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抖音“連續函數”背後:百萬流水公會,分成才9塊8?


抖音“連續函數”背後:百萬流水公會,分成才9塊8? 1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作者/麋鹿

  “再也不敢說,數學學不好,可以創業了”。某公會創始人在朋友圈分享了一張連續函數(指數函數)的百科解釋,又做了這樣一句無奈的點評。

  連續函數,已經成為抖音公會圈子裡的一個梗。

  意思是,抖音4月份以來開始實施的雙週任務分成模式,公會的流水、主播等數據需要以兩週為單位,成指數曲線不斷遞增,才能拿到獎勵分成。

抖音直播最新雙周公會任務截圖抖音直播最新雙周公會任務截圖

  這一模式實施後,公會就炸開了鍋,因為流水規模的連續增長壓力山大,而如果拿不到獎勵分成,公會在維持運營成本不變的情況下,虧損在所難免。

  也就出現了最近兩天這一幕。 “連續函數”被玩兒成了梗,有人曬出自己在抖音直播月流水360萬,最終卻倒貼16萬的聊天截圖;有人算了一筆賬,按照抖音目前的雙週任務,一個月流水1000萬的公會,兩年後月流水要達到124億才能符合抖音目前的激勵標準。

抖音“連續函數”背後:百萬流水公會,分成才9塊8? 2

  從最開始公會70%的分成,到現在數百萬流水還倒貼,站在平台的角度,這件事情並不難理解。

第一、抖音需要更豐富的生態,要促進中腰部主播力量的發展,要讓頭部主播變得更加多元化,既能在秀場裡搞定大哥,又能在電商直播間搞定買家和供應鏈,如果業餘還能拍點短視頻,就更好了。抖音不需要一批只靠平台分傭活著的機構,而希望他們能帶來更大的價值。

  第二、抖音日活已經超過4億,流量開始見頂,甚至開始從海外獲得更多新流量。因此,原本公會直播內容給抖音帶來流量價值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抖音自身的強大,已經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或者說,直播機構的內容流量使命已經基本結束了。現在抖音需要的是做大收入,從全面流量實現全面商業化。

  有人點評,抖音對公會的期望太高了。

  公會:掙不到錢,又離不開,我來交個朋友?

根據抖音5月的雙週任務政策,抖音上的公會如果滿額完成任務,最高可以拿到14.5%的分成,再加上5%的服務費可以到手19.5%的分成,比起之前固定在15%的分成比例要更高。

  但在此前的15%中有5%的基礎分成,這一基礎分成卻在新雙週任務政策中被取消了。

抖音“連續函數”背後:百萬流水公會,分成才9塊8? 3

  意味著公會想要拿到最高獎勵的分成,就要做比以前多出數倍的事情,而期限卻又被縮短了一倍,從按月結算變成雙週結算。

“感覺就像背上了高利貸,還是本金加利息一塊滾的那種。”一位公會運營表示,他的工作是提升公會的流水和主播新增,而這兩個指標正是連續函數針對的目標。

  如果拿滿獎勵,公會的營收其實是增長的。但問題是,以連續函數的標準,公會就必須要越做越大,增長要求也會越來越高,就算拼命幹又能持續幾個月?

  他計算了一下,如果不考慮拿到最高獎勵,拿到第三檔獎勵,剛好可以保持不虧損,但是即使是第三檔獎勵,以連續函數的增長條件來看,也依然非常苛刻。

  對於體量越大的公會,保持高增長就越難。

“現在抖音上大部分比較成形的公會,利潤的40%是要拿出來作為團隊提成,還不算房租、水電和工資,”一位公會負責人向我們介紹道,以前15%的分成是可以穩定保證的,現在卻提高了門檻,分成降低了,成本卻一點沒少。

來自各個公會的不滿來自各個公會的不滿

  抖音主播的收入可以自提,只要完成標準,就可以拿到最高55%的分成,最低也不會低於45%,這次的雙週任務對分成的調整,受影響的只是公會。

抖音的流量底盤吸引了大量頭部公會的入駐,並且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使抖音的直播生態快速成形,而這次抖音大幅提高分成門檻,讓不少公會感到憤怒,“卸磨殺驢”、“過河拆橋”等詞語充斥相關社群。

  那麼公會可以選擇離開抖音嗎?

  對於公會而言,往往是哪裡福利政策好,便去哪里淘金,平台的分成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公會的去留,但對抖音公會而言,卻又是另一碼事。

  “我們可以選擇離開,但主播不會走,沒有了主播,我們轉跳其他平台也沒用”,一位抖音公會負責人表示。

抖音在防止主播流失上,做了很多預防措施,比如與大量主播簽金牌藝人合約,合約的條件是兩年的獨家簽約期,主播則可以獲得提現額度的提升,非金牌藝人每天最多只能提取一萬元;其次,雙週任務並不影響主播的收入,只是提高了公會的收入門檻。

  因此,公會陷入了非常被動的局面,無法與平台議價,只能接受。

許多公會都面臨程度不同的危機感:小公會招人難,簽約單個主播付出的成本很高,如今掙錢的門檻又提高了;大公會有招牌,招人容易,但體量大想完成增長指標很難,就要在更短的時間內做更多的事情。

一位頭部公會的負責人表示道:“新的任務對我們體量大的公會非常難,我們想要成倍增長,取決於抖音還能否繼續不斷吸引新的流量,持續做大盤子,我們才有希望。不然再過幾個月,我們就只能拿更低的分成了。”

  抖音新政背後:強敵環伺,公會不可以再只做公會

  在公會群內,一些憤怒的聲音質疑:公會的分成降低,變相的收入就落到了平台手裡,實際上抖音此舉是降低公會分成,增加了平台的收入。

  但客觀的說,從字節跳動整個的底盤而言,如果抖音想增加收入,剋扣公會的分成,不如多賣點信息流廣告。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從抖音的角度而言,他們不希望公會只依靠平台的佣金分成來生存,希望他們能開發更多的價值,如電商、PGC等,而不僅僅只是秀場。

抖音直播的秀場已經非常成熟抖音直播的秀場已經非常成熟

  這次對分成政策的調整,也包含著迫使公會尋找更多變現方式的意味。

  一位公會運營者表示,抖音和頭條系一直以來都是內容制勝,而公會本身就是奔著直播變現快去做的。抖音希望公會承擔更多內容、電商功能,公會卻只想在熟悉的領域快速變現,這是雙方最核心的矛盾。

另一方面,抖音如今坐擁4億用戶,用戶規模已經超過其最大的競爭對手快手,而快手在電商上已經非常成熟,有辛巴等知名帶貨主播,坐擁龐大流量的抖音如今最需要的是變現,快手電商的成功給抖音指出了一條可以快速學習的道路,它希望能夠快速追上快手,簽約羅永浩就是抖音進軍直播電商的信號。

羅永浩團隊在今日直播中向外界繼續發出招聘,擴充電商團隊羅永浩團隊在今日直播中向外界繼續發出招聘,擴充電商團隊

抖音希望公會能夠做更多的事情,除了經營秀場打賞外,推動電商、PGC的發展;而公會一直以來的生存方式便是通過打賞變現,只想守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抖音並不願意讓公會如此“佛系”的生存。

“有些激進”,對抖音的意圖,上述公會運營者評價道,此前他曾帶領公會轉戰數個平台,遇到過平台對公會提出很高的營收要求,但還是頭一次遇到想要“改造”公會的平台。

坐擁4億用戶的抖音,在流量增長上也幾乎到頭了,公會從某種意義上,已經完成了內容使命和流量使命,但抖音並不想讓公會就此“卸甲歸田”,而是希望公會走入新的戰場。

  轉型的壓力,到底該不該由公會承擔?

  面臨新的分成政策,公會已經很難了,但對於不少秀場公會而言,更難的還在後面:秀場公會轉型短視頻、電商直播,真的能做好嗎?

  其實有不少公會對三個領域都有所涉足,但其實三個領域完全是三個不同的邏輯。

對於傳統秀場公會而言,核心作用是給平台拉新、運營主播,以及維繫高淨值用戶的關係,而短視頻更看重策劃與創意,電商直播則要能打通供應鏈,以及主播對商品的認知程度等。

洋蔥視頻的董事長聶陽德曾經在抖音一個官方會上表示,做電商直播,他們踩過很多坑,因為根本不是一種業態,根本別想用原來的團隊去同時做這兩件事。想要做好,一定是要新的團隊另起爐灶。

陌陌上的老牌秀場公會豚首娛樂曾經一度轉戰鬥魚直播,簽下了大量鬥魚主播,試圖在遊戲直播開發新的市場,但是最終沒能在斗魚上堅持下去,其負責人表示:“我們還是適合純秀場平台”,即便只是內容上的區別,兩者間的運營邏輯截然不同。

  認為抖音“激進”的公會負責人也表示,抖音希望公會能做更多的事情並不是不可以,但用政策強行轉型就太過激進了。

但最終,抖音其實也有其激進的資本,目前抖音公會排名中,即使排在第100位的公會流水都保持在170萬左右,在其它平台已經是中型公會的規模;抖音的日開播主播數也在二十多萬,這些主播一個月給抖音帶來70億的流水,平均每人貢獻3萬5千元的收入。

抖音“連續函數”背後:百萬流水公會,分成才9塊8? 4

有足夠大的底盤,才是抖音激進的資本,相比與公會的利益分配,抖音更關注的是自己與快手等對手間的差距,但是公會到底要不要按照抖音的意志去轉型,仍然讓人存疑,抖音的打法是野蠻生長、快速崛起,但公會是一步步探索出最適合自己的模式,強行扭轉其模式,未必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抖音要的是速度,在內容領域和變現上快速領先競爭對手;而公會要的則是生存,在安全的範圍內小步試錯,在能夠變現的領域利益最大化。能否調和這之間的矛盾,就要看抖音未來的規劃了。

抖音“連續函數”背後:百萬流水公會,分成才9塊8? 5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