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頭圖來自:pixabay頭圖來自:pixabay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燃財經工作室

  來源:燃財經(ID:rancaijing)

  原標題:“我被抖音網紅PUA”

  提起PUA,大部分場景都發生在男女朋友之間。但它也有可能成為網紅主播“運營粉絲”,並圈其金錢的一種手段。

  近日,英國留學生金敏向燃財經講述了她近半年來的經歷,她表示,自己遭遇了抖音紅人的PUA。

金敏稱,她在去年9月與擁有74萬粉絲的抖音紅人“無顏祖”發展成微信好友,今年1月,兩人進入熱戀期,兩週後她開始遭遇冷暴力,只有打賞之後,對方才會繼續與她聯繫。 3個月來,金敏陸續為無顏祖在直播間打賞了5萬元,但仍然沒能挽回這段“感情”。事後她了解到,在她與無顏祖交往期間,無顏祖以同樣的方式“套路”了多名女生。

  對此,無顏祖回應燃財經稱,金敏刷禮物的行為是個人自願,他從未強迫。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在抖音上,有不少秀場主播,通過樹“男友”人設、露腹肌、聲控等形式吸引粉絲,並發展至微信私聊,其中有不少灰色的維繫粉絲的手段,平台監管也存在一定難度。截至發稿,抖音方面對於紅人監管問題暫時沒有回复。

  在粉絲變現和平台監管之間,這些秀場主播正在遭遇著自己的瓶頸——市場下行、內容同質化,他們需要解決的是,如何依靠自己而不是依賴粉絲,活下去。

  女生網戀抖音主播,刷禮物花五萬

  金敏從沒想過,被抖音網紅PUA的事情,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去年9月,剛出國的金敏開始迷上玩抖音,她刷到“無顏祖”的時候,被對方營造的“鋼鐵直男撩不動、基本上沒有女人緣”的大男子人設吸引。當時,無顏祖的粉絲數約7萬,還沒有成為現在74萬粉絲的大V。

無顏祖在抖音擁有70多萬粉絲,是腹肌圈的頂流之一無顏祖在抖音擁有70多萬粉絲,是腹肌圈的頂流之一

在抖音上私信聊了幾句之後,金敏加了無顏祖留在抖音上的微信號,看到其朋友圈發的都是直播相關的內容,金敏猜到這是專門加粉絲的工作微信。剛開始,兩人的互動並不多。 2020年1月,在一次聊天后,金敏加到了無顏祖的私人微信。

  沒過幾天,無顏祖稱自己在蘇州旅行,有一天晚上,他給金敏發來正在和朋友喝酒的照片。金敏便給他撥了語音電話,連麥、搖骰子,陪他喝起酒來,輸了就玩真心話大冒險。這次通話後,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

“當時我以為我問得很清楚了,沒有女朋友、他1995年、我1996年,他還說自己喜歡SM,並稱自己是個S(肆虐者)。”金敏稱,在之後的聊天中,無顏祖會經常給她發一些比較露骨的帶有SM情節的視頻,並稱“我想和你這樣做”。

  連麥之後的三天,金敏問:“我現在算是你的女朋友了嗎?我們算是在一起了嗎?”無顏祖回復稱:“傻瓜,老婆”。從那時起,金敏默認自己在和對方談戀愛。

  在金敏向燃財經提供的聊天記錄截圖中,多次出現“老婆、我愛你”這樣的字句,無顏祖還稱,自己的媽媽想看金敏的照片。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1

  這樣的甜蜜期沒過多久,金敏逐漸感覺到,在這段感情中,自己正在一步步被對方“精神控制”。

據金敏講述,事情的起因是,她給一名主播刷禮物,刷到了直播間的榜1,有一天無顏祖直播時,他的一個女粉點名金敏說,“這不是XX直播間的榜1嗎,怎麼來這了?”無顏祖立馬私信她,問是怎麼回事。

當天下播後,無顏祖對金敏說,在上一段感情裡,他被談了7年的前女友劈腿,對方出軌時毫無徵兆,當時還趕上他爺爺過世,他求對方不要現在分手,但對方還是毅然決然地拋棄了他。

在這樣的鋪墊之後,他告訴金敏,“我本身已經不願意相信愛情了,為了你我又相信了一次。現在你給別的主播刷禮物不給我刷,就是’綠’了我,傷害了我。”

金敏稱,她刷禮物的主播其實是她線下就認識的一個朋友,根本談不上“出軌”,但聽著無顏祖的哭腔,她陷入了愧疚,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背叛了他。她不停撥打對方的電話,對方卻關機。等到第二天早上他手機開機,金敏立馬認錯,求他接電話。

  後來的兩個多月裡,無顏祖反反复复,只在直播間裡跟她對話,平時她打語音不接、發微信不回。 “但越是這樣,我就越渴望他能搭理我,我會覺得只有我給他刷禮物,他才會理我。”金敏稱,有時候,她在直播間給無顏祖刷兩個“嘉年華”(折合6000元),才能換回他的一句回應。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2

  2月28日,無顏祖讓金敏把所有刷禮物的記錄錄屏給他看。一開始金敏不願意,他就說會通過他的工會,從官方後台去調取記錄。當金敏把錄屏發過去,如果有給其他主播刷禮物的記錄,他就會對金敏加以指責:“你老公在直播間裡輸了,讓人罰得像狗一樣做蹲起,你卻在別人的直播間裡給別人刷禮物、充大款。”

無顏祖檢查打賞記錄的截圖無顏祖檢查打賞記錄的截圖

  金敏稱,無顏祖反复拿這件事來刺激她,並且不斷打壓她的自尊。有一次,兩人正在視頻,無顏祖再次舊事重提,她被逼得雨天在大街上下跪,之後還有好幾次類似的“懲罰”。最後,患有抑鬱症的她再也受不了,選擇了割腕自殘,幸好同學及時把她送到醫院做了包紮。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3

  一場場鬧劇過後,無顏祖對金敏越來越冷淡。就像沒有正式開始一樣,他們也沒有正式分手。今年4月,無顏祖的朋友圈已經對金敏不可見,微信也幾乎不回。

  回顧這幾個月的經歷,金敏稱,她為無顏祖前前後後刷了50多萬音浪,10個音浪一塊錢,就是5萬多人民幣。

金敏提供的給無顏祖刷禮物部分記錄金敏提供的給無顏祖刷禮物部分記錄

  除此之外,無顏祖有時會以打牌輸了為由,要求金敏為他刷禮物。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4

  值得注意的是,金敏稱,她曾在微信裡一次性給無顏祖轉過13140元,但是他沒有收。金敏回想起來,覺得是無顏祖怕留下證據。

  “我以為他是我的救贖,沒想到他是我人間煉獄。”金敏稱,這段經歷以後,她活在自我否定當中,甚至很恐懼跟異性接觸。

  多名女粉絲稱被主播套路

  金敏本以為,自己只是經歷了一段痛苦的戀愛,沒想到背後的事情並不簡單。

  今年4月,她不斷在抖音和微博收到私信,遭到女生小艾的辱罵。到了4月底,無顏祖那位相處了6年半的前女友發微博稱,她原本已經和無顏祖談婚論嫁,但戀愛期間無顏祖出軌4次,兩人最終分手。微博發出後她收到了小艾的私信稱,自己已與無顏祖在一起512天並有紀念日截圖。在那期間,他同時還和金敏在談戀愛。

左邊為小艾,右邊為前女友左邊為小艾,右邊為前女友

隨後,感覺受到欺騙的金敏選擇在微博曝光無顏祖,她陸陸續續收到了一些女孩子的私信,大家組建了一個群聊,才發現無顏祖曾經交往過8個女生,且擁有四個微信號與她們聯繫。

  這些女生中,大部分是感情受到欺騙和劈腿,有一些也為他刷過禮物,所經歷的套路和金敏類似,只不過花的錢沒有她那麼多。其中一位女生告訴金敏:“看到無顏祖還在抖音更新視頻,估計又在直播圈錢了。”

  5月10日,無顏祖回應燃財經稱,金敏刷禮物的行為是個人自願,他從未強迫,並且他曾讓金敏停止刷禮物的行為。他的回應與金敏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圖相反,截至發稿,他沒有給出證據,也沒有否認與金敏是戀人關係。

  金敏清楚地記得,有一個女生私信她說:“我已經不想、不願意,也沒有力氣再去回憶了,他這種人真的不配擁有粉絲,不配成為網紅。”

  但實際上,這樣的大V主播並不是個例。

  除了無顏祖所在的腹肌圈,抖音上的一名聲控主播“杜老師”也曾被曝出騷擾粉絲。他有著近70萬粉絲,對外樹立著“餵流浪貓狗、不為女色所動”的善良正義人設。

據某公眾號爆料稱,對於加自己微信的粉絲,杜老師會先要求對方發照片,按照顏值和性格(順從/叛逆)將她們歸類,接著對粉絲進行言語騷擾,要求對方發性感的視頻或者照片,還會要求她們下跪。

圖片來自網絡圖片來自網絡

  同時,杜老師對外宣稱不接受粉絲轉賬,要送就在直播間送。他還經常出去旅行,旅途上產生的一些費用,都會找理由讓粉絲報銷。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來自網絡

  被曝光以後,他已將自己的賬號設為了私密賬號。有一位曾經也是抖音聲控圈的人士稱,杜老師的事件在聲控圈並不少見,這樣的套路還有很多。

  還有一類主播主打“男友”人設,抖音大V“小騰同學”就是這一類,他曾被曝出同時跟20多個女生交往,並有圈錢及騙錢的嫌疑。隨後,“小騰同學”在微博道歉,稱要對方轉賬以示真心的聊天記錄其實是一種“試探”,女生的轉賬大多是當天退還。

小滕同學微博道歉截圖小滕同學微博道歉截圖

  對於他的道歉,一些粉絲並不買賬,認為只是藉口。由於他的粉絲中年輕人居多,有人擔心他的言行會帶偏年齡小的粉絲的三觀。從微博上的評論可以看出,還是有不少小粉絲會自發“原諒”主播,並表示無論如何也會等他回歸。

  事實上,在2月16日道歉之後,小騰同學改名“老滕”,於4月3日在抖音回歸,目前粉絲181.8萬。

小騰同學道歉微博下的評論小騰同學道歉微博下的評論

  一位反PUA的行業人士告訴燃財經,上述抖音主播的行為具備PUA的特徵,且可以從中看出一些被“訓練過”的套路。

  首先,他們會著重去打造自己的人設,突出自己的優勢。

  其次,他們與粉絲溝通的內容充滿了曖昧、性暗示,在感情升溫的推進速度上要比一般人快很多,很有可能短短認識三天,就能快速推進雙方的關係。感情升溫之後,他們又會通過言語打壓,把人推開又拉回來。比如,他會暗示說,我現在不夠喜歡你,是因為你對我不夠好,對我更好我就會更喜歡你,然後順其自然地引導粉絲對其投入。

  最後,他們會“唯一性”、“排他性”和“逆向合理化”並用。

  例如在互動時,反復強調你是我的唯一,我只叫你寶寶,你跟別的女孩不一樣等。緊接著就會使用排他性,例如跟女生說“我不允許你跟別的男孩子交流”。 “通常女孩子聽到這種話就會有覺得男孩子很霸道,但心裡是甜蜜的,這就為他下一次的逆向合理化打下了鋪墊。”這名人士稱。

  逆向合理化就是,如果有一天我發現你跟別人聊天或者給別人打賞,我和你分手的時候就是你的錯。男生會抓到對方一個錯誤的點,不斷放大,然後把分手的所有責任都推到對方身上。

  這名人士表示,此前飯圈PUA現像被討論得比較多,現在短視頻平台興起,主播對待粉絲的手段其實也很類似。

  秀場直播走下坡路,主播亂象難監管

  實際上,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短視頻平台的戰場就已經開始轉向直播。據悉,抖音和快手已經佔直播行業50%左右的份額,且都投入大量資源扶持自己的直播產品。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5

  其中,秀場直播這一形式以打賞為主要收入來源,它的核心就是讓粉絲花錢。

  網星夢工廠大電商中心總經理盛帥告訴燃財經,秀場直播千萬不要看粉絲量,一個主播可能看著粉絲不多,但是直播間打賞排名前3的金額都很高。 “所有的秀場直播間都是二八定律,每個直播間都有一兩個大哥,他們每天的打賞金額能占到整體流水的90%以上,運營好這些大哥才是重中之重。 ”

盛帥稱,這些大哥一開始可能是主播背後的公會派來的托兒,在直播間裡面帶節奏,吸引更多的人進來觀看,形成習慣之後,後期整個直播間打賞的水平就會高一些。

一位業內人士稱,一些主播為了維繫這些“打賞大哥”,會與其保持“網戀”的關係,就像普通人的熱戀期只有三個月一樣,懂套路的主播都會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盡可能多的讓對方給自己刷禮物打榜。

在網上流傳的一份《娛樂秀場直播入門手冊》中也寫到:在不直播的時候,主播可以通過微信與粉絲溝通感情,建議了解打賞榜單前幾位的個人情況及經濟情況,有的放矢的與其建立關係,但聰明的人不會真的和這些土豪們發生什麼。

  這份手冊說得很隱晦,但與上述抖音主播對待粉絲的手段如出一轍。對於平台來說,平台更在乎的是流量和生態的繁榮,至於主播如何私下運營粉絲,很難有一個統一的監管標準。 “如果他們一刀切,無論是平台的KPI還是公司的收益都會下降,這是平台不希望看到的。”盛帥稱。

  仔細翻看這些秀場主播的視頻,可以發現他們的內容同質化特別嚴重,以無顏祖來說,所有視頻只有一個主題——露腹肌,這些秀場主播的瓶頸十分明顯。同時,由於每一個主播和公會的議價能力不同,盯著提成的他們,只能通過不斷讓粉絲打榜才能獲利。

  4月以來,抖音開始實施雙週任務分成模式,公會的流水、主播等數據需要以兩週為單位,成指數曲線不斷遞增,才能拿到獎勵分成。近期抖音發布5.4~5.17的公會雙週任務,將公會的服務費下調至5個點。對於很多公會而言,5個點的利潤非常低,扣除人工、房租、運營等成本,許多公會甚至要虧本。也正因為如此,新規引發了公會的強烈不滿。

  根據中國產業研究報告網發布的《2019-2025年中國秀場直播行業深度研究與未來發展趨勢報告》來看,整個秀場直播行業已經在走下坡路。疫情期間,由於大家都出不了門,抖音等平台上的秀場直播有了回暖趨勢,但這並不可持續。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6

  從抖音分成策略的調整也可以看出,抖音希望公會不僅僅局限於秀場直播,而是去探索短視頻、電商直播等更多形式。如今不少秀場主播已經開始嘗試轉型成為帶貨主播,如果還想一味依靠粉絲獲利,最終只能坐吃山空。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金敏、小艾為化名。)

女生談網紅圈錢套路: “我被抖音網紅PUA” 7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