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作者和閱文的“戰爭”,讓網文死於2020年


作者和閱文的“戰爭”,讓網文死於2020年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秦安娜

  來源:略大參考(ID:hyzibenlun)

  導語: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反抗精神,只是中二少年癡人說夢的囈語。網文大神們把它寫出來,只是為了給心懷熱血的少年創造幻覺,他們自己是不信的。

  閱文與作者之間這場“權利與義務”的爭奪戰中,諸位網文大神,如作壁上觀,不曾公開為行業發聲。

  江湖老腕儿高曉松說,什麼叫腕儿,心中不光有自己,也要有行業和大家。

  網文江湖沒有腕儿,唐家三少們心中只惦念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盛產俠氣、人生逆襲爽感的網文江湖,只是動輒言利,只有市恩賈義的市井之地。

  網文死了,它最善表達的扶正除惡思想,被領軍人的行為自證虛假。

  網文死了,它所傳遞的小人物逆襲成為人生贏家的精神內核已經枯萎。

  網文死了,它的培養機制被資本意志攔腰截斷。

  網文死了,在泛娛樂化的今天,它對資本而言無關痛癢。

  1

  吹響號角

  一場“起義”正在醞釀。

  成立近20年的討論網絡文學話題的論壇——龍的天空,成為反攻陣地。對閱文合約不滿的網文作家們聚集在這裡,密謀採取釜底抽薪的方式,向壓榨他們的資本方抗議。

  閱文集團召開的北京場懇談會後,作者們對閱文的誠意產生質疑,他們最關心的著作財產權分屬,沒有新的討論結果。閱文承諾會繼續在公司內部討論,一個月後會再次給予答复。

  在作者眼中,這些說辭只是閱文拖延時間的策略,他們只是想等輿論淡忘,草草收場。

  作者們必須快速行動,因為整場“起義”進攻時間的最後期限是6月13日——第三次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意見徵求在這天截止。

  要摧毀舊有根基,就要劍指網文平台合同條款的合法性來源。 《著作權法》成為作者們最想爭取的法律支持來源。

  粉圈“整齊劃一”的操作模式,成為網文作者們的借鑒目標。他們在論壇裡頻繁發帖,呼籲大家去中國人大網的法律草案徵求意見板塊留言,提交著作權法的修改意見。

  成人,還是成龍?作者們全靠接下來一個月的鬥爭。

  作者們對法案的修改意見主要可以歸結為:他們是原著作者,是享有著作權保護的群體,而不是依附於平台的文字工人。

  最需要被修改的法條是《著作權法》的第十七條,他們認為這是網文平台可以簽署委託創作合同的法律來源。

  受委託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的歸屬由委託人和受託人通過合同約定。合同未作明確約定或者沒有訂立合同的,著作權屬於受託人。

  上述法條被作者們定性為必須要修改,否則爭取其他權益全是一紙空談。閱文正是基於此法條,剝奪作者在版權改編過程中的諸多權利。

  委託創作協議源自盛大文學同17K競爭的年代。

  2006年,17K從當時尚在盛大文學旗下的起點中文網挖走大量作者。

  作者去初創文學網站,會面臨人氣以及訂閱的損失,網站會提供溢價買斷合同,按照雙方約定的字數價格將作品買下來,然後再放到平台上銷售。網站同新簽約作者簽署的就是買斷性質的委託創作協議。

  在當時,委託創作協議更像一種對作者的收入保障。平台不會提出委託創作意見,作者們根據自己的構思自由創作,成品按照字數獲得收益。

  但隨著網文平台的壯大,協議的內核也變了。

  現在的委託創作合同中,平台方更強勢——他們不需經過作者允許,便可直接成為作品全版權運營的代理人。

  網文大神“天蠶土豆”在微博上透露,《鬥破蒼穹》、《武動乾坤》都是委託創作合同,版權收購方同網文平台購買版權。版權後續修改過程中,原著作者很難插手。他們可能會提出修改意見,但已經沒有決定權。

作者和閱文的“戰爭”,讓網文死於2020年 2

  網文作者們對此有強烈抵制情緒。他們認為作者的著作權,天然且不可更改,屬於原創者個人,不可授權和利用合約的方式進行竊取。

  此外,他們還想爭取著作權法對原著作者身份的認同。在視頻作品的署名中,編劇導演、攝 影、作詞、作曲均享有署名權。而原著作者並不是明文規定享有該權益的群體。

  在IP改編大潮中,那些不是編劇的原著作者身份尤為尷尬。

  他們在尋求法律的力量。最近,“龍的天空”論壇中每天湧現大量帖子,教授作者們去哪裡提交修改意見,以及重點修改哪些法律條款。

  時間是“起義軍們”最看中的因素,他們希望藉助“兩會”的窗口期,以更快地靠近他們的目標:由政府出面製定標準的格式合同,而非網文平台自己制定。

  2

  神的隕落

  如果以成功的可能性衡量這場”起義“,它充滿迷思。

  對於強調天時地利人和的戰鬥,它佔據有利的天時條件,在知乎、微博、B站等多平台發出呼籲,也可算作具有地利因素,但它缺少人和。

  “起義軍們”沒有領袖,沒有帶領他們向前衝的核心人物。首位以網文作家身份入選政協委員的唐家三少,本期待提供有力支持,但他從未在公開場合站在作者立場為他們發聲。

  這位政協委員在微博上發表的對閱文事件的看法,可以概括為:在利益面前,權利是可以退讓的。

  當你們拿到一份全都是霸王條款的合同,你首先要考慮,這合同能夠帶給你的好處是什麼,壞處是什麼。有些話,我估計說了又要被帶節奏,但我覺得,我要出於本心說幾句。不同階段的作者,真的是不一樣的,當你足夠優秀的時候,你就有討價還價的資格,當你初入的時候,你就要考慮放棄什麼而獲得什麼。

  此類站在底層就應該接受剝削,等站在頂峰之際再實施反殺的邏輯,充斥著成王敗寇的叢林法則。

  該條微博下面,有網文作者們的憤怒留言。

  你既然作為第一位網文作家的政協委員,你的高度就決定你的處境。

  背叛自身階級的人最可恨。

  你就是典型的自己賺到錢了,就不管其他小作者死活的維利主義者。

  這不是放棄的問題,是平台侵犯合法權益。

  實現逆襲是機遇、運氣、天賦等多重因素紐合在一起繪就的人生軌跡。不是僅憑個體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唐家三少忽視了他的成神之路,除自身因素之外,還有來自整個行業發展紅利的堆積。

  網文江湖不會有第二位作家的商業價值如唐家三少,他是起點中文網有意識打造出來的明星作者,是被網絡文學行業選中的人。

  在網文業務發展期間,打造具有商業影響力的明星作家,以此吸引用戶付費,吸引更多人加入到網文作家群體,是一種商業策略。 2008年,起點的對外宣傳中,非常注重宣傳網文作家年過百萬的收入。

  形象氣質較好,且表達能力不錯的唐家三少,成為這場“造神運動”中的有力人選。外界有關於網絡作家的採訪需求,起點都會推薦唐家三少。

圖:網文界頂流 唐家三少圖:網文界頂流 唐家三少

  這位大神身上還有另外一個巨大優點,筆耕不輟,連續96個月日更八千到一萬字。在媒體對唐家三少的報導中,勤奮是最常被提及的特徵,遠超過他關於玄幻世界的想像力。

  天賦因人而異,但是勤奮是可以後天補救的。這也是網文平台希望向外界傳遞的優秀作者所應具有的特質。

  同他最常書寫的小人物逆襲,繼而成為人生贏家的路徑一樣,唐家三少也實現了逆襲。

  起點的“造神運動”為唐家三少帶來了巨大回報:年版稅收入過億,五度蟬聯網絡作家富豪榜榜首,出版過上百本書籍,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等等。

  唐家三少筆下的人物,總會獲得曠世神器,武功秘籍。這些角色的內心成長是他不曾書寫過的。他不曾提及一路被指點歷練,闖關升級,少年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有什麼變化。

  他描繪的英雄是“裝備型”,依靠武力值,征服世界。

  唐家三少也是如此。這位依靠網絡文學實現人生逆襲的作家,依靠寫作獲取了金錢,地位和政治身份。他一件件攢起通向人生贏家之路的裝備,但褪去這些裝備的武裝,他真的是大神嗎?

他最著名的小說《斗羅大陸》中書寫了一位名叫唐三的少年,以一己之力推翻黑暗勢力武魂殿,救出受困的魂師,擊退武魂帝國的進攻,解救了天鬥帝國千千萬萬的百姓。

  唐三被尊為天子的老師,是整個大陸最尊貴的海神。

  然而,唐家三少沒有像他筆下描繪的少年那樣,擁有解救天下,拯救蒼生的意識。在行業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留給新人作者的建議只有忍耐,等待你具有話語權的時刻。

  作為行業領軍人,唐家三少沒有責任、沒有擔當、沒有俠氣、甚至都談不上有公民思維。

  他在接受人物採訪時提到,

  每一個合作方都是我的大哥,我幫他們賺多多的錢,每人分我一小部分。我有很多這樣的大哥,我出了問題,他們就會幫我。

  當你是一個資源,所有人都和你合作。當你變成一個競爭者,所有人都打壓你。南派三叔就是做了這麼件傻事。

  十足的雞賊利己主義者腔調。

  此刻,數百萬網文作者關注的合約爭論與他無關,他早已同閱文簽署了大神專屬的定制合約,他的利益同平台方緊緊的捆綁在一起。

  心中沒有江湖,網文大神也只是人造的稱謂。

  3

  鬆散集結

  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充滿少年血性的故事,年復一年地出現在充斥仙俠、奇幻元素的網文世界。主宰角色命運的網文作者是這個世界的“造神者”,他們為主角規劃一條條打怪升級的逆襲之路。

  但在現實世界,他們卻是無法同閱文抗衡的“小人物”。真實世界中沒有天降神器,沒有高人投緣指點,沒有師傅傳授畢生所學。

  他們從虛擬世界,回到現實世界。

  群龍無首,網絡上匆忙集結的“起義”勢力,匆忙到他們甚至沒有統一的核心訴求,類似“有田同耕、有衣同穿”的舊式農民起義的完整主張,他們都不具備。

  網文作者們的維權訴求一再更改,從修改著作權法到控訴騰訊壟斷,再到透明化作者收入以及抵制免費收入。

  他們在網絡聚集,準備應戰,想要以整齊劃一的動作,攻向敵人,卻因無法在內部調和不同利益的需求,鬆散集結在一起。

  存在不同的利益主張,因為作者們身處不同的行業地位。

  大神作者有議價權,他們同平台簽署大神專屬合約,受到波及極小。

  腰部網文作者收入主要來自於付費閱讀,版權收入對他們而言,尚屬遙遠,付費業務是關注核心,他們對免費閱讀極為抵觸。

  新人作者或者粉絲少的作者,則對免費業務更感興趣,對他們而言,廣告變現是不錯的收入方式,他們只是在意廣告分成的透明程度。

  對於參與“起義”的作者而言,他們只有面對核心敵人——閱文的憤怒。

  即便盲目,也要行動,只因他們認為已經無路可退。過去幾年,網文平台的簽約規則一再變化,他們不希望在框架合約的模糊界定中繼續寫下去。

  微博名為“死翼耐薩里奧”的網文作者,細數九年來簽署合約的著作權授權期限的變化。

  2011年4月,他第一次跟縱橫中文網簽署協議,合同有效期自簽署之日起至簽約作品全部完成後五年止。但附屬協議顯示的簽約時間為七年。

  此後簽約創世中文網,授權期限變成簽約作品完成後二十年止。創世收購起點中文網後,他又轉去起點寫書,當時簽署的著作權授權期限已經同現在的合約條款一樣,從簽署之日起至協議作品著作財產權保護期滿之日止。

  也就是現在頗具爭議的“作者死後五十年”,這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最長期限,超過該時間,版權將不受法律保護。

  如果追溯改變時間可以發現,2014年末騰訊收購盛大文學,兩者的文學業務合併為今天的閱文集團,一家獨大佔據網文江湖半壁江山後,閱文旗下文學網站簽署合同硬氣不少。

  各文學網站也連帶著硬氣起來,現在去知名文學網站簽作者合同,對授權期限的規定幾乎都是作者死後50年。

  同網文網站解約也有坑。 “死翼耐薩里奧”在2018年同縱橫小說網解約後,版權並沒有立即收回到手中,因為解約協議中有一項條款,甲方同意下架時間不視為乙方對授權作品的侵權使用。簡言之,網文平台有權決定何時下架作者的書籍。

  平台強橫至此,卻沒有有影響力的行業領軍人站出來提出質疑。

網文作家“畫骨師”接受【略大參考】採訪時說,她願意出來發聲,只因為前幾代從行業風口實現了自我價值的作者,他們沒有在每一次條件苛刻時站出來反抗,導致如今這一代從業者如此艱難。

  “如果我們也是賺到了錢就不吱聲,那以後新入行的後輩怎麼辦?”

作者們一直所期待的“神”,那些在網文市場中實現了個體人生價值和財富價值的大神們,躲在了財富的庇蔭之下,沒人願意站出來,為整個群​​體的利益奔走呼喊。

  如此看來,或許是網文死了,它所傳遞的平凡人同不公世道抗爭的精神內核,已經破碎、凋零。

  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反抗精神,只是中二少年癡人說夢的囈語。網文大神們把它寫出來,只是為了給心懷熱血的少年創造幻覺,他們自己是不信的。

  現實世界沒有幸運的屠龍少年,只有龜縮不前的“人造神”。

  4

  網文已死

  網文平台站在付費還是免費的十字路口,這個抉擇關乎網文江湖未來的發展方向。

  付費模式是吳文輝對網絡文學行業最大的貢獻。 2002年,起點中文網決定付費業務是未來的商業模式,次年推出按章節收費的業務、當時按千字兩分錢定價,每個章節算下來約合1毛錢。

吳文輝放棄廣告變現作為主要業務模式而擁抱付費閱讀,一方面在於他認為廣告變現存在不穩定性,另一方面在於吳文輝想要能夠穩定更新的網文作家,付費閱讀對網文作家是很好的創作激勵機制。

  付費閱讀支撐了起點中文網的發展,也是網絡文學平台長久以來的核心業務模式,一批網文平台和網文作家以此為生。

這些寫作者通過幾年的持續更新,成為大神級作家,比如唐家三少,這位被新世相創始人張偉形容為“不曾對寫作本身有所增益,但將寫作的功利價值發揮到極致的人。”年度過億的版稅收入是他成功的例證。

  閱文集團有810萬網文作者,其中大部分都想通過付費收入證明自身價值。

  “畫骨師”認為付費業務是網絡文學的發展基石,因為付費是一個篩選機制,意味著讀者和大眾對作者作品是否認可。沒有人會去為自己討厭的東西花錢。

  這也是網文作家商業價值的直觀體現。現在,可以衡量網文作家商業價值的基石即將被摧毀。

  閱文給出的方案是付費業務和免費業務並行,作者可以自行選擇。但只要免費業務存在,還有多少人願意付費?

  讀者在網文江湖中尋找的,是現實世界中十分稀少的爽感,小人物逆襲終成英雄並抱得美人歸的完美結局。

  這樣的故事只需要按照固有套路,批量生產,便可以吸引讀者。作為寫作者的創意勞動,價值體現在哪裡?看起來,平台只需要按部就班的碼字民工。

  免費是互聯網送給用戶最大的幻覺。

  免費閱讀模式興起,越來越多的“廉價幻覺”出現在市場上,搶占用戶的時間。這是免費閱讀平台所需要的,他們需要作者們每日更新“爽感”,以此長期吸引用戶來瀏覽廣告。

  與此同時,有價值信息的生存空間不斷被蠶食,長此以往,價值創造者們將失去他們的成長源泉,網文行業也將變成劣幣驅逐良幣的行業。

  網文已死,它曾經賴以發展的造血機制,將被免費業務消耗殆盡。

  唐家三少、天蠶土豆、貓膩等網絡文學打造出來的“初代神”,很可能也是網文江湖最後的神。

  諸神黃昏,長夜將至。

作者和閱文的“戰爭”,讓網文死於2020年 3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