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創造力

亞馬遜封殺中國口罩賣家,躺槍還是咎由自取?


亞馬遜封殺中國口罩賣家,躺槍還是咎由自取? 1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南七道 韋雯

  來源:我是南七道(ID:nanqidao33)

  5月7日中午,60多位亞馬遜中國賣家,來到深圳市南山區來福士廣場大廈聚集,這裡是亞馬遜的深圳辦公室所在地。他們身穿白色T卹,上面寫著 “亞馬遜還我血汗錢”。他們有著共同的遭遇:在亞馬遜平台售賣包括口罩面罩等防疫物資之後,平台判定有違規行為,商家賬號相繼被平台凍結,款項無法提取,甚至賬號被刪除。據稱“單個賬號最多的涉及千萬資金”。這些中國賣家們試圖通過平台申訴無果,於是出現了上門維權的場面。

  那些被封殺的中國賣家們

  從2月份開始,包括意大利在內的國家疫情開始蔓延,3月份,美國和歐洲開始大面積蔓延。於是口罩等防疫物品在亞馬遜等平台成了緊俏商品。中國商家紛紛開始包括口罩等防疫物品的銷售。在3月份,只要通過了口罩上架的類目審核,便可以在亞馬遜平台銷售口罩等物資。有不少中國賣家,通過第三方代理平台實現了過審,開始進行口罩銷售。

中國賣家在微信維權群的對話中國賣家在微信維權群的對話

  一位張姓上海賣家說,他有國內口罩工廠的渠道,最初只是給國外朋友寄一些口罩,後來想到可以在跨境電商平台做口罩生意。於是從3月份開始,在亞馬遜平台售賣口罩,“賣了大概20多天,3月底有一次匯款,4月份回款突然被預留(凍結)了。”

  來自惠州的Linda,在3月份通過了口罩類目審核,售賣一次性民用口罩,曾一天賣3000單。然在4月份,她的賬戶突然被封。理由是銷售的商品違規。 “如果不讓賣口罩,為什麼要提交產品資質材料FDA、CE證書等一堆資料,審核之後才能銷售口罩?”linda表示不解,為什麼當初亞馬遜不直接關閉口罩類目? Linda稱,當初類目審核服務商坦言,只要通過了類目審核,便可在亞馬遜賣口罩。賬號被封之後,後續申訴維權並不是服務商的責任。

  來自深圳龍華區的王喆,從2017年開始在亞馬遜上做生意,疫情期間賣口罩、面罩等防疫物資,4月中旬被封號。王喆從4月中旬開始申訴,至今未果。

  胡先生所在的美幻(上海)電子商務,是一家外貿公司,因為之前經營的生活類別的產品銷量下滑。剛好周邊有口罩工廠資源,於是在2月初,開始在自營的亞馬遜店鋪進行口罩銷售。 “我們的賬戶4月23日被凍結,涉及凍結金額有300多萬。”

  據胡先生介紹,他們曾在3月底接到亞馬遜官方電話,只允許生產型公司在平台銷售口罩,若要售賣口罩等物資,需提供相關資質。 “因為我們是中間商、貿易商,不是生產商,就不賣了。”雖然他們立馬停止了口罩銷售,但公司2月下旬到3月份售賣口罩的回款還是被凍結了。

亞馬遜售賣口罩條例開始變得越來越嚴格,這次被封的大部分賣家,都說自己“沒有接到亞馬遜官網的提前通知及預警”,賬號直接被封殺,貨物被扣留,賬戶上的貨款被凍結,無法提現。截止到3月10號,據亞馬遜官方發布的消息,為解決口罩價格上漲的現象,平台已經刪除了53萬個基于冠狀病毒價格欺詐的高價商品,並且關閉了2500個亞馬遜賬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國賣家。

隨著被封殺的中國賣家越來越多,由於申訴無效,涉及金額較大,他們開始在網絡上集結,組建成微信群,僅在一個亞馬遜賣家的微信群裡,維權人數接近400人,數據還在不斷增長。部分在深圳或周邊城市的人員,約定進行線下集體維權。於是,不少被封號的亞馬遜賣家從深圳寶安、龍華、龍崗,臨近的惠州等地趕來,想找亞馬遜官方討個說法。目前亞馬遜官方,還沒有在公開回應這件事,微博上維權的內容已經被清除。但業內人士評估,“有部分錢可能拿得回來,違規的賬號迴旋餘地不大。這麼鬧可能會導致平台進一步加大監管,反而有可能使其他中國賣家受牽連。”

  對於這次賣家維權,卻沒有得到亞馬遜其他品類的中國賣家的支持。在深圳龍華的賣數碼產品的胡蘭(化名)說:“亞馬遜其實提前有過多次警示,這次賣口罩被封殺的,很多是咎由自取,當然可能有部分是誤殺。”她解釋到,亞馬遜是系統掃描,判定是否違規。疫情中也加大了人工巡查和審核。之前她也聽說了各種關於賣家炒作防疫物資的行為。 “有些人太貪了。”

  越收越緊的亞馬遜政策

  中國賣家是亞馬遜的重要組成部分,根據2019年的數據,亞馬遜頭部Top10000的賣家,其中38%是中國賣家。而深圳是中國外貿的重鎮,業內人士估計有超過一半的亞馬遜賣家來自深圳。亞馬遜深圳辦公室的設立,也正好說明這個原因。但另外一方面,隨著大批量中國賣家進入,魚龍混雜,各種違規的方式方法出現了:刷單、索要好評、惡意點擊競品CPC廣告、故意使用敏感詞給競品評論等現象。

  這次疫情中關於口罩的政策就是最好的案例。亞馬遜關於口罩銷售的政策,一直根據形勢在變化。隨著疫情蔓延,中國作為口罩出口大國,在亞馬遜的行情也水漲船高。但部分賣家渾水摸魚,搞亂了市場環境,最後導致官方政策越收越緊,甚至矯枉過正,包括部分無辜的中國賣家受到牽連遭殃。

根據之前國內媒體的報導,“沃爾瑪售價2.97美元一盒的口罩(20只裝),在(亞馬遜)電商平台上被中國人炒到了50美元一個,幾乎暴漲了350倍。”而在今年4月,美國疾控中心CDC發布了一份官方文件,其中點名了多個中國品牌,涉嫌口罩造假。

美國疾控中心CDC官方文件美國疾控中心CDC官方文件

亞馬遜曾在3月6日發佈公告,“隨著賣家對重要安全防護商品的需求不斷上升,我們發現商城中部分第三方賣家有過分抬高價格的行為。過分抬高價格明確違反了我們的政策、違反公共道德,甚至在某些情況下也屬於違法行為。因此,對於過分抬高價格,違反亞馬遜商城公平定價政策的賣家,我們將暫停其銷售賬戶,並移除所有商品。”

  3月底,很多口罩熱門商品就被亞馬遜強制下架。 4月3日凌晨,亞馬遜宣布停止向美國普通消費者提供N95口罩,優先醫療機構採購。不僅僅是美國亞馬遜,還有新蛋等主流的跨境電商平台,均下架中國賣家的口罩及消毒產品。一些通過了口罩上架的類目官方審核,按規定操作的中國賣家,在4月份賬戶也被凍結,理由是“不能銷售口罩產品。”這也是這次維權的爭論點之一,被懷疑是釣魚執法。 “為什麼當初亞馬遜不直接關閉口罩類目?”“搞那些審核的意義在哪?”

  重罰之下,包括非口罩類商品也受到波及。不少賣家發現自家商品被刪,是因為在商品簡介中寫了“新冠病毒”等敏感詞彙。甚至一些賣麵膜的中國賣家,因為商品介紹中含有mask(可以翻譯成口罩或面膜)等關鍵詞,同樣也被強行下架。

根據跨境電商媒體平台雨果網的報導,“亞馬遜日前有大批量賣家被凍結,金額高達上億元。其中,被凍結幾千至幾萬美金的中小賣家佔大部分,也有一些被凍結了幾百萬美金的大賣家。這次封店,不止包括了N95口罩賣家、一次性醫用口罩賣家,也包括銷售普通棉質口罩的賣家,甚至還有洗手液、耳溫計賣家。”

  在亞馬遜上,口罩並非是全部被封殺,在藍海億觀網上,有業內人士總結了賣口罩的規則:

  1.非醫用、非N95級別口罩,不需要FDA註冊許可,但需NIOSH認證,同時不得出現在防疫、醫用相關品類中,也不得出現醫用、防疫等相關描述;

  2.醫用口罩、N95級別口罩需要FDA註冊許可,在FDA醫療器械分類中屬於Ⅱ類醫療器械 ;

  3.即便證件齊全,有銷售資質,但個別口罩質量不合格,被抽檢到了,也會受到嚴厲處罰;

  4.醫用口罩、N95級別及相關醫用物資,不對消費者展示及出售,只能賣給亞馬遜;

  5.不得哄抬防疫物資價格;

  總結下來就是一句話,在嚴格遵守規則的前提下,可以賣口罩,但風險依然很大。

  遙遙無期的申訴之路

  按照亞馬遜的流程,賬號被封殺後,可以通過網站申訴,一般在2週左右。但這次疫情期間,亞馬遜申訴數量激增,大多數賣家等待了2-4週,還沒有得到回复。據了解,疫情期間申訴緩慢原因可能在於亞馬遜平台的應急機制。疫情中口罩類別單量暴增,不排除亞馬遜平台為防止惡意刷量,進行了緊急的資金凍結。

  亞馬遜一直是嚴格保護消費者,所有賣家必須遵守平台規則,沒有太大灰色操作空間。一旦踩到政策管控的紅線,可能錢貨賬號都會受影響。其實,包括中國賣家在內亞馬遜全球賣家,被封號的歷史由來已久。來自龍華的李先生在亞馬遜上做家具、玩具的生意。 2019年11月,5個賬號”毫無徵兆”被封。 “平台說我們侵權,因為我們賣貨後別人註冊了商標。“李先生通過申訴,提供相關資料,目前僅申回2個賬號。惠州廖先生,在賬號被封後試圖通過第三方服務商申訴,對方以此類商品“救活率太低”直接拒絕。

“亞馬遜平台保護消費者為前提,要確認交易沒問題,等消費者收到貨,才解凍我們的賬戶餘額”,可當胡先生所在的公司熬過了賬戶餘額審查,卻遇到了3月下旬賬號被凍結的情況。

  他們通過與第三方服務商溝通,分析賬號被凍結的原因。亞馬遜平台給出的理由是“欺詐”,平台除此之外沒有做過多解釋。 “它的預設是你做了壞事,可能還做了其它他們不知道的壞事,希望你自己主動說出更多相關事情。”

  亞馬遜平台的公平定價原則解釋權在平台手上,是一個口袋條款,這個政策並無對賣家售價進行量化標準。據胡先生介紹,他所在的公司在亞馬遜上售賣口罩並無數量提示,即假如買家花了10元美金收到貨後,不知道裡面有多少個口罩。也可能“欺詐”,違反亞馬遜平台公平定價政策的原因。

  據了解,維權活動持續到當日下午,政府有關部門出面進行了調解,亞馬遜方招商經理約定第二天(5月8日)進行溝通。但是到了晚上這些賣家接到消息,“亞馬遜深圳辦事處5月8日停止辦公”,維權的賣家們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胡先生稱,“如果此次溝通沒有得到反饋,我們在九月會去美國進行仲裁。”

亞馬遜封殺中國口罩賣家,躺槍還是咎由自取? 2