鋼鐵俠的所有戰鬥力。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3

  Magic Leap就想造這樣一副眼鏡。

  把計算機做成可穿戴設備,投影到現實空間,還要什麼手機平板筆記本?

  或許這樣的願望太美好,在2014年,僅僅是B輪融資,Magic Leap就拿下了5.42億美元。 Google領投這一輪融資,據Crunchbase,其他投資者有矽谷最知名的風投凱鵬華盈、Andreessen Horowitz,以及高通。

  2015年,Magic Leap放出了一部視頻短片,在視頻說明中寫道:過去,很難向我們的朋友解釋我們正在研發什麼。因此,我們與Weta Workshop的合作夥伴製作了這個概念視頻,以展示有可能實現的混合現實技術。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4

  在這個視頻演示中,本應出現在電腦屏幕上的電子郵箱界面投射到真實空間中,可以點擊空氣瀏覽郵件。遊戲人物從天花板掉下來,從桌子上拿起一把虛擬槍,就可以在真實的辦公室裡玩射擊遊戲。這些影像都是虛擬的,但疊加在現實場景之上,投射在視網膜上,就顯得無比真實。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5

  對彼時剛剛開始熟悉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技術的受眾來說,這真是令人激動的混合現實技術;對企業來說,這可能是下一代的計算平台。手機、電腦、一切有實體屏幕的電子產品市場,都可能會被顛覆。

  但大家都忽略了的是,這個視頻的合作製作方Weta Workshop,是一個視頻特效公司。

  或許是嚐到了甜頭,Magic Leap在“讓真正的產品保持神秘、但時不時放出一兩個視頻”這條路上繼續走了下去。

  2016年,Magic Leap發布了引發病毒式傳播的鯨魚7D視頻。或許你還對這個視頻有記憶:一條鯨魚從籃球場的地板上憑空一躍而起,落入地板時化作一地泡沫,周圍坐著的觀眾發出了驚呼。從圍觀群眾的形象來看,這還是裸眼3D效果。

  儘管那時已經有批評傳了出來,稱這只是特效視頻,不是真實畫面的展示,Magic Leap是在“戲弄不懂3D技術受眾”,但這沒有擋住Magic Leap的進一步融資。

  在這一年,Magic Leap籌集了高達8億美元的C輪融資,阿里巴巴也加入了投資者的陣營,那正是虛擬、增強現實技術被吹上風口,在中國炙手可熱的一年。

  這家總部在遙遠的南佛羅里達州的公司的邀請信,成了矽谷科技企業和投資者最趨之若鶩的入場券。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6

  2018年,沙特阿拉伯主權基金向它投資了4.61億美元。美國主要電信運營商AT&T以63億美元的估值,收購Magic Leap的部分股權,成為了獨家合夥人。

  此時,它的員工超過1500名,籌集了幾十億美元的資金,在創業公司裡已經是傲視群雄。

  2

  炒作至死

  但沒有幾個人真的看到過它的產品。

  Magic Leap很少對外透露技術,員工與參觀者都需要簽署重重保密協議。在早期為數不多的採訪中,CEO Rony Abovitz手持一枚類似眼鏡鏡片的玻璃,告訴公眾這是Magic Leap的技術核心。

  他稱之為“光學芯片”。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7

  在許多概念視頻之外,Magic Leap造了很多概念,“空間計算”,“數字光場”,“光學芯片”……

  但問題是,研發者也講不清楚光學芯片能夠做什麼,又打算怎麼用。

  系統工程總監Sam Miller用一句話解釋:“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就像睜著眼睛做夢一樣”。

  這就有點可疑了。為什麼一家公司要這麼神秘呢?可能是因為技術驚人,也可能是因為心虛。

  Magic Leap還是癡迷於炒作,卻拿不出產品。各種形象奇特、頭銜對標遊戲公司的“首席遊戲巫師”,描述著想像力驚人,但是不知道還要多少年才能實現的概念。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8

  但一切的泡泡在這家公司成立8年後,終於破滅。 2018年,這家研發超越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的“混合現實”技術企業,在一片質疑聲中,發布了自己的初代產品——Magic Leap One。

  等到Magic Leap初代產品終於登場,這也不是一個完全慘不忍睹的產品,但在公司多年的造夢和炒作之下,用戶翹首期盼王者,結果卻是青銅。

  與宣傳效果相比,連平庸都是罪過。

  概念視頻效果驚艷流暢,是這樣的。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9

  但是在真實產品視頻中,這個沙發上審美一言難盡,角度不好還會變半透明的怪獸形象,是怎麼回事?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10

Magic Leap已經很努力了,最初的原型儀器體積有一個冰箱那麼大,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頭部顯示儀,再變成一副更小的眼鏡式頭顯,連接一個小型便攜計算機,頭顯通過傳感器對房間進行繪圖,可以將影像投射到真實的空間物體上去,用戶可以用手勢去控制虛擬的圖像,進行互動。

  但什麼光學芯片,什麼天花亂墜的技術,都沒有用到產品中去。

  如果這是在其他虛擬現實技術產品發布之前,還是頗有創新意義的一代新產品。

  但幾年時間也過去了,在Magic Leap保密技術只放視頻畫餅的這些年,其他公司已經實現了它吹過的牛皮。

硬核玩家已經體驗了VR頭顯的沉浸式遊戲,大眾玩家在手機上玩精靈寶可夢也玩的不亦樂乎;最要命的是,微軟的HoloLens比它領先兩年實現了它吹噓的效果。

  根據測評體驗,晚到兩年的Magic Leap僅僅對視野效果有所改善。即便如此,眼鏡的視野也只有50度左右,用戶就像一個視線受限的病人,無法完整看到眼前的景物。

  此時,背靠整個微軟生態的HoloLens已經出到了第二代,批評者甚至嘲諷Magic Leap沒有技術突破,有抄襲HoloLens的嫌疑。

  在產品發布後,Magic Leap定下了賣出10萬台的目標,但是媒體爆出它只賣出了6000台。

  畢竟399美元的Oculus都有玩家嫌貴,Magic Leap要賣到2300美元,還只能體驗有限的視覺特效。

  體驗者紛紛表示拒絕:“我是不會花2300美元買這個東西的。”

  3

  夢幻泡影

失去了炒作光環後的Magic Leap不再神秘,至少CEO仍舊是擅長融資的:資金快燒盡的時候,就出來做一波營銷,這是某些創業公司的必備生存技能;但在產品亮相慘不忍睹後,還能繼續拿到錢,這則是大師級技能了。

  2019年,Magic Leap宣布與日本最大的移動運營商Docomo達成了另一筆2.8億美元的融資協議。

11月,Magic Leap又傳出了融資的消息:“我們已經完成了本輪融資的大部分,一部分作為股權,一部分作為可轉換債券,這些債務將在本輪完成後變成股權。這一輪的參與者包括現有投資者、新投資者和戰略合作夥伴。”

  但Magic Leap的神話似乎正在走向尾聲。

  據Business Insider報導,CFO Scott Henry和高級副總裁John Gaeta都已經離職,公司裁員數十人人,最關鍵的是,它八月還向股東摩根大通抵押了所有知識產權。這些都是企業財務出現問題的跡象。

  畢竟,連最重要的知識產權都抵押了,它還剩下些什麼?

  當然,Magic Leap還是有一些真實的技術,畢竟抵押專利比抵押咖啡機聽起來有技術含量多了。

  但到現在,人們還是難以判定Magic Leap是一家做假視頻的騙子公司,還是一家洞察了技術潮流,但是無法實現自己想像力的公司。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消費公眾信任的同時低估用戶的智商,終究會有報應。

  在接受《連線》採訪時,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表示想變回一家普通的創業企業、一家有產品的公司,去獲得下一階段的成功。

  他意識到所有的炒作都是一個大錯誤,說:“我認為我們很自大。”

  但拿著高達幾十億美元的投資,還想做一家普通的公司,那投資人和公眾莫不都是真的傻子。

  可能有些人還在惦記那場驚豔的視頻展示,但人們其實已經漸漸忘記了Magic Leap了。

  Magic Leap內部氛圍也難掩頹敗。在Glassdoor上,離職員工們抱怨:“沒人知道什麼時候產品發布,什麼時候走向公眾,銷量有多少。”甚至有員工抱怨:“沒人知道這家公司”。

  失去了人心之後,Magic Leap未來還有多少時間,已經難以預測。這家普通的混合現實技術公司,熊熊燃燒了巨額資金,卻沒能實現給公眾帶來承諾的夢境。

  但是排除它自己的問題不說,科技巨頭和資本紛紛看走眼這件事情,更讓人難接受。從PPT造車開山祖師樂視汽車,到血液檢測騙局Theranos,再到Magic Leap,從PPT到“女版喬布斯”到特效視頻,為什麼他們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騙到最聰明的人?

這家靠視頻融資的公司,正在走向自己的結局 11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