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雷軍的金山,與王興劉強東李彥宏的遺憾


雷軍的金山,與王興劉強東李彥宏的遺憾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雲計算的十年一夢。

  文/張宇婷

  來源/Tech星球(ID:tech618)

  5月8日晚,金山雲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為今年第二家上市的中國雲計算公司。

  金山雲將在首次公開募股中發行2500萬股美國存託憑證(每ADS代表15股普通股),IPO定價為17美元/ADS,估值在40億美元上下。

  當晚,金山雲董事會主席雷軍在接受采訪時提到,此次認購的公司有260家投資者,路演時間嚴格意義上只有三天。

金山雲上市現場金山雲上市現場

  雲計算公司迎來了一波收穫期。

  此前的1月20日,第三方獨立雲計算公司UCloud上市。之後,另一家公司青雲QingCloud 即將衝刺科創板。

  如果以中國最大的雲計算服務商阿里雲正式對外公測為起點,中國雲計算也恰好走過了十年。

  第十年的春天,除了上市的利好,疫情迅速催化在線辦公的普及,進一步帶動整個雲計算行業。

  但另一方面,也有云計算廠商退出市場。今年4月30日,蘇寧雲商城正式停止運營;5月31日,美團公有云將停止服務。

  今年4月,傳出百度智能雲事業群總經理尹世明、百度智能雲副總經理張志琦離職。就在幾個月前,京東雲也經歷了一輪高管離職。

  “雲計算”就像是一個燙山芋,行情冰火兩重天,讓人既愛又恨。想要做到盈利和上市,要經歷重重關卡。

  找到巨頭的夾縫生存

  1月,雲計算公司UCloud創始人季昕華帶著鮮豔的紅圍巾,敲響了科創板上市之鑼。 UCloud在科創板上市,開啟了國內云計算公司的上市潮。 4月初,青雲QingCloud向上交所遞交了招股說明書,擬在科創板掛牌上市。 5月8日,金山雲正式登陸納斯達克。

右二為季昕華右二為季昕華

  UCloud的上市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上市時雲業務盈利了,並成為中國A股第一家同股不同權的上市公司。

  根據UCloud招股書顯示,2017年虧損轉為盈利。 2016年度實現淨利潤-2.1億元;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1-6月,淨利潤為正,分別是5928萬元、7714萬元和778.44萬元。

  在巨頭夾縫之下生存,真心不容易。

在上市當天的全員郵件中,季昕華提到:雲計算創業難,這是一個需要重資金、重資產、不斷投入的行業,這也是一個外有AWS、微軟,內有各大巨頭高度競爭的行業。

  有媒體報導,在創業早期,因為融資不易,季昕華、莫顯峰、華琨三個聯合創始人曾在出差時擠在100來塊錢的小旅館。為了明志,將三個人的群聊名字起為——“雲吞面”,意為“即使做不了雲,還要一起做雲吞面”,季昕華甚至將自己的房子也賣了。

  季昕華在行業內,被公認為是一個非常用功的人。從騰訊到盛大再離開創立UCloud,一位行業內部人士評價他:“老季是一路邊走邊學的苦行僧。他本身願意不斷學習,去湖畔大學,在不斷學習的過程中,轉變公司的新戰略。”

  無論是UCloud、青雲QingCloud還是金山雲,自出生之日就需要回答一個問題,在AT(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巨頭投入的領域,你有什麼底氣和巨頭打價格戰?

青雲QingCloud A到D輪投資方,藍馳創投合夥人陳維廣曾經問過青雲創始人黃允松:“大家都在補貼,打價格戰。青雲QingCloud 的公有云是有客戶,但你怎麼掙錢?怎麼有淨利潤呢?”

“一家企業不能把自己在一棵樹上吊死,得有兩條腿,要不然出現一個谷底可能就扛不過去。所以,2014年下半年我開始拼命尋找第二條腿。”黃允松為青雲拼命尋找大客戶,並推出了私有云服務。

  沒有其他主營業務支持,或者資本方的持續投入,雲計算獨立第三方創業公司的發展異常艱難。

  無論是金山、UCloud還是青雲QingCloud的發展都一波三折。此輪雲計算上市潮主要集中在相對獨立的第三方雲計算公司,幾家公司都曾籌備過在創業板、戰略新興板甚至美股等上市,最終要慶幸科創板的出現。金山雲背後雖是雷軍和小米集團,相對獨立,如今熬到登陸納斯達克。

“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阿里雲、騰訊雲、華為雲等)不上市,第三梯隊的企業上市,一般來說是用市場機制助其融資。理論上,公司上市只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找錢,第二個是找客戶。”一位雲計算行業資深人士告訴Tech星球。

  十年發展大期,雲計算公司們需要向背後的資本方“交待”;需要拿到錢進一步發展;更需要有一個身份吸引更多用戶。

“上市之後,這些公司多了一個公開的融資渠道。上市公司相對規範,信息透明,客戶和合作夥伴能看到。財務投資人需要變現,管理團隊也要改善生活。因此,第三梯隊公司有很大的動力。”上述人士認為。

“阿里、騰訊等雲計算公司主營業務的PE值很高。一般不會把PE低的業務分出來。舉個例子,就像是說:這家公司都是用美金計價的,我為什麼要把用日元計價的東西分拆出去?把雲計算放到上市公司的業務裡面來養,絕對養的很舒服。”上述人士如此提到,大公司沒有分拆雲計算業務的動力。

“能夠接受虧損上市,這是科創板給盈利沒有那麼大的雲計算企業的機會。否則在AB股或者傳統創業板,雲計算企業上市會有很大的難度。”一位雲計算行業內部人士告訴Tech星球。

  錢是最大的難題

  一位互聯網公司雲計算業務負責人告訴Tech星球:想要做成雲計算需要一個先決條件——“口袋”要深,錢要足夠多。

“雲計算行業其實是一個非常辛苦的行業,公司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和挑戰。如果想做好一種產品、服務,需要大量的軟件投入。目前國內市場上的大部分雲計算​​公司都是偏向提供底層服務,因此還需要巨大的重資產硬件投入。”一位曾任互聯網大廠雲技術負責人向Tech星球表示。

  雲計算是一個戰略性虧損行業,多大的規模決定企業能做多大的生態,收回多大的邊際效益。但是在爬到這個規模點之前,企業需要砸重金,做數據中心,買交換機、服務器、交電費,爬坡的過程是賠錢的。

  除了硬件設備的購買,還要考慮折舊費。 Tech星球了解到,以微軟和亞馬遜在雲計算的服務器使用上的標準規範為例。微軟的服務器三年一折舊,折舊期限到了,每一個數據中心的20個機櫃上50個服務器,全部下線,做物理回收。這意味著一批機器全部淘汰,高密度的設備要從頭開始購置。

  不過即便是口袋深、技術強,因為雲計算的戰略性虧損,在到達贏利點前,很多公司仍然堅持不住。

面對虧損,一些企業選擇用主營業務補充支持雲業務;一些企業比較幸運,背後有資本的支持;還有一些企業的一把手對雲業務佈局非常堅定,這些因素促使今天中國雲計算市場格局中,如阿里、騰訊跑地較快。

  如果經受不住虧損,就會出現戰略搖擺,影響市場化推進速度。

  根據Tech星球獨家獲悉,百度雲今年在OKR中增添了利潤指標,毛利是第一考核因素。百度雲內部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李彥宏希望百度在今年扭虧為盈,毛利至少20%。賬上還有千億現金的百度也扛不住虧損,開始期待雲計算業務盈利。

  一家公司的雲計算業務想要達到一定規模,被客戶、市場和資本認可,至少需要8到10年的時間。這是亞馬遜、微軟和阿里走過的必經之路。想在短短幾年內真正盈利,非常困難。

  大廠們在做雲計算的過程中,會發現和前期想像的差距巨大。比如,剛開始大老闆的決定是投入雲計算,但是在逐漸發展過程中。當看到A、B、C業務都是賺錢的,可到了雲計算業務是賠錢的,老闆的心態很可能會改變。

  在這種情形之下,大廠的雲計算一把手離職亦不難理解。一旦老大對戰略徘徊搖擺,加上周圍同事的風言風語,很容易讓雲業務的一把手放棄。

  回看阿里,雲計算圈子裡都知道“王堅流淚”這個“段子”,其實背後折射出早期做雲計算的技術之難。

  作為阿里雲創始人,王堅自己都在採訪中表示過,因為早期的技術研發太難了,他的脾氣有時不受控制。甚至連馬雲都曾跟他說:不要再拍桌子了。曾經“暴怒”的博士,卻在幾年前阿里內部年會上,提到“曾經在阿里雲工作過,但今天不在阿里雲工作的同學”時,失聲哭泣。

王堅王堅

  早期的艱難讓王堅團隊的離職率超過70%。王堅曾形容:“阿里雲的早期技術是工程師們拿命換來的。但只要有一個人在,阿里雲這件事就會堅持下去。”

  在資金上,馬雲曾直言每年給阿里雲投資10個億,連投10年。

“需要花時間,老闆要有足夠的耐心,最重要的是,一旦東西討論完,信心是不能動搖的。堅持對的事情是不能動搖的,”一位雲計算高管告訴Tech星球,“蠻難的,真的蠻難的。當然一旦挺過來,熬過來是不一樣的。”

  「上面要有人」撐腰

5月8日,雷軍針對金山雲的上市發表公開信,描述了其2011年任金山集團董事長後,堅信雲服務將是TMT行業最持久強勁的風口,但投入巨大,並且潛在對手超強,金山整體實力不足,困難重重。

雷軍提到:“經過反复論證,我們做出一個非常大膽的決策:All in 雲服務。只有’向死而生’的決心和勇氣,只有All in,才有機會勝出。2012年,我們正式創建了金山雲,並且All in我們幾乎所有的資源,從零開始組建團隊、做產品、開拓市場,同時還要背負持續高額投入帶來的巨大壓力……”

  面對雲計算,大佬們可以分為兩類風格。一類是堅持挺雲業務發展的大佬,如馬雲、雷軍、任正非。還有一類則是,被下屬質疑過從不為自家云業務站台的大佬,如丁磊、李彥宏,劉強東。

一位雲計算行業內部人士告訴Tech星球:“這些大佬中,我佩服雷軍。哪怕他把精力主要放在小米,雷軍在做整個雲計算這件事情是非常用功的,在金山集團上,在方方面面他非常用功,他是勞模!”

“雷軍提煉出很多相對簡單的道理。在做雲計算這件事上,他有一個很棒的特質,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說到做到的人。他的決策速度比較慢,但一旦決策他是能夠堅持的。這裡是我非常佩服的。”上述人士亦提到。

  雷軍從來都沒有放棄在雲計算和企業服務領域的佈局。近一年的時間裡,金山軟件在香港上市,金山辦公在國內上市,金山雲在美國上市,整個佈局相對清晰。此外,幾年前,雷軍還未迅雷雲計算站過台。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是雲計算業務一把手背後的助推者。

任正非任正非

  今年3月4日,華為公開了任正非與華為WeLink團隊最新的內部座談講話紀要。任正非在座談會上犀利說道:“我們抓住聯接(5G/雲/AI/光)的新趨勢,形成更加有戰鬥力的平台。在我們這個有戰鬥力的土地上,從底層抄互聯網的後路。 ”

  任正非為華為雲和企業服務站台,標誌著華為雲開始鮮明地和互聯網巨頭們爭奪雲計算排位。

  另一些企業的雲業務部門就沒那麼幸運。

  2016 年11月,作為伯樂,時任百度總裁張亞勤正式宣布尹世明擔任百度副總裁兼百度雲事業部總經理,重點負責百度雲的工作,向張亞勤匯報。此前,百度雲ABC戰略(“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三位一體)亦是由張亞勤提出。

  然而,2019年10月,張亞勤從百度正式退休。不到半年時間,今年4月下旬尹世明亦離職。同時離職的還有百度雲副總經理的張志琦。

尹世明尹世明

  高管離職,某種程度折射出大廠難有將雲計算戰略堅持到底的決心。

  出現戰略徘徊的不止百度一家。此前亦有京東雲高管動盪,網易云業務收縮等。

一位雲計算行業知情人士向Tech星球分析:“回看前後多位百度雲和京東雲高管離職,人事調整的背後,歸根到底反映的是公司創始人並不想在雲計算業務上持續虧錢。其實,我們要追問的是李彥宏、劉強東做雲計算,到底有多少決心?”

  在提到美團雲和蘇寧雲時。亦有行業內知情人士對Tech星球表示:“雲計算對美團的王興和王慧文來說,都是不熟悉的領域,也都知道要花多少錢投入多少時間,但是他們還有其他要燒錢的業務,因此他們會做一個選擇,企業加到一定程度,一定要做減法。”

一位互聯網大廠員工向Tech星球透露,“目前該廠雲團隊縮編了不少,創始人也不會為雲服務過多站台。加上不賺錢,現在雲團隊被拆分,不同的BU各自為政,雲服務規模縮小。”

“如果廠商對雲計算市場化不堅定,對於市場化的方式有所猶豫,在快速拓展中,就會遇到困難。當你對市場化不夠堅定,雲計算業務就做不出來”,另一位已經從大廠離職的雲高管感嘆說。

  前網易蜂巢首席架構師堯漂海,回憶起他在大廠做雲計算的經歷。他告訴Tech星球:“雲計算公司業務收縮或者戰略放棄,也是一種正常合理的選擇,人各有志,司各其途。特別是一些公司,本來就有自己的經營側重,發力去突破其他的領域,特別是雲計算這一硬骨頭來說,是極其困難的。”

  “做雲計算說成重生一次也不為過,要革自己的命就更是難上加難,需要有極其有魄力和戰略的眼光的英雄式人物來主導”。 (本文楊曉鶴亦有貢獻)

參考文章:《朗讀者第二季-王堅》;《對話優刻得CEO季昕華:同股不同權上市體現科創板包容性》 雷建平;《”青雲”黃允松:創業初衷原是”不服” 》郭朝飛;《黑客季昕華——從技術宅到創業英雄的五個故事》。

雷軍的金山,與王興劉強東李彥宏的遺憾 2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